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覆清1796 > 第四十章 走方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要论这个时代行医治病,黎汉明首先想到的便是白莲教。

    因为在他的映像中,这个时代的白莲教多数便是以行医治病救人为掩护,来秘密发展教众的。

    黎汉明同时也知道,如今这个时代吃饭的手艺,无论是医术,还是小吃,很多人从来都不外传,基本上是一代传一代。

    也正是以为如此,这些人对传宗接代十分的看中,而且极度重男轻女,因为女人基本上不出面做营生,所以手艺也是传男不传女。

    如此一来,这些人自然靠着祖辈传下的手艺讨生活,但是也造成了社会资源极度匮乏的情况。

    为了不被碰一鼻子灰,黎汉明去城中请大夫前,决定先找顾德全打听打听看看,看看他那里是否有大夫可以推荐。

    “参见明王!”

    经过多番打听,黎汉明在府衙找到顾德全时,发现一众官员都在。“都在呢,大家不用多礼!”

    坐下后,黎汉明才好奇的问道:“你们这是在商讨什么大事?”

    听到黎汉明的问话,黎安理、顾德全、胡钟三人对视一眼后,才由胡钟上前一步拱手回道:“回明王,如今正安州、桐梓、仁怀厅三地的土改业已基本完成,除了个别深山里的村寨外,整个遵义府都已完成了土改,我们在商议接下来的政务。”

    黎汉明闻言点了点头,这个时候的遵义府本就不大,只有四县一州一厅,加上军政府全力土改,两个多月也差不多完成了。

    政务方面只要他定下大的方向后,黎汉明暂时便不想过多插手,一来他确实没那么多精力,二来他想借此锻炼出一批官员出来。

    他可不想什么事都亲力亲为,不然早晚得累死。

    见黎汉明没有说话,胡钟想了想便继续说道:“如今其他方面都还好,就是官员方面有些捉襟见肘了。”

    黎汉明闻言想了想,道:“这样吧,各书院的院正、院判、教授、博士、教习等,只要是支持我们军政府的,你们都可以请他们出仕,给予一个合适的官职。”

    除了确实没人可用之外,黎汉明这样做还有一个目的,他想通过影响书院的这些人,来慢慢把他的执政理念灌输到书院学子身上去。

    听到黎汉明的话,胡钟眼神顿时一亮,确实,光是几大书院的教习、博士、教授等就不下百人,任用他们,不但解决官员缺少的难题,还能加深军政府在士林中的影响。

    想到此,胡钟不由得对黎汉明又多了一份赞赏:“明王圣明!”

    “行了,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见黎汉明要走,胡钟连忙说道:“明王,还有一事。”

    黎汉明不在时,他们可以商议得出结果,如今黎汉明既然在,他们便想着让他拿个主意。

    黎汉明见状,又坐了回去,说道:“还有什么事,说吧!”

    “启禀明王,如今形势大好,下官以为,我们可以适当的扩张一下了。”胡钟抿了抿嘴后拱手说道。

    听了胡钟的话,黎汉明再看向其他官员,见他们都是一副希冀的眼神,他知道,这些人恐怕是被周围的局势给刺激到了。

    不过想想也是,任谁见到自己周边的势力在疯狂扩张都不可能无动于衷的,黎汉明也不例外。

    虽然他一向主张苟起来猥琐发育,不过有机会也可以适当的扩张一下不是?

    想到这儿,黎汉明便开口问道:“说说你们的想法。”

    胡钟闻言与几人对视一眼后拱手说道:“属下等经过商议认为,如今局势混乱,满清朝廷暂时也顾不上我们之际,军政府可趁机拿下乌江北岸的平越府湄潭县、石阡府龙泉县、思南府府城及婺川县等地。一来可以解决如今军政府人口不足的问题,还能趁此机会让官员们熟悉土改的流程。”

    听到胡钟的建议,黎汉明想了想,觉得可行,便道:“可以,你们先行准备好,等我和几位将军商议一番后便可行动。”

    见他们没什么事后,黎汉明便起身说道:“既然没事了,那你们忙着,我找军师有点事。”

    说罢,给了顾德全一个眼色后,黎汉明便离开了府衙。

    “军师,以前你们教中可有走方医之类的?”等顾德全追上来后,黎汉明便开口问道。

    走方医既游医,“走医”行走江湖,游走不定,卖艺施治,治病必须要用药简单,使用方便,疗效奇特,它必须达到“廉、简、便、验”的特点。

    所以在这些民间医士中,个个身怀绝技,几乎每个都有一技之长。

    这也是白莲教能快速的发展教众的原因之一,打着积善行德的旗号治病救人,然后趁机传教,想不发展迅速都难。

    “不瞒明王,以前教中的首领便是走方医,可是.........”后面的话顾德全没说,但黎汉明也知道了。

    听到顾德全的回答,虽然有所准备,但黎汉明还是不免有些失望,如果有得选择,他是真不想去和那些故步自封的医馆打交道。

    见到黎汉明的样子,顾德全想了想便说道:“不过近来城中倒是来了一个走方医.......”

    “是谁?在哪儿?”没等顾德全说完,黎汉明便激动的打断道。

    走方医不但好学,乐于助人外,还有一点便是不藏私,基本都是走到哪儿就教到哪儿。

    正当顾德全准备回答时,刘阿蛮跑了过来,说道:“明王,属下知道他现在在哪儿,属下带您去。”

    “走吧。”黎汉明闻言点了点头道。

    顾德全见状,左右无事,也跟了上去。

    刘阿蛮一边带路一边介绍道:“回明王,这个走医叫王清任,听说是从北方那边来的,在府城行医已经好几天了,此人极为乐善好施,除疑难杂症外,其余看病概不收钱,并且每天会在东南西北四个不同的地点问诊,按照规律,今日他应当在东城问诊。”

    因为是能人异士的关系,刘阿蛮便多留意了一番。

    跟着刘阿蛮来到东城区,果然就见到了街边一长串的队伍,在队伍的正前方,一张简易木桌,上书“积善行德”的一块幌子以及一个三十余岁的中年人坐在那里忙个不停。

    黎汉明没有急着上前打扰,四下看了看,找了一个便与观察的酒楼坐了下来后对刘阿蛮说道:“等他空闲的时候把他请来这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