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开局签到金箍棒 > 第十八章 左耳里的说话声【新书求收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街上满是飘飞的纸钱,黄的白的,甚至还有棺材躺在路边,没人看管。

    路上的行人宛若行尸走肉一般,多数人都躲在屋子里不敢出来,只将窗户打开一条缝,偷偷地观察着路上的这群队伍。

    “下马!”

    黄金驱魔人高呼一声。

    沈寻直接翻身下来,动作干脆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旁边的黄风都看呆了。

    “允诺,你啥时候这么灵活了?”他惊讶道。

    “我全身上下每个地方都很灵活。”沈寻说完怪笑一声,随即看向陈思。

    “头儿你要不要试试?”

    陈思瞥了他一眼,当做没听见。

    二十余人的队伍排成两列纵队,陈思和长安大牌走在前面,沈寻站在队伍里有序进入。

    刚进县衙,立马就有人迎了上来。

    沈寻的脑海中浮现一抹黑气,但左耳却没有听到心跳声。

    “呦,各位大人今日来此,有何贵干啊!”

    是兴平县县令出来迎接。

    沈寻喉咙动了动,他将脑袋探出队伍外面,目光朝着县令那边望了过去。

    只能看到半边身子。

    衣着正常,那露出来的半张脸带着笑意,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县令看起来也很正常。

    就在这时,一阵微风吹来,天空中漂浮的纸钱快速掠过头顶,在经过县令上方的时候突然断成了两半……

    沈寻瞪大双眼。

    其余人都没有注意到,因为他们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这个满脸堆积着笑容的县令身上。

    陈思四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而那位长安大牌则和县令交谈着,都是问一些近期失踪百姓的案例。

    “啊……他们都可怜呀。”县令长叹一声。

    长安大牌蹙起眉头,面前的县令知无不答,却总是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两位大人远道而来,不如去在下府上歇息片刻,如何?”

    长安大牌终于忍不住了:“我们是来捉妖的,不是来游玩的。”

    沈寻这时注意到县令的面部肌肉不正常地抽搐了一下,貌似就是在听到“捉妖”两个字的时候。

    “到时候本官会就最近的案例和两位大人慢慢分析嘛!大人何故要纠结于这点时间呢?”

    “我时间很宝贵的!”长安大牌紧皱眉头。

    应该是急着去抢功勋吧……沈寻猜测道。

    县衙里的其他人看似很正常,但沈寻已经注意到一个衙役已经来回在这些驱魔人面前行走了五趟,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就好像是出来彰显一下存在感似的。

    县衙里被操控的人应该不止县令一个。

    “算了算了,你搞快点。”长安大牌终于妥协。

    “本官这就去准备宴席!”

    ……

    沈寻一行人被安排在了附近的客栈里,长安大牌和陈思带了一半的驱魔人前往县令家里去赴宴。

    值得考究的是,带上其他驱魔人是县令特地要求的,说是要好好犒劳各位远道而来的壮士。

    但在沈寻看来,这不就是加餐嘛……

    陈思没打算让沈寻跟过去,这一次她倒是没有在乎起沈寻的安危,毕竟把沈寻安排在自己身边应该才是最安全的。

    不过沈寻原本就没打算跟过去,相比于身处敌营里,沈寻更愿意在外面思考解决之法。

    这一趟赴的绝对是鸿门宴,甚至这家客栈都是贼窝,那妖怪是要分开对付这群驱魔人。

    “靠,赴宴不带上我们,头儿也太偏心了!”黄风和沈寻住在同一个房间里。

    不一定是偏心……沈寻觉得陈思应该是也察觉到了什么,否则不会把他丢在客栈里的。

    他没有理会黄风,直接闭目打坐了起来。

    沈寻的脑海中,看到的是另一番景象。

    在陈思临走之前,他将一根毫毛丢在了她的身上,自己不去,但可以在陈思身上插个眼啊!

    县令的宅子里很宽敞,但佣人们的动作都很机械,就像是被操纵的傀儡一般。

    陈思手握刀把,目光审视地打量着周围。

    “你也察觉了?”长安大牌嘴唇蠕动地开口。

    陈思诧异扭头:“大人你……”

    长安大牌冷哼一声:“你一个小小的白银驱魔人都能察觉到,我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只不过看来这妖物本领是不小,这次的宴会,我们应该才是食物。”

    “大人可有妙计?”陈思眉头紧皱。

    长安大牌再次冷哼一声:“要个屁的妙计,只要他现行,我就当场将他拿下!”

    客栈里的沈寻抽了抽嘴角,陈思与长安大牌的对话他听得一清二楚。

    这个长安来的大牌有些过于自信了,四阶妖物,沈寻可没觉得他一个黄金驱魔人能对付得了。

    县令将驱魔人带到大厅之后,开始吩咐佣人们上菜。

    可是驱魔人们发现,佣人们端上来的都是空盘子……

    县令仍旧乐呵呵地坐在首位看着众人,陈思面色凝重,长安大牌面无表情,其余十几个驱魔人疑惑地左顾右盼,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不是赴宴吗?菜呢?”青铜驱魔人们疑惑地嘀咕着。

    客栈里的沈寻同样面容严肃,目前的局势已经很明了了。

    “啊!”

    这时旁边突然传来一声惊呼。

    沈寻睁开双眼,发现黄风居然被一团蛛丝缠住了身体,整个人瞬间被裹成了一个茧子。

    紧接着,一簇蛛丝朝着沈寻射来,沈寻偏过脑袋,扑空的蛛丝再次回头,沈寻眼疾手快,直接从床上抓起一层被子丢了过去。

    蛛丝缠住被子,将其紧紧包裹成了一团。

    正当沈寻放松之际,洁白的蛛丝突然从床底喷涌而出,缠住了沈寻的双脚,将他整个人吊了起来。

    越来越多的蛛丝汇聚其上,一层一层地将沈寻整个人裹成了一个圆滚滚的白色茧子。

    一切的感知都消失了,眼前一片黑暗。

    身体更是动都动不了。

    沈寻调整呼吸,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

    他试图使用骷髅链子,却发现这玩意好像不能让自己穿过蛛丝,不是说任意地形远遁吗?

    蛛丝就不属于地形吗?!魂淡!

    沈寻唤出毫毛,使其变化为一把锋利的小刀,可小刀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将蛛丝割开。

    无奈之下,沈寻只得放弃百变毫毛。

    脑海中并没有出现黑气,也许是妖怪不在附近,或者距离早就超过了沈寻所能感受到的范围。

    “狼君!”沈寻大喊道。

    几秒过后,声音传来。

    “大王,我在!”

    沈寻第一次觉得狼君整个人的形象都变得高大了起来。

    他强忍内心的激动,立即说道:“快带着你的手下,赶来兴平县衙旁边的客栈,我现在有点麻烦!”

    狼君愣了片刻,忽地暴怒起来:“是不是那妖怪招惹了大王!大王您稍等片刻,我这就召集弟兄!”

    这夸张的台词……沈寻无力吐槽,不过狼君的这番言论在他听来还是心里暖暖的。

    等了不知道多久,沈寻觉得自己就快被那蛛茧给消化了。

    可就在这时,令沈寻永生难忘的景象出现了。

    “那小狼狗对付不了这蜘蛛精,蜘蛛精不是四阶,是五阶……”

    左耳里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沙哑,低沉,还带着几分戏谑。

    沈寻大睁着双眼,不明白是谁在说话,仔细回味之下,声音貌似是从自己的左耳里发出来的。

    “谁在说话?”

    没有回应。

    紧接着,沈寻感觉左耳里有滚烫的东西流了出来……

    Ps.明天的更新高燃,嘿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