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重生炮灰开挂了 > 109 任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然而楚兮还没有开心多久,就立刻接到了一个任务,外出历练。

    武院的人,跟其他门派的人不一样,只需要在学院中学习就可以。l

    武院的人,需要外出历练,别看九公子现在这样矜贵的样子,但是那些危险的地方,他去的可不少,

    后山这样的地方,都只是九公子随意弄了一下的,跟他自己之前遇到过的危险,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这也是为什么,看似武院的人非常的凋零,甚至不少的人都不满,但是却还是要维持表面的平静,跟九公子的实力强压不无关系。

    楚兮不知道的是,这次的魁首,被武院的人抢走了,其他的人或多或少都不太高兴,但是再不高兴,他们也是只能认了,谁让就是没人能赢呢。

    明月公主到底还要好些,毕竟楚兮是魏国人,也算是给她留了一份颜面。

    楚兮被安排的任务是外出寻找几样特别珍贵的草药,这还已经是九公子给楚兮争取了不少换来的。

    谁让一开始鸿蒙学院的打算,依旧只是给魁首一些好处,比如什么灵丹妙药,但是却被九公子强烈的要求换了一个,。

    但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那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楚兮得到了魁首,要是知道他们自己的人没有办法得到这个,谁会愿意答应这个事情,

    但是想现在他们不想认也没有办法了,但是他们认不代表他们就没有别的办法了,比如,给楚兮一点难度的任务。

    好在九公子也知道,要是再争论下去,楚兮也是得不到什么好处的,也就答应了下来,

    楚兮看着自己才住了几天的院子,现在就要离开了,总觉得自己好像根本就没有到过鸿蒙学院似的,

    不过值得高兴的是,这次出去的人,不仅仅只有楚兮一个人,还有其他的人也跟着出去了不少,显然也是那些长老担心九公子到时候不满意,所以直接提前堵住了九公子的嘴。

    楚兮现在要去的地方,竟然是齐国,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楚兮第一反应,竟然是,是不是谁的阴谋,因为别的人不知道,她还不知道么,这辈子也好,上辈子也好,她都没有去过齐国,所以一定会遇到很多的危险,

    尤其是现在齐国还是玉无欢的大本营,就算是玉无欢现在对她还没有露出明显的杀意,但是楚兮还是感觉到了,玉无欢是不会留下她的命的,

    不过想着自己现在已经成功的打破了上辈子的格局,让玉无欢没有办成成为鸿蒙学院一呼百应的人,楚兮觉得自己来鸿蒙学院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

    至少这辈子,梁飞和夏金这两个人和他们身后的那些人,对于玉无欢和明月公主的人,是有着天然戒备的,

    上辈子这里是玉无欢的一言堂,现在直接变成了三足鼎立,楚兮半点都没有觉得自己过分,相反还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多,

    不过楚兮也很明白,很多事情,是不可能一蹴而就的,现在能做多少,就做多少,能做到现在这个样子,已经是非常不错的了,

    而此时,闭关已经一个月多的逍遥子,终于出关了,只是谁都没有想到,明明才三十出头的逍遥子,如今头发竟然白了一半,看起来好像是重病了一场一样,

    逍遥子出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开启了天师门一派的祖传之物,乾坤镜,待看到出来的结果,跟他耗费了二十年阳寿得到的结果是一样的,

    逍遥子顿时苦笑,也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当年师父告诉他,身为天师门的传人,切记不可以好奇心太重,更不能妄图插手天下的大趋势,否则,等到他们的就只有灭顶之灾,

    曾经,他是不相信的,虽然他的天分很高,天师门的传承也是非常的奇怪,不管收了再多的子弟,到了最后,都只能剩下一个人继承衣钵,也也让他们这个门派的人,格外的孤寂,

    有时候人就是不能太闲了,更不能太孤单了,要不然,就容易自己作死,如今,他可不就是自己作死么?

    谁能想到,他逍遥子,既然本事这么大,如今出现的两股异能,都是他间接给带来的,只是这两股异能,显然是一正一邪,若是只是单纯的正邪之分,逍遥子还不用太过担心,

    现在的情况是,这一正,还太过弱小,甚至有被那一邪吞噬掉的风险,上次的恶紫吞朱,就是这两股能量相撞的一个结果,

    可惜现在的逍遥子还不够强,要不然,他也不会现在一头迷雾,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才导致了这一正一邪的能量对峙着,

    楚兮带着人刚离开鸿蒙学院的时候,韩子熙这个拥有虎头玉牌的人,也开始申请,要跟着一起出任务了,

    韩子熙在鸿蒙学院的定位就是一个吉祥物,但是谁能想到,这个吉祥物,是压根就没有当吉祥物的自觉,反而非常热衷于上蹿下跳,

    比如现在,因为霍婧儿被派出去跟着一起执行任务了,韩子熙也吵着要一起去,他不放心霍婧儿,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来这里,就是为了能看着点霍婧儿,不让人欺负霍婧儿,

    可不是真的来读书的,要是真的是要来读书,他也不至于会现在才来,能出去玩一趟,也是极好的,

    身子骨已经好得差不多了,韩子熙突然就有些理解为什么有些人就是喜欢浪迹天涯了,待在一个地方,那简直就是跟等死没有区别了,

    韩子熙的真正身份,霍婧儿是不知道的,倒不是韩子熙不愿意告诉霍婧儿,而是鸿蒙学院一直在隐瞒韩子熙的真实身份,

    谁让那十二生肖的玉佩令牌,是鸿蒙学院的最高机密,要是谁都能说,那还是机密吗?不过对外则是说,韩子熙拥有分量很重的推荐信,所以是可以直接入了武院的人,

    霍婧儿在知道了韩子熙不是来打秋风的,对待韩子熙的态度,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了,一口一个子熙哥哥的喊着,

    让翠花简直是翻了无数个白眼,不过韩子熙自己乐意,翠花也就当做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反正这件事跟她也没有太大的关系,韩子熙不过是她暂时的东家,以后等着时间一到,她可就是天高任鸟飞了,

    不过或许是当初韩家人看待她的眼神,永远都是一个靠着母亲是家主的乳娘的假小姐,又或者是,见识了真正的达官贵族之后,霍婧儿已经有些看不起商人出身的韩子熙了,

    如今霍婧儿还愿意给韩子熙一个好脸色,不过是想要曾经韩子熙说过的给她的一部分家产,虽然她是看不起商人,但是要嫁入世家中成为当家主母的话,没有嫁妆撑着,是万万不能的,

    在得知韩子熙也要跟着一起去的时候,霍婧儿的神情并不是开心,而是淡淡的忧愁,毕竟在霍婧儿的眼里,韩子熙就是一个病秧子,一个会拖累她的病秧子,

    “子熙哥哥,你的身体不好,要不还是就在学院好好的学习吧,外面奔波实在是太辛苦了,不太适合你,”

    韩子熙刚想要自己的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却被突然被翠花给打断了,

    “我说公子,既然婧儿小姐都说了,让你留在山上,你就留在山上好了,你不是一向都是很听婧儿小姐的话吗?”

    韩子熙看着故意捣乱的翠花,也有些无奈,谁让翠花和霍婧儿就是不对付,不管是他们中间的谁,只要一个人说一句话,另一人必定是要反驳的,甚至还会反其道而行之。

    “你们两,就不能和平共处吗?”

    霍婧儿和翠花异口同声的说到:“不能!”

    韩子熙:“……”

    这个时候,你们倒是默契得很。

    “子熙哥哥,这次我跟着出去,是有任务的,要是任务完不成的话,我的日子也不太好过哦,而且到时候,我怕是没有多少时间能照顾到你的,你们武院的人,并没有多少,这次跟着我们一起的人,武院的只有两个人,到时候你要是有什么事情,怕是都没有谁能帮得上忙的,”

    反正翠花就是一点都不想要让韩子熙跟着一起去,她还想要跟师兄大好关系,让师兄认为她就是那个最合适的人选,到时候把她给送出去,就算是成为了权贵家的侧室,也比成为一个商人的正妻好得多,

    而且最重要的是,霍婧儿心里很清楚,韩子熙并没有想要娶她的念头,要不然也不会说出,到时候会给她分一部分的家产,当成是嫁妆,让她能过得好一点的想法了,

    那个时候起,霍婧儿就已经明白了,靠人不如靠己,尤其是前途这个事情,

    到现在为止,霍婧儿都无比的庆幸,当年她不惜以死相逼,甚至是故意让韩子熙看到别人说她是假小姐,她受不了要离开韩家,最后逼着韩子熙把她给送到鸿蒙学院。

    到了这里,她才知道,曾经的自己是多么的井底之蛙,如今除了韩子熙的这张脸,以及韩子熙身后的那些产业,其余的,霍婧儿是真的什么都看不上了,

    翠花做为一个从小就擅长察言观色的人来说,霍婧儿在想什么,她是一清二楚的,之前翠花还有些为韩子熙打抱不平,但是后来看到霍婧儿真的只是嫌弃韩子熙,目光远大到只想成为世家公子的夫人,

    翠花突然就看霍婧儿顺眼了不少,虽然依旧是想要看看韩子熙被打脸的事情,但是对于霍婧儿这样一个目标明确,对于确定了的目标,就会勇往直前,哪怕是被人指责是忘恩负义,也在所不惜,

    顿时觉得,曾经的自己跟霍婧儿其实是一样的人,都是为了自己的目的,什么都可以牺牲的人,

    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翠花为了达成目的,牺牲的是自己的性命和前程,而霍婧儿,牺牲的是身边真心爱护她的人而已,

    不过越是知道霍婧儿是什么样的人,翠花就越是明白,这个时候,是绝对不能让霍婧儿知道韩子熙的真实身份,也不能知道韩子熙的身体已经好了,

    要不然,霍婧儿永远都不会有跟韩子熙翻脸的一天,她肯定还想等着韩子熙给她撑腰呢,

    就翠花根据这些年的情来看,只要霍婧儿和韩子熙两个人,没有撕破脸皮的话,韩子熙说不定还真的能当霍婧儿一辈子的靠山,说不定还能成为霍婧儿嫁入世家成为当家夫人的筹码,

    翠花虽然理解霍婧儿,但是不代表她要接受霍婧儿的这样的行为,谁让韩子熙还是她的救命恩人,她不能看着霍婧儿一再的利用和欺骗韩子熙,

    所以每次当韩子熙要跟霍婧儿说出他的身体已经好转了不少的时候,翠花都会第一时间的打断,反正韩子熙又不能真的故意打死她,

    韩子熙看着一脸有恃无恐的翠花,又看着一脸幽怨的霍婧儿,只觉得头都大了,

    此时此刻的他,完全无法想象,那些家里有着无数的妻妾的人,都是怎么过来的,他现在身边就两个女人,这两个女人还不是他的妻妾,都已经闹成这样了,

    顿时在心里暗暗的想着,以后娶妻的时候,一个就够了,女人实在是太不可礼遇了,打又不能打,骂又骂不听,最后吃苦的还是他自己,

    “行了你们两,每次一见面就不对付,多大的事?就这样定了,到时候咱们一起去,婧儿妹妹要是忙的话,就自己忙去,我这边有翠花和长寿两个人,没关系的,再说了,这边学院不是还要派好几个杂役跟着一起去吗?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韩子熙到现在都还是认为,是霍婧儿在担心他的身体安全,毕竟一个从小就懂得天天的伺候他,问他是不是难受的小妹妹,怎么会有什么坏心思呢,

    至于翠花,被他捡到的时候,只剩下最后一个口气了,这救命之恩,可是天大的恩情,再说了,从头到尾,他可都是没有把翠花给当成是丫鬟看待,跟自己的妹妹也是一样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