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边缘人物她重生了 > 第三百八十五章 陆楚楚之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些金丹大圆满,灵气虽然强横,但速度却远不及苏玖。

    而苏玖如今的剑气中也带着凛冽的剑意。

    几乎每出一剑必有人受伤。

    苏玖所属冰灵气,倘若被她的灵气所伤者更倒霉,会使得寒气侵体,连动作都会变得有几分迟缓。

    苏玖一招冰封千里,瞬间使得这些人被冰冻在原地,便连四周的花草树木也都被冰封于其中,无一花一草可以幸免于难。

    紧接着冰封千里的是一招荡剑。

    透过裹住他们的冰层直穿其内里。

    几息过后,冰层解冻,不少人都喷出了一口鲜血,也有强忍着咽下去的打手。

    但冰层虽已解冻,还是让其行动更为迟缓了几分。

    看着这些打手又一次冲了上来,苏玖也一剑一个,转瞬间这些人便死伤了大半。

    陆楚楚看到这一切越发的害怕了起来,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物,她不是只有金丹后期么,怎么会能打的过这么多同为金丹的修士,她生于陆家,又是被陆家所放弃的弟子,自是不会知道修士和修士之间本就是不同,哪怕修为相同,又因为本身体内的灵气纯度不同,也会影响所施法术的强弱。

    看着在天上飞来飞去的苏玖,陆楚楚目光一狠,和这样的人结了仇,注定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既如此...

    她举起了有些颤抖手腕,她的手腕上赫然绑着一个袖箭。

    陆楚楚试图将袖箭对准苏玖,可是苏玖的身影太快了,她根本无法用肉眼捕捉苏玖的身影。

    直到杀完最后一个人,苏玖一身血污,却似丝毫不在意一般,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一瓶丹药吞服下去。

    看着正在倒丹药的苏玖,陆楚楚感觉自己的机会来了,她嘴角微咧,看了看袖箭,这可是郑立给她的。

    这袖箭没有多厉害,厉害的是其上的毒。

    据郑立所说,哪怕是元婴期沾了这毒也难逃一死。

    而且,他还承诺她,倘若她能杀掉他们其中一人,他便会娶她为妻。

    成为郑立的妻子,未来便是郑家的主母,到时候还有陆家什么事儿,那时她便可以将自己曾受过的委屈一件件全部找回来,什么父亲什么陆双双,她全都要他们去死!

    陆楚楚看着苏玖的目光带着几分莫名的兴奋和诡异。

    天时地利人和,此时的苏玖还是背对着她的,对于她来说简直是最好的时机!

    瞄准,发射!

    她几乎看到了荣华富贵在朝着她招手。

    同时她也看到了陆双双那双惊恐的眼睛。

    下一瞬,她便听到了袖箭刺穿肉体的声音。

    陆双双看向她的目光似乎带着怜悯。

    而那沾染了一身血迹的绝色女子也回头冷冷的看向她。

    这时,她终于感受到了来自于胸口的剧烈疼痛。

    她的眼中有不解还有疑惑,直到看到自己胸口被侵染出的血色,只剩下了惊恐。

    “为什么?”她不由得轻声呢喃。

    “为什么会是我?”

    她听到不远处传来那女子独有的音色“因为你是炼气期,而我,是金丹期。”

    那一瞬间,她眼睛里似乎只剩下了茫然和不解。

    “在这世界上,人总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付出代价。”

    这是她,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但她依然不懂。

    ......

    陆双双看着陆楚楚的尸体,心中并没有从前所幻想的那种喜悦,只有那说不尽的悲凉。

    她轻轻合上陆楚楚的双眼,嘴角勾着一抹苦笑“这样也好。”

    苏玖已然在陆双双发呆的时候离开了原地,往树林之外走去。

    突然身后传来一阵火光。

    看方向似乎是陆楚楚死的地方。

    她微微的叹息,虽然对于她的死并没有给她带来什么心绪上的波澜,但依然对于陆楚楚的选择存在着不解。

    人死如灯灭,算了。

    同一时间,远在殇引大陆的陆家。

    陆家家主是个看起来年约四十有余的中年男子,身上有着一股极为沉稳的气息。

    看着匆匆跑进来的仆人,微微拧眉“何事如此慌张?”

    “陆大小姐的魂灯灭了。”

    男子执笔的手一顿,一滴墨汁渐于纸上,在纸上晕染开来。

    男子闭了闭眼,让人看不清他心中此时的情绪。

    很久之后,才睁开了眼睛,依然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双目悠远而深沉。

    只听他沉声道“我知道了,下去吧。”

    那仆人下去了。隐约,他听到外面有闲言碎语传来。

    “哎,陆大小姐那样好的孩子,老爷怎么就如此不喜呢?”

    “没办法谁让她是庶出呢?你看那陆二小姐,胡作非为多少次,何曾受过半点教训。”

    “话也不能这般讲,我倒是觉得二小姐是个顶顶好的人,只是脾气差了一点。”

    “呦,二小姐还没在跟前呢,这马屁就拍上了?谁不知道她骄纵不讲理只会欺负庶姐。”这是曾被陆楚楚洗过脑的仆妇之一,当然这些人平时也都难以接近陆双双才敢如此明目张胆。

    “呵,陆二小姐本就是未来的陆家主人,有本事,你这话在陆二小姐面前说上一遍,你看这陆府还留不留的下你。”那人冷笑一声,那陆大小姐什么德行旁人不知,他们自己院子的还会不知?也就陆二小姐一直不愿意和她计较,不然就凭那陆大小姐做过的事儿,便是将她赶出府去也不算意外。

    那人一听去陆二小姐面前对峙,这她哪里敢啊,便是陆双双在这府里被陆楚楚诋毁的再严重,但这些做仆人的谁又敢真正将陆双双不放在眼里。只见那仆人白眼一翻道“我懒得和你计较。”说完便匆匆离开了。

    陆家家主听了这些闲言碎语,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这些年,双双受委屈了啊。”

    ......

    郑立一脸阴晴不定的拿着一把沾染了血迹的长剑,看着下面还在瑟瑟发抖的下属,在大殿上走来走去。

    除此之外,已然有两具尸体横在这大殿正中央。

    只听他对着那尸体没什么表情的说道“其实我完全可以用神识碾碎你们,但是我不想!因为用兵器刺穿你们肉体的声音,要比搅碎你们识海时发出的声音要动听的多。

    何况...我用神识搅碎你们的识海,别人又听不到,我总觉得好东西要大家分享嘛。你看我给你一剑,还有血迹溅出,他们也听得到不是?”

    众人就那么看着郑立往那已死之人的身上,捅了一剑又一剑,染红了他的衣衫,甚至连他的脸都被渐上了血迹。

    所有人只听郑立一边捅一边说道“这般喜欢给十四和十一报信,我很快就送他们一同去阴曹地府和你们团聚。到时候,你们尽管把我的所有消息都告诉他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