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开局签到金箍棒 > 第2章 这可是人皇的女儿!【新书求收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狼君僵硬地转过身子,意识还没有反应过来,双腿就已经开始颤抖。

    此时此刻,他感受到了一股极其强烈的威压!

    不是来自那个年轻人。

    而是来自年轻人身下的那根粗壮的大黑棒上……

    很久远的记忆了……

    狼君的面部表情再也控制不住,温和的面貌开始变化,狼耳浮现,嘴巴变凸,灰色的毛发一根根地钻出毛孔。

    “砰!”

    重新变成狼人模样的狼君跪倒在地面上,这还没完,他伸出双手,上半身矮矮地低伏下去,保持着趴在地面的姿势,久久没有起身。

    被捆绑的百姓诧异地看着狼君的举动,又诧异地看向在黑棒上坐着的俊美青年,一脸懵逼。

    作为人皇后代的女孩怯怯地露出自己娇小美丽的俏脸,似乎是鼓足了勇气,她抬起脑袋朝着那边望了过去。

    看到黑棒,呃呸!看到青年,女孩微微张开小嘴,瞳孔闪烁,身体忍不住地颤栗。

    同样懵逼的还有沈寻,他左右环顾,不知道要不要从黑棒上下来。

    狼君的怪异举动他是看到了的。

    但如果自己从黑棒上爬下来,会不会显得很没有逼格……

    不过他趴在地上应该是看不到我这边的景象的吧?

    就在这时,沈寻看到了黑棒下压着的几个妖怪,他嫌弃地缩了缩脖子。

    见狼君一直没有起身,沈寻悄悄地从黑棒上爬下。

    就在这时,一股灼烧感从沈寻的左手腕传来。

    他皱眉撩开袖子,只见左手手腕上正有一枚金镯在微微散发着金光。

    金镯上面雕工精美,一圈圈看不懂的符文环绕其上。

    灼烧感很强烈,沈寻觉得自己的手腕就要被烫化掉了。

    似乎是心有所感,巨大的黑色棒子突然发出一阵嗡鸣,整根巨物开始颤动起来。

    滚烫的黑皮滑落,露出里面灿金色的本体,可还没等所有的黑皮落在地面上,那整根棒子便瞬间化为赤橙色的液体,朝着沈寻的左耳钻了进去。

    没有任何预兆的。

    听到动静,狼君抬头瞄了一眼,正巧看到棒子钻进沈寻左耳的景象,他吓得将脸埋进了下方的泥土里,整个人的身躯瑟瑟发抖着。

    果然是他!

    果然是他!

    能召唤出来,又能顺利收回!

    传说中那玩意儿就是被那位寄存在耳朵里的,虽然不知道是哪个耳朵!

    想到这里,狼君再也不敢抬头看沈寻一眼。

    视线转及沈寻这边。

    “……”

    什么情况?刚刚是不是有什么玩意儿钻进我耳朵里了?

    他抬手掏了掏左耳,只掏出一些灰黑色的焦炭。

    完了,脑子彻底没了。

    都化为焦炭了。

    沈寻摇头苦笑,脑子没了是不可能的,有空得把左耳里的东西搞清楚是什么。

    哪有人的耳朵里淌岩浆的……而且自己还没有任何灼烧感。

    其余的小妖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刚刚的黑色大柱子压死了六个小妖,现在场上就只剩下了这个被称为狼君的妖怪头头,还有这些无辜的百姓。

    接下来,沈寻强装镇定,调整呼吸。

    刚刚的奇怪景象确实解决了危机,也震慑住了面前的这个妖怪。

    但沈寻可不了解再次让耳朵淌岩浆的方法。

    他只能装腔作势一番,通过狼君找到出去的道路。

    而且他得回泾阳县。

    那是原主的家,家里还有个年轻貌美的母亲,她和原主母子俩是寄宿在舅舅家的。

    这下原主莫名失踪,母亲肯定要着急死了。

    想到这里,沈寻将双手背在身后,昂首挺胸,步子不急不缓地朝着狼君走去。

    随着距离的靠近,沈寻发现狼君的身体抖得更厉害了。

    “狼君。”沈寻语气平静地开口。

    “您请说!”狼君嘴巴里颤抖的气体将地面的沙尘吹散在一边。

    “泾阳县怎么走?”沈寻继续语气平静。

    “出了这个山洞,沿着最近的一条流域,一直往西走就到了!”狼君激动地说着,就像是在回答地面的问题。

    沈寻微微抬眉,长吁一口气。

    他突然又想到了一个问题:“我是怎么被你们带到这的?”

    讲到这里沈寻咳嗽了几声,面色严肃:“我记得我在沉睡。”

    狼君微微抬起脑袋,看向沈寻,当沈寻注视着他的时候,狼君立即颤抖地趴下。

    “是狐尾将您带来的!我在附近的村庄里逮了几人,羊角则直接劫持了一个商队!然后……”

    然后约好在这个山洞聚餐是不是……沈寻在心中吐槽一句。

    “那狐尾呢?”沈寻抬高尾音,语气中带着淡淡的怒气。

    “它……它被您压死了。”狼君瞟向丹炉那边,地面已是一片狼藉。

    啊这。

    沈寻暗道可惜,根据原主的记忆,自己明明是待在家中好好读书的,虽然家里那位貌美的娘亲总是打扰自己背书,但也不至于离家出走吧?

    更不至于会被妖怪抓来聚餐吧?

    想到这里沈寻接着问道:“这里是哪?”

    “扬州的一个小渔村附近,位置比较偏僻。”

    扬州距离雍州的泾阳县足足有一千五百多公里呢,这什么鬼?

    自己闪现了?

    可他一个读书人哪来的闪……

    沈寻百思不得其解。

    “现在我要带这些无辜的人类离开,念你还算识相,饶你一命。”沈寻挺起胸膛,看都不看狼君一眼。

    他心想如果狼君心有不平,奋起反抗,那自己就……

    先当场下跪试试……不行的话再甩甩脑袋,看能不能把岩浆甩出来,烫死这个鳖孙儿。

    还好和预料中的一样,狼君如获大赦,长松了一口气。

    他立即从地面上爬起,重新恢复成了原先的正常人面貌,这下那些百姓才敢抬眼看他。

    “谢大王饶命!”狼君用力鞠躬。

    “去给他们松绑吧。”沈寻昂了昂下巴。

    “是,大王!”

    流鼻涕的小男孩刚露出脑袋,旁边的妇女就把他遮了回去。

    “先给我松绑,我儿子我自己来松。”妇女警惕地开口,她对孩子的保护欲大过了所有的恐惧。

    狼君面无表情,不过还是照做。

    解绑了几个人后,狼君脑子一转,看向了人堆中的那个面容绝美的女孩。

    女孩还在呆呆地打量着场地中央的沈寻,沈寻抓耳挠腮,诧异地环顾着周围的一切,和刚刚与狼君对话时完全是两个模样。

    “大王!”狼君大喊。

    沈寻吓得一抖,立即恢复成一副严肃的模样。

    “这可是人皇的女儿,小的送给大王尝尝鲜!”狼君抓起花容失色的女孩,将她整个人抱到了沈寻面前。

    Ps.新书,一天两更,初步决定中午十二点半一更,晚上七点半一更,求支持啊,投投票啥的,mua!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