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才毒妃:魔君别乱来 > 第20章 卿蓉惨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卿九将信展开,刚要阅览,雅居的门却被敲响,小丫鬟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小姐,老爷让您即刻到前院去,二小姐出事了。”

    二小姐?是卿蓉蓉?

    卿九将信重新放进盒子里,起身将盒子放好,这才打开门,往前院走去,这才多大一会儿,又是出了什么事?卿九想到她让卿荆山去关注一下卿蓉蓉,从她的口中探听出那个黑衣人的身份,或许能够找出想害了卿家的幕后之人。

    “呜呜呜,我的蓉儿啊!谁来救救我的女儿啊~”

    还没有靠近,卿九就听到了二婶沈婉蓉的哭喊声,然后在柴房的周围围了一圈的人,这是出了什么事情。

    “大小姐~”

    有婆子瞧见走过来的卿九,出声喊道。

    卿九点头望去,就瞧见卿蓉蓉被沈婉蓉抱在怀里,一张脸青紫一片,双眼大睁,七窍流血,竟是死了~

    “是你,你这个杀人凶手,你还我的蓉蓉,你还我的女儿。”

    沈婉蓉一抬眼瞧见了走过来的卿九,当即就疯了一般的起身,抬起手就往卿九的脸上抓去,样子着实疯狂无比。

    “干什么。”

    卿九眉头一皱,看着泼妇一般冲上来的沈婉蓉不耐烦的一推,直接将她推到一边。

    然后缓步上前走到卿蓉蓉的身边。

    “卿九九,你这个害人精,祸害,是你害死我的女儿的,是你,我不会放过你的。”

    沈婉蓉哭倒在卿桧的身上,双眼愤恨的盯着卿九,只恨不得食其血吃其肉,若是眼神能够杀人的话,卿九已经被她凌迟了一万遍了。

    “老二家的,注意你的言辞,这件事情跟九丫头没有关系。”

    卿荆山沉着脸开口。

    此时的沈婉蓉却是什么话也听不见去,一身的愤恨根本就掩饰不住,只大声吼道,“怎么没有关系,若不是卿九九乱说,我们家蓉儿就不会被关进柴房,就不会死了~”

    她的声音吼的很大,后院的丫鬟婆子此刻都远远的瞧着这边,碍于身份没有上前,却也都关注着,府邸内死了个二小姐这可是大事~

    卿九有些不耐烦,她冷冷的瞥了一眼沈婉蓉,目光冷厉如刀,带着警告的味道,“二婶,你说话可是要负责的,卿蓉蓉的死跟我有什么关系?她怀孕是真,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现在她死了,我们首先是要找到杀人凶手,而不是胡乱攀咬。”

    沈婉蓉还想说什么,但是在接触到卿九的眼神之时,心里一怯,没有在嚎叫了,而是趴在卿桧的身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杀人凶手?难道我妹妹是被人害死的?”

    站在一旁的卿城突然开口,她手帕捂嘴,眼眶微红,一副梨花带雨伤心过度的模样,若是男人看了准要心疼死。

    卿九蹲下身子,瞥一眼卿城,“脸颊青紫,七窍流血,双眼暴睁,这明显是中毒而亡,难不成你妹妹是自杀?”

    这话可是带着浓浓的讽刺意味。

    沈婉蓉张了张嘴,刚想说话,卿九便接着说道,“我想蓉堂妹既然有胆子怀孕,应该不是那种为了名声而吞毒自杀的人吧。”

    这话直接将二房的人堵了个哑巴,这脸上生生的挨了一巴掌。

    “九丫头,看出什么了?”

    卿荆山上前一步,脸色阴沉,他虽然对二房这个孙女儿失望了,但是却没想让她死啊,而且还是悄无声息的死在府邸内的,这究竟是什么人下的手?

    “爷爷,报官吧。”

    卿九没有多说什么,只扔下这一句话。

    “不行,不能报官。”

    那知卿九话音刚落,卿桧就赶忙开口,样子有些瑟缩,看起来喊出这句话用尽了他全身的勇气。

    卿九看向他,挑眉询问,卿桧低垂着头,懦弱的模样,“不能报官,蓉蓉这个情况一旦报官的话,仵作会进行检查,那么蓉蓉怀了身孕的事情就瞒不住了~”

    “所以呢?”

    卿九不解,这个二叔想要表达什么?

    她是真看不上这个人,胆小懦弱妻管严,哪里还有一点儿男人的样子。

    “城儿岁数到了,马上就要义亲,如果这件事传出去会影响到城儿的。”

    “对,对,不能报官。”

    沈婉蓉也反应过来,连忙点头附和,一旁的卿城用手帕捂着了眼睛,看不清神色。

    卿荆山沉了面容,没有说话。

    卿九挑眉,这卿桧胆小懦弱不经事的模样,竟还知道为自己的大女儿着想,但只因为这样便不想查出杀人凶手是谁吗?而且看样子很明显就是府中的人干的。

    “爷爷,你是一家之主,你做决定。”

    卿九耸了耸肩说道,这件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相信卿荆山心里也是有一杆称,而且这件事处处透着蹊跷,他们刚准备去做卿蓉蓉的思想工作,这边卿蓉蓉就一命呜呼了,这个人手段还真是挺狠,潜在卿府之中就好似一个深水炸弹,指不定哪天就爆炸了。

    卿荆山深思良久没有说话,半晌之后才开口,“就依老二吧,但是这件事情要彻查。”

    卿九也理解卿荆山的良苦用心,便也没有多说,听到卿荆山说要彻查,她弯了弯唇角道,“爷爷,这件事情交给我吧。”

    “好。”

    二话没说,卿荆山便点头。

    卿九做事情干脆,很快便将府中的丫鬟婆子给召集在一起,单独伺候后院的一批又点名叫了出来,相互举报,指正,指认,找出自己的不在场证明……

    一下午的时间转瞬而过,却没想到最后竟然没有找到嫌疑人,凡似跟卿蓉蓉有过接触的都有不在场证明,看门的婆子和送饭的丫头,这一天一夜均有人看守,除了沈婉蓉和卿桧去看了卿蓉蓉一次之外,再就是送饭的丫头~

    事情有些棘手,莫不是什么高手能够来无影去无踪?

    审了一下午,大家伙都有些累了,卿九跟听到消息赶来的卿羽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凝重,究竟是谁对卿蓉蓉下的手呢?

    杀了卿蓉蓉,是为了让她说不出孩子的身份?还是为了让她永远说不出那晚悬崖顶上黑衣人的身份呢?

    那么这两个人又是否是同一个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