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仙缘韶华录 >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万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语嫣一路走走停停,也走进不少店铺打听,倒也不算一无所获。

    比如她现在手里这支以五尾羚的尾毛作为主材料炼制的符笔,就让她爱不释手,一直抚摸把玩着,旁边的老板有些不耐烦地看着她,似乎在考量她究竟出得起多少价。

    “咳嗯!”老板轻咳一声将王语嫣从专注打量中惊醒。

    “不好意思,老板这支符笔的确是上品,不知道售价几何?”王语嫣惊醒,还是克制地将符笔放了回去,转而询问起价格来。

    老板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五官倒是端正,就是衣衫有些破旧了,一副落魄书生的模样。

    看来,虽然掌着这间巴掌大小的符箓铺子,但是生意并不太好。

    紧接着王语嫣便明白了为何这铺子生意不好了。

    男子宝贝似的将那支符笔抱在怀里,从头到脚地将王语嫣仔细看了一遍,这才说道:“五万灵石!”

    王语嫣差点没被空气噎着,闻言有些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老板,我诚心买卖,你若是不打算卖我直说便是,何必报这么个价格出来为难与我!”

    男子见王语嫣说得真切,便急急分辨道:“仙子此言差矣,小生这是家传的本事,这符笔敢说除了我再无他人可制!

    再来,这五尾羚乃是二级妖兽,并不多见,速度奇快且难以捉取,虽有五尾,但数十万根尾毛中仅有一根尾毛可以用于炼制符笔,

    仙子可以算算,这一支符笔需要猎取多少头五尾羚才可以炼制得出?”

    王语嫣看他这般神情好像又不似那种老奸巨猾的黑心老板,而且话中的意思并无夸大,五尾羚这种二级妖兽她也是很清楚的。

    此兽数量极为稀少,如果当真是数十万根尾毛中只能挑到一根可用,那就说明这支符笔的炼制困难程度比他所描述的还要难上几分。

    不过,五万灵石,实在是有点高昂了,一看就不是实诚的价格。

    王语嫣摇摇头,说道:“老板,我见你也不是那种黑心店家,这个价格你我心知肚明,若是你当真想做成这笔生意,还请说个实在点的价格吧。”

    男子见王语嫣还是不为所动,心中矛盾不已,面上就带了几分焦急。

    “这……我——”

    “——燕青,这是开门了?生意倒是不错嘛,哎呀,真不知道这破烂铺子还能开几天……你还真是得好好珍惜机会呐!”

    老板原本要说的话,被一个极其不客气的声音打断了。

    书生老板原来名叫燕青,只见他听见来人的声音后,面色一阵青白交加,眼神愤恨不已。

    王语嫣听到声音扭头看去,是了,恶霸脸浑身上下透露着痞子混混的气息,言语间甚是不客气,她心中暗想,莫不是被她撞见什么狗血戏码了吧?

    比如什么因病借钱结果债台高筑,或者地主恶霸收保护费的?

    “燕兴!说好的时间还有七日,现在时间还没到,你莫要太过分了!我还在做生意!请你走吧!这里不欢迎你!”

    燕青从柜台里走了出来,脸涨了个通红,似乎不太会吵架的样子。

    王语嫣心想,这人也姓燕,二人莫不是同宗同族?

    眼看着名为燕兴的人踱着步子已经走了进来,正琢磨着是不是先离开,免得卷入什么莫名其妙的麻烦之中时,燕兴突然眼前一亮看向王语嫣。

    “哟!燕青,没想到你这破烂铺子还能招来漂亮姑娘?”说罢非常轻佻地看向王语嫣,“小妹妹,干什么用斗笠遮住面容,来让哥哥我看看——”

    “滚!”

    伴随着王语嫣轻飘飘地一个字吐出,一股媲美金丹期强度的神魂威压如怒海翻滚撞向面前的痞子。

    燕兴被撞得头晕眼花一阵恐惧从心底涌出眼底尽是慌张,“……金……金丹期?!”

    王语嫣没说话,燕青也被王语嫣惊呆了,此时反应了过来,赶紧上前,挡在她跟前对着燕兴怒斥道:“没听到吗!前辈让你快滚!还挡在这里碍手碍脚,小心惹怒了前辈让你没有好果子吃!”

    此时轮到燕兴面色青红交加了,严重流露出阴狠之意看向燕青,“你等着!”说完狠话当即脚底抹油一下就不见了踪影。

    王语嫣自然没打算追他,看那人离开,当即提步就想离开。

    “哎哎……前辈留步!”燕青急急地上前一步拦住了王语嫣,“这位前辈,刚才,对不住了,因我的缘故让你受到无妄之灾……”

    王语嫣没说话,眼神冷淡地看了他一眼。

    燕青着急的挠了挠头,匆匆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盒子,递了过去,开口解释道。

    “这是晚辈自制的两枚符箓,不为别的,只权当做给前辈的赔礼,望前辈笑纳。”

    “无功不受禄,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

    王语嫣抬腿就走,不管此人是做戏也好还是当真有那份赔礼的心思,她对此事一点插手的兴趣都没有。

    燕青见到王语嫣逐渐远去地背影,心中涌起一股不甘心和不公的愤怒,一咬牙,带着最后的希冀喊道。

    “前辈!您若是愿意助晚辈一把,我便将这符笔赠与你!还望前辈留步!”

    王语嫣的脚步顿住了,她的确对这支符笔兴趣浓郁,但是这符笔还不至于让她主动去掺和什么麻烦。

    不过燕青看见她停在门口的身影,心中大喜,感觉有喜,便赶紧继续说道。

    “晚辈还知道您并非金丹期,是否是修炼了什么神魂增强的法门……如果前辈愿意听完晚辈的话,不论前辈选择帮与不帮,晚辈都愿意赠予前辈一个祖传的神魂攻击的秘术!”

    这下,这个条件撞进了王语嫣的心坎儿里,要知道自从修炼了福灵洞天宝诀,她的神魂强度一直异于常人。

    通常都要比同阶修士高数倍,但是空有这么强大的神魂,却不能作为有效的攻击手段使用,简直就是空有宝山而不得用。

    但是神魂增强的功法和丹药等手段倒是有所记载的,但是神魂攻击的法术就实在太少了,因为此类法术十分可怕,拥有这等手段的人都不会轻易外传。

    王语嫣走了回来,“给你三分钟。”

    燕青喜出望外,赶紧拱手说道:“多谢前辈!”

    “……事情是这样的……”

    王语嫣一脸无语地看着面前的这个男子,果然,虽然不像她想象的那般狗血,但也差不离了,不过到不是什么苦情戏。

    原来此人出自专攻符箓之道的万符门,是兖洲比较少见的符修宗门,万符门本来也是一方名门大派,却在正魔大战中元气大伤,一蹶不振,日渐式微,到现在只剩他这么个正宗传人了。

    燕兴与他出自同族,都是师傅收养的孤儿,但是燕兴的性格与他截然不同。

    他天资虽然不是最佳,却胜在踏实且有骨气,而燕兴却从小就对钱财和权力的欲望表现的非常明显。

    他秉持着师傅仙逝前的遗训,要遵从师门的三大门规,第一,不许以师门传承的符箓之道谋取钱财利益;第二,不许加入或者依附于其他宗门;第三,不许离开兖洲。

    可以说师傅嘱咐的这些事情除了最后一条,其他两条,燕兴全部都做了。

    师傅教养二人多年,早就对两人秉性知道的一清二楚,于是仙逝前,将自己手中所有的灵石都给了燕兴,却将万符门的门主之位以及万符门的历代门主才能知道的符术传给了燕青。

    燕兴不服,奈何师傅心意已定交代完之后就没了声息,燕青又是个闷葫芦,无论他如何旁敲侧击明里暗里地鼓动,燕青都不为所动。

    燕兴嫉恨之下索性判出万符门,带着师父教导他的一身符术投入了沐城韩家。

    修士于符箓之道多少都会有所接触,然而,普通修士对于符箓之道的理解到了玄阶就已经算是天赋过人了。

    超过玄阶能能制出地阶符箓的就是凤毛麟角的天才了,所以当这么一个能制出地阶上品符箓的符师加入,对于韩家来说简直就是巨大的助力。

    师父走后,燕青就以自己为数不多的灵石,盘下了这间逼仄的小铺子,以售卖符纸符笔以及一些简单的寻常符箓为生,一点不敢触犯门规。

    燕兴软磨硬泡了一段时间,就消失了,燕青也不以为意,以为他知难而退了。

    燕兴一年后再次归来,燕青不知其已判出师门,尚且以为燕兴浪子回头,很是替他开心了一番。

    没曾想,此人打着与兄长重逢定然要好生畅饮一番的旗号,在灵酒中下了药,将他的门主令骗出来一观,结果却给他掉了包。

    等他清醒过来,反应这是此人设下的局,却已经丢失了门主令,门主令事小,可是那门主令中却藏有万符门历代相传的绝密符术!

    燕兴打不开门主令,又担心强拆被毁,只得拿着令牌威胁燕青,让他要么交出打开令牌的方法,要么就拿出六万灵石来换。

    令牌打开的方法怎么可能告诉他,六万灵石,要知道他清贫度日,连六千灵石都算多了,更别提六万了!

    两个选择他一个都满足不了,这时燕兴身后的韩家也出手了,上门来将他铺子打砸了一番,差点将他一双手给废了。

    符师最宝贵的并非是一身修为,而是那双灵巧执笔的双手。

    奈何燕青铁骨铮铮又孑然一身,除却师命哪怕是将他折磨到死他也不会泄露,最后韩家家主竟然被他震撼了,主动招揽起他来。

    但是燕青是不可能叛出万符门的,于是韩家家主,还是给了他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照旧,交出六万灵石买回那枚门主令。

    第二个选择,就关乎于王语嫣为何被他叫住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