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邪王他不可能这么会撒娇 > 第5章几乎是不可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家众人面面相觑,从未听说过什么一夫一妻制。从古至今都是一夫多妻制,不然整个家族怎么兴旺,怎么传承下去?

    看见她变脸,君沉煜心情莫名有些愉悦:“放心,今后也不会有其他人,只有你。”

    夜凝禾微微惊讶的看着他,没想到他会给出这样的承诺。她以为他会拒绝,毕竟在这个世界,这种事几乎是不可能的。

    “当真?”

    “本王在此发誓,至死只会有夜凝禾一个王妃。”君沉煜低沉浑厚的嗓音落入在场所有人的耳朵里。

    突然,夜凝禾朱唇弯起:“本小姐同意了。”

    “既然六小姐无异,那夜家主呢?”君沉煜语气依旧很平稳,并没有太大的起伏。整个人看上去温柔平静,完全看不出他一点的强硬。

    “当然无异!煜王殿下能相中凝禾,是我们夜家的福气。”夜寒眸光微深,事已至此既然无法改变,那就接受。

    “爹!”

    “不可以!”

    夜寒厉喝道:“闭嘴!”

    现在煜王殿下还在,怎能这样无礼?

    夜风和夜光玉抿嘴不语,今后她再也不是那个低贱的六妹了。就算现在她毫无灵力,但是有煜王殿下的庇护,她照样可以活的风生水起。

    最主要的是,以往他们那样欺负她,不知道她要怎样还回来...

    “夜家主,这个院子确定是人住的?”君沉煜环顾四周,眸间闪过一丝冷厉。

    可想而知,之前夜凝禾的生活是多么的不好。

    “煜王殿下息怒,下次您再来,绝对看不见这幅场景。”夜寒低下头郑重承诺,虽然心里不爽,但是却不敢反驳。

    等君沉煜离开之后,夜猎寒脸色瞬间就变了。

    “爹,你看我做什么?”夜凝禾笑盈盈的望着他,随后又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难道我的脸上是有什么脏东西吗?”

    “夜凝禾,你在得意什么?老子始终是你爹,教训你老子有的是资格!”夜猎寒眼色森然,语气里满是咬牙切齿。

    夜凝禾笑容肆意,但眸底下却是一片寒意:“别忘了给我换新院子...哦!对了,善意的提醒一下,五姐估计快不行咯。”

    瞧着地上的夜若若,脸色已经苍白的块透明了。

    夜猎寒心中一惊,把这件事忘了:“走!”

    他带着几人直接离开,夜凝禾看着他们的背影,整个人彻底冷下来,脸上也再无笑颜。

    “丁兰,去找到今日的那个小男孩儿,告诉他...”夜凝禾俯身在丁兰耳边轻声道。

    丁兰瞪大双眼,随即又舒展开来:“知道了小姐,奴婢一定把事情办妥。”

    随后丁兰就出门办事去了。

    好不容易清闲下来,夜凝禾坐在凳子上,从怀里拿出槐枝老头给的手镯。

    空间手镯,顾名思义就是里面有个空间,可以装进去任何东西,是个不错的物品。不过空间的大小还得看东西的质量了。

    质量越高,空间越大,反之就相反。

    “认主?不就是滴血认主吗?”夜凝禾自己嘀咕着,这个都是之前她看书学来的。

    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不管了就先试试吧。

    夜凝禾咬破自己的手指,滴血上去。血竟然被直接被吸收了。

    但是血吸收进去之后就没有任何反应了,夜凝禾万分疑惑,又往上面滴了两滴血,手镯尽数吸收了。

    突然一个大胆的想法浮现在她的脑袋里,随后就见她把手指直接放在手镯上面。手镯贪婪的吸收着她的血液,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认主需要这么多血吗?”夜凝禾疑惑,能清晰的感知到自己体内鲜血的流失。就在她想要把手指抽回来时,就发现手指就像被粘住了一般!

    “怎么回事?”

    夜凝禾眉头紧锁,第一反应就是想要摔碎手镯解救自己。

    可是手镯摔在石桌上,只听见清脆悦耳的声音,手镯丝毫没有损伤,甚至里面的金色还渐渐变成了红色!

    “槐枝老头,你特么到底给了本小姐什么东西啊!”夜凝禾怒吼,好不容易活下来,难不成今日就死在这个手镯上面了?

    渐渐的她感觉自己体力不支,整个人趴在石桌上心想,这小东西能装下那么多血吗?随后就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丁兰回来就发现夜小姐趴在石桌上睡着了。她上前,在夜凝禾耳边轻轻呼唤:“夜小姐?夜小姐...”

    此时夜凝禾正处于另一个空间中,整个空间就好像一个大草原,一眼望去看不到边。绿油油的草地上有着各种颜色的花,煞是好看!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香味,闻上去让整个人都神清气爽起来。

    不远处还有一座山,山峰高耸入云霄,还有瀑布直飞而下,山下就是一汪清泉。夜凝禾好奇上前查看,只见泉水明净碧绿,泉底都长满了小草小花。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不会是手镯内部吧?”夜凝禾伸出纤纤玉手,轻拂水面。水纹很快散开来,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她盯着水面,突然双手捧起泉水就喝了一口,味道还不错!回甘!

    就这样毫无防备的喝了好多,隐隐约约就听见丁兰在唤她,来不及多想她念头一动。整个意识就回到了现实...

    “唔...”夜凝禾慢慢从桌上撑起身体,发现手镯不知何时已经带在她的手上,伸手拽动,发现根本就取不下来,那又是怎么带上去的?

    而且手镯的颜色已经变红了,这算是认主成功了?

    “夜小姐没事吧?”丁兰担忧的声音再次响起,她刚才叫了好多声夜小姐都没有反应。

    夜凝禾摇了摇头:“事情做的怎么样了。”

    “放心吧小姐,事情已经办妥了。景幸十分愿意,还会忠诚于小姐你一人。”丁兰微微点头,虽然她不知道一个小孩子能做些什么,但是夜小姐这么看好他,想必是有什么重要原因的吧!

    “很好,丁兰你现在的任务就是给他提供经济援助,全力支持他。费用,我来想办法。”夜凝禾沉思片刻道,虽然现在她有实力,但是并不影响她培养势力!

    强者为尊的世界,怎能不把自己变强呢?

    “是小姐!”丁兰点头。

    之后几天丁兰几乎半天的时间都在外面陪着景幸做事,而夜凝禾也摸清楚了空间手镯的使用方法。

    “契机?到底是什么...”夜凝禾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她现在完全没有一点头绪。

    虽然已经是初级武皇了,但是她并不想暴露这个实力,还是想用灵师身份露面。

    从上次见槐枝老头已经过去很多天了,但是她还是没有找到所谓的契机解除封印。

    “六小姐!”突然门外传来了一道陌生的声音。

    夜凝禾黛眉微挑,打开门瞧见一个从未见过的婢女。

    “何事?”

    “六小姐,奴婢奉家主之令,前来帮助六小姐搬院子。”红衣婢女恭敬道,没有察觉到一丝的不敬。

    夜凝禾居高临下的睨着她,锐利的眸子肆意打量着她:“行。”

    她还以为那个无良老爹忘了呢,没想到故意拖这么久,是想告诉她,整个夜家他说了算吧!

    “你叫什么?”夜凝禾让开,让她成功的进屋收拾东西。

    “回六小姐,奴婢叫秋红。”秋红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回答到。

    夜凝禾微微昂首表示知道了,也不知道这个人能不能信,不过她一直都很信任自己的眼光。

    目前秋红倒是没有露出什么马脚。

    夜凝禾的东西少之又少,很快的收拾完了。秋红背着东西,在前面带路,弯弯绕绕终于来到了一个小院子里。

    “六小姐,咱们到了。这个院子是六小姐生母的院子,我之前也是温夫人的婢女,奴婢十二岁就跟着温夫人了,直到有了六小姐你,温夫人难产...我就被调去后院打杂了。”秋红摸着小院的门,仿佛陷入了一段段回忆。

    听到温夫人三个字,夜凝禾脑海自动浮现出一个名字,温诗美。

    是她的娘亲,但是她并不记得自己娘亲长什么样子了。

    看见秋红这般模样,她心头一动:“走吧!”

    如秋红真能为她所用的话,那就太好了,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

    “是,六小姐。”秋红进去之后就开始打扫起来,而夜凝禾则四处参观起来。

    夜凝禾原本并不知道自己的爹爹还把娘亲的院子留起来了,不然她很有可能会偷偷过来看的。

    古色古香的院子,院子里有一片荷花池,屋内装饰也很整洁干净,看上去非常不错。

    坐在床榻上,夜凝禾总觉得有一种安心的感觉。

    “六小姐!你看我找到了什么。”秋红抱着一个盒子风风火火的走进来,满脸兴奋,仿佛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什么?”夜凝禾接过她怀中那个精致的盒子。盒子整体通红,上面还有金色滚边,看上去大气非凡。

    秋红兴奋的捏了捏手:“奴婢还记得,温夫人在生六小姐前,就准备了这个盒子。不过温夫人并没有告诉奴婢里面是什么,只让我时机成熟后交给六小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