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拥抱在花开之日 > 31相信爱是黑色的人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认出我了为何不跑?还要在我面前晃悠?”王戈收起刚才那副憨憨样一脸严肃地说道:“不过无论你做何种打算我都会将你捉拿归案。”

    “哈哈。”白韦透过王戈的眼睛仿佛又看见了当年那张娇媚的脸对着自己吼道:“我来就是为了取你的命的。”良久白韦又拿起了鱼竿继续钓鱼他笑道:“我没有别的打算只是想将一个人送回来,我想让他活在光里。”

    “十几年了你才想着将人送回来,还把人逼成那个样子。”王戈面无表情地说道:“许静洁见你一脸平静那边的人说你是毁了容的,想来这十几年你一直是易容活着的,又或者说你只是在外人面前易容而静洁姐早就将你给忘了。”

    “忘了,确实是忘了。”白韦笑道:“我一出生就被选为帮派的继承人,从小我就接受各种的精英教学,其中学得最好的就是辨别卧底这门课程,从我上位起我就解决了无数的卧底。从前的我不觉得这有多么的不对,我为暗他们为明本就是不能共存的。直到有一天她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才发现原来我也是一个渴望光的人。”白韦将手伸到天空上继续说道:“那时的她嚣张跋扈并且还肆无忌惮地在我面前挑衅,可无论她怎么装她眼里的光终究是与别人不一样的。看着那抹光我突然生出了要占有的想法于是我将上了膛的枪放下了。”

    “你囚禁了她?”王戈皱着眉头说道。白韦低头自嘲地笑了笑没有回答王戈的话而是继续回忆道:“从那天起我就时不时让人将内部的消息透露给她,她拿到消息后开始一天比一天更加的亲近我了。我虽知道她是为了我的命而来的,可看见她愿意靠近我,我就会满心欢喜。直到那天她收到了归队的密信我才发现原来那抹光一直都不属于我的,然后我又生出了要将这抹光拉进黑暗的想法。于是我将她关起来了药物、毒品、催眠并且趁她意识不清的时候让她去杀了人,我用尽一切的办法让她依附于我,终于她说她爱我了。”

    “你觉得这是爱吗?”王戈面无表情地说道。白韦放下手回过头说道:“那确实不是爱,那天她说她爱我以后我就开心地问她想要什么,她却说她想要归队。哪怕意识不清了眼里的那抹光也消失了她依然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那时我才醒悟原来是我奢望了。我第一次尝到了后悔的滋味所以我让她清醒了过来并将她放了回去,然后我就做好了准备等着她来找我,我想若能死在她的手上说不定是我能接近光的唯一机会。可没想到最后她带着炸弹将我救了出来笑着对我说:我爱你,可我们都是不该存在这世界上的人所以我们该去赎罪了。”

    “可你们都还活着。”王戈说道。白韦笑道:“对啊我们都活下来了那炸弹爆炸时气压将我与她都冲到了海里我们被海浪带到了一个偏僻的渔村里。可在死亡之地回来的她却将我忘了,我本想将她送回来然后去自首的,可私心里又想多看她几眼的没想到这一看就看了十几年,直到看到了她父母的寻人启事我才知道我错得多离谱。”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说的吗?”王戈笑了笑说道。

    “信不信由你。”白韦再次从水里拉起了一条鱼笑道:“你说要是我本就活在这光里是不是就能与她有个好的结局了。”

    “或许下辈子可以。”王戈说着也从水里拉出来一条更大的鱼笑道:“你说了那么多是想求我帮你做事吗?”

    “没错。”白韦回道。

    “没有满意的报酬我可什么都不会帮你做。”王戈摊了摊手说道:“毕竟现在生活艰难。”

    “我手上有当年与齐彪虎做交易时的硬盘记录,这个报酬够吗?”白韦说着晃了晃手中的U盘笑道:“当年与他做交易的人都是我手下的人所以他并不认识我,不过当年他也有将与我的一些交易以及东西交给了警方然后在这里站稳了脚,所以这U盘里有多少有用的东西我并不知道。”

    “有就行了,这报酬我很满意,你想让我做什么?”王戈说道。“多给我几天时间,不需要很多一星期就够了。”白韦说道:“我还想替她做些事情。”

    “可以。”王戈应道:“不过我会让那边的人随时监视你,这是例行公事希望你能理解。”王戈你这是睁眼说瞎话啊明明信息你都没有发出去。

    “谢谢。”白韦笑道。就在这时王戈的手机响了,他刚打开手机里面就传来了沈芯焦急的声音:“王戈你现在是不是与林爷爷在水库边上钓鱼,刚许姐她突然情绪失控跑了出去保安也没能拦住,她速度太快了一瞬间就进了密林,不过她是往你们那边跑去的你快去找找我与院长他们也正在进山。”

    “好我马上去找。”王戈放下手机后对白韦说道:“静洁姐跑到我们这里的林子里来了,这林子夜晚时蛇特别多得赶快将人找到不然出事就麻烦了。”

    “这个无碍静洁是最优秀的特工哪怕现在意识不清可她对外界的危险还是有感知的。”白韦谈定地说道:“而且她就站在我们的对面。”王戈往对面看去果然见到了站在对面的许静洁,立马惊讶地说道:“她这是清醒过来,来找你的?你们叫做心有灵犀吗?”王戈说着就给沈芯回了电话说人找到了,那边的沈芯也让院长等人先离开了。

    “没有,不过是碰巧。”白韦说着就走了过去,他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盖在许静洁的身上说道:“穿着吧,夜里凉。”回复白韦的依然是沉默不过他也不在意而是牵起了许静洁的手慢慢地往山下走去。白韦没有注意到许静洁眼里浮现的暗光可身后的王戈却注意到了,他在心里叹道:“原来傻着的人才是最清醒的。”

    “折腾了半天鱼不要了?连姨还等着你的鱼回去熬汤呢?”这时沈琪的声音从王戈的身后响起。“沈琪是你?沈芯呢?”王戈回头发现来人是沈琪后立马问道。“那哭包在山下摔了一跤就换我来找人了。”沈琪说着还对王戈晃了晃手上的擦伤。“我们快些回去吧得赶紧处理你的伤口。”王戈拎起鱼桶后有些生气地说道:“你怎么总是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你是心疼我呢?还是心疼你的沈芯?”沈琪放下手后笑着问道。“我们快走吧,再不走天就要黑了。”王戈没有回答沈琪的话而是催促道。哪知沈琪却一把将王戈扑倒在地然后她用手点着王戈的嘴唇极为煽情地问道:“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王戈定定地看着沈琪:“沈琪那答案对于你来说重要吗?”

    “哈哈。。。你可真是死板,那我问你个你愿意回答的问题好了。”沈琪听了王戈的话后就松开了手站了起来笑道:“前面的那两个人是你的新目标?没想到你这种半吊子还会有人给你安排工作。”

    “走吧,天黑了。”王戈说着就将洒出来的鱼捡回桶里后就转身先离开了。“若是刚才问你话的是沈芯你就会给答案了吧。”沈琪虽然还笑着可此时心里却充满了失落:沈芯有什么好的。

    “沈琪你对这个世界真的一点留恋都没有吗?”两人默默地走了许久王戈才再次开口道。“留恋?我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为何要有留恋?”沈琪干脆地回答道。“那为何要给我希望?”王戈此时声音带上了些许的颤抖。“因为你傻啊?”沈琪笑道。王戈扔掉桶转过身将沈琪抱在怀里低声说道:“你与沈芯我都要,这就是我的答案。”沈琪轻易地挣脱了王戈的怀抱笑道:“王戈做人可不能太贪心了,你的答案我不能给你回复。”两人沉默了许久王戈再次俯下身捡鱼然后两人一路沉默地回到了最欢喜。可怜的鱼因为多次在地上蹦跶等见到连姨后已经成了沾满沙子的死鱼。

    半夜

    “许小姐你这是准备去哪呢?我劝你还是赶紧回房间里去,这里布满了监控只要你出了房门别人就会发现了,我想人应该马上就会来了。”许静洁刚出房门就被在门口的沈琪堵了个正着:“不过你也真的太厉害了面对父母的眼泪都能坦然处之就连翟老都被你给骗过去了。”许静洁没有出声而是面无表情地看着沈琪。“不想跟我说说话吗?”沈琪继续笑道:“王戈总是关注你,我还以为你会有什么过人之处呢?原来也就只会装傻而已。”

    “这与你无关。”许静洁皱着眉头终于开口了,只不过因为太久没开口了声音就像拉电锯一样尖锐刺耳。“嗯确实与我无关,不过你手上那根尖锐的木棍子就与我有关了。”沈琪看着许静洁手中一小节削得极为锋利的棍子笑道:“你今天上山就为了这个吧,你既然想杀了他为何不选则在山上动手而是乖乖地跟着他回来?”

    “我说过与你无关。”许静洁说着将沈琪压在墙上举起手刀准备将沈琪弄晕过去。“你们还要看多久的热闹?”沈琪不慌不忙地说道:“虽然我早就很困了可也不想睡醒后脖子疼。”

    “静洁住手吧,够了,已经够了。”这时白韦从暗处走了出来他的身后还跟着王戈与翟老等人。“哈哈哈。。。你早就知道我是装的是不是?”许静洁笑着笑着就哭了出来:“你居然跟我说够了?”

    “静洁能跟你多了十几年已经是上天对我的恩赐了,是该到我赎罪的时候了。”白韦的声音瞬间就充满了沧桑:“我们都该放下了。”他的话刚落警车的声音就响起了。“白韦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你说你爱我会陪着我一辈子的可到最后你却给了我这个答案。”许静洁奔溃地说道:“是你亲手将我拉进你的世界里的,可现在你却又残忍地将我踢出来了?这算什么?算什么?”

    “是我对不起你。”白韦撇开头就是不敢与许静洁对视:“我花了十几年的时间才明白了我们不该呆在同一个世界里,从今往后你好好活着,小浩就拜托你了我已经让人将他接回来了。”

    “白韦请你随我们回警局。”这时赶来的警察直接将白韦铐住押上了警车。“浑浑噩噩地过了十几年。”许静洁坐在地上傻笑道:“原来我就一直就只是个笑话。”

    “许静洁你从未为你的父母想过吗?许爸许妈在眼里算什么?”一旁的翟老严肃地说道:“什么都没做过的他们就该因为你而受大半辈子的苦吗?”许静洁没有回答翟老的话等警车离开后她就快速地站了起来用木棍抵在了沈琪的脖子上拉着她指挥着王戈说道:“你不想她死的话就去将车给我开过来。”然后她又笑着对其他人说道:“你们不许乱动,否则我就会让她的心跳立即停止这一点我很专业。”

    “许静洁你真的是从头到尾都没有为自己的亲人着想过吗。”翟老无奈地要来摇头:“今天若不是我给他们下了安神茶,你是想要你的父母被你活活气死吗?”

    “别跟我废话。”许静洁脸都扭曲了,她这一激动沈琪的脖子上瞬间就见红了。“你别激动。”王戈将车开了过来打开车门十分冷静地说道:“上车吧想去哪我带你去。”

    “你还挺在乎她的嘛。”许静洁说着就扯着沈琪上了车。“老师我们要报警吗?”冯贺有些担忧地说道。“不用,许静洁她并没有杀人的意思,有王戈在出不了事。”翟老说着就摇了摇头转身走了:“执念一旦产生了就去不掉了。”一旁的纪长清笑道:“老头没想到你也会有这种感慨,倪生你去通知一下两老人的儿子让他来接两老回家吧。”“是。”楚倪生应道。

    半个小时以后王戈按照许静洁的意思把车开到了一个十分偏僻的郊外,到了以后许静洁就不再吭声而是静静地看着窗外飞舞的萤火虫。“静洁姐你带我们来这里是为了看风景的吗?不过这里的萤火虫真好看。”王戈笑道。“你打电话叫警察带白韦来换这女人的命。”良久许静洁才回过头来面无表情地对王戈说道。“我已经跟警方说明情况了。”王戈给警方打完电话后对许静洁说道。“你那么在乎他,为何不在他准备将你送回来时跟他说得明明白白的而是任由他将你送回来。”沈琪笑着说道:“其实你们不回来也没关系所有人都当你们死在了那场大爆炸之中了,可你们偏偏选择回来了为什么?”

    “你爱过人吗?”许静洁轻笑道:“我都把尖刺插在你的气管上了你的心跳居然还平稳如常,我该说你胆大呢?还是说你根本就不在乎?”。

    “你又不会杀了我,我为何要害怕?”沈琪笑道:“你要的人来了。”沈琪的话刚落外头就传来了警车的鸣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