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覆清1796 > 第八十八章 人生大事

第八十八章 人生大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个,明王,有件事属下不知当说不当说?”见过礼后,顾德全抿了抿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黎汉明见状有些疑惑了,问道:“有什么事不能说的?咱们这里没有因为说错话而怪罪的前例吧?”

    “那倒没有。”顾德全闻言先是摇了摇头后才开口说道:“启禀明王,这几日,胡部长与黎部长处理好几地的事务后,先后回来了,我们私下谈及了您的终身大事。”

    听到顾德全的话,黎汉明顿时一愣,得,他们这是催婚来了。

    黎汉明万万没想到,在现代被催婚,来到了这个时代,还是没逃脱被催婚的命运。

    结合现代人的恋爱婚姻观念来讲,中国古代确实是一个早婚社会,比方说唐宋的时候基本上十五岁男的就可以娶了,女的十三岁就可以嫁了。再到明朝明太祖朱元璋规定男子十六而娶,女子十四而嫁。

    但是你可以结婚和你必须结婚,他不是一个概念,现代人你达到了法定年纪你可结可不结,但在古代要是到了法定年龄你不结婚,是要承担后果的。

    比方说在南北朝的时期,如果一个女孩儿到了应该嫁人的年纪,她没有出嫁的话,根据宋书周朗传里面说:女子十五不嫁家人坐之,家人都要受连累。

    在汉朝的孝惠皇帝的时候,谁家的女儿十五岁到三十岁还没嫁人,就得罚款六百钱。

    六百钱是一个什么概念?当年汉高祖刘邦作为一个地方性的小吏,他一个月的工资也就几百钱而已。

    在一个普遍十三四岁就已经结婚的社会里,一个三十岁还没嫁出去的女人,不但要在心灵上承担着压力,还要在面子上承担着亲人和朋友的白眼儿,还得破财,天理何在?

    顾德全等人虽然不知道黎汉明的具体年龄,但是明眼人一看都知道他有二十好几了。

    加上如今他们的事业慢慢铺开了,黎汉明还一直单着的话,顾德全他们肯定会缺少安全感。

    其实黎汉明早就想到了这个问题,只是一方面因为太忙,再加上自己不知道何去何从,有时便特意的回避了这个问题。

    如今顾德全他们主动提起,黎汉明倒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有道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黎汉明有了后代,就算某天他出了事,顾德全等人至少不会因为丢了主心骨而惶恐。

    坐到了如今这个位置上,其实很多事情都不是黎汉明自己能决定的了。

    想到这儿,黎汉明笑了笑对顾德全问道:“你们都有怎么个说法?”

    见黎汉明没有抗拒,顾德全连忙正了正色回道:“回明王,这件事本不该属下来说的,不过黎部长说他不想插手,不得已,属下只能来了。”

    黎汉明闻言点了点头,黎安理的意思黎汉明也明白,虽说作为同族长辈,黎安理有管教自己之责,但也正因如此,很多事情黎安理又不好插手。

    “属下等人以为,如今咱们的反清大业已经走上了正轨,明王您是得需要一个人来照顾了。”虽然顾德全说得有些含蓄,但黎汉明秒懂,无非就是希望自己有个接班的呗。

    “你们有什么建议?”道理黎汉明也明白,加之他自己也没有合适的想法,只能先看看他们怎么想了。

    有句话说得好,生活就像那什么,既然不能反抗,那就好好享受吧!

    顾德全闻言抬头看了眼黎汉明,见他没什么过激反应后,才抿了抿嘴反问道:“明王,你对南笼那位皇仙娘娘如何看?”

    “怎么?那边又出了什么事了?”黎汉明闻言眉头一皱,有些疑惑的问道。

    “那倒没有,明王不必担心!”顾德全见状连忙回道:“属下与桑鸿升常有书信往来,近来布依人私下立国呼声很高,汉苗彝等议论纷纷,长此以往,恐有内乱的危险。”

    “巴掌大块的地方就想立国称帝?王阿从应该不是这么没脑子的人吧?”果然,就算黎汉明帮他们解决一个内乱因素,新的内乱因素又产生了。

    环境安逸了,一些人心中当官发财梦就出来作祟了。

    顾德全摇了摇头回道:“回明王,不是她,据桑鸿升来信说,王阿从对我们反清檄文和土改制度还是挺看好的,他们那里的行政制度几乎是完全复刻我们军政府,也正因为如此,才让韦朝元等人滋生了立国称帝的想法。”

    “桑鸿升以为,如果韦朝元称帝的话,南笼义军也就会分崩离析了。”

    “所以呢?”黎汉明闻言有些疑惑了,南笼义军的分崩离析可能会给自己这边带来一些影响,但是如今红旗军在遵义已经算是站稳了,所以他们内乱既是是有影响,但也没那么大了。

    忽然,黎汉明也反应了过来:“你们不会让我娶王阿从吧?”

    “男未婚女未嫁,明王,属下等以为,如果我们要平和的掌控南笼,就只有您娶了那位皇仙娘娘一条路可走。”军政府想要掌控南笼义军的心思,不但黎汉明有,顾德全他们同样也希望能把南笼义军给收归进来。

    “娶她我没意见。”黎汉明来到这个时代,就没想过谈恋爱什么的,到了他这个位置,娶妻生子很多时候都得为政治服务。

    “不过军师啊,你们别忘了,咱们也还很脆弱,可经不起内乱的折磨。”娶了王阿从利益方面虽然很大,但是随之而来的问题也会不少,一个不注意,他们先前的努力可就白费了。

    听到黎汉明没有反对,顾德全顿时笑了笑,拱手回道:“明王不必多虑,韦朝元等人的问题,属下等会与桑鸿升他们一起解决。”

    黎汉明闻言点了点头,既然他们都准备好了,自己索性就不再多言,而是交待道:“这件事情不急,眼下最重要的是你们各部预备好管理大定府的官员,没有足够的实力,其他都是空谈。”

    “是,明王放心,属下等明白,南笼那边暂时还不会内乱,属下等人不过是希望明王早些做好准备而已,正事从不敢忘。”顾德全见状一喜,连忙应道。

    “这有什么好准备的?”黎汉明闻言也没在意,不就是结个婚而已吗?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吗?

    听的黎汉明有些不在意的话,顾德全张了张嘴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了。

    正在这时,黎汉明忽然想了起来:“军师,你的家人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