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 第一百九十三章 打蓝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九十三章 打蓝玉

    老夫人问道:“什么法子?你尽管说来听听。”

    袁氏摇头,“若我说了,桂圆的卖身契我便拿不到,老夫人放心,我袁翠语言出必行,既然答应了你的事情,便一定会做到。”

    老夫人盯着她,“老身不信你。”

    她不信袁氏,是因为她说摄政王既然不可能徇私,那么按照律法,西门晓庆便不可能减轻罪行。

    袁氏站起来,“好,那我们便没什么好说的。”

    老夫人倏然起身,“袁翠语,别给脸不要脸。”

    袁氏轻轻蹙起了眉头,“老夫人,这个脸,你没有给我,不是我不要,你提出的,我答应,你做到你的事情我做到我的事情,皆大欢喜,然后再继续粉饰太平,假装一家人,不是挺好的吗?你偏要撕破脸,便活像我袁翠语怕你那样,有意思吗?”

    说完,她喊了一声,“子安!”

    子安和夏丞相早就无话可说了,一直留神听着内室,听得袁氏喊她,她急忙便进来。

    袁氏道:“我们走吧。”

    老夫人对着蓝玉扬手,蓝玉一把上前拦住,阴恻恻地道:“夫人,大小姐,这话还没说完,就着急走了吗?”

    袁氏对回头对着老夫人,“话已至此,老夫人觉得还有必要再谈吗?”

    老夫人计较了一番,知道就算信不过她,也只能是放手一搏了,道:“老身答应你,桂圆的卖身契,在判决下来之后,会送到夏至苑。”

    袁氏平静地道:“好,我信得过老夫人。”

    袁氏深谙讽刺之道,这话对应之前老夫人说不信她,简直就是天大的讽刺,她老夫人都做了那么多为难伤害她们母女的事情,在这个节骨眼上,说出信任两个字,是狠狠地打老夫人的脸。

    子安扶着袁氏走的时候,蓝玉气难消,加上有老夫人在场,竟对两人的背影阴阳怪气地说:“真是小人当道,被封了个县主,人也傲气起来了,且看能傲到什么时候!”

    子安站定身子,低低地咒骂了一句,“草,这口气不出,我今晚也睡不着。”

    说完,她转身用脚尖挑起一张凳子,用手接住,冲过去对着蓝玉姑姑就是劈头一顿打,直打得她哭爹告娘的让老夫人帮她。

    老夫人见子安当着她的面就敢动手,气得两眼一黑,只差点没昏过去。

    好不容易嗓子里嚷出来人两个字,子安已经撒手,像个市井硫氓那样朝蓝玉的脸上吐了一口唾沫,“自个犯贱找抽的。”

    说完,扶着袁氏便走。

    蓝玉姑姑艰难地爬到老夫人的跟前,跪着哭道:“老夫人,奴婢跟你您二十几年,都不曾受过这样的屈辱毒打,您一定要替奴婢做主啊。”

    老夫人胸口痛得厉害,她开始知道,袁氏母女已经不是她随便可欺压得了的。

    这个认知,更让她觉得憋屈和难受,她一辈子要强,怎可让媳妇和孙女把自己戏弄在掌心之上?

    那边厢,夏丞相与西门晓月也进来了,见蓝玉姑姑一脸的伤,不禁诧异地问:“怎么了?”

    蓝玉姑姑哭着道:“相爷,大小姐竟动手打奴婢。”

    夏丞相一滞,“什么?当着老夫人的面打你?”

    “是的,相爷为奴婢做主啊!”蓝玉哭着说。

    西门晓月倒是不关心这个,再得宠,也终究只是个下人,她问老夫人,“可曾与她说了搬出夏至苑的事情?”

    老夫人阴沉着一张脸,“没说,也不可能说,你先暂时在潇湘苑住下来吧。”

    西门晓月拉长了脸,“这都是之前说好的。”

    老夫人脸色陡变,一改之前对西门晓月的和善,变得凶恶厌恶,“哪里不能住人?夏至苑有的,潇湘苑有,夏至苑没有的,潇湘苑也都有。”

    西门晓月见老夫人忽然就变脸,又生气又委屈,但是也不好就在今天跟她发难,只是淡淡地道:“我住哪里都不打紧,只是,之前说好的事情,不该反口。”

    “蓝玉,走吧!”老夫人不想再说,这一口气堵在胸口难受得很,若再听西门晓月多说几句,指不定就要爆发了。

    她也不愿意在这个节骨眼上,与西门晓月闹翻。

    蓝玉本还想让丞相与老夫人为她出头,找夏子安算账,见两人脸色都不太好,便不敢再说,把这口气吞下去,只是心底却暗暗发誓,必不得让她夏子安好过。

    婚宴闹成这个样子,夏丞相便连洞房的心思都没了,对西门晓月道:“你先歇着,我去书房办点事。”

    西门晓月拉住他的手臂,微微愠怒,“新婚之夜便要扔下妾身一个人吗?”

    夏丞相看着她那张被烧过的脸,实在是提不起兴趣,之前或许还有的,但是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他的心情很烦躁,再加上如今见她的容貌破损,丑陋不堪,兴致全无,推搪道:“不是要丢下你一个人,是今日有人送了信报过来,是朝廷重事,要抓紧处理明日一早递上去的。”

    听到是重要的朝廷政事,西门晓月便无借口挽留,但是心中多少不悦,她不是傻子,看得出夏丞相看她的眼神都带着几分讨厌。

    她觉得是因为她的脸,想到这点,她就恨得夏子安入骨。

    一定是夏子安放的火,是她命大才逃过一劫,不然的话今晚就葬身这相府了。

    好狠毒的心肠。

    西门晓月这样想着,却浑然没有想过,如果夏子安今晚不是逃过一劫,也一样会葬身火海,而这一切都是她策划的。

    子安扶着袁氏出了门口,杨嬷嬷和小荪迎上去。

    “怎么样?老夫人可有为难夫人?”杨嬷嬷连忙问道。

    子安微笑,“没事,为难不了,还打了一顿蓝玉出气。”

    袁氏笑嗔道:“你啊,一点女孩子家的模样都没有,打人这般粗鲁。”

    “是粗鲁,但是解恨吗?”子安笑着问道。

    袁氏舒了一口气,笑容徐徐漫开,“不甚解恨,只听得声音见不到场景,而且,我觉得你应该对着她的嘴巴狠狠地抽几下,把她的牙齿打落是最好的。”

    “等着!”子安冷冷地道。

    小荪显得很兴奋,“真的打了蓝玉姑姑啊?奴婢好想看啊,这蓝玉姑姑和翠玉姑姑两人都很讨厌,尤其蓝玉姑姑嘴巴太毒,对我们这些奴才也十分的狠毒,桂圆以前就被她打过好几次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