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才毒妃:魔君别乱来 > 第102章 你给本王下药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凤玺,你这个卑鄙小人。”  卿九那个怒啊,她指着凤玺就就骂出声来,这什么仇什么怨啊,这个楚烨的胳膊明明是凤玺砍掉的,跟她可没有关系,可凤玺这个心机深沉的贱人竟然说的一副好像是为了给她出气,所以才动手砍了

    楚烨的胳膊。

    实在是心机深沉。

    这是明显的嫁祸。

    这事儿可跟她没什么关系好吗?

    被骂了一句,凤玺转头沉沉的看向卿九,薄唇紧抿,卿九骂他,他也没有还口,只是盯着卿九的脸,目光复杂。

    楚烨已经疼的近气少,出气多,脸色煞白,这样下去就要失血过多而死了。

    卿九真的气死了,她才不想背这个黑锅。  于是,卿九上前一步,掏出一瓶止血药粉,走到楚烨的眼前,开口道,“是凤玺砍的你的胳膊啊,他还想杀你灭口呢,被我拦住了,我这药是花了大价钱配置的,我给你用,救你的命,否则你都要失血

    过多死去了,你一定要活下去,这样才能找凤玺报仇。”

    卿九心疼死她的药粉了,这些药粉都是她用特别名贵的药材制成的,价值万金,用在楚烨这种人身上,简直就是浪费,楚烨的死活跟她有什么关系?

    可是现在还是皇权当头,她的路还没有铺完,小叔体内的蛊毒还没有解,楚烨毕竟是太子,若是真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查到凤玺没事,可若是查到她的身上,连累卿府满门可就不合算了。

    所以她只是出手帮楚烨止血,却没有在第一时间将他的胳膊接上。

    好吧,凭她的手艺,这手臂断的时间尚短,并且为刀剑所伤,切口平整,将断臂接上是没有问题的,以后虽然不能舞刀弄枪了,但是拿东西却是没有问题的。

    只是楚烨这人几次想对她出手,甚至下暗招,并且一再羞辱她,她又不是圣母,所以帮楚烨止血,已经是她能做到的极限了。

    卿九一边给楚烨上药,一边提及凤玺的名字,让楚烨记住是谁害他如此。

    这在医学上叫疼痛催眠法。

    “楚烨,你放心,你死不了的啊,你记住是凤玺害你的,你好了之后要报仇就找凤玺。”

    卿九一边给楚烨的伤口撒药粉,一边催眠楚烨。  楚烨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臂躺在一边,断口处鲜血不停的往外冒,房间内再也听不到一丁点的香粉味道,只剩下血腥的味道,楚烨知道那是他的血,若是没有人救他,今日他就

    会命丧黄泉,他的一生也会止步于此。

    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或许今日就会死在这里。

    可就是在这时候,他看到卿九九蹲在他的身旁,满眼疼惜的盯着他的伤口,然后从怀里掏出药粉,小心翼翼的为他上药。

    并且还一直在鼓励他,活下去,活下去。

    楚烨怔怔的看着卿九,他的视线有些模糊,脸上冷汗淋淋,可是他的眼眶却是有些酸涩。

    人之将死,才看清楚谁对他是最好的。

    脑海中闪过过去很多的画面,一幕一幕都是卿九九的模样,她长的不好看,出门的时候都时常戴着面纱,他记不住卿九九的模样,只能记住她脸上的红色胎记,所以他真的很厌恶卿九九。

    尤其是她总是跟人打听他的去处,常常去找他。

    以前的时候总是制造巧遇,在他的眼前乱晃,最近时日又喜欢上了欲擒故纵,更加的让自己讨厌她。

    可是此时此刻,他才看清楚,原来能得一个人真心爱着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

    此刻的卿九九螓手低垂,肤如凝脂,竟也是好看的让他移不开眼。

    楚烨的心突然有些后悔,后悔与卿九九退婚了。

    卿九将药粉一股脑全部洒在楚烨的伤口上,看着他的伤口终于止住了血,开始结一层血痂,吐出一口气,抬起头就见楚烨双眼发亮的盯着她。

    卿九打了个冷颤,这眼神太亮了,跟回光返照似的。  然后就见楚烨费力的抬起另一只手,忽的一把握住卿九的手腕,开口道,“卿九九,以前是我做的不对,直到这一刻,我才看清楚谁才是最爱我的人,你放心,等我好了,一定会让父皇再次赐婚,让你

    做我的太子妃。”

    楚烨激动的都以我相称了,可见是真心的了。

    “你没病吧。”

    卿九吓了一跳,蹭的一下站起来,看神经病一样的看着楚烨,这家伙受了刺激,傻了吧。

    此时,站在身后的凤玺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听到楚烨的话,心中更是怒火翻滚,上前一步,将刀柄往楚烨头上拍,直接将楚烨给拍的昏死过去。

    世界总算是安静了。

    “神经病。”

    卿九嘀咕了一声,起身就往外面走,这屋里的味道真的是太难闻了。

    凤玺却伸出手去扯她的胳膊,卿九一甩,脸色冰冷,“别碰我。”

    楚烨包的这房间位于万花楼后院,地势偏僻安静,人流来往少,这边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也没引起什么轰动,所以卿九就很快的便从后门离开,凤玺一直跟在她的身后。

    卿九从出了万花楼就一直没搭理凤玺,压根就不想跟他说话。

    凤玺步子大,三两步上前挡在卿九的面前。

    “干什么?”

    卿九凉凉的开口。

    凤玺站起卿九的前面,红唇张了几张,可愣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怎么,想道歉?”

    卿九抬着下巴,眼神充满轻蔑,她是认定了凤玺是在羞辱她。

    从一开始就是,她不过就是得罪了他一次,这个寿王不但要挟她签了什么主仆契约,如今还夺了她的初吻,而且还是两次,孰可忍孰不可忍。

    “我不接受,但是凤玺你带给我的羞辱我全部都记着,总有一天我会打败你,让你伏跪在我的脚底,亲爱的兽王殿下。”

    寿王,兽王,禽兽的兽。

    凤玺本来就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突然而至的狂放行为,此刻听到卿九的话,只觉得心如刀绞,那积攒在心间的点点温暖,瞬间消散了。

    他张了张嘴,终于开了口。  “卿九九,你是不是也给本王下药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