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永不到来的黎明 > 22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是急怒攻心所致。吐血之后,浑身无力,好像血液突然被人抽干;弯下身子,以枪拄地,气喘不止。恰好看见旁边镜子里的自己:头发杂乱、眼窝深陷、面色蜡黄、身形憔悴,比起外面的丧尸似乎也强不了多少。

    直想赶紧躺下来休息,可是不行,现在强敌环伺,绝不是休息的时候。旁边传来怪异的“咳咳”声,寻声望去,发现老黑有些不对劲,两个布满血丝的眼珠子瞪得犹如铜铃一般,直勾勾的看着我刚刚吐在地上的鲜血,面目狰狞而贪婪。

    顿感不妙,这老黑虽然还有人的意识,但毕竟是丧尸,新鲜的血液对他的吸引力可想而知!万一他狂性大发可怎么办?连忙再次站起,手指放在扳机上,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没事,肚子里血太多,所以吐出来点玩玩。”“咳”老黑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低下头,把目光转向别处。

    看到老黑这种状态,我暗暗担心,必须说点什么不露痕迹的狠话,能够暗中敲打敲打老黑,正低头组织语言。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些不太妙的动静,连忙示意他们噤声。侧耳细听,果然隐隐的听到丧尸的嘶吼声,不是单个的,而是那种连成一片的。这可不太妙,连忙说道:“我们快出去看看!”

    老黑当先出去,杨亮跟在后面,我脚步蹒跚,走在最后。出了门立刻看到大群的丧尸黑压压的一片,正从南北侧向整个小区扩散。可以肯定南北两侧的大门都被挤开,丧尸已经进入小区。

    这群丧尸看到我们,快速逼近,它们数量很多,其中有很多走得快的,已经占领了小区大部分区域,留给我们的回旋空间已经很少,也就剩下通往东西两侧的道路。

    我振作精神观察,发现这群丧尸和之前遇到的不太一样,它们会跑,但跑起来踉踉跄跄,好像喝醉了一般,速度不快不慢,介于特种丧尸和普通丧尸之间。

    头晕目眩,两腿如同灌满了铅,我喘息道:“我们要先拿武器,然后上车。正好顺路。”

    三个一起向西方奔去。但这些丧尸当中走得快的几乎已经布满整个小区,从四面八方向我们围攻。老黑没死没活的冲在前面,拼命伸出爪子戳死迎面而来的丧尸。它也是丧尸,不会受到攻击,自然大占便宜。

    我用95轻机枪清理其他方向,打的这些丧尸横尸遍地。但架不住进入小区的丧尸太多,而且又不断从不同方向冒出,弄得我手忙脚乱。杨亮在我和老黑中间,用64手枪射击,他打的不准,帮助有限。

    其他丧尸听到枪声,闻风而来越聚越多,一个弹鼓很快打完,其他的弹鼓都装在背包里,来不及拿出。我只得拔出手枪射击,一枪一个,手枪速度远不及轻机枪,丧尸很快围拢。

    我们被堵在了路中间,压力越来越大,已经无法继续前行。杨亮指着旁边的高层叫道:“叔叔,丧尸太多了,我们先进里面躲躲,行吗?”

    我眼见四下无路,也没其他办法!于是拉着杨亮躲入楼内。老黑替我们断后,拼命阻挡蜂拥而来的丧尸。我冲他叫道:“快进来,我要关门了!”

    杨亮叫道:“不用等他,他死不了!”我一想不错,连忙将门关闭。

    杨亮走到电梯口,按下上行键,只听“叮”的一声,电梯居然开了。我大为诧异:这里居然还有电?连忙跟着杨亮进电梯。杨亮按下顶层按钮,说道:“他说,越往上丧尸就越闻不到我们的气息!最上面最安全。就算有血腥味,也会随风飘散,丧尸闻不出是从哪儿传出来的。”

    我问道:“谁说的?”杨亮闭口不答,我心里瞬间明白肯定是老黑告诉他的。想问问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如此记恨;但又想起了肖琳,便无心再问。坐倒在地上,想着自己的心事。

    肖琳啊肖琳!昨天回来给我打针的是不是你?你怎么又不见了?真的被丧尸咬了吗?如果你真的被咬了,那该怎么办?想到这些忧心如焚,不住的安慰自己:做最坏的打算,但是要报最好的希望。就像安西教练所说:一旦放弃希望,比赛就提前结束了!不住的宽慰自己,但还是越想越急,陡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身子歪倒在地,人事不知。

    等醒过来,正躺在一张大床上,外面天色已晚。我坐起来,回视自身,轻机枪已经不知去向,白金手枪就在手边,连忙拿起。看看四周,装修颇为豪华,他妈的,这又是哪儿啊?外面有一阳台,过去向外一看,一阵头晕目眩,居高临下,这也太高了。再往上一看,上面也没什么了,果然已经身处楼顶。

    光线暗淡,地面上一个个毫无规律的黑点,像蚂蚁一样爬来爬去,布满了整个小区;定睛细看才能察觉它们是丧尸。分布的十分均匀,没有挤在门口,好像真不知道我们所处的位置。这高层还真的安全,真的闻不出血腥味。

    看着下面密密麻麻的丧尸,我心里打了个突:这么多!根本不可能直接杀出去,只能用烂肉伪装,只是不知这群丧尸智力怎么样,能不能识破。根据以往的经验,丧尸越是行动迅速,也就越聪明,这些丧尸的智力肯定比普通丧尸要高。

    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回头一看,杨亮站在我身后。现在才有机会仔细看他,只见他身形瘦小,眼细鼻粗,长得有些难看。但他很有礼貌的向我说道:“叔叔好!”态度十分恭谨。

    “叔叔”这两个字像一把铁锤重重砸在我的心上:多新鲜呢!我才十八,居然管我叫叔叔!不过这段时间风餐露宿,确实像是一下老了十岁。

    “你好,”我也尽量礼貌的回道,接着又问:“他呢?”

    “谁?”

    我咳嗽了两声,说道:“你知道我说的是谁!”说话有气无力的,连自己都觉得虚弱。

    “他去帮我们弄子弹了,我让他放在门口,不让他进来!”

    “干嘛不让他进来?他挺好的,救了我好几次。”

    杨亮低下头说道:“你是没见他发狂的时候……”忽然有眼泪流下,似乎触动了心事。

    我问道:“你有没有嘱咐他出来进去的时候把门关好?”

    杨亮说:“不用开门,这些楼下面的车库都是连着的,他可以通过地下车库神不知鬼不觉的去拿。”

    我一惊,问道:“如果丧尸进了其他高楼,不就能通过地下车库找到我们楼里?”

    杨亮答道:“还真能,不过这么聪明的丧尸,我还没见过。”

    我想了想,说道:“那就好……”咳嗽了两声,回到床上虚弱的躺下。

    杨亮找了个板凳坐在床前问道:“叔叔,你能不能教我怎么杀丧尸?”

    “叔叔”这两个字又给了我一顿暴击。我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会杀丧尸,我们认识才多长时间?总共话还没说十句。我杀丧尸和你一样,不都是用枪打吗?”

    杨亮笑了笑,说:“我爸给我找回来的人,哪能差了!”

    我松了口气,说道:“原来他果真是你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