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血未凉 > 第一卷:风起南域 第59章 痴念为鬼

第一卷:风起南域 第59章 痴念为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蛇群退走之后不知多久,如隔日重生般的杀戮武阁众人,缓缓从那奇异的冰封状态中个个醒来。

    “这是...”廖凡感觉浑身力气仿佛被抽空了一般颓然瘫倒。

    不光他,所有人都是如此,脑子迷迷糊糊的浑身无力,瘫坐在地大口的喘着粗气。

    腾蛇并未伤人,这属于正常现象。人族的力量来自于血脉,气血不顺再次循环的这个空档,就是他们最虚弱的时候。

    蛇巢之内那致人干呕的焦臭味仍旧时不时传出,但相较于此,廖凡与莫不是两位统领更是疑惑,为什么自己等人会安然无恙。

    先前那完全实力不在一个层次的对峙,按道理说他们根本没理由能够幸免。

    想到这,他们无一不是将疑惑的目光投向了欧阳霆。毕竟,他那只神异的鸡曾与那恐怖的飞蛇有过短暂的...对话。

    可这一看,得!估计也没啥问头。

    只见欧阳霆与他肩膀上那只秃毛鸡一样,还冻着呢。不过看他身体表面幽幽开始散开的白气,估摸着也快恢复了。

    休整半晌,欧阳霆与灵筱二人也从冰晶般的白雾中解脱。

    “你,可是知道点儿什么?”廖凡扫了一眼毫发无损的百人队问道。

    欧阳霆脑子有点儿晕,本色出演了一脸的懵逼。

    缓缓道:“不清楚,我这鸡是变异的,有时候跟个火鸡似的看起来像那么回事儿,其实渣得要死压根儿没什么真本事的。”

    “想来也是。”莫不是点了点头,之前这鸡呱呱呱的叫个不停,而那飞蛇也是嘶嘶吼吼的,谁也不知道它们是不是真的在说话。

    至于欧阳霆?他们压根儿不会认为他真能听得懂那跨种族的兽语,要不然,那就真的太玄幻了。

    不管如何,他们此行的任务算是完成了。虽然那恐怖蛇潮这会儿不知道去了哪里,但原本他们就没打算也没那实力消灭这些蛇群。

    目的就是蛇巢,所以,算是圆满成功了。

    带着些许疑惑和劫后余生的心情,杀戮武阁开始结队缓缓朝着族墙的方向返回。

    对于欧阳霆的说法,张破弩与张破风是不怎么相信的。因为他们在这之前就收到了关注欧阳霆身旁飞禽的族书。

    一定要找机会除掉他!张破弩时而盯着欧阳霆背影目露寒光。

    而张破风虽然也在惊疑之中,但他的目光却有意无意的关注着自己那同族。

    虽然对氏族的忠诚他不缺,但他却很是抵触这种无条件扼杀人族英杰的命令。

    “你怎么了?”行走中一直静静跟在欧阳霆身边的灵筱轻声问道。

    有了遭遇腾蛇的奇遇,她与他之间仿佛愈发亲近了不少。一直将视线关注在欧阳霆身上的她,自然看出了他面色有异。

    “不知道。”欧阳霆自己都很是疑惑,不知怎的,自己的心里很是郁结难受。

    这感觉从先前便一直在他心间挥之不去,毫无征兆的心烦意乱,甚至胸膛之中隐隐作痛!

    以炼体凝血修行的人族,浑身气血循环自然是不可能轻易生什么病的。更何况,他现在已经开始孕养八脉,一身气劲很是浑厚。

    难不成...这就是所谓的心绪不宁将有凶兆?

    “一切的不顺都是实力不足的心态,不要乱想。”弱鸡轻声提醒:“你的心,装不下强大之外的任何事情!”

    与腾蛇碰面,让弱鸡那颗一探人族究竟的心愈发迫切。现在,只有欧阳霆赶紧强大起来,才是它查清真相的唯一途径。

    对于弱鸡那有些迫切的鞭策,欧阳霆并不排斥。

    强大,从来也都是他的梦想,这并不冲突。不过,这感觉着实让他很是烦躁。

    也许是因为自己有些想家了吧!欧阳霆自嘲的笑了笑。这一路走着,脑子里已经不知道闪过几次姐姐的面容。

    自己也是,出来这么久了也没想过带封信回去。

    这次回归族墙,一定好好写一封。嗯!让那罗英也写一封....

    ....

    “哈哈,好!做得好!哈哈哈!”

    人族中心,张氏族地之外一片飘渺如画的河谷。小桥流水的清雅别院之中,一个男子肆意的大笑声传出老远。

    在他面前躬身立着两个弓手,而在他们身前半步,一个满脸血污早已晕厥的少女静静的躺在地上。

    这两人正是前几日在那山坳之中出现的张氏之人,而地上躺着的女子自然也就是失踪的欧阳熙。

    “嗯,不错。”青年畅快笑罢一撩衣袍,缓缓蹲身看着昏迷不醒的欧阳熙,伸手拂开她那血汗粘在额前的黑丝。

    见到她眉宇间的图腾图案后,他脸上的笑意更盛。轻声道:“没留下什么痕迹吧?”

    “放心吧宗少,此事做的干净!那山坳之中一个活口都没留下。”那山坳中被称作兵哥的男子笑着应道。

    此地名为清风!乃张氏族长一脉的清修别院。

    而这被称作宗少的青年,正是圣族族长张圣鸿的嫡子张耀宗!

    站在他身侧那稍微年轻些的张氏少年,听闻此言却有些不自在。斩杀下族之人,而且数量还如此之多!这让他的心里很是难受。

    要知道,本族学堂之中一直教导的都是族群团结。就连家中长辈也时常教导他,身为张氏之人,要有一颗体恤下族一心为民的心。

    这是他第一次出族,可兵哥带着他所做的事。却是极大的冲击到了他那颗略显纯洁青涩的心。

    在动手做出这等血腥屠戮之事的前一刻,他的心其实还站在示弱的欧阳氏一边...谁曾想....

    而且,在半路之上曾经有一个中年人出现,很是意外的在茫茫旷野中追上了他们的脚步。

    就连他...也被张兵一箭穿心堕下悬崖...

    此等行径,张兵做的轻车熟路毫无半丝迟疑。到了现在,他的脑中还时不时闪过张兵在密林之中的残忍画面。

    犹如那恶魔一般,脸上带笑一刀一刀如屠猪狗般,将那些捆住的陈氏之人喉咙割断....

    “小雅。”张耀宗微笑着缓缓起身。

    一直沉默着站在他身后的侍女轻轻上前:“少主。”

    “取兽晶二百,赏与他们。这姑娘,先关起来吧。”张耀宗背着手很是畅快,转身离去之时还不时道着:“好,好啊!哈哈哈...”

    “谢宗少!”张兵激动的冲张耀宗的背影躬身行礼。

    二百兽晶,这对于仅一脉境界的张兵来说可是天文数字!想不到区区一个探视任务,竟能帮他挣得如此巨利。

    见身旁堂弟一动不动,张兵连忙一扯他衣袖皱眉示意。

    “谢,宗少...”那少年叹息着躬身施礼。

    虽然同为圣族之人,但类似于他们这般的普通张氏,血脉已经距离主脉很是遥远。

    兽晶,的确是他们迫切需要的资源。

    “少主走远了,你们跟我来吧。”那侍女冲远处侍卫点了点头之后带着他们二人离去。

    而欧阳熙,却被两个侍卫抬起走向了别院深处。

    夜幕逐渐落下,张耀宗盘膝坐在凉亭之中。在他对面,坐着一个浑身黑袍笼罩,就连半张脸都隐藏在黑帽之下的老人。

    “灵婆,此事有几分把握!”张耀宗说话间两只眼睛爆出灼灼的炙热。

    那被称之为灵婆的老妇闻言并未答话,只是静静的坐着仿佛根本没听见一般。

    也许是有所求,张耀宗虽然急迫,但却只能强压悸动等待着。

    半晌,那灵婆才打开了那干哑生硬的喉咙道:“五成...”

    “哈,五成足矣!”张耀宗一拍桌子激动的站起身子不停的搓着手。他,要夺了那欧阳氏族女的图腾!

    一直以来,张耀宗作为族长嫡子,本该享受着那少族长应有的万众瞩目。

    然而,因为没有觉醒图腾,他所有的光华都被那可恶的张淼夺去。就连继任族长的权利也渐渐的离他远去。

    论实力,他年不过三十,八脉之境根本不逊张淼半分。但不知为何,那本该出现在自己身上的图腾,却莫名其妙的跑到了张淼身上。

    要知道,图腾觉醒出现在血亲身上的机率一直是最高的。为什么,为什么到他这辈会出现这种变故!

    一族一代一图腾,这早已是近乎于规则般的定律。

    没有图腾,他便没了继承族长之位的资格!所以,他恨!很欲狂!

    忍受不了族中那些风言风语的他远远的躲到了这偏僻之所,在外人看来,他这是随波逐流去寻那无忧解脱。

    可只有他,亦或是他身边亲近之人才清楚。他张耀宗,根本没有放弃过,一刻都没有!

    机缘巧合之下,他寻到了一个灵族老婆子。不,应该说是一个被灵族驱逐的老术士...

    因她沉醉于偏执的狂想,滥用灵术迫害人族,最后甚至将手伸向了同族之人,而被灵族除名并赶出族地。

    也就是她,带给了张耀宗昏暗中的希望。

    她说,只要找到拥有图腾的人,她便能够帮助张耀宗强夺图腾之血,助他点燃图腾血脉!

    邪法!这种言论在常人看来绝对是邪恶至极。但他不在乎...

    对于图腾的渴望,早已让张耀宗癫狂疯魔!

    只要能够保住主脉族长的传承,让他重新戴上少族长这个光环。

    魔鬼?呵呵...谁不是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