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 第六百八十九章 猫抓老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康平帝出去之后,门一关上,洛亲王顿时笑了起来,对着楚敬道:“皇兄,臣弟的演技还可以吧?”

    楚敬眯起眼睛,神色微怔,“你……”

    洛亲王哈哈大笑,“好玩吧?给他希望,再狠狠地踩灭了他,对付忤逆反叛之人,就该这样。”

    楚敬僵硬一笑,看了秦老太太一眼,“是的,就该这样。”

    洛亲王眉开眼笑,“方才他肯定以为本王会帮着他,便看他怎么跳窜。”

    秦老太太怪笑一声,“王爷还真是出人意料。”

    洛亲王自顾自地坐下来,“安然之前来到南郡,竟然跟本王说是皇兄害死了阿依,本王岂会相信?”

    “简直荒谬!”楚敬哼道,“安然一直都对朕有成见,没想到他竟会帮着秦舟,在背后中伤朕。”

    秦老太太可不是那好糊弄的人,她慢慢地道:“方才,王爷说杨侧妃的信鸽……”洛亲王嗯了一声,“对,杨侧妃确实是放了信鸽,但是,经过本王的逼问,她说了出来,原来,她是受了楚月和秦舟的指使,要诬陷皇兄,本王便觉得奇怪了,这么多年都没见过她放信鸽,怎地京都出事她

    就放了信鸽?还直指皇兄呢?幸好那贱人受刑不过都招认了,且她还告知本王,安然来南郡,也是那慕容桀授意的,本王岂能被他大周的人蒙骗?哼!”

    秦老太太继续怪笑,“王爷真是英明啊。”

    洛亲王哼道:“我与皇兄岂是外人三言两句可离间的?若不是皇兄,本王只怕早就颓废了,哪里有今日?”

    楚敬叹息道:“也怪朕啊,说起来,王妃的死,朕多少有些责任,恭妃始终是朕的嫔妃……哎!”

    洛亲王摆摆手,“都过去了,休提,休提。”

    秦老太太一直盯着他,似乎是在察看他是否在说真话,但是,洛亲王的神色十分恳切,哪里有半点虚假?

    “王爷,有一事,不如我们现在先说说。”秦老太太道。

    “老夫人请说。”洛亲王道。

    秦老太太说:“如今宫中并非全然是我们的人,兵力短缺是我们目前的困境,王爷不如先给我们三万人,我们也好布防一下。”

    洛亲王一口答应,“行,等本王安顿好,马上拨人。”

    楚敬与秦老太太对视了一眼,“那就真的太好了。”

    洛亲王笑道:“臣弟还有事,告退。”

    “这么着急?”楚敬一怔,“不是得商议一下么?”

    洛亲王笑道:“着急什么啊?皇兄,来日方长啊!”

    说完,笑着拱手,便转身出去了。

    这般的态度,又忽然叫人捉摸不透了。

    楚敬看着秦老太太,“老夫人以为,他哪句是真的,哪句是假的?”

    秦老太太脸色笼上一层阴郁,却没回答他的话,“昨天,秦舟叫了老身去,她在朝文馆里。”

    “她?”楚敬顿时便怒了起来,“她胆子可真大。”

    秦老太太一脸生气,“她的胆子当然大,整个北漠都被她控制在手里,除了没坐坐这个皇位之外,如今什么不是她说了算?老身估摸着,康平帝一死,她就要带人攻进来了。”

    “老夫人,那您觉得,三弟这一次是什么意思?”楚敬又问道。

    秦老太太摇摇头,“这一次,连老身都看不明白了,她说杨侧妃受刑招供,是楚月和秦舟指使,但是,洛亲王会信吗?杨侧妃可是嫁到了南郡多年啊,如何指使得了她?”

    楚敬点头,“朕也觉得他在糊弄朕,甚至,他是相信了安然的话。”

    顿了片刻,他又摇头,“但是依照他对王妃的深情,若真信了安然,怎会不对朕发难?”

    秦老太太问道:“当年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敬淡淡地道:“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一个女人而已。”

    秦老太太便知道他心虚了,不禁叹息道:“皇上啊,不过是一个女人,何必为了她伤了兄弟间的和气?”

    “他如此偏执,朕有什么办法?”楚敬眼底恼怒,当时也不过是一时冲动,哪里便想到这个贱人如此愚蠢,回去就上吊自尽了?空长了一副与翠语相似的面容,哪里有她半分玲珑心?

    秦老太太继续叹息,“罢了,以前的事情,不说也罢,想知道他是否真的相信安然,且看他是否真的会拨人给你。”

    楚敬心里着实着急,也愤怒得很,“每日看着楚月那逆子坐在帝位之上,朕却奈何不得,杀不得,退不得,之前或许真的做错了,不该兵行险着。”

    “要成大事,就一定要冒风险,秦舟肯定会安排好她的人然后躲到大周去,如今只盼着宜贵妃那边能帮衬着我们点儿,杀了秦舟,一切都好。”秦老太太道。

    楚敬想了一下,皱着眉头道:“方才洛亲王的神情和语气,朕总觉得不妥,他不像是在戏弄楚月,是在戏弄我们。”

    “如果他真的信了安然,那么,此番必定就是要对付我们的,我们也得防备一下。”秦老太太说。

    “但是我们手上的人不多。”

    “先看看,等两天后,看他的态度再说。”秦老太太道。

    楚敬也没了办法,总觉得一切都似乎失控了,分明,在楚月登基的时候,一切都按照他预设的方向发展,可如今,什么都失去了控制。

    且说洛亲王出了宫,天机子在马车上等着,见他来了,问道:“王爷,如何?”

    洛亲王酣畅淋漓地把方才说的话告知了天机子,天机子笑道:“王爷,如今他们怕在揣测您呢。”

    “他还有得揣测,要本王的三万兵马,可以,等着吧,本王慢慢地跟他磨,磨到他一兵一卒都没有为止。”洛亲王冷冷地道。

    夺妻杀子之恨,怎么对他都不过分。

    慕容桀本打算看一场好戏,没想到这场戏如此低调,他叹息道:“浪费了本王一天的时间啊。”

    秦舟淡淡地道:“洛亲王就该这样做啊?现在跟他闹翻,有什么好处?”

    “怎么没好处?至少看客看得过瘾啊!”慕容桀不无遗憾地道。

    秦舟哭笑不得,“若你大周出了这样的事情,看你是不是还这么云淡风轻,用看戏的心态去面对。”“罢了,收拾东西,动身吧。”慕容桀自然知道洛亲王的用意,如今闹翻,对康平帝也没什么好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