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 第三百一十八章 翠玉归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三百一十八章 翠玉归来

    皇后盯着她的背影,心底倏然而惊。

    夏子安的话不无道理,但是,会吗?那是她的父亲,她最信赖的人。

    子安走后,屏风后闪出一个人,子安没有猜错,他就是梁太傅。

    “父亲!”皇后抬头看他,“她说得对,或许,阿鑫没有这个野心,如果我们因为忌惮而让他错失痊愈的机会,确实对他不公平。”

    梁太傅很失望地看着她,“你身为皇后,竟如此轻易便被人动摇了心思,着实让为父失望,不过也难怪,夏子安最厉害的便是迷惑人心,不过几句话,她便让你改变了主意,慕容桀得她的相助,如虎添翼啊。”

    皇后有些犹豫,深陷其中,她已经难分谁对谁错了。

    梁太傅继续道:“阿鑫与慕容桀来往甚密,如果阿鑫被封为太子,最后掌权的人是谁?还不是慕容桀?而且,你的两个儿子一旦争夺,两虎相争必有一死,你真愿意看到这个局面?”

    皇后最怕的便是这样,太子也好,梁王也好,都是她所生,任何一个出事她都不愿意。

    梁太傅看着她的脸色,冷笑一声,“莫非你也认同夏子安说的话,认为为父另有居心?阿鑫和太子都是我的外孙,他们谁当皇帝,对我两家都是一样的。”

    皇后怔了一下,她有过那么一刻想过这个问题,确实如夏子安所言,太子会比阿鑫好控制,阿鑫一直都和外祖父不亲。

    “容本宫好好想想。”皇后道。

    梁太傅摇摇头,失望地道:“你慢慢地想吧,一旦阿鑫的腿好起来,你就等着看他们兄弟反目吧。”

    说完,拂袖而去。

    皇后心里烦恼得要紧,这对她来说,是一个取舍的问题。

    子安回到府中,便把皇后跟他说的话告知了慕容桀。

    慕容桀听罢,冷冷地道:“简直是疯了,满脑子想着什么争权夺利。”

    子安担忧地道:“你觉得,梁太傅会不会对梁王下手?如果我坚持医治的话。”

    慕容桀想了一下,“如果阿鑫在这个时候出事,皇后必定想到是他做的,他还需要皇后的支持,不会贸贸然下手。”

    他看着她,有些欲言又止,不会对阿鑫下手,却不排除会对她这个大夫下手,因为,京中可治愈阿鑫腿伤的人,只要她。

    其实子安在问的时候已经想到慕容桀所想的,怕他担心才没问。

    她烦恼地道:“皇后怎会如此天真?梁王如果要争夺太子之位,就算腿没有治好,也一样可以争夺。”

    慕容桀摇头,“因为,身体健全的太子和一个身体残缺的太子,谁都会选择一个身体健全的太子,加上,阿鑫名声太差,要洗去泼在他身上的污水,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除非他腿伤好了,可以去建立战功,他们认为,有本王和萧枭在,阿鑫要建立战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子安想不到这层去,如果是这样,梁太傅确实会担心梁王,因为,他的武功不错,那天见过他施展身手,若他的腿利索了,在沙场历练两年,还真会成为太子的头号威胁。

    如今是希望皇后不要动摇,否则,她一旦横插一竿子,这腿还真不能医治。

    慕容桀道:“明天开始,把小刀调回来你身边,桂圆也一同入府,至于你母亲那边,二哥已经安排了人手,只是如今在受训中,本王让他早一点拨人去吧。”

    “也好!”子安知道他担心自己,便同意了。

    她本来是打算让小刀在母亲身边多留些日子,她如今身边没有熟悉的人,也不太好。

    子安第二天回到听雨轩,却看到翠玉姑姑站在门外,犹豫着不敢进去。

    见到子安,她一惊,连忙要跑。

    子安道:“翠玉姑姑,慢着。”

    翠玉姑姑回过头,显得有些惶恐,但是随即就跪了下来,“奴婢叩谢大小姐。”

    “谢我什么?”子安怔了一下,她不知道翠玉姑姑家人也被僵尸病传染了。

    “若不是大小姐研制到药方,奴婢的家人也不能活下去。”翠玉姑姑道。

    “原来是这件事,我倒不是专门为你做的,起来吧。”子安淡淡地道。

    翠玉姑姑站起来,像是怕子安误会她来是有敌意的,便连忙道:“奴婢就是想来给县主磕头请罪的,请罪之后,奴婢便要去外地了。”

    “你要离开京城?去哪里?”小荪问道。

    “去外地做工吧,奴婢出卖老夫人,在京中名声已经臭了,也找不到活干。”翠玉姑姑自嘲。

    子安才想起苏青曾说过翠玉也到刑部作供一事,所谓的背叛,其实也是逼到了尽头。

    否则,几十年的主仆情谊,不至于如此。

    子安道:“你也不必特意来给母亲请罪,去吧。”

    翠玉愧疚地道:“不,奴婢若不来磕头,心里不安,这些年,奴婢做了不少伤害县主和大小姐的事情。”

    子安看着她真有悔恨之意,便道:“既然如此,你便进去吧。”

    “谢大小姐。”翠玉姑姑感激地道。

    子安带着她来到木屋,袁翠语不在,问了刀老大,才知道她在雅室。

    “怎么去了那边?”子安蹙眉问道。

    刀老大无奈地道:“那陈玲珑一直吼着要见县主,县主本不愿意搭理她,这不,但是吼得实在要紧,县主便去了一趟。”

    子安觉得袁翠语过于心软,始终是要着道的。

    正想进去找她,却见她出来了。

    “母亲,你去见她做什么?”子安迎上去问道。

    袁翠语扶着额头,甚是烦恼地道:“她说想见霖霖,我告诉她,霖霖已经死了,她不信,还说霖霖是被梅妃娘娘藏起来而已,让我去找梅妃娘娘,如果能见霖霖一面,她甘愿自尽。”

    “你不必搭理她的。”子安道。

    “我是不想搭理她,只是,她一直喊着霖霖的名字。”

    她抬头,见翠玉站在一边,“翠玉姑姑?”

    翠玉跪下来,对着袁翠语便磕头,“县主,奴婢是来请罪的!”

    袁翠语道:“起来吧,没有什么罪好请的,老夫人身边那么多人,你算是对我们母女不错了。”

    所谓的不错,只是没有恶毒的刁难,当然,也有过各种的设计陷害。

    翠玉姑姑似乎没想到袁翠语这么大方就原谅了她,眼泪落下,重重地磕了几个头,“奴婢悔恨难当啊,经过这一次,奴婢总算明白,什么叫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了。”

    袁翠语显然不习惯被人这样跪拜着,便见小荪拉她起来,口中问道:“你有什么打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