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皇天战尊 > 第四百八十八章 稳定军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家都这么传的,小人一时糊涂才信以为真,还请殿下明鉴!”那人咬了咬牙道。

    阳炎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大家都这么传?没有人主使,谁有那么大胆子,没有人煽风点火,又怎会谣言四起?

    只能说,有些人,大多时候不见棺材,是不会掉泪的。

    “阵前退缩,妖言惑众,以下犯上,该当何罪?”阳炎看向林子潇问道。

    那几人身体颤抖不已,这是要按军令处置他们么?

    林子潇冰冷的目光看了他们一眼便移开,自作孽不可活,妄议当朝皇子,放在何时都是死罪,何况大敌当前,怯敌畏缩还散播谣言,更是罪加一等,罪无可恕。

    “回禀殿下,当以死罪论处!”林子潇话音落下,诸人顿时瘫软在地,面目呆滞,悔不当初,这下全都完了!

    那名校尉却是眼中闪过一丝疯狂之色,他乃平民出生,不知多少次生死边缘徘徊才有如今的成就,怎甘心束手就戮?

    死到临头,很少有人能够坦然面对,即使明知结局已经注定,不疯狂一把怎能甘心?

    至于这样做的后果,他已经不去想了……他怕会失去反抗的勇气!

    “你要杀我,那我就先杀了你!”他暴喝一声,浑身气势宛若火山爆发,盔甲都被撑得爆裂开来,山海般强大的气势将旁边几人都直接压趴下,承受着极大压力。

    “死吧!”抽出悬挂腰间的大刀,一股可怕的刀势宣泄而出,仿佛要将一切都割裂掉来。

    一刀斩下,刀芒破空而出,如山呼海啸般的刀势随之披靡,阳炎那十三岁的弱小身躯显得格外渺小,顷刻间就会被淹没掉来。

    看似简单的一刀,却凝聚了那人的全部力量,他很清楚自己只有出一刀的机会,一刀不中,就不可能再杀得了阳炎,而自己也会死的很惨。

    “不自量力!”林子潇冷哼一声,他的职责就是保护阳炎,只要有别人在场,他的心神就不会从阳炎身上移开,因此那人这毫无征兆的突然一刀根本不可能瞒过他。

    虽然就算自己稍微疏忽,还有对阳炎形影不离的猎鹰在,那校尉想要拉殿下垫背的幻想根本不可能实现,但自己护卫在殿下身边,若是还要猎鹰大人出手,那就是自己的失职了。

    剑意绽放之下,那校尉的刀势竟如雨雪遇上烈阳一般迅速消融,这不单是境界上的碾压,也是武道意志的碾压,那校尉的刀还停留在“势”的层面,林子潇的剑却已经突破到了剑道意志三重,差距悬殊。

    嗡!!

    一缕锋芒毕露的剑气就要射出,将那校尉诛杀,忽然一股强大的剑意在身旁绽放,凌厉而杀伐,使得林子潇微微一顿,这股剑意难道是……?

    林子潇心中惊骇莫名,盖因这股剑意包含了剑道和杀道两种武道意志,虽然都只是刚刚迈过门槛,还是一重,远逊于他的剑道意志,但隐隐压过了那校尉的刀势。

    要知道炼气境到灵元境乃是质变,尽管都是“势”,威力却是不可同日而语,即使领悟了武道意志,实际上炼气境武者也发挥不出它的真正力量,很难抗衡灵元境强者,尤其阳炎还仅仅炼气七重的修为,不但领悟了两种武道意志,还能与灵元境强者硬碰,也唯有妖孽二字能够形容了。

    也难怪阳炎在混乱之城那种地方也能掀起一场风浪,魔宗和极乐门都极为欣赏他,虽然人们都猜测是阳炎交出了试炼之地密藏的缘故,但如若没有妖孽天赋,两大霸主级势力怎会将区区一个中级皇朝的皇子刮目相待?

    转念一瞬间,那缕充满毁灭气息的剑气终究没有射出,既然殿下想要自己解决,那就站一旁看看吧。

    阳炎双目极为锋利,浓郁的杀伐之意让人仿佛看到了一片尸山血海,征战两月余,积累的杀气与日俱增,就连那校尉都感到了一丝心悸。

    “见鬼了,抛开身份的光环,他也就一个炼气七重的毛孩子,纵然天赋异禀,又有何惧?”那校尉摇了摇头,狞笑着将大刀全力从阳炎头顶劈下。

    他一直担心林子潇会及时出手将自己的攻击拦截下来甚至直接诛杀自己,一直提心吊胆,却没想到林子潇要出手时忽然停住,顿时大喜过望,手下更快了几分。

    眼见刀芒已经贴近阳炎头皮,削断了几缕发丝,那校尉疯狂大笑一声,林子潇则眉头一凝,就要将剑气射出,阳炎身上的杀伐剑意忽然暴涨,剑气肆虐间弥漫出强烈的威胁之意。

    “杀!杀!杀!”口中连续吐出三个冰冷的字,阳炎的剑瞬间连续斩出,一道接一道,一道比一道强的血色剑光睥睨而出,以无与伦比的凌厉与杀伐之势湮灭一切。

    铿!

    第一道血色剑光将刀势撕裂,重重轰在大刀之上,发出金铁交鸣之音。

    砰!

    第二道血色剑光紧接着毫无花俏地斩在大刀刀柄下方两寸之地,断成两截的大刀远远抛飞出去,其中刀身那截射向城下,连续贯穿了数名正在拼杀的士兵的身躯,两名士兵要害部位被穿透,当场气绝而亡。

    噗嗤!

    第三道血色剑光一路高歌猛进,毫无阻碍地斩在校尉中门大开的身体上,血光迸溅,那校尉一脸不可置信地瞪圆了眼睛,仿佛见鬼了一般。

    “怎……怎么可能……”那校尉脑中闪过最后一丝念头,魁梧的身躯裂成两半,轰然倒下,鲜血溅了其他几人一身,魂儿都吓傻了。

    嘶!

    所有目睹了这一幕都不由倒吸了口凉气,不可思议地看着阳炎,纵然强如林子潇都狠狠眨了眨眼睛,以为看花了眼睛。

    以炼气七重之境,三剑,便生生将一名灵元境的校尉斩杀当场!

    这……这……这是什么妖孽啊!

    一般而言,以灵元境强者蜕变后的强悍,就算站着不动,任由炼气境武者攻击也休想攻破对方的护体灵元才对,更遑论对方主动发起攻击了。

    虽然也有一些天骄人物炼气境巅峰之时就能硬撼灵元境强者,甚至战胜之,可炼气七重的修为,就能硬生生斩杀灵元境强者的,数遍乾域万年,也是凤毛麟角。

    炼气境武者越级战灵元境强者最轰动最近的一次,还是二十多年前那位妖孽以炼气九重修为在一处秘境中以一己之力诛杀了百余名灵元境强者,其中甚至有灵元境三重强者。

    然而,那位妖孽极为神秘,至今都无人知晓其身份来历,仿佛横空出世,有大势力因门内高手被杀,出动大量高手堵在秘境出口欲生擒之,哪料此人竟是销声匿迹,再未出现过,因此许多人以为此人名不副实,骇人战绩乃无聊之人杜撰而出。

    可是,阳炎这三剑可就发生在眼前,那校尉也却是连人带刀都被斩成两半,尸体都尚未冷却,这可是实实在在的惊人战绩。

    “殿下饶命啊!小人也是被黄丰蛊惑的,恳请殿下开恩啊!”跟那名校尉私下窃语的几人见其动手本还有些异样的心思,哪想瞬息之间他就死在阳炎手中,顿时几乎吓尿,真的是一点反抗的念头都没有了。

    黄丰,就是那名校尉。

    他娃儿的,连黄校尉都扛不住七殿下三剑,要杀他们,岂不是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阳炎没有理会他们,示意林子潇将他要说的话传遍全城:“本皇子承诺,与诸将士同进退,共生死,若再有动摇军心者,以谋反罪论处!”

    全军将士无论是紧张戒备者,或是正在激烈拼杀者闻听此言,心神皆是一震,殿下出关了?!

    仿佛有某种神力,众将士忐忑的心安定下来,听到殿下说出“同进退,共生死”六字,只感觉一股热血上涌,低落的士气一下子高涨起来,而且愈演愈烈。

    “同进退,共生死!”

    “殿下没有放弃我们,还在指挥我们战斗,我们有什么理由放弃?”

    “兄弟们杀啊!有殿下在,就算再多一倍的敌人又如何!”

    众天阳将士众志成城,豪气万丈,战斗越发奋勇起来,本来全军士气会低落,会有人被谣言迷惑,主要原因就是阳炎许久不曾露面,甚至不曾发布一条命令,此时阳炎站出来先斩一名扰乱军心的校尉立威,又表示与诸将士同进退,共生死,还有什么是挽回不了的?

    见到己方将士忽然变得振奋如斯,悍不畏死,本快要落入下风的局势居然又稳住了,甚至让血月大军的进攻变得更为艰难,林子潇看向阳炎的目光更加尊敬了。

    殿下在军中居然已经有了这么大的威信,只要殿下在,大军就是坚固如铁的城墙,任何人都休想动摇其根基。

    “殿下,这些人怎么处置?”林子潇想起前面跪着求饶不敢抬头的几人,问道。

    阳炎的目光终于落在他们几个身上,顿时一个个屏住了呼吸,心弦绷紧到了极致,等待着殿下的裁决。

    “扔进死营。”阳炎直接淡淡道。

    死营!!

    几人身体巨颤,猛然抬起头,眼中充满了恐惧之意,仿佛那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死营并不是一般军队中“营”的编制,因为死营是没有活人的,人一旦进入死营,就不再是有血有肉的活人了,而是没有独立思维、不知疼痛、不惧死亡、心中只有任务的杀戮机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