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开局签到金箍棒 > 第26章 沈寻受赏【求票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陛下,贵妃到了。”

    老太监在衡文帝耳旁用尖细的声音说着,随后朝一边退去。

    衡文帝轻轻挑眉,转过身子,旁边的皇后这时盯着皇帝的侧脸看了一下,神情渐渐变得僵硬起来。

    “参见贵妃娘娘!”

    ……

    除了太监宫女之外,各宫妃嫔也纷纷恭敬地打着招呼,皇后见状扯了扯嘴角,勉强露出一抹笑容。

    衡文帝脸上笑容洋溢,他的旁边一直空着一个位置,就是留给杨贵妃的。

    “陛下,臣妾来晚了……”

    一位看起来二十来岁的美丽女子带着一阵香风于众人之间缓缓走过。

    华丽的裙摆拖在身后,女子将双手叠在腰间,她肌肤白皙胜雪,五官柔和且精致,身材可以说丰腴,但整体看起来却纤细苗条。

    特别是那一双会说话的水灵眼眸,就连精神高度集中的驱魔人此刻都忍不住分散了注意力。

    杨元薇,大衡第一美人,她的脸上带着一副高贵优雅的笑容,腰肢扭动间留下了一路风情。

    在杨贵妃的身后跟着一群侍女,为在场妃嫔中的数量之最,比皇后还要多。

    “爱妃不是身体不适吗?”衡文帝关切地望着扬元薇。

    扬元薇抿嘴笑着:“稍有好转后就立马过来了,今天可是陛下您的生辰,臣妾哪有不来之理。”

    她说完视线越过衡文帝看向了另一边的皇后,于是微微笑着垂首:“参见贵妃娘娘,妹妹身体不适,就不站起来行礼了,还请姐姐莫要见怪。”

    皇后露出笑容:“妹妹说的哪里话。”

    扬元薇坐直身子,目光不经意间看到了旁边的李太白,顿时眼眸一亮。

    “陈护法?”

    李太白微微颔首:“贵妃娘娘。”

    扬元薇眉眼带笑:“不知陈护法上次所做的那首诗,可有下阙了?”

    闻言,皇帝的目光也跟着看了过来。

    陈太白笑道:“有了!”

    扬元薇惊喜:“哦?快快念来!”

    陈太白点头,挺起胸膛,左臂置于身后:

    “云想衣裳花想容,

    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

    会向瑶台月下逢。”

    陈太白作为一位帅气的中年男人,就连音色都自带着魅力。

    俄顷,众卿哗然。

    皇后眼眸微眨,目光不自觉地放到杨贵妃的那张年轻美丽的面孔上。

    扬元薇闭上双眼,面容在月色的映衬下显得绝美。

    “好诗……”

    她红唇微启,细细回味。

    随后,扬元薇动作优雅地转过身子,看向衡文帝:“陛下,该赏。”

    衡文帝刚刚从这首诗的意境中回过神来,摇头苦笑道:“不愧是我大衡第一诗仙,这首诗作到寡人的心坎里了……只是,寡人倒不知道该赏陈护法些什么了。”

    “值得一提的是,这首诗的后半阙非卑职所作。”

    一瞬间,在场所有人的面色都跟着发生了改变。

    扬元薇更是惊讶,甚至在心中浮现出了陈太白在无中生有的荒唐想法。

    周围寂静下来,衡文帝好奇开口:“当真?那人是谁?寡人可要好好的认识认识!”

    陈太白如实道:“是泾阳县驱魔堂中的一名青铜驱魔人,读过几年书,名讳沈寻。”

    衡文帝的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惊讶:“有如此才华,为何不走仕途?”

    陈太白微微叹息:“沈寻秋闱无故缺考,后又因兄长殉职,于是按照合同顶替了上去,听说那孩子还是自愿的。”

    扬元薇笑着点头,念叨着这两个字:“沈寻……”

    “好魄力,好才华。”

    衡文帝跟着称赞:“此子深得我心,传我口谕,赏黄金一百两,绫罗绸缎一百匹。”

    陈太白微笑道:“那卑职就替那孩子谢过陛下了。”

    扬元薇同样笑着开口:“也请陈护法代本宫谢谢他,后两句接得很完美,本宫很喜欢。”

    “明白。”

    就在这时,戏台那边传来了动静,众人的注意力跟着转移,看状况是要开始了。

    “这场戏演得什么啊?”衡文帝好奇地问道。

    “回陛下,是天蓬元帅生擒齐天大圣的那一段。”老太监立即回应。

    衡文帝微微皱眉:“寡人没有听错吧,这怎么和传闻中的不太一样?”

    陈太白同样好奇地看向戏台那边,心中奇怪。

    孙悟空那样的妖,存在被“生擒”的可能吗?

    “寡人突然想起,最近京城里多了些孙悟空的传闻,陈护法,可有此事?”

    陈太白犹豫片刻,解释道:“目前消息还不明确,也许只是误会。”

    衡文帝的目光突然沉静了下来:“真的也好,假的也罢,传闻孙悟空神通广大,无所不能,如果他真的出现了,寡人只能希望自己并不是他所敌视的一方。”

    孙悟空只要一出现,就不得不重视。

    因为他无法无天,无所顾虑,生杀只在一念之间,相比较下来,孙悟空可比大衡的死对头万妖王恐怖多了。

    陈太白深吸一口气,笑着开口:“既然如此,不如陛下与我在这戏中找找降服孙悟空的妙法?”

    衡文帝被这句话逗笑了:“可。”

    ……

    是什么原因导致自己中招了?

    沈寻目前首要担心的不是自己中了谁的招,中了什么招,而是担心自己因为什么而成了被下套的人。

    当然,自己是不是被直接针对的一方还不清楚,但这也是沈寻最担心的地方。

    因为这意味着自己的身份可能暴露了。

    暴露后所引发的连锁反应不用细数,改变生活轨迹都是小的,家人的安全都会跟着受到影响。

    他步子不紧不慢地朝前走着,同时仔细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能够看到的就只有刚刚的两面宫墙。

    墙上的壁画没有可取的地方,是那种很寻常的图案。

    可走着走着,沈寻渐渐觉得不对劲。

    他停下步子,扭头看向朱红高墙上雕刻的壁画。

    印象中五分钟前刚刚经过这里,壁画上面的图案一模一样。

    很明显,自己始终没能从障眼法中逃离出去,换句话来说就是一直在绕圈。

    目前看来还没有危险到来。

    所以是试探?

    还是单纯困住自己,以达到某种拖延时间的目的?

    沈寻的右手习惯性地抚摸着左手腕上的金镯,在心中暗自揣测了起来。

    罢了,既然自己已经中招,说明早就处于被怀疑的状态,是不是试探都无所谓了。

    眼下要做的,是脱困。

    沈寻取下金镯,张开五指,金镯随之扩大,他很自然地将其戴在自己的脑袋上,就像是撩了撩头发那样自然。

    Ps.感谢YesorNo的100起点币,月下的葬礼的100起点币。

    今天更新晚了,相当于在外面坐了一天的车,有点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