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从道法古卷开始 > 第七十二章 忘忧、剑图 (求订阅、月票)

第七十二章 忘忧、剑图 (求订阅、月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吼!”

    伴随着突如其来的巨猿怒吼,即将斩杀欧阳靖的诛仙剑光被刹那震散。

    于周长青的目光注视之下,就见原本已出现破碎之痕的青铜古鼎之内,有着一团漆黑入墨的煞气,在此刻升腾而起。

    这黑煞之气方一出现,便将青铜古鼎旁边的欧阳靖覆盖在内。

    可这覆盖并非是淹没,反而是将这股陡然出现的煞气注入到了欧阳靖的体内一般。

    在这股突如其来的煞气之中,就见全身染血的欧阳靖,身躯在这一刻诡异的膨胀起来。

    嘭、嘭、嘭......

    一连数声炸响,此人的身躯从八尺之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迎风而长。

    而在这种身法变化之中,那股滔天的煞气,也越发的强盛起来。

    使得原本将欧阳靖笼罩的诛仙剑阵在这一刻,也因为这暴涨的煞气,在不断后退之中,渐渐崩溃。

    轰隆!

    待到这巨猿爆炸到五十余米左右的时候,周长青的脸色猛地一变。

    “不好!”

    随着此声的落下,整个人飞速的倒退。

    轰隆!

    在这倒退之中,就见一个黑色的巨拳向着周长青的方位狠狠的砸来。

    却是已经化作太古心猿的欧阳靖,在此时挥动自己的右臂轰杀所至。

    这拳头看似平平无奇,可此刻落在周长青的眼中,却显得极为骇然。

    拳头所过之处,宛如一座黑色的大山,初时还在目光之内。

    可随着拳芒不断逼近,那拳头便撑爆了他的目光,似眼中的世界,只有此拳避无可避。

    “斩!”

    眼看着此拳越来越大,隐隐形成无法撼动之势,周长青抬起手中的青萍剑,猛地一斩。

    于青色剑光破空而去的一刻,其周身环绕的四柄长剑,也在此时彻底轰然破碎开来。

    以碎剑之力再次配合周长青的这一剑,仅剩的诛仙剑阵之力,连同青萍剑的威能,一起斩向了面前的黑色巨拳。

    轰隆!

    一声巨响,似天崩地裂又像雷霆暴起。

    眼前这似威压了天地的一拳,在两道剑光先后落下的一刻陡然静止,继而宛如琉璃一般,破碎了开来,有鲜红的血液随着飚射出来。

    “吼!”

    拳头被破,化作太古心猿的欧阳靖在扬天怒吼之中,用一双暴虐的眸子,死死的看着在猛烈的气浪之内,以青萍剑护住己身的周长青。

    此人原本在他眼中只不过是一个随手可灭的蝼蚁,可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成了心腹大患。

    按照他之前对上清各脉的了解,原本威胁最大曾经甚至差点一统七脉的上清紫脉上玄观,眼下此刻却只有炎京的达官贵人,轻易不会离京。

    正如之前他们算计铁柱观一样,从始至终都不会有人前来。

    而代表上清青脉的那伙人,则是热衷于乡野,虽然为数众多,却有不少穷的连饭都快吃不起。

    按照欧阳靖最初的设想,等到他拿到上清一脉的底蕴之后,这青脉便是被他所折服的一脉,成为他手中的一条狗。

    可万万想不到,正是这狗一样的东西,竟然出了一个险些斩杀他的强人。

    毕竟,在他的算计之中,在踏入金鳌岛之前,掌握焚灭的韩百里才是上清道子。

    而此人被自己留下心魔,若得诛仙四剑,不仅不能发挥其中威能。

    甚至会反被煞气所侵蚀,沦为他手中覆灭天墉城的强力打手。

    “可恶,可恨。”

    种种计算,万般皆空。

    再感受到被自己雀占鸠巢的太古心猿,那右拳在此刻不断传来的灼烧刺痛之意。

    这更是让欧阳靖怒火中烧,眼中暴怒之光越发的强盛。

    若还是人身,欧阳靖自然知道大敌当前,最忌讳暴怒。

    可是他是在生死之间强行占据的这肉身,一些手段又因为青铜古鼎出现裂痕,也来不及施展,心神自然被太古心猿影响颇重。

    嘭!

    便在这时,扬天捶打着胸口的太古心猿,于欧阳靖的耳朵一动之时,一声清脆的碎裂之音,在此刻传来。

    此声响起的突兀,使得差点陷入癫狂的欧阳靖为之一愣,渐渐清醒了过来。

    在太古心猿那双庞大的眼眸之中,他看见周长青周身环绕的四柄飞剑,构成那此前险些斩杀他的诛仙四剑,竟然伴随着一阵咔嚓之音,轰然崩碎了开来。

    原本还散发着凌厉剑气的剑体,竟是在转瞬之间,爆碎成了一团粉末,被风一吹即散。

    “哈哈哈......”

    看到这一幕,化作太古心猿的欧阳靖在短暂的愕然之后,发出了猖狂的笑声。

    这笑声极为响亮,便是天外都隐隐有其回声。

    “你在笑什么?”

    周长青又深吸一口气,脸色难看的说道。

    “本座想起了开心的事。”

    巨猿一边大笑一边说道。

    “这太古心猿,才是金鳌岛真正的重宝,至于诛仙剑阵,不过如此。

    数百年的镇压都没有让这巨猿磨灭,而今更是巨猿的一拳之下粉碎成渣。

    如此妙事,难道不值得本座开怀大笑吗。

    你这蝼蚁,现在可想好了怎么死!”

    “嘶!”

    听到这话,周长青再次深深的倒吸一口冷气。

    对于周长青面上的惊愕,太古心猿似乎极为满意一般,于狞笑之中再次抬起了自己右掌。

    嘭!

    好似小楼一般的手掌方一抬起,便有一道道黑色的煞气,随之浮现而出。

    在这煞气的流转之下,太古心猿右手上此前被斩出的剑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止血,渐渐复原。

    但那剑伤却并没有真正的愈合,哪怕是过了数息,也仍然刻在了巨猿的右手背上。

    这一点虽然让欧阳靖颇为不喜,可看见周长青身外那消失的四剑。

    这点恼怒,转瞬即散。

    “死吧!”

    下一刻,就见欧阳靖化身的太古心猿,再次挥出一拳,向着周长青轰然而去。

    一拳之后,天地好似静止。

    唯有一头漆黑如墨的巨猿,在这一拳之中,于周长青的眼中不断放大。

    嘭!

    剧烈的爆破之音,于下一刻轰然而起。

    可在此声之中,太古心猿的面庞并没有出现残忍的笑容。

    反而通过那双暴虐的眸子,隐约能够看见欧阳靖惊恐的表情。

    因为,周长青没有在这一拳之中被轰杀成渣。

    且,于周长青的身外,有四柄古朴的长剑,在此刻浮现而出。

    那剑上虽有,可太古心猿的眼睛够大,自然也能够看的一清二楚。

    那是三把带着残缺的剑,以及其极为眼熟的焚灭剑。

    “其实,我也想到了一件开心的事。”

    便在这时,一声略有调侃的声音,在此刻响起,传入到欧阳靖的耳中。

    “谁说,剑碎了,诛仙剑阵就没了?”

    随着此话的落下,四剑之上剑光大放,广阔的天地再次变得一片苍茫。

    “另外,多谢你刚刚让我倒吸了几口凉气。”

    这话还没有说完,被欧阳靖雀占鸠巢的太古心猿,已然被诛仙剑阵的光芒,彻底笼罩在内。

    轰!

    一声巨响,泯灭然后直到彻底消失殆尽。

    当所有的剑光都消散无踪的时候,太古心猿也随之消失无踪。

    整个碧游宫的大地之上,只有一尊破碎的青铜古鼎存在。

    可在一阵风刮过之后,青铜古鼎也如之前的四剑一般,化作了粘粉。

    哐当!

    古鼎跌落传出一声异响,就见一枚洁白的玉佩落在了冰凉的大地上。

    玉佩上,仍然有灵光闪烁。

    周长青看的真切,在玉佩的正面刻录的正是忘忧二字。

    唰!

    下一瞬,这玉佩便咻的一声,落入到了降落在碧游宫前的周长青手中。

    “不亏是镇仙石所制,竟然还完好无损。”

    感受到玉佩之内的盎然灵气,周长青目光复杂的说道。

    这玉佩之内,有着一股纯正的仙灵之气,握在手中,他的心神也为之一清。

    这也让周长青想明白了许多事。

    比如,为何那欧阳靖愿意舍弃踏入上界之门的原因。

    因为此人要以四灵血阵掌控太古心猿之身,又担心神魂被太古心猿的魔气所趁,故而需要这块仙灵之佩以镇心神。

    “神通不及天数,此人虽然称得上算无遗策,但很可惜,他不如我,能看穿未来。”

    收起手中的玉佩,周长青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浊气,一脸复杂,顿感寂寞。

    此人虽死,可由此人引发的事,却是仍然没有停歇。

    但这些事,现在却不重要。

    想到眼下的紧要之事,周长青的眼中浮现一丝伤感,却是看向了呼啸而来的诛仙四剑。

    正如此前在剑冢之时所说的那般,诛仙剑阵只有全力一击的机会。

    而眼下一击已过......

    “周长青,我的几位哥哥,还有我的小弟弟,以后就拜托你了。”

    焚灭剑灵飞到周长青的面前,缓缓说道。

    “嗯!”

    周长青点了点头。

    铿!

    下一刻,随着四声清脆的剑鸣之音陡然响起。

    周长青就看见除了焚灭仙剑以外的另外三剑,嘭的一声化作碎裂成粉。

    于这些剑粉之中,就见蕴含着诛仙四剑本源剑意的四道灵光在半空之中彼此融合,并在下一瞬没入到了周长青的眉心。

    嗡!

    周长青只感觉识海轰然一震,没入眉心的剑意灵光,化作了一幅诛仙剑图。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