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 第六百六十八章 言辞犀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洛亲王摆摆手,“你也休要信他们说的话,二哥是个什么样的人?糊涂至极,看也是被他们利用的,指不定,是秦舟和他串谋。”

    “串谋?”安公主笑了笑,神情极为讽刺,“二哥这个人,自负甚高,他会跟秦舟串谋把皇位拱手让给楚月?”

    洛亲王道:“京都发生什么事,本王不想过问,你也休要说这些,你来,本王很高兴,但是本王不希望听到任何关于皇兄不好的话。”

    安公主轻轻叹息,“三哥,你觉得我大老远的来,就是为了跟你叙兄妹之情吗?”

    洛亲王对她丝毫的不掩饰感到厌恶,冷笑道:“楚月派你来做说客,显然失败了,好歹你也掩饰一下来意,跟本王叙叙旧,再进入正题,你这样,让本王首先就反感了。”“说话的艺术,是对外人的,对自己人,没有不要这么拐弯抹角。”安公主放开他的手臂,大步进入正厅,坐了下来,解开手臂上的绷带,这是临时包扎,甚至没有在伤口上药,只是在伤口上方扎住让血液

    停止渗出。

    洛亲王到底也是重视兄妹之情的,蹙眉道:“本王叫个大夫来,给你看看伤口。”

    “不打紧,回头我自己上点药就好。”

    洛亲王坐下来,依旧皱着眉头,“你是公主,怎么弄得自己跟个落魄百姓似的?你就该千人万人捧着,护着,这才是皇家公主该有的模样。”

    安公主把那块纱布缠在手中,血迹已经干了,像一朵失去鲜艳颜色的玫瑰。

    她垂下眸子,长长的睫毛在眼底下透出一排阴影,神情也是无比的阴郁,“公主?我生来就是公主,和其他公主一样,受尽荣华富贵加身。”“受尽?”洛亲王不高兴了,“你用受尽这个词未免不妥当,难不成,这些荣华富贵还能挠身子不成?天下人,谁不盼着荣华富贵?多少学子起早贪黑,多少武士日夜苦练,为的就是出人头地享受荣华富贵,

    你生出来便有的东西,旁人要经过多少努力才能得到?你太不懂事了,亏父皇还这么宠爱你,你若是觉得委屈,大可以不享受这些。”“自我出宫立府居住,便刻意避开这些,是啊,谁不想一辈子荣华富贵?但是,我心里不安,我的荣华富贵,是谁给的?父皇?皇兄?都不是,是北漠的百姓,我们皇家,都是靠百姓供养的,享受了这些荣华,便必须要做相应的事情来回报他们,我自问我一介女流,做不了什么,所以,我宁可不享受。至于三哥说的,学子起早贪黑,武将日夜苦练,他们有出头的时候,便是安于荣华而不做半点实事吗?或

    许有部分人,是真的为荣华富贵而来的,可也有很多人,是真心想做点事情,想改变这个国家,想为这个国家的百姓做点实事。”

    “改变这个国家?我们北漠不好么?需要改变什么?”洛亲王直摇头,“哎,你从小就很有主见,以前父皇还赞你日后大有出息,但是看来,你是长歪了心思。”“自我进入南郡,便见南郡富庶一方,百姓安居乐业,茶肆酒馆生意兴隆,百业兴旺,南郡是北漠的,但是北漠不是南郡的,如果三哥觉得南郡如今的一切,就能代表北漠,那你就错了,这几年,北漠陷于

    战乱,国库空虚,多少百姓流离失所?多少人家家破人亡?百业废尽,农田无人耕种,寡母抱着稚子跳河而尽,这些事情,在北漠,少见吗?”

    安亲王反驳,“本王也是从京都来的,且三年回去一次,本王所见,和南郡差不多,且若北漠真的像你说的那样,为何每年本王向朝廷进贡,皇兄都来信说不要?”“但是,结果是要了吗?每年送,每年都要。”安公主摇摇头,看着洛亲王,“三哥啊,皇兄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我都清楚,他的心有多歹毒,经过三嫂的事情,莫非你还不清楚么?这些年,你的两个侧妃,

    在你的耳边,说了多少皇上的好话?”洛亲王神色微愠,“你胡说八道什么?你三嫂的事情和皇兄有什么关系?至于侧妃是皇兄赐给本王的,她们感念皇兄的恩德,在本王面前说皇兄的好话,巩固我们兄弟关系,这不是正常的吗?是你自己心里

    龌蹉,便把如此正向的事情说得肮脏不堪,看来,你我兄妹二人,没什么话好谈,本王会命人先带你歇息,等你看明白了,我们再谈。”

    说完,他冷然起身,拂袖出门。但是,脚刚踏出门槛,便传来安公主的冷笑,“当年三嫂是何等坚韧的女子?她会因为恭妃娘娘的几句羞辱的话便明知道自己怀着你的孩子,也要上吊自尽?你与三嫂一同长大,你竟不知道她的性情?这么

    多年,你也竟然没有想过其中的缘故?”

    洛亲王几乎是迅速回头,恶狠狠地盯着她,怒斥道:“够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安公主这个时候却站了起来,淡淡地道:“三哥先好好想想,三嫂出宫后,自尽前,跟你说过什么,然后再来找我。”

    说完,她走出去,又问道:“是不是给我安排了住处?我先安顿好。”

    洛亲王脸色很难看,本想追问下去,但是又觉得这个是安公主的套路,她就等着他问,强忍之下,他吩咐人带安公主和她的人先安顿好,自己则回了书房。

    刚回到书房,杨侧妃便端着炖汤来了,款款而入,“王爷,还在忙呢?妾身命人炖了些红参老鸽子汤,先喝了,回头在吃饭。”

    他揉揉眉心,一脸疲惫地看着杨侧妃,脑子里禁不住就想起了安公主的话,他伸手,招呼她过来,“你坐下。”

    杨侧妃命人把汤放下来,打发出去,也不坐下,只是打开炖盅的盖子,用勺子轻轻搅动,让汤冷却,“王爷您说。”

    看着侧妃温柔的动作,他的神色轻松了一些,自打她们来了南郡,便尽心伺候他,一日三餐,都监督着下人做他最爱吃的菜,伺候妥帖。

    “这么多年,辛苦你了。”洛亲王无限感慨地说。杨侧妃掩嘴,“王爷说什么话呢?伺候王爷是妾身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哪里便称得上辛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