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覆清1796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拳头才是硬道理

第一百二十二章 拳头才是硬道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就在李六瞄准着他的目标时,陶也看着已经近在咫尺的清军,知道火枪兵再轮射的话已经来不及了,于是便挥旗下令道:“火器营保持队列后退,保持队列后退!刀盾手上前!”

    喊杀声、惨叫声、马鸣声充斥着整个战场,前方的战场上密密麻麻的的堆满了上万具尸体,马的,人的,完整的,碎裂的,以及还有一些受了伤没法移动的清兵马匹。

    布满尸体的战场让清军的冲锋变得更加困难了,堆积的尸体几乎将人都难以走动,陶也也是趁此机会让火枪兵退到了后方。

    虽然经过了长期的训练,但火枪兵们经历数十轮装弹、举枪、射击等流程下来,他们还是有些肩膀发痛,手臂酸胀,举枪尚且变得有些困难了,何况接下来的白刃战。

    等火枪兵退到后方开始装刺刀,刀盾手已经上前准备好后,陶也也拿着一把大刀来到阵前,看着冲上来的清军大吼道:“弟兄们,今日一战,有进无退,与我一道,一同杀出个天翻地覆!给我杀!”

    陶也话音刚落,冲锋号便紧跟着响了起来。

    “杀!”听到冲锋号,早已饥渴难耐的一万余红旗军刀盾手也跟着怒吼一声后便朝着清军冲了上去。

    长刀与长刀在碰撞时发出了巨大的声音,双方不断有人倒在了地上,双方将士已经分不清眼前的景象了,只有对方的兵刃与胸膛,要么杀死敌人,要么被敌人杀死,残酷的战场景象,也让人分不清士兵脸上的血水,到底是自己的还是敌人的。

    数万人拢成一团,倒地的尸体越来越多,几乎都已经堆积成了山,最恐怖的是前面或许还有人用力嘶吼着,到后面却是悄无声息,只有兵刃碰撞和撕裂肉体的声音。

    后方,装好刺刀的红旗军火枪兵们也不甘等待,也纷纷大吼着加入了战斗。

    阵中,李六等人却是被大盾兵们分别护在中间,犹如一个个小型堡垒。

    花连布,少读书,习论语、左传。充健锐营前锋,累迁火器营委署鸟枪护军参领,以参将发湖广,授武昌城守营参将,累迁贵州安笼镇总兵。南笼起义发生后,随额勒登保从湖南平陇前线赶了回来,出任贵州提督一职。

    此刻的花连布盯上了阵中的陶也,他早已观察多时,陶也为叛军主将,只要杀了他,则叛军必乱,到时自己或许还会往上升一级。

    想着好事的花连布再也忍耐不住,他手里提着大刀便冲砍进了阵营,一心想着立功升职的花连布却全然没有注意到,数名红旗军火枪兵已经左右包抄了上来,一个红旗军士兵趁他大意时轻轻松松就将刺刀刺入了他的肋下处。

    花连布只觉得肋下一痛,知道是自己大意着了道了,正准备挥刀看向那个匪军士兵时,忽然一颗子弹呼啸而至,打在了他的胸口上。

    周围的其他红旗军士兵见状,纷纷举起枪刺了过去。

    花连布软瘫着身子慢慢倒在了地上,殷红的鲜血从胸口流淌了出来,只是绝望的眼神里还有几分疑惑不解。

    他是没想到,火器不如匪军就算了,竟然连白刃肉搏都不如匪军了。

    见花连布已死,几个红旗军士兵对视一眼后,齐声大喊道:“花连布已死,花连布已死!”

    听到战场上的动静,陶也连忙砍倒面前的清兵后哈哈一笑,也跟着喊道:“花连布已死!”

    随着陶也的加入,越来越多的红旗军士兵也纷纷跟着喊了起来,一时间,花连布已死的声音响彻草原上空。

    李六闻言却是撇了撇嘴,暗道一声潘云忠狗屎运真好后,便均匀的呼吸着,自动过滤掉了周围的一切声音,平心静气的专心瞄准着战场上挥刀猛砍的额勒登保。

    李六知道,只要打掉了清军主将,清军必然军心大乱,那么这场大战便可结束了,红旗军将士也会少伤亡许多。

    战场上,骑在马上挥砍着匪军的额勒登保听到花连布已死的声音,顿时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一声完了。

    就在这一愣神的时间,额勒登保忽然感觉胸口一痛,然后没等他反应过来时顿时又被人直接从马上给拽了下来,他手中的长矛也被拉扯着脱手而出。

    额勒登保顾不得胸口的疼痛,立马起身拔出腰上的佩刀,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围住了。

    “贼子.......噗~”见状,额勒登保大吼一声就要冲将上去,只是一句话还没吼完,顿时喷出了一大口血,然后整个忽然变得无力起来,

    踉跄着挪了两步后,额勒登保只能无力把手中的佩刀杵在地上以此借力,好不让自己倒下去。

    正在这时,陶也也杀了过来,随手砍掉一个挡路的清兵后,看着已经毫无反抗之力的额勒登保,不由得摇了摇头后,从怀里掏出潘云忠小队拦截到的八百里加急奏报,扔到了额勒登保面前后说道:“你不是死在我们手里的第一个封疆大吏,也不会是最后一个,等将来我们打进京城去,你们的那位满人皇帝也会死在我们手里,不过你是看不到了,安心上路吧!”

    额勒登保闻言顿时再次喷出了一大口血,不过没等他回应,周围的红旗军士兵便纷纷刺捅了上去,堂堂一个云贵总督,没想到会是被乱刀砍死的这样一个下场。

    这还不算,为了震慑清军,尽快结束战事,陶也命人砍下额勒登保的头颅,用刺刀挑着高举后喊道:“额勒登保已死,速速投降!”

    “额勒登保已死,速速投降!”

    “额勒登保已死,速速投降!”

    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没一会儿,整个战场上空都响彻了劝降的声音。

    红旗军这边在额勒登保已死的消息的刺激下,顿时军心大振,而清军见到额勒登保的头颅被举着在战场上来回奔跑时,本就不高的士气顿时一泄。

    逃跑的逃跑,投降的投降,有的将领则是悲叹一声后举刀自刎,霎时间局势大变。

    后方的山包上,见到这一幕的黎汉明顿时松了一口气,整个人放松下来后,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不管民心也好,还是什么旗号也罢,最终靠的还是拳头说话,所谓拳头才是硬道理。

    不管国与国之间,还是政权与政权之间,比的还是国力,拼的是军力,比拼的是综合实力,谁的拳头硬,谁的舌头就硬。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是永恒不变的真理,在这个真理之下,你才有机会谈民心,谈改革。

    不管放松下来的黎汉明也没忘了正事:“给医务兵传令,可以出动了。”

    这一战下来伤亡必定不少,先前为了保护本就不多的医务兵,大战时便没让他们上前线,此时大战已经收尾了,黎汉明也就没那么多顾虑了,他们早一会儿上场,就能多救一些将士回来。

    听到黎汉明的命令,李大虎亲自拿着令旗转身朝山下打了几个旗号。

    收到山上的旗号,下方早已等待多时的王清任顿时一挥手,数十辆悬挂着悬壶济世旗的医疗车霎时间开着马力朝着前方的战场奔去。

    随着夕阳的到来,淡淡的余光照射在充满死亡气息的战场上,而由硝烟组成的白色烟雾,依然没有消散,从黎汉明的视角看去,由一边是忙于逃命的清军残兵,一边则是奔涌向前救命的红旗军医务兵组成了一副凄惨壮观的画面。

    战场上,微风阵阵,硝烟袅袅,血腥之气令人欲呕,草地已被染成红色,残肢断臂,焦黑的尸体,残破的旗帜、人马的哀鸣。

    原地投降的清兵看着周围的惨状,一些人痛哭起来,是悲哀也是庆幸。

    直至天黑时,整个龙里草原才终于安静了下来,黎汉明也在李大虎等人的严密保护下下了山去,来到了营地。

    陶也见黎汉明到来,连忙上前敬了一个礼后,面色沉重的汇报道:“报告大帅,此战我军阵亡三千三百一十二人,重伤一千二百六十七人,轻伤一万三千二百一十一人,歼敌自清军云贵总督额勒登保、贵州提督花连布以下两万余人,俘虏一万一千人,缴获各式火炮两百四十四门,抬枪六千余杆,鸟枪一万八千余杆,大米十一万石,银子二十万两,其他未计。”

    黎汉明闻言心中一阵悲痛,但他知道这样的战斗以后还会经常发生,而且会越来越残酷,轻叹一声后面露悲色的说道:“阵亡将士的遗体好生收敛起来,待这次大战结束回遵义后,我要好好的给他们举办一场盛大的葬礼。”

    “是!”陶也闻言连忙应道。

    黎汉明想了想后继续说道:“再有,把这次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将士的名单也一并报上来,该奖励的奖励,该提拔的提拔。”

    陶也闻言连忙拿出一份名单双手递上后回道:“回大帅,已经准备好了。”

    见状,黎汉明倒是有些意外了,这才大战刚结束,陶也这动作可够快的。

    或许是看出了黎汉明的疑惑,陶也抿了抿嘴便解释道:“大帅,战场上各自的表现大家相互之间都看在眼里,而有重大立功机会的几乎就那几人,加上围杀清军主将的二十余人,基本就齐全了。”

    黎汉明闻言点了点头,大致的看了看名单,然后递还给陶也后说道:“神枪小队的人你们不用管,其他的让立功奖励条例该怎么奖就怎么奖吧。”

    “是!”陶也闻言敬了一个礼后便转身准备离开。

    黎汉明忽然想起了一事,连忙叫住他后说道:“还有,告诉将士们,战事还没完,今晚提高警惕,做好相应的防范。”

    “是,大帅放心,末将知道该怎么做了。”陶也闻言连忙敬了一个礼后回道,见黎汉明没有其他交待后,才转身下去安排了。

    今天黎汉明所在的山包可以俯瞰整个龙里草原,他当然也看到了草原西南边观战的南笼兵马,不管对方目的为何,义军归义军,但该有的防范还是不能少。

    陶也离开没一会儿,李六便抱着一支线膛枪找了过来,面色沉重的回禀道:“报告大帅,神枪手小队十二人,阵亡三人,伤两人。”

    “唉~”黎汉明闻言又是一阵叹息,大战后面对胜利有多喜悦,面对伤亡就有多伤痛:“阵亡的队员好好收敛起来吧,此外,你得物色一些好的苗子补充进来。”

    “是!”李六闻言连忙敬了一个礼后问道:“大帅,您看我这次的奖励能不能不要,然后您直接补给阵亡的三个兄弟的家人?”

    黎汉明闻言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后说道:“奖励是奖励,补偿是补偿,该怎么发就得怎么发,至于你的奖励发到手后怎么花那是你的事,但你不能不要,你得为其他队员考虑啊。”

    听到黎汉明的话,李六也反应了过来,连忙敬礼后应道:“是,属下明白了!”

    “明白就好。”黎汉明见状点了点头,道:“以后考虑事情的时候多想想团体、团队,你是队长,队员们都在看你的表率,说句不好听的话,你们这些功劳都是拿命挣来的,每次执行任务都是提着脑袋再做,你或许对银子看得很开,但其他人还有家要养啊。”

    “是,属下没考虑全面,多谢大帅提点。”李六闻言顿时一阵羞愧,他确实没有想那么多,只是一味的想着给战死的战友们多点补偿,却把活着的战友落下了。

    黎汉明见状笑了笑,随即挥了挥手道:“行了,你先下去照顾好受伤的队员,你们的奖励一会儿我会让人送过去。”

    “是!”李六闻言连忙敬了一个礼应了一声后便转身下去了。

    ..........

    贵阳,黔灵山下。

    余茂林在发动佯攻策应配合杨芳的溃军进城后,便又退回了黔灵山下,此时见到龙里那边没有动静后,他便知道是大战结束了。

    余茂林知道,接下来就该是他们这里表演的时候了。

    不过余茂林并没有立即发动攻城,杨芳才进去没多久,此时必然被看守得很严,所以为了减少不必要的伤亡,余茂林在等,等着下半夜的到来。

    贵阳城内,杨芳等人确如余茂林猜想的那样,虽然被放进了城,但他们的驻地四周都驻扎着清军,可以说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清军的监视下。

    福林作为贵阳守备驻防将军,他当然没那么傻,在杨芳等人的嫌疑还没有洗清或者战况还没失控前,他们的一举一动必然都会处于防备监视之下。

    进了城后,杨芳就如同正常人一样该干嘛干嘛,不吵不闹,不过他也一直在听着远处龙里那边的动静。

    当天黑时远方的动静停了下来后,杨芳便知道这里的大战要来了,所以他也在等,同样在等人最困的时候。

    所以刚一天黑,杨芳让将士们匆匆吃饱后,便在其他清军的注视下,做出了作为一支溃军该有的表现,堂而皇之的呼呼大睡了。

    时间就在这样一种奇怪的氛围里流逝着,无论是杨芳的溃军在熟睡中,还是驻守贵阳的清军在强撑着,都无法让时间在这里停顿。

    科学研究表明,寅时也就是凌晨三点多的时候,是人最疲惫、最困的时候。

    恰在这时,杨芳忽然睁开了双眼,仔细的听了听周围的动静后,才起身来到了营帐外面。

    此时,“溃军”中众人已全部醒来了。

    杨芳环视了一圈,朝着众人点了点头后,随即从怀里取出一块白布缠在了左臂上,其他人也是纷纷有样学样。

    这是当初约定好的,为了以防误伤,特意选择了一个显眼的标志做区分。

    在战争当中,士气往往是能够决定成败的关键因素,哪怕力量悬殊,只要善于利用士气,同样能够打出惊天一战!

    这支溃军是杨芳精挑细选后留下来的,陶也代表黎汉明给他们的承诺是,此战若胜,他们的奖励将会和红旗军将士一致,也就是说变相承认了他们是红旗军的身份。

    杨芳一言不发的朝众人点了点头后,随即刷的一下拔出佩刀,转身朝着外围的清军一挥,便率先朝着外围发起了攻击。

    他们作为溃军,没有火器,只有刀枪等冷兵器,见到杨芳的动作,纷纷也一言不发的举着武器跟了上去。

    清军所有的士兵在经过了一夜的严密守备下,早已经变得昏昏沉沉,无精打采,甚至还有哨兵一边警戒着一边打着瞌睡。

    杨芳率军冲进清军营地后,大多数的清军连一次像样的反抗都没有,便已经做了倒下亡魂。

    溃军们杀进清军营地后,歼敌的歼敌,抢夺火器的抢夺火器,整个清军营地变得一片大乱,到处倒地的尸体和跪下来的俘兵成了战场的主色调,烟火弥漫的营帐里,飘动着血染的战旗,到处都是鲜血,到处都是尸体,到处都是伤兵,唯有雪亮的刀锋在夜色才能不被掩盖。

    甚至有的清军士兵见状,反而直接倒戈开始了对身边人的攻击。

    杨芳没有理会那么多,在抢夺了足够多的火器弹药后,他便连忙下令道:“杨之震,由你率领一千人抢夺北城门,放大军进城。”

    “胡超,由你率领一千人马诛杀城内各处旗兵,一个不留!”

    “其余人等,随我占领各府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