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重生炮灰开挂了 > 112 拿钱砸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兮怼了董林之后,董林就算是再大的忍耐,也忍不下去了,脸面都被人给踩在了地上,要是他还能忍的下去,怕是就没有人会再把他的话给放在心上了,

    “哼,既然楚师妹自己愿意,那董某也就不好多说什么了,作为同门,董某已经完成了劝告之情,楚师妹好自为之。”

    董林带着人离开了小镇,只剩下了楚兮几个人,其他鸿蒙学院的学子们,看向楚兮的眼神,除了更加的敬畏之外,还有淡淡的疏离,

    虽然按照学院的地位来说,楚兮的身份更为贵重一些,但是董林毕竟在学院这么多年了,人脉可不是楚兮能比的,而且在外面,董林的身份,更是尊贵,只待董林成亲之日,就会被封为小郡王,

    楚兮不过是魏国一个小镇出来的有点天分的无名小辈,这样的人,怎么能跟未来的小郡王相比,

    虽然说鸿蒙学院的人,一但能成功的出师,就能得到各个国家的掌权人的青睐,可以清高示人,但他们只要想要出人头地,就绝对不会跟权贵之人有什么过节,

    几乎都不用思考,所有人都第一时间选择了要跟随这董林一起赶路,

    楚恒看到所有人都离去了,有些替自家小姐生气,真的对比身份,一个长公主的外孙,就算是以后能封为小郡王,也不过是名头好听而已,

    能跟他们家掌握了实权的大将军之女相提并论吗?而且小姐还是大将军唯一的女儿,连两位少爷,都是把小姐给当成了命根子一样的疼爱着,这可不是一个没有任何实权的小郡王能相提并论的。

    不过是碍于曾经楚兮的命格,不能光明真大的认回去而已,要不然,这些人怎么敢如此光明正大的给他们家小姐难看。

    “小姐,您别难受,那些人都是有眼无珠的,以后等您的身份能公布出来了,看他们以后怎么好意思来跟您套近乎。”

    楚兮扭头看向楚恒,有些无语的叹息,最后还是开口说道:“你觉得我会因为这些废物难受?那你就太小看你家小姐我了?只有刍狗才会成群结队,狼都是独行的,”

    楚恒:“……”

    对不起,是我多想了。

    若是可以单独行动,楚兮当然是一百个愿意,毕竟她可不是真正的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姑娘,只需要好好的在学院争取得到更好的待遇,

    她可是从地狱里面爬出来的恶鬼,是经历了那些惨痛经历,励志要回来改变一些惨剧的恶鬼,

    有人多,她还不好搞事情呢,若是早知道这些人能这么自觉的选择离开,楚兮怕是早就准备这样做了,

    没人知道,楚兮早就巴不得这些人能离得远远的,尤其是这领头的人,是董林这个齐国人,

    或许是上辈子活到最后的人是齐国的人,楚兮心里就隐隐的排斥着,哪怕这人,跟她是没有任何的直接仇怨的,

    连上辈子楚兮恨极了的紫邑侯,也因为死后被灭国了,楚兮的仇恨都散去了不少,要不然,这一世,她也不会到现在都没有想过要先找人杀了紫邑侯,

    一是因为她现在的财力和势力都杀不了,二就是,上辈子紫邑侯灭了魏国,也对她一直穷追猛打,但是她上辈子已经杀了紫邑侯报仇了,也间接的灭掉了陈国,

    上辈子跟紫邑侯和陈国的仇,她其实算是已经报了,而这辈子,陈国还没有对她或者是楚家军的人动手,楚兮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总觉得自己好像松了一口气,

    其实抛开自己和陈国人的仇恨,楚兮内心是一万个的佩服紫邑侯的,这人无论是才智还是能力,都让她仰望,

    楚兮到现在都还记得,当她的虎头把紫邑侯的守卫全部都杀了的时候,紫邑侯看待她的眼神,复杂又有些佩服。

    在死之前,紫邑侯那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她,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楚兮又觉得他什么都说了,甚至她还从紫邑侯的眼睛里面,看到了深深的遗憾,以及来不及表达的一些情绪,让楚兮莫名的心里有些堵得慌,

    或许是紫邑侯死前的眼神太过让人揪心,这辈子,楚兮绝对,若是不用跟紫邑侯面对面,她是不打算再去陈国了,

    然而,刚这样想过,楚兮回到小镇上唯一的一间客栈的时候,就听到客栈里面传来了争吵声。

    “什么人啊,仗着有钱了不起啊,自己后来的,还要把咱们这些先来的人赶出去,凭什么啊?”

    “就是啊,这镇上就这样一家客栈,你们都不愿意风餐露宿,凭什么要咱们风餐露宿啊,”

    “仗势欺人的东西,你以为就你家有钱啊,本公子有的是钱。”

    “啊~~~~~”

    随后一声惨叫声传了出来,不知道为什么,楚兮莫名的心里一紧,有种直觉告诉她,最好不要再进客栈,

    但是红豆和阿宝还在客栈里面,绒花也在厨房熬药,楚兮不想进也得进去,

    楚恒的反应就真实多了,第一时间就拔出了自己腰间的剑,第一时间就冲在了楚兮的面前。

    “小姐小心,我想去看看情况,”

    楚兮点了点头,就看着楚恒进去了,而南瓜则是紧紧的跟在楚兮的身后,护着楚兮,生怕有人突然的窜出来伤害楚兮,

    紧接着,楚兮就看到有个人,被一脚踢了出来,手上全是血,虽然不知道伤口在哪里,但是这个伤,一看就很重,

    其余的本来还在吵吵闹闹的人,现在就变得跟鹌鹑一样,非常小心翼翼的抱着自己的包袱,灰溜溜的出来了,

    在外面风餐露宿,总比被人砍伤一刀的好,更何况,这凶神恶煞的人,还给了他们补偿的银子,刚才闹得那么厉害,不全是因为他们不想要风餐露宿,更是因为他们也想要更多的补偿而已。

    现在那人被他们给闹烦了,直接就动刀了,他们还不走,是等着被砍吗?

    客栈顿时就空了出来,楚恒进了店堂里面,就看到了几个穿着黑色锦衣的人,脸上的表情是坚毅而又肃杀,这些人,绝对还是能动手,就不会瞎哔哔的人,不是什么善茬,

    楚恒有些担忧的看着后堂,生怕这些人已经进去驱赶客人了,红豆是个没什么身手的丫头,叮咚也就是稍微机灵点的小厮,至于绒花,虽然说,能用毒药防身,但到底只是一个身手一般的弱女子,跟眼前的这些人比起来,怕是难有胜算。

    “你们是什么人?”

    楚恒的出现,这些人并没有什么变动,不过其中一人看向楚恒手里的刀,加上楚恒那张好看俊秀的脸,脸上甚至还有些肉嘟嘟的,

    并没有把楚恒给当成是太大的威胁,他们这样的人,只用一眼,基本就可以判定一个人的身份出身,就算是不是百分百正确,起码也能看清楚七八分,

    眼前的这个小子,有点武功底子,但是一看就是正经出身的人,不会是什么刺客,也不会是什么没见识世面的蠢货,想来,应该是什么大家族出来的人,

    “你是店里的客人?”

    为首的男人直接开口问了,楚恒点了点头,但是神情还是戒备得很严肃,

    客栈只有一个小二,同时也是掌柜的儿子,此刻正有些瑟瑟发抖的躲在柜台的后面,听到楚恒的声音,他就知道了,这就是那个带着一个奶娃子的男人,因为孩子病了,所以跟同伴们闹翻了的小公子,

    尽管知道这个时候,他不应该开口,但是看到那个病恹恹的孩子,刚做父亲的他,顿时就心软了,生怕这个小公子要是惹恼了这些人,被砍伤了什么的,那个病恹恹的孩子,就太可怜了,

    “各位大爷,这位公子,是店里的客人,他儿子生病了。”

    店小二的突然开口,让在场的人,气氛顿时有了些许的改善,

    黑衣人显然是已经掌握了店里的情况,那些没啥事的人,都被赶了出来,唯独一个小丫头带着一个病恹恹的孩子,他们还没有动手赶人,

    他们都是刀口舔血的人,从来都没有什么不杀妇孺和幼童的规矩,但是那只是在那些妇孺和幼童都是伪装的情况下,若是真正的妇孺幼童,他们也不会真的去欺凌,

    尤其是在那个孩子还病了的情况下,他们再是铁石心肠的人,也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

    “后堂那孩子,是你的儿子?”

    虽然是疑问句,但是黑衣人,显然是已经清楚了,只是眼神还在打量,显然是想要看看楚恒跟阿宝有什么相似之处,

    不过阿宝因为病了几日,之前养回去的肉,又肉眼可见的瘦回去了,脸色又有些不好,男人还真的没有看到两人有什么相似之处,

    不过他们都是精通各种本事的人,那个丫鬟是没有什么功夫的,那个熬药的姑娘,虽然有点武功,但是还不够他们一只手就能撂倒的,至于那个孩子,是真的病了,

    大人还可以伪装,但是一个才两三岁的幼童,还是病着的情况下,就算是伪装,也伪装不了,

    那一脸难受的喊着爹爹我难受,喊着姑姑我难受的样子,绝对不是假的,

    所以他们才没有动手驱赶这一伙人,但是这不代表,他们就会真的通融一二,不过是会稍微给点人情味而已。

    “等你的孩子喝完了药,你们也赶紧的搬出去,”

    说完,就从身上取下了一包银子,扔到了楚恒的手里,目测,比之前补偿给那些人的银子,多了不少,

    楚恒脸色顿时就难看了,要是能搬走,他当然也是不愿意跟这些人为难,但是现在他们因为阿宝病了,不得不停下来,让阿宝能养养,

    现在竟然要被人给赶走,这个镇上,只有这一家客栈,他们大人倒是没什么,但是阿宝,显然是不适合再被搬来搬去了,

    楚恒直接把银子又扔了回去:“我们不差这点钱,出门在外,若是能与人方便,我们绝对不会为难人,但是现在,是我家孩子病了,这镇上,只有这一家客栈,我们大人倒是可以将就,但是孩子不行,”

    黑衣人当然能看出来楚恒一行人是不差钱的,要不然,那孩子身上的衣服,绝对不会是锦丝绵的,

    不过看在孩子的面子上,他们愿意通融一点,但也仅仅只是一点而已,主子待会到了,这个客栈的人,必须全部都是他们自己人,包括店小二一家,都会被赶出去,

    “这可就由不得你们了,看在孩子的份上,我还愿意给你多一点的补偿,再想要其他的,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楚恒的火气,直接蹭蹭的往上冒,心里的想法,跟刚才那几个被赶出去的人是一模一样的,有钱了不起?

    也不知道是脑子抽了,还是被气着了,楚恒从怀里,直接摸出了一大叠银票,甩了甩,:“看见没有,你觉得小爷是差钱的人?”

    在身后的楚兮,看到楚恒竟然也有一天,拿银票来打人脸,顿时觉得,这一世,跟上一世,还真的是不一样的,至少上一世的楚恒,绝对不会这样的,

    上一世,他们都是在楚家长大的,楚家教育孩子,更多的是成熟稳重,尤其是楚恒这个跟楚兮差不多年纪大小的奶兄,更是被奶娘给教导要有作为哥哥和贴身护卫的自觉,

    加上之后楚家军死伤惨重,楚恒跟她一起失去了父兄,两人同病相怜,又加上要护着楚兮这个小姐,楚恒变得非常的沉默寡言,能动手的时候,绝对不会瞎哔哔,

    更不会像现在这样,还有心情拿出银票来打人脸,楚兮突然就有些泪目,没有经历过责任和伤痛的双重打压,楚恒身上的孩子气,还存在,

    她重生回来,一直想要改变所有人的悲剧,想要得到的不就是这样的吗?

    不管是楚恒也好,还是绒花也好,这些跟她一起体会过人生最黑暗的人,能好好的活着,幸福的活着,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活着,不用像上辈子一样,明明已经是行尸走肉了,却还是为了护着她,掩藏悲伤,一心一意的护着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