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邪王他不可能这么会撒娇 > 第26章 其人道还治其人身

第26章 其人道还治其人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凝禾撑起疲惫不堪的身体,把法杖收回空间里,抱着四瞳从后面的窗户翻了出去,等回到宿舍,她们都还没醒。

    躺下好好休息,她累坏了。

    天大亮,舍友们都起了,唯独夜凝禾还没有动静。

    “凝禾你是有哪里不舒服吗?”白羽担忧道,往常这时她早就起来了。

    夜凝禾翻了一个身,困死了:“修炼了一整夜,现在好困。”

    “这样啊,我今日要去找师傅了,你起来记得吃饭。”白羽心里松了一口气,随后收拾了一下去找五长老了。

    说到师傅,这槐枝老头怎么不找她呢?不是说好要教她炼丹吗?

    想着想着她又陷入了沉睡,精神力透支她只想睡到天昏地暗。

    “糟了糟了!”响午梁可和田淼冲进房间,见她还在睡。

    “哎哟,我的祖宗别睡了!”梁可冲上前就把夜凝禾从床上拉起来:“我终于知道你说夏芷荷不敢出门是怎么回事了。”

    夜凝禾睡眼惺忪:“怎么了?”

    “三长老带着夏芷荷还有一帮人来找你算账啦!你真敢下手啊,不过是真的解恨,我们永远支持你!”梁可回想着夏芷荷那脸上长长的伤口,啧啧啧,真的是惨不忍睹。

    “什么?”夜凝禾清醒了些许,她就知道夏芷荷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都在楼下等你呢,要不咱们就不去吧?”田淼慌极了,她把三长老的爱徒伤了,三长老怎么可能会简单的放过她。

    夜凝禾伸了个懒腰,下床穿鞋:“不去?当缩头乌龟吗?躲的了一次,躲不了二次。”

    那个沅斯因为她进入学院早就不爽了,绝对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的。

    收拾好后,她就像个没事儿人一样走出去了。

    “这可怎么办才好!”田淼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这次她肯定会受伤的啊。

    梁可也知道此事不好收尾:“这样,你去通知二长老和煜王殿下,就说凝禾有危险,让他们速速前往。”

    田淼点了点头就跑出去了,而她来到楼下。看着夜凝禾前面一群人,而她后面只有她梁可,人数上就差太多了。

    “夜凝禾!”沅斯怒喝道,自己宠上天的爱徒,竟然被这个废物给毁容,这让她以后还怎么见人?

    掏了掏耳朵:“三长老,我的年纪还没有你高呢,你好好说我听得见,不用大吼大叫的,有失身份。”她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就能把别人气死。

    “夜凝禾,你居然敢毁了芷荷仙子的脸,你就等着吧,师傅会让你好看的。”夜若若在一旁幸灾乐祸,这下看她怎么逃。

    君文旭抿嘴不语,他越发看不懂夜凝禾了。但是她居然和君沉煜在一起,这让他非常的不爽:“师傅,此女天性狡猾,当小心。”

    “呵,不过小小大灵师,老夫弹弹手指就能送走她的命!”沅斯并没有听从君文旭的警告,这个仇他必报!

    围观群众越来越多,夜凝禾也不想和她们过多周旋,她有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她需要大量的休息来弥补过失的精神力。

    “哎,同学们看看。身为一届长老,居然想扼杀学生,天理何在?你们大家来为我评评理。”她看向周围再次语出惊人,沅斯突然回过神来,刚才被怒火冲昏了头脑。

    他身为长老是不能欺负或者挑战学员的,现在他居然公开闹事,要是被其他长老知道了,他怎么做人?

    “谁说想扼杀你了,别胡说!”沅斯气红了脸,是他考虑不周了:“本长老问你,为何要欺负芷荷?”

    “谁告诉你我欺负她了?”夜凝禾扬起自己的手,虽然伤好的差不多了,但是纱布还没有拆。

    “大家都知道,夏芷荷是二级天灵师,在学院里也算得上是佼佼者吧!你要说我一个初级班的大灵师去挑战她,就太过分了吧,三长老。”此话一出全场哗然,她们都忘了这点,谁会傻傻的去挑战比自己等级高的人呢。

    沅斯脸色一僵,夏芷荷自知理亏她埋头不语。

    “那好歹也要说说,事情的经过。”沅斯脸色铁青,今日就不应该出门!他睨了夏芷荷一眼,成天就知道惹祸。

    夏芷荷感受到师傅的目光,她的头都快埋到地上去了。

    “这还需要问我?”夜凝禾上下打量着夏芷荷:“那我就好心的告诉三长老吧,她想毁我容,想勾引我男人,那我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毁她容咯!”

    “天啊,这肯定不是芷荷仙子做的。”围观的一个男人惊呼。

    结果他被所有女人鄙视了:“也只有你们这些臭男人才觉得夏芷荷好。”

    “就是,反正我就觉得夏芷荷真贱,是个男的就敢勾引。”

    “三长老也是,仗着自己是个长老,居然让自己的徒弟肆意妄为,这样的人就不配当长老。”

    “天啦,夜凝禾真的好帅,我好喜欢。”

    学员们纷纷说出了自己内心里最真实的想法,这样他们心里可太不好受了。尤其是沅斯,他知道要是自己失去了民心,那么他长老的位置也坐不下去了。

    “王妃!”君沉煜收到田淼的消息后立马赶了过来,居然有人敢打他小凝儿的主意。

    夏芷荷见他出现直接扭头就跑了如今这样她还怎么见人,干脆去死了算了。

    见到他有些意外,他怎么来了?

    “煜王殿下。”沅斯点头叫到,态度还算恭敬,再怎么说也是个王爷,是皇室的人。

    “谁敢欺负我徒儿!”槐枝老头人未到声先到了,挤开人群就看到沅斯,他露出怀疑的眼神。

    沅斯被他看的十分不自在。

    “没事了,就是三长老有些误会,现在解开了,他应该也知道找谁了。”夜凝禾微微一笑,这两个人应该不会同时知道她出事了吧。回眸看了看梁可,微微昂首表示感谢。

    “君沉煜,你与夜凝禾没有任何关系,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么?”君文旭忍不住开口了,虽然他现在和夜凝禾也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但是她至少是他的前妻,看着她和其他男人那般亲密,他不爽极了。

    君沉煜一顿,夜凝禾秀眉微扬,两个人都有点愣住了,随后用打量的目光看着他。

    “你算什么东西?”君沉煜冷声质疑。

    “又没和你亲密,关你屁事?”夜凝禾冷笑一声,他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你们!”君文旭被气的不轻,甩袖离去。

    夜若若见状:“师傅我去看看他们。”然后也跟着跑了,她可没忘自己还要当太子妃呢!

    但是现在总觉得君文旭对夜凝禾那个贱人很上心,她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既然误会解开了,那我也就走了。”沅斯深深的看了一眼她后转身离开。

    “我不允许有人欺负你。”君沉煜紧紧的牵着她的小手,今日沅斯应该庆幸自己没动手,不然他可是忍不住的。

    夜凝禾拍拍他的胸膛:“放心,没有人能欺负我。”抬头柔和一笑。

    触及到她眼底的疲惫,心骤然疼惜,理了理她的碎发:“没休息好么?”

    “嗯,有点。”夜凝禾微微点头。

    槐枝老头看着眼前两人的互动,眼神来回在他们身上徘徊:“你们两个够了!”

    “真当我这个老头不在是吧?你!放开我徒儿!”

    君沉煜睨了他一眼,槐枝身体一僵,眼神太恐怖了惹不起。

    “爱徒,走!今天师傅教你炼丹。”槐枝兴奋不已,前两天没找她是因为他在研究丹药,好歹他是给练出来了。

    “不去!”君沉煜直接把她抱起来,小凝儿都没休息好,炼什么丹。

    夜凝禾笑吟吟的看着槐枝老头:“下次吧。”

    “你们,你们气死我了…明天再来找你。”槐枝扶额,自己的徒弟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

    君沉煜直接抱着她走了,留给人们羡慕的背影。

    “去哪儿?”夜凝禾窝在他怀里,睡意朦胧。

    “好好休息,带你去个地方。”君沉煜低首看着她,此时她就像一只小猫儿一样,半眯着眸子,舒服的躺着。

    “嗯。”夜凝禾很快睡着了,他带着她来到后山山顶。绝壁上有一颗苍天古木,树叶被风吹的沙沙作响,不知名的小鸟时不时飞过,好一幅古木云海画!

    一个轻跃,他抱着怀中的人儿,稳稳坐在大树枝上。下面是看不到底的悬崖,前面是一望无际的云海,树上坐着一对神仙眷侣,又形成了一幅绝美的风景画。

    两个时辰后,她动了动缓缓睁开雾蒙蒙的双眼,就这样盯着他。

    君沉煜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气,经不住诱惑,直接俯身吻上那让他朝思暮想的柔软之上。

    “唔。”睡懵的她没想到他会搞偷袭,看着他放大的俊脸,心中一片悸动。

    男人贪婪的攫取着属于她的气息,用力的探索着每一个角落。她脑海一片空白,轻颤的承受着他的爱意。

    良久之后才松开她,夜凝禾微微喘息着,脸上忍不住泛起红潮,朱唇微启,清纯中夹杂着无限的妩媚,那让人怜爱的样子,差点让他失控。

    “小凝儿,你继续勾引我,我会忍不住吃掉你的。”君沉煜吐出的热气喷在她细腻柔软的耳垂上,惹的她浑身颤栗。

    他声音低沉富有磁性,听得出他正压抑着自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