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星海仙途 > 第六十三章 凄凉的答案

第六十三章 凄凉的答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高鸣认真看着这道人,还真是张死人脸,什么时候都看不到有什么表情变化。

    这道人是真的耿直。耿直得有些傻,有些可笑,却也有些让人动容。

    明明有绝对的实力碾压,却非要和高鸣说这许多废话。

    我高鸣,可以耍无赖,可以欺负奸恶之人,可以面向黑暗誓死不屈,却又怎么能寒了真诚人的心?

    高鸣听道人这席话说来,确实真诚。虽然先前有些过节,但高鸣也不是个小心眼的人,当下听了这话之后,心中也就将那些小过节先暂时撇下了。

    不过,高鸣却依然坚持说道:“道长所言极是。道长的除魔卫道之心,令人钦佩。但道长却说错了一件事。道长是修道之人,以守护天下苍生为己任。我却不是。我不过一平平凡凡的武夫,胸无大志,只求此生平安喜乐。道友二字,愧不敢担。恕我不能与道长同道而行,并肩除魔。”

    那道人摇了摇头,说道:“小道友不必藏拙。某虽不才,却一心向道。不敢夸口道术多高,却在同辈之中也算是略略领先半步。适才我与小道友交手,小道友不通道术,真气浅薄,应当是修道时日尚浅所致。但真气之精纯,实乃贫道生平罕见。”

    道人言毕,见高鸣紧抿着嘴,没有说话,便又说道:“听说小道友出自信王府?”

    高鸣蹙眉不语。

    道人继续说道:“世人只说信王府是为妖府,却忘了,天下道法三千,信王府却在天下之巅。小道友真气之精纯,足以为证。”

    高鸣举起了双手:“行,我承认,我是修过两天道。但是,道士,我真的帮不了你。”

    高鸣指着那些村民说道:“刚才那些人还赶我走呢,我没有那个义务,豁出性命来帮他们。我最多向官府说道说道这件事,我没你那份觉悟,除魔卫道与我无关,我只想平平安安地回家,仅此而已。”

    “赶你走?”

    高鸣嘲讽地一笑:“大晚上的赶我出去喂妖怪呗。”

    道长沉默片刻,说道:“贫道也不需要你出力,你只需将那妖物的线索一五一十地说与我听,我护送你出山。”

    高鸣扬了扬手上的短笛和丝巾,说道:“这个?其实,即便你不送我,我也是想配合你的。你做的是为天下苍生出力的大好事,我本就该配合你的。但是,奈何,这是故人所赠。不好意思啊,道长, 恕我无可奉告。”

    道长沉默了。他想不到什么劝说的话语了。

    场中的形势变得僵持了起来。

    丁八四扶着腰间,一步一步地向高鸣走去。

    两人的目光交汇。

    丁八四眼神复杂,面容震撼又带有几分凄凉。

    丁八四静静地看着高鸣,眼神中有绝望,有凄凉,有感激,还有彷徨。

    其实,在那道长摸出那支短笛的时候,高鸣就已经明白过来了。

    一个女子,独居深山。姿容绝美,能力出众。一个人圈了一大片领地,山林里毒虫野兽无数,莫敢侵犯。那一夜的山中小屋之行,至今想起来还如梦如幻。

    丁八四与她相处了那么长时间,又岂会不清楚这些?

    只是先前没往那方面想。如今一经点透,答案了然。

    只是这答案,对丁八四来说,是那样的绝望,那样的凄凉。

    高鸣轻轻揽住了丁八四的肩膀。

    丁八四面向着高鸣,背朝着村民们。村民们看不到丁八四的面孔,却能清晰地看到高鸣的面容。

    高鸣按捺下心中情绪的波动,尽力装作平淡的样子,不让村民从自己的表情动作间看出什么异样。

    高鸣轻声向丁八四说道:“大哥,没事,该是什么,还是什么,镇定点,他们都看着呢。”

    丁八四支支吾吾地出声,喉间嘶哑,仿佛要哭出来一般:“高鸣兄弟,我,我该怎么办……”

    是啊,该怎么办呢?

    那是他的仙子啊,那是他此生最甜蜜的隐秘啊。

    这片村子对他而言,承载了他多少童年的苦痛。这片村子,是如此地腐臭,腐臭得让人窒息。他宁愿独自进入深山,去面对深山中的毒虫野兽。至少,那里的空气是自由的,是清新的。

    而山中的那座小屋,是那么地温暖啊,是那么地温馨啊。那是家的味道,那是他心中最深处的柔软。

    在那个时候,他的头顶还是常年不变的黑暗。那天的天色,也是同样的黑暗。他跋涉着,他疲倦了。他想到自己可能会就这样静静地死去,不过他丝毫也不觉得恐惧。

    然后,他看见了一点灯光。

    那是炉火,而她是月光。

    炉火是那样温暖,让他的身体活了过来。而那片银白的月光,驱散了他心中多少年的黑暗。

    从这以后,他才重新感觉到光亮。

    从这以后,他才品味到活着的味道。

    从这以后,他才发现生命的意义。

    枯竭的心又活了过来,脑海中沉浸在甜丝丝的味道里,渐渐放飞了对未来的憧憬。

    他会和她一起住在深山。他们会生好多小孩。他们会手牵着手,望着山间的晚霞,一起老去。

    他们会与世隔绝,在那深山处,建造一片宁静的净土。

    那将是一个梦幻般的国度。

    那将是一段梦幻般的生活。

    而如今,梦幻泡影,碎裂了。

    她不是纯白的天使,她只是血统肮脏的恶魔。

    “兄弟,我该怎么办……”丁八四仿佛又变回了二十年前的那个小孩,那个失去父母孤惶无助的小孩。

    高鸣压低了声音说道:“大哥,别慌。他们说他们的,你还是你,闽娘还是闽娘,你们还是你们,问问你的心,你打算怎么办。”

    丁八四喃喃道:“是了,我是我,他们是他们,我们和这个世界无关。我还是我,闽娘还是闽娘……”

    丁八四不停喘息着,不停地念叨着。

    高鸣说道:“大哥,无论你怎么想,我都站在你这边,我支持你!”

    “可闽娘,她……她是……”

    “是的,她很可能是妖怪。”高鸣替丁八四说了出来。

    赤裸裸,血淋淋。

    丁八四忽然抓住高鸣的手,说道:“兄弟,求你,别让他们知道,别让仙师知道。”

    高鸣轻轻地点了点头,低声说道:“好!我明白了。”

    高鸣悄悄地掐了掐他的肩头,悄声说道:“但是你也要镇定点,你也要配合,别让他们看出什么来。”

    丁八四深深地吸了两口气,抚平了嘴唇的颤抖,无声地清理了下喉咙,悄悄地揩去眼角的泪花。

    村民们看见丁八四扶着腰向高鸣走去,高鸣揽住了丁八四的肩头,两个人认识的时间不长,感情倒是深。

    只听丁八四朗声说道:“兄弟,没事儿,哥哥送你下山。”

    老族长在后边喊道:“四小子,你忘了爷爷和你说的话了?好好在村子里待着,跟着个外人出去冒什么险!”

    “族长爷爷,这是我兄弟。”

    “哼,一个外人,哪门子的兄弟,你身后的这些乡亲们,才是你兄弟亲人!”

    高鸣轻轻拍了拍丁八四的肩膀,说道:“大哥,你别送我了。你还要成家,还要生好多个小侄子。放心吧,我没事,我死不了的。”

    丁八四这回却十分听话,点头说道:“那好,兄弟,你一路小心,我就只送你到村口了。”

    高鸣点了点头,独自下了山岗,回头喊道:“多谢大哥,你我有缘再见!”

    丁八四站在村口,高鸣站在离村小道上,两人依依惜别。

    丁八四高声喊道:“兄弟,一路安好。”

    高鸣也喊道:“大哥,保重。”

    随后,高鸣转身独自离去。

    而就在这时,那道人的声音悠悠响起:“且慢。”

    两人挥别的身形一僵。

    高鸣心下暗骂一声。

    却还是回过头去,满面笑容地问道:“道长,怎么,有事?”

    那道人不紧不慢地走上前去:“夜晚路不好走,我送你出山。”

    高鸣晃了晃手中的短笛和丝布,笑道:“道长,这两样东西,都是我从王府中带出来的,是王府的故人送我的,你就算跟着我,也没有用啊,我身上真没什么线索。”

    道人看着高鸣的眼睛,问道:“真是从王府中带出来的?”

    高鸣回望这道人的眼睛,平静地说道:“确实是从王府中带出来的。”

    道人静静地看了一会,点了点头,说道:“无妨,我送你出山。”

    高鸣笑道:“怎么,道长还是不信?”

    “信也好,不信也罢,我总该是要送你出山的。”

    高鸣心中无语,脸上笑容却不减:“这怎么好意思呢?难得道长如此好心,可在下却什么忙也帮不上,愧不敢当啊。”

    道人摇头说道:“你也是众生,我自当护佑你出山,免受妖邪所害。”

    高鸣笑道:“不用,道长,你大老远的,进村还没喝上一口茶,你就在村里好好休息休息吧,明天也好有精力除妖啊。”

    道人摇了摇头:“妖患厉害,你一人走,我不放心。”

    高鸣无奈。

    这道长还挺好心。

    行吧,你愿意跟着就跟着吧,我还乐不得路上有个免费的保镖呢。

    太阳终究还是坚持不住了,沉下了西山。天边还残余着些暗淡的霞光。

    两人就此启程。

    族长挽留道长不住,便领着全村的乡民们依依送别。

    丁八四独自一人站在这人群里,目送着高鸣离去,眼神中满是担忧。周围的人群热闹而嘈杂,丁八四却觉得自己是如此地孤寂。

    慢慢地人群散去了,丁八四还独自一人站在村口。

    丁八四远眺天边,日落西山,天幕渐暗,一轮皎月渐渐地浮现在夜空。

    闽娘,你现在还好吗?月亮要圆了,我该不该去找你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