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壁落小说 > 暴君家的乖宠小甜兔 > 第六十二章 难以诉说的情感

第六十二章 难以诉说的情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壁落小说] https://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之后蒋雨桐连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给其余的人,就转身上楼了。

    刀疤和刘飒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是刀疤的脸仍未消肿,现在更是肿的像是猪头一般,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就算是这样,他也不敢出门去医馆看看,只能是拜托掌柜的给弄点儿热水,敷一敷。

    掌柜的对于这两伙人都没有什么好印象,但是奈何他们还在自己的客栈内住宿。

    况且也收拾好了大厅,没让自己出一分钱,还额外赔了些,对于这样的小要求,掌柜的还是让小二去了。

    毕竟他也不是什么心狠的人,看着刀疤被打成那个样子,再怎么反感也于心不忍。

    自己也就只想赚点儿小钱,过上好一点儿日子,也没有害人的心思。

    这也就是在这个不算很大的小镇上,这家客栈生意很好的原因。

    都是掌柜的靠着自己的信用,和乐呵呵的性格给堆砌起来的。

    蒋雨桐回到楼上,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应该是细竹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凳子上还惨留着余温,蒋雨桐坐了下来,不由想着自己在医馆时候的感觉。

    当时自己心情很复杂,不仅仅是身边人受到了伤害,里面还掺杂着一些自己闹不懂的莫名情绪。

    现在根据自己的情况,还是无法面对细竹,她回去了自己静一静也是好的。

    细竹在隔壁的房间,回想自己在医馆时,蒋雨桐蹲在自己面前的样子。

    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他那种脆弱的样子,平常都是嘻嘻哈哈,要么就是很严肃。

    但是他那样脆弱的表情让自己不由得感到心疼,想要安慰抱一抱他。

    认识到这样的情感,细竹再也在他房间坐不住了,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间。

    再就是蒋雨桐抱着她去医馆,背着她再回客栈,自己感觉心脏好像被什么塞满了。

    以至于现在一想到,蒋雨桐对自己笑的样子,就不由害羞,看见他目光也开始闪躲。

    他离开了自己的视线,目光又想追随他,自己这是怎么了。

    细竹比较笨,她没有看见过别人情窦初开的样子,当然也不看什么爱情的画本子。

    当然不知道这样是什么感觉了,但是蒋雨桐不知道自己的感情,实属是情感迟钝。

    两个人人就这样在各自的房间,自顾自想自己的事情,全然不知道大厅内弥漫的尴尬气氛。

    刘飒率先坐不住了,领着自己的兄弟回到自己的屋子内。

    这儿客栈的房间,有单人的双人的再就是多人住的,行走江湖的人。

    没有什么钱财,自然都是住的多人的,但是刘飒单独给那个女孩开了一间上房。

    而且在蒋雨桐处理完这儿的事情后,看刀疤不能再找自己等人麻烦。

    便早早回到自己房间去了,之后再也没有出来,就连吃的饭菜都是刘飒亲自端上去的。

    也只是敲了敲门,放在了门口,并没有其他什么动作。

    与其说像是雇主,倒不如说是刘飒的头头,因为雇主跟雇佣者还是有交流的,他们之间一点儿交流都没有。

    而且刘飒好像还很怕那个女孩,这就是刀疤在挑事儿的时候,换做平常刘飒不理就完事儿了。

    但是今天却打了起来,就连刀疤都很差异,因为他们俩常常都会碰见。

    但是谁也打不过谁,有些矛盾,没有太大的过节也就互相不理就完事儿了。

    刀疤属实没有想到,就因为今天开了那个小姑娘几句玩笑,自己就挨了这么毒的打,还招惹了一个惹不起的人。

    今天真的是晦气,但是刀疤不知道的是,今天应该算是刘飒救了他。

    因为那个小姑娘才是最不好惹的存在,小姑娘也属于刘飒的头头,她是自己老大的贵宾。

    出手狠辣程度刘飒是有见过的,一般一出手就没有生还的人。

    但是她也有一个很奇怪的点儿,要是有人比她先对挑事儿的人动手。

    她就不再会出手了,除非是同伴需要帮助,对她说她才会再动手。

    当然刘飒也不会对刀疤解释这些,刀疤也不会知道其中的缘由。

    只是会在日后江湖上 ,流传的画像中,看到这个女子,但也只是面熟而已。

    丝毫不会网眼前这个人身上多想,刀疤看着刘飒上楼了,自己在这儿坐着也很是没有意思。

    就领着自家兄弟回到了房间内,大厅因为快到晚上吃饭的点儿,也开始热闹了起来。

    也有人陆陆续续开始办理住店手续,这个客栈终于又恢复的以往的热闹。

    皇宫里,漱儿一下子睡到了下午,夕阳洒满了整个椒房殿。

    小艾也是没有想到淑妃会一下子睡这么就,不知道为何,以往淑妃睡觉都是有特定时间的。

    只要是到了时间就会醒过来,但是现在早上起来的也不是很早,中午却又睡了好久,难道是摆弄花卉累到了。

    小艾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真的不是到淑妃是为何睡了这么久。

    刚醒来的漱儿睁开眼睛,发现屋里已经暗了下来,唤来小艾帮自己穿戴好。

    移步出房间,就发现今天的夕阳很是好看,云彩都被染成了红色。

    很是绚丽夺目,漱儿感觉天空好似一张宣纸,让晚霞这只神奇的画笔在上面任意的挥洒。

    夕阳慢慢地从地平线上消失,周围的光也慢慢地被黑暗代替。

    照耀大地一天的太阳似乎累了,天地渐渐没有了任何的嘈杂声,一切渐渐的回归宁静。

    漱儿就这样在院子站了许久,久到太阳已经落了下去,小艾也不知道淑妃再出神想着什么。

    只是见太阳越来越低,照下的阳光也变少了起来,秋风带着凉意很是冰冷。

    便回去给漱儿找了一件披风,给漱儿披上,秋天的风最不抗吹了。

    一不小心人就会生病,要是患上了咳疾就更是难治了,小艾一点儿都不敢怠慢。

    想着晚上在淑妃睡觉前,再给熬一些驱寒用的姜水,淑妃看上去这么孱弱的,可别再生病受了苦。

    “主儿,天儿起风了,咱们回去吧。”

    小艾看着越来越黑的天色,淑妃像是被定在那里,还是一动不动的,忍不住出声说道。

    “嗯,回去吧。”

    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在这里站了许久,就连小艾给自己披着的衣服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其实漱儿也就是想起了细竹,刚才起床,没来由的一阵心慌,不知道是不是细竹出了什么事情。

    但是又想了想,她身边有蒋侍卫在,应该也不会发生什么大事。

    但是就是心里很不踏实,再就是自己想细竹了,这是自己和细竹分开最长的时间了。

    在天枢国国的时候,可以说是细竹陪着自己一起长大的,她们与其说是主仆。

    实则上姐妹更加适合她们之间的关系,从小一起长大,相互在偌大个皇宫里扶持。

    漱儿有时候都在想,要不是有细竹在身旁,自己可能早就死在那个冷冰冰的皇宫了吧。

    在皇宫里,年岁一样的孩子少之又少,就算是有,也会有妃子给他们灌输别的思想。

    都会对她避而远之,然而自己在小小的年岁就要学会察言观色,看着妃子们的脸色行事。

    稍微有一点儿做不到的地方,就要被告到母后那里,到后来母后不在了。

    就要告到皇后哪里,在母后那里还算好的,顶多就算是责骂几句。

    但是要是到皇后那里,她就要接着整治后宫为由,对自己进行惩罚。

    当然最多的惩罚也就是不让吃饭,轻则半天不许进食,重则两三天。

    当然太后也不是没有警告过皇后,但奈何太后身体越来越不好。

    能管的事情也是少之又少,皇后也就是避着太后做就是了,自己又是倔强。

    受了罚,在太后那里也不会表现出来,就更给皇后和其他妃子机会了。

    漱儿也不知道为什么单单就是想起了细竹,就会牵扯到怎么多的往事。

    自己有些许不对劲,漱儿看了眼漆黑的窗外,小艾已经去御膳房催晚膳了。

    这偌大个宫殿也就只有自己了,其余的都是一些叫不上名的小宫女,小太监。

    在乌启国过,国君固然是对自己很好,但是依旧不是家的感觉。

    漱儿也闹不懂,国君对自己到底是什么意思,要是说喜爱还是一时兴起。

    这两个方面漱儿想都不敢想,因为要是喜爱的话,她怕要是多年以后,国君要是变心了。

    自己将会怎么样,自己也不是很清楚,要是国君只是一时兴起。

    自己对国君的感情可是收不回来了,漱儿现在已经确定了,自己对于国君应该是喜欢的。

    但是自己对于国君什么都不了解,什么都不清楚就说喜欢可能是太过于肤浅了。

    但是他对于自己的好,自己都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但是就是这样记着记着。

    就将国君这个人给记在了心里,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或者阐述这样的感情。

    她也不知道国君对于她是什么样的情感,但是在当下,自己还是知足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