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开局签到金箍棒 > 第45章 天眼裂了【新书求收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阿无姑娘……”陈思喃喃开口。

    房间内寂静片刻后,陈思似乎是想不明白,发出疑问:“那妖怪抓走阿无姑娘干什么?”

    刚刚沉默的那一会,沈寻就是在思考这个问题。

    而且他也想到了答案。

    黑水河妖怪做出这种突兀的举动,无非是因为几天前被阿无吞掉的那颗龙珠。

    至此,沈寻才在心中将龙珠与黑水河妖怪挂上了勾。

    原来不止其他的妖怪在寻找龙珠,黑水河妖怪也在寻找龙珠……

    沈寻转身,将事情的原委告知了一边的陈思。

    陈思的表情很快就被震惊所覆盖,但她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面对这种情况,两人都显得有些无措。

    许久,沈寻沉声开口:“是我害了阿无。”

    陈思深吸一口气,缓缓走到沈寻身前,将手放在他的肩膀上:“阿无姑娘既然不是普通人,也许现在只是脱不开身,你别胡思乱想。”

    沈寻闻言笑了起来:“除了她脑袋上长了两个角,其他的我还真不知道她和普通人有什么区别。”

    顿了片刻后,沈寻补充一句:“忘了她还有点傻。”

    ……

    夜幕降临。

    陈思在下午的时候离开了,沈寻待在阿无的房间里,错过了中饭,也错过了晚饭。

    马府的其他人也得知了阿无的失踪,但沈寻并没有告诉他们真相。

    毕竟黑水河妖怪距离这一家人实在太远,沈寻不想给他们徒增恐惧。

    待马府其他人睡下,周围沉寂之后,沈寻睁开双眼。

    他唤出身上所有毫毛,朝着一个方向抛了出去。

    每一根毫毛在飞出去的时候体积迅速膨胀,变成了透明气泡状的沈寻。

    一群“沈寻”在街道上快速奔跑,跑着跑着就飘了起来,朝着泾河的方向快速接近。

    房间内的沈寻闭上双眼,用心感受着外面的动静。

    如果自己当时不大意就好了,也就不会发生现在的事情。

    而他平静的生活也就不至于脱离了正常轨道。

    沈寻甚至想到,如果黑水河妖怪现了身,阿无就被他控制在手中。

    看到这一幕,自己会不会选择上前营救。

    黑水河妖怪一定是迄今为止自己所见过的最强大的妖怪,比传说中的沙悟净都要强大的多,在这种情况下,沈寻陷入了艰难的抉择中。

    他最终不愿意去想,只希望不会发生这种情境。

    下一秒,沈寻睁开双眸。

    所有由毫毛变化成的“沈寻”都到达了泾河岸边。

    河水漆黑如墨,宛若一面黑色的镜子,只映照出了天上的一轮圆月,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房间内的沈寻深吸一口气,随即沉声道:“跳下去!”

    “砰!”

    “砰!”

    “砰!”

    ……

    岸边传来几十道落水的声响,所有的“沈寻”都在同一时间钻进了黑水之中。

    可与此同时,房间内的沈寻微微皱眉。

    他觉得有一股强大的阻力在迫使每一个跳入水中的“沈寻”弹出去,黑水宛若一块凝胶,不接受任何其他的东西进入。

    可尽管如此,沈寻依旧强忍着这股压迫力,让所有的毫毛朝着泾河深处潜去。

    “阿无……阿无……”

    房间内的沈寻有规律地喊着这两个字,声音传递到了每一个毫毛的身上,然后蔓延至整片泾河。

    “阿无……阿无……”

    “我是沈寻……我是沈寻……”

    过了许久。

    沈寻的声音就如同泥牛入沼一般,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空旷的房间里始终徘徊着沈寻自己的声音。

    暗无天日的黑水河中同样徘徊着沈寻一个人的声音。

    那黑水如一块墨石,连水流的动静都不曾出现。

    这一瞬间,沈寻从未如此担心过一个跟自己毫无关系的女孩,他现在是那么的迫切想见到她,哪怕听到一声回应也好。

    一夜过后。

    沈寻足足寻找了四个时辰,也喊了四个时辰。

    所有的毫毛都是在沈寻睡着了的时候返回来的。

    “阿无……”

    沈寻靠在椅子上,嘴唇蠕动发出一阵模糊的声响。

    阿无的房门外站了一群佣人,她们个个面色焦急,但都不敢去打扰房间内的沈寻。

    因为有人听见二公子在房间里喊了一夜的“阿无”,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才消停。

    初升的太阳偏移角度,从窗户外照射了进来。

    光线先是掠过了沈寻的面孔,然后照在了桌子上的那个丑萌丑萌的木头鸭子上。

    在光线停留在鸭子身上的那一刻,一道让泾阳县所有人一瞬间清醒过来的声音出现了。

    声响足够传遍方圆百里。

    “吼!”

    房屋开始震动,地面也在轻轻颤抖。

    外面传来阵阵惊呼,桌子上的茶盏滑落了下去,在地板上跌得粉碎,一颗栗子居然从其中掉了出来,原来阿无房间的茶杯里装的不是茶水,是栗子。

    沈寻猛地睁开双眼。

    ……

    长安,驱魔司。

    在最高的一栋建筑上,一面巨大且光滑的镜子调整角度,就在这时。

    “咔嚓!”

    镜子的边角处突然产生了细细的裂纹。

    建筑下一层的某个房间中,一个剑眉星目,长相成熟且英俊的中年男人睁开双眼,眸子中出现了一道黑色的虚影。

    “嗡!”

    插在床边的一柄雪白长剑突然发出一阵嗡鸣声,陈太白从床上起身,修长的五指覆盖在剑柄上,剑身这才停止了动静。

    就在这时,惊呼声从外面传来。

    “天眼碎了!”

    “报!有强大的妖气出现!”

    “快!在泾阳县!”

    “快上报!”

    ……

    “吼!”

    第二道声响传来。

    尘土从上方的屋檐上散落,大地发出一阵抖动。

    沈寻从椅子上起身,晃动的房屋让他此刻有些晃神,他扶住桌子,面色诧异。

    “吼!”

    第三道声响传来。

    沈寻猛地抬头,干裂的嘴唇微微张开,带着疑惑的口吻:“阿无?”

    尽管这声吼叫让人怎么也联系不到阿无身上,但沈寻却觉得这就是阿无回应自己的声音。

    沈寻眉头紧锁,他推开房门来到院子里,这才发现外面一片狼藉。

    就好像是刚刚经历过一次地震似的。

    丫鬟佣人倒在地面上,有的甚至双手抱着脑袋蹲在墙角。

    “允诺,这是怎么回事啊!”

    马晓舒和马瑾洛匆忙裹上外衣,从房间里跑了出来。

    “二哥!”马瑾洛来到沈寻身后,双手紧紧地挽着沈寻的胳膊。

    马志河直接穿着睡衣跑了出来。

    “老吴,快把我房间里的银子搬出来!”

    吴德顺愣了一下,随即跟着马志河跑进了屋子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