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君亲如故 > 小剧场《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清晨里鸟叫,打破的这美好的一天。

    墨钰昨晚落了水,今日便感冒发烧起来,她只觉得浑身没劲,哪里都痛,躺在床上的她,缓慢的睁开疲惫的双眼,瞅着纱帐发呆。

    竹熠端着一碗粥和一碗药站在房门,“咚咚咚”他轻轻的用手敲了敲厢房的门,又小声细语:“姑娘,可醒了,公子让我给你送些药来”

    “醒了,你送进来吧,我头有点晕”墨钰在床上虚弱无力的回应着,又赶紧拉了拉被子到身上。

    门被推开了,那男子面带白纱,头发被一白色发带零散的绑在身后垂到腰间。几缕青丝留在两耳边,一身白色琉璃衣在身。

    墨钰见了竹熠称赞了一句,这是仙子下凡,美的出奇,她盯着竹熠的脸傻笑着,而竹熠用汤勺敲了敲碗边。

    她才慌过神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竹熠将墨钰扶身起来,又给她拉了拉被子盖在身子,随后便端起粥,用勺子舀了一勺在嘴边吹了吹,抵到秦虚面前。而此时的她又愣住了。

    我的天啊,上天还是公平的,这就是传说中的先苦后甜嘛,一大早让竹熠这样的大帅哥,亲自给我喂吃的,怎么这么美好,突然就觉得以前吃的苦都是白费的。她又在抬头傻笑,一下子从床上站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姐的高光时刻,跟着一起跳起来……”她在床上来回的跳着唱着,而竹熠却呆住了,瞅着秦虚,不会一夜之间得了疯病傻了吧。

    “姑娘,你这看来不需要我了,竹熠退下了,对了,你得空去看看桃雾吧”竹熠将手里的碗放在床塌旁边的小柜子上,走到了门口,半扶着门,露出个头道,他说完话便走了。

    “唉,唉,唉,别啊,竹熠,这饭还没喂,药还没吃呢?快回来,快回来”她站在床上冲着门大叫,又是一脸哭丧的表情,看着竹熠到嘴的鸭子飞了,墨钰一下子瘫在床上,双脚盘在一起,手杵着膝盖,托腮着脸看着门口。

    她刚才说桃雾,昨天发什么事了,难道桃雾也被楚云南罚了,不会吧,桃雾这么温柔可爱听话的人,也会被罚,那真是楚云南的脑子被驴踢了。不行,她得下床去看看桃雾大哥,这楼里也就他对墨钰最好。

    墨钰衣衫不整的走到门口,又转身回头看了看那柜子上的粥,不如端了去,这早上估计,桃雾大哥也没吃呢,我带着给他吧,反正我也没吃早饭的习惯。

    她回头又把粥端着在手里,想着哪里不对,看了看自己衣服想着哪里不对,管他呢,先出发去看桃雾,她伸手比出一个奥特曼握拳单身向前冲的手势。

    “桃雾,大哥,我来了”她雄赳赳气昂昂的叫着,大步冲出门去,那梨花楼里的公子盯着秦虚的打扮,都在纷纷议论。

    她也瞅着她们,一大清早瞅我干嘛,一个一个都闲的没事做,这楼里太大,人多,也懒得问桃雾在哪里,她沿着二楼一路而入。

    这厢房门外挂着“桃雾”牌子,那边是桃雾的房间,走进去看看,她轻轻的推门而入,“桃雾大哥,你在嘛”,她听到里面没人应,便又朝里走了走。

    浴池里,男子背后裸露上身,那背上全是鞭笤打的伤口,桃雾听见有人来,便转过头来看。

    “姑娘,你来了”他面如白霜,唇也没了血色,微弱的说着,墨钰心里有点难受,她漫步走到浴池旁,强忍着泪,又怕桃雾看见自己哭。

    “桃雾大哥,这是粥,你喝吧”她将粥抵道桃雾面前,桃雾端了粥喝了起来,她又是满脸的心痛,桃雾这么好的人,杨昊他竟然下的去手。

    桃雾见墨钰来了,心里多少有点欣慰,便摸了摸蹲在水池旁墨钰的头,而墨钰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姑娘,我床头有些衣服,可否将它取了给桃雾”他本来想沐完浴,起身拿衣服穿,结果秦虚一进来,他到起身也不是,不起也不是,左右为难。

    墨钰一起身,头感觉重重的,她摇了摇头走到床榻边取了衣服,递给浴池里的桃雾时,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扑通”一声,桃雾看着她要晕倒在水里,立马伸手去接住了秦虚,那个女子倒在了桃雾怀里,她的身体软软的靠在桃雾胸前,桃雾的心确实扑通扑通的跳,身体也开始发烫。

    竹熠在门外,听着房里的一切,而后下了楼。

    杨昊一大清早的出门去采办些公子们的衣物,以后可以在有活动的时候用上,手里拿着衣服刚想上楼,就在二楼里遇见下楼的竹熠。

    “那女人,喝药了嘛”拦住竹熠的去路,把手里的衣物推给他。

    “没喝”竹熠老实回答他,因为他让想墨钰那人吃点亏,自从她来了,这酒楼里全上下都不得安宁。

    “她在哪里”杨昊眉头一皱看着擦身而过的竹熠,他们二人一上一下的站在楼梯上。

    “桃雾房里”竹熠转身向上看着杨昊,他听到答案面不露色,直冲冲走到桃雾门口,而竹熠盯着杨昊走到桃雾门口时,嘴角上扬,又回身向下走去。

    杨昊一把推开门,只看见桃雾用轻摸着墨钰的脸庞,听道开门的声响立马收回了手,本来端坐在床头的他,起了身向杨昊俯身鞠躬道:

    “公子,来了,桃雾荣幸之至”那桃雾低头看着地面,又是不敢吭声,整个楼里初了雷冥敢对他好言劝说,其他人根本不敢劝,或者违背他的意愿。

    “那女人,是怎么了”杨昊看着弯腰的桃雾打探的问着,而桃雾只起身来,对着一声不坑,按照公子的脾气定给会责罚墨钰,院里的公子们是不能有过多交往,为了防止太多人流失,而墨钰这些天老往我这里跑,被抓住了好多回。

    “桃雾的错,桃雾自愿受罚”桃雾为了保护膜钰不让她受罚,又再次替她劝说好话。

    “行,自去领罚”杨昊不知道事情的情况,但总要一个人要出来把这事定了,不然以后楼里的公子们会不服,桃雾在走出门口时,回头看了看床上的墨钰暖心一笑。

    楼里的公子们,又盯着桃雾去了后院,想必又是墨钰贪玩害的桃雾了,他们纷纷替桃雾感到不值得。

    杨昊走到床塌旁,看着床上的墨钰,她面色发白,又额头冒冷汗,嘴里还念念有词,他俯身在她嘴边,听到她念着一个人的名字。

    “墨涵”他又起身想了想这个名字,难不成是她家里的人,墨钰来了一个月有余,也不见有家里人来看,或许她是个孤儿吧,这女人确实可怜,可这是风尘,定要受些苦以后才能不受苦。

    “女人,你给我起来,今日还要教我跳舞”他一把揭开墨钰的被子,床上的人蜷缩着身子,迷糊的挣了眼,看了看杨昊,她嘴唇都干裂了。

    “知道了,我起来就是,你吼什么,杨昊,我又不欠你什么”墨钰突然一下就有力气了,可能是被气的,她推开坐在床榻上的杨昊,慢步起身拿起了屏风上的衣服套在身上,头发随意用梳妆台上的钗子绾起青丝。

    “嘭”一声推开了门,她气冲冲的走出门,杨昊盯着她的背影在床上愣了愣,他这样做应该是对的。

    “杨昊,你好了没,等你三刻了,怎么这么慢,跟个乌龟一样”

    “杨昊,你再不下来,姐,不教了”

    “杨昊,我生着病呢,你到底要不要学,不学我就上楼休息”

    杨昊在楼下骂骂咧咧的大声叫着,从后院里被竹熠扶着出来浑身是伤的桃雾向台阶。而她看见桃雾一身伤出来了,那桃色的轻纱的背后被血粘着几块地方。

    她赶紧走到桃雾面前脸上担忧问道“桃雾,你是因为我而被受罚的嘛”,桃雾一脸笑着对墨钰,又对着她摇了摇头,便被竹熠扶着上了楼。

    公子们在她背后讨论着,她盯着从楼上下楼的杨昊,脸上瞬间没了笑,转而为怒。

    “走吧,女人,上台”杨昊一脸笑呵呵的看着她,见她眼神里只有一丝仇怨。

    “杨昊,桃雾受了多少罚,今日一并让我领了”她朝他怒吼着,这次她绝对不低头要和杨昊死抗到底。

    “行,你这么有骨气,想替桃雾出头,那你去后院领一百鞭笤”杨昊也被墨雾的话气的直怒气着说。

    墨钰一步一步慢步走到后院,当她看见后院里眼前的一切,竟然吃呆站在原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