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才毒妃:魔君别乱来 > 第152章 逼凤玺现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到敲门声,钟离梦顿时整个人都精神了,蹭的一下就从床榻上蹦了起来,一把抓起塌上的丝质被单,围在胸前,露出两条玉腿,站在地上,含羞带怯的开口。

    “请进。”

    门外的金耀一听钟离梦这娇嗔的声音,头瞬间就大了,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他清了清嗓子,这才语气平和的开口。

    “钟姑娘,主子今晚不回来了,还有主子说请您马上离开。”

    钟离梦仿佛被人当头泼了一盆凉水,雀跃的心瞬间凉透,紧接着就是难堪,从未有过的难堪。

    “滚。”

    钟离梦愤怒到极致,一把抓起桌子上的一个花瓶往地上一砸,轰的一声。

    “钟姑娘,主子说了,请您离开,立刻马上。”

    门外的金耀雷打不动,又说了一遍。

    屋内钟离梦泪如雨下,竟是怒急攻心,一口血就喷了出来,而那血的颜色竟然是黑色的。

    钟离梦坐倒在地,盯着地上吐出来的黑血,她伸出手抹了一把,然后放进嘴里边哭边笑。

    “阿玺,我为你付出这么多,你竟然这么对我。”

    “为什么,为什么?我不甘心,我绝对不会将你拱手让人的,绝对不会。”

    “卿九九,都是你,我不会放过你的。”

    此时,钟离梦脸上表情狰狞,宛如魔鬼。

    “钟姑娘,您收拾好了吗?”

    门外金耀还在催促着。

    钟离梦阴冷的视线看向门外,此时她的脸上哪里还有半分温婉,有的只是一片疯狂。

    她起身默默的穿上衣服,整个过程一言不发,眼神阴鸷可怕。

    半晌之后打开门,金耀还站在外面,看到钟离梦推开门,他尴尬的轻咳一声,“钟姑娘,天色很晚了,我派人送您出去吧。”

    “阿玺呢?他去哪里了?”

    钟离梦沉着面容,盯着金耀,冷冷的问道。

    “属下不知。”

    金耀毕恭毕敬。

    下一秒,钟离梦突然闪电般的出手,金耀只觉得一道粉末扑面而来,味道辛辣不已。

    他震惊抬头,只瞧见钟离梦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然后剧痛袭来,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啃食他的脸,金耀疼痛不堪,伸手摸了一下,只觉得脸上开始出现溃烂。

    “不想死的话就告诉我阿玺在哪里。”

    钟离梦的脸上毫无怜悯,她将所有的愤怒都发泄在了金耀身上。

    金耀抿着唇,他的手也开始出现溃烂,一个个小血泡出现,砰的一声炸开,看起来无比渗人,尤其是那种钻心的疼痛让他想跪地咆哮。

    “属下不知。”

    金耀强忍着剧痛,浑身颤抖,却仍是不松口。

    他没有想到钟姑娘会这般狠辣。

    “不知?那你就等着全身溃烂而死吧,一个小小的侍卫也敢诓骗与我,真当我钟离梦是好欺负的吗?”

    她一声厉呵,直接出脚将金耀踹翻在地。

    此时,隐在暗处的影卫见金耀受伤,迅速去通知凤玺。

    而另一边,凤玺将卿九安顿好了之后才离开屋子,他需要去温泉泡泡。

    衣服还没有脱下,便接到影卫的报告。

    迅速起身往后院而去。

    入眼便是躺在地上颤抖不已的金耀,还有一脸哀怨看着她的钟离梦。

    凤玺迅速上前,“怎么回事?”

    他问,声音已经含了怒气。

    “阿玺,你终于肯来见我。”

    钟离梦的眼泪迅速落下来,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我问你,金耀他是怎么回事?”

    凤玺却对她的眼泪视而不见,而是厉声呵斥道。

    “是我做的,我不这样,你会来见我吗?”

    钟离梦理直气壮。

    “立刻救他。”

    金耀那模样明显就是中毒的,看他痛苦成这个样子这毒显然很是霸道。

    “我不要。”

    钟离梦大吼。  “我不要,我不要,我就是想问问你,阿玺,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今天晚上你去哪儿了?是不是跟那个丑丫头喝酒去了?难道你真的喜欢上卿九九那个丑丫头了吗?我不允许你听到了吗?我

    决不允许。”

    疯狂凄厉的叫声响起。

    凤玺剑眉紧皱。

    这样的钟离梦真的让她厌恶无比。

    两年前那个温柔淡雅的女孩子哪里去了。

    时间真的会将一个人变的如此面目全非吗?

    “先救人。”

    凤玺淡淡出声。

    钟离梦摇头,眼中一片灰色,“你对待一个属下尚且存了怜悯和疼惜之情,可为何要对我这般无情?阿玺,你永远不知道这两年我为了你受了多少苦,又付出了什么,你永远不知道。”

    “先救人。”

    凤玺薄唇微动,还是这三个字。

    “不救。”

    钟离梦摇头。

    “离梦,我不知道这两年你经历了什么,但是如今的你让我非常不喜欢,你乃医者,却随意毒杀无辜之人,今日起,你莫要在踏入寿王府。”

    凤玺的声音冷酷无情,钟离梦被逼的连连后退。

    “阿玺,为了一个小小的侍卫,你竟然如此说我?好,你一定会后悔的,一定……!”

    钟离梦哭着扔下这句话,捂着脸就往夜色里面冲。

    凤玺眉头一皱,想喊人拦住她,张了张嘴,终究没说出口。

    “传宴大夫。”

    一声令下,金耀还在用手抓脸,那种又痒又疼的感觉他根本就控制不住。

    凤玺上前,制住他的动作。

    “主子。”

    金耀费力睁眼,想说些什么。

    “无事。”

    凤玺打断他,声音沉稳坚定,金耀渐渐的安定下来。  很快宴大夫便来了,检查了金耀一翻,“王爷,金耀他中的毒为蛇苦胆,乃毒蛇的汁液和一种毒草融合炼制而成,独行霸道阴狠,老夫需要回去细细研究,查出毒蛇的种类,对症下药,方可研制出来解

    药。”

    宴大夫恭恭敬敬的回答。

    凤玺听的眉头直跳,宴大夫乃是皇宫御医,年岁大了,人又啰嗦,被他邀进了府中。

    看一眼金耀那惨烈的模样,再听听宴大夫的话,凤玺皱眉,金耀这模样能等到他研制出解药?

    凤玺他没有想到钟离梦会对他的人下如此狠手,本以为只是随意的吓唬他,却没想到……

    “来人,去将钟离梦给我抓回来。”  “领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