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覆清1796 > 第五十九章 南坪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正安发生的事黎汉明还不得而知,不过他此时却有些苦恼。

    昨日挖笋途中,在和左春来聊及北线既正安桐梓一线的军事时,左春来提议可趁机拿下南坪关。

    回到军营后,黎汉明便找来南坪关附近的地图研究了起来。

    南坪得名于宋代,当时称为南城坪。为抗击元军,宋将张珏在南岸筑城,形成南平关,与佛图关互为倚角,以此为重庆城的屏障。

    不过有趣的是,南坪关并没有修筑城墙,重庆府的长江南岸数面濒江,濒江面都是山势陡立,所以古人干脆让峭壁成墙,以山与山间的间隙或山路为关。

    南坪关地理位置十分优越,北可进兵重庆,东可控制南川,西可扼制綦江,进而夺取江津。换句话说,只要夺取了南坪关,重庆府的长江南岸便可尽入军政府之手了。

    重庆府知府赵秉渊显然也知道南坪关的重要性,为了防守重庆府,光是南坪关上,他就驻守了三千兵马依险据守,不但如此,他还在左右两边的南川、綦江两地同样各驻守了两千兵马。

    并且,与其他绿营兵不同的是,这七千绿营兵都是曾经跟随赵秉渊驰援西藏的精锐兵马。

    这便是黎汉明头疼的原因,南坪关确实重要,但同时也是不那么好取。

    “依你之见,如何才能以最小的代价夺取南坪关?”黎汉明不大懂军事,既然左春来提出来了,那么他肯定是有了解决方法。

    听到黎汉明这么一问,左春来便知道自己的提议被采纳了,顿时一喜,连忙拱手回道:“回明王,属下以为,南坪关地势险峻,白天不可取,只能夜袭。”

    “如果以你为将,需要多少兵马方可拿下?”从这些将领身上,黎汉明发现新军还差得太远,会列阵还不行,得有军事才能才行。

    这也是他带兵四处走走看看的原因之一,新军是训练出来了,但将领还奇缺,就算新军中有军事才干突出之人,黎汉明也不敢直接提他未将。

    没有实战经验,再高的军事素养也是空谈。。所以黎汉明打算寻找合适的将领进新军,以老带新,带一批将领出来,为后续扩军做准备。

    听到黎汉明的问话,左春来仔细考虑了一番后回道:“如果南川、綦江二地有人牵制的话,最多三千人马,末将便可趁夜夺下南坪关。”

    “牵制好说,綦江这边只需派兵进入赶水镇便可牵制住綦江的兵马,南川那边只需派人传信闫将军,让他在率军进入思南前,派兵一支兵马在新州场活动便可。”黎汉明闻言点了点头说道。

    听到黎汉明的话,左春来顿时激动的道:“既如此,南坪关可下!”

    “好!既然如此,桐梓这里剩余的四千兵马全部调派给你,不但如此,再调三千新军给你压阵。”压阵是假,随军观摩学习是真。

    “末将领命,取不下南坪关,末将提头来见!”左春来闻言立马激动的应道。

    黎汉明见状只是点了点头,挥了挥手道:“去准备吧!”

    “是!末将告退!”

    就在左春来准备攻打南坪关的事宜时,正安新州场发生的事也终于传到了黎汉明这里。

    看着闫祖庚汇报的前因后果,黎汉明暗叹一声:“得,又被扎扎实实的上了一课。”

    除此之外,他什么也没说。

    既然自己错了,记住便是,同样的错误他不会再犯第二遍了。

    ........

    南坪关守将是赵秉渊的亲信总兵丁崇理,自从遵义发生匪乱而驻守南坪关后,平常很是尽职尽责,然而驻守南坪关已有两个月有余,一切平安无事,遵义匪军也没有来夺关,他便慢慢有些麻皮了。

    加上曾经援兵西藏后,丁崇理和大多数绿营兵一样,落下了一身病患,虽有用药,但时常疼痛难忍。

    久而久之,他便慢慢放松了警惕。

    特别是近来知道遵义的匪军去攻打思南府后,丁崇理更是完全放松了下来,只是寻常的派一些兵将正常巡视后,他每天便早早的就睡下了。

    今日也一样,赵秉渊知道丁崇理的难处,便派人把丁崇理的两个小妾给送了过来照顾他,多日不见,干柴烈火。

    天一黑,丁崇理敷衍了事的安排了一下巡视后,便早早的拥着两个美人儿进入温柔乡了。

    黑暗中,在遵义通往南坪关的道路上,正有一支兵马在摸黑行进着。

    左春来站在路边看了看后方那支斗志昂扬、行令如一的部队,心里不由得一股豪气冲天而出。与前方的队伍一对比,判若两个时代。

    不管从哪方面对比,新军的纪律性、战力,都是他以前前所未见的。

    “如果这支部队经历过实战后,将来怕是所向霹雳。”

    正当左春来在那里想入非非时,一骑探马跑了过来,回报道:“启禀将军,前面再有五里就是南坪关了。”

    “好,知道了。”反应过来的左春来挥了挥手,道。

    等那探骑下去后,左春来抬头看了看天色,大概预估了一下时辰后,才对身旁的副将齐重说道:“告诉弟兄们,再加快些,马上就到了。”

    等部队到达南坪关下时,已是半夜了。

    “禀将军,关内的叛军大多已经睡下了,只有数百人分散在各处守夜。”先行前来打探的探子上前汇报道。

    左春来闻言点了点头,对齐重说道:“安排下去,让弟兄们休息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后,开始攻关!”

    “是!”齐重连忙应了一声后,便转身下去安排了。

    等齐重下去后,左春来也就地找了个地方坐下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这南坪关虽说没有城墙,但其地势险峻,若是一股脑的冲上去,必然收不到什么成效,到时候惊到了守关的叛军,他们想要打下南坪关就得麻烦不少了。

    再等一个时辰就是下半夜了,那时会是人的精神最困的时候,那时再攻关的话会轻而易举得多。

    左春来与其他将军不同的是,他识字,熟读兵书,知道如何用兵最合适,这也是闫祖庚大胆推荐他给黎汉明的原因。

    闫祖庚识文断字便是跟着左春来学的,他认为,这样的一个人才给他做副将,有些屈才了,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推荐上去。

    左春来等人倒是能安心的闭目养神了,但作为第一次参加实战的新军士兵们,却显得有些煎熬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