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兽性总裁的小猎物 > 第74章 这丫头有意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夏一涵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只觉得羞的厉害。说很好,还不要被她笑死啊,要是说不好,会不会让她恐惧这个呢,应该不会的,她这么开朗。

    这样想着,她就应付地说:“其实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就像……”她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词形容,不知道怎么说才能把感受恰当地说出来。

    “一涵,你确定是在跟我说话吗?那么小的声音,我哪里听的见嘛。你大声些!”

    “好啦,其实那事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夏一涵声音大了几分。

    声音是大了,酒酒同学也听清楚了,可她对这个答案表示非常怀疑。

    “不对吧,一涵,你没说实话,你就把你真实感受告诉我好不好,做那事到底是什么样的,我都要好奇死……”她话还没说完,门忽然从外面打开。

    叶子墨修长的身影在门口出现,两个女人都被羞的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了。夏一涵和酒酒同时在心里默默祈祷,千万千万别让叶子墨听见刚刚的话啊。尤其是夏一涵,她早上说了一个不累,就被他给弄的累死累活。要是这次被他听到她说没感觉,他是不是非要弄的她承认有感觉为止?

    现在身体还酸软的动不了,要真那样,她是实在承受不了了。

    “你很好奇?要不你今晚到主宅值夜班吧。”叶子墨的脸色暧昧不明,她们都看不出这句话是真是假。

    夏一涵不禁有些郁闷,心想,他到底是要种马到什么程度啊。

    跟那么多女人,他就不怕得病吗?

    酒酒连连摇头,又是摇头,又是摆手,急切地说:“叶先生,您别跟我开玩笑了。虽然您是高富帅,啊,不对,是高富帅中的极品高富帅,我也很崇拜您。不过,您不是我的菜啦。最最重要的是,你是我好朋友的男人啊,有道是朋友夫不可欺,所以,哈哈,您懂的。总之就是非常感谢您,但是我不想。”

    像酒酒这么不加掩饰,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的个性,在叶子墨的圈子里是绝无仅有的,倒真让他觉得这丫头有意思,很可爱。

    “要是我非得那么做呢?”他一脸严肃的逗她。

    “啊?”酒酒有些惊愕地看着他,觉得很不对劲,要他真的那么做,那他就不是她偶像啦,就成了呕吐的对象啦,哪有见到女人就扑上去的,又不是动物。

    在她面前调戏别的女人,这让夏一涵觉得很难堪。

    她恨不得能堵住耳朵,能捂住眼睛,不听不看,不去想他到底有多可恶。

    自然她那难受的样子也没逃过叶子墨的眼睛,于是他故意加重了语气问酒酒:“我说,要是我非要让你做我女人,你怎么办?”

    酒酒那些话本来还只是在心里说说的,这回被他逼问急了,她就有些冲动不顾后果了。

    “千万不要千万不要!您别破坏在我心中的完美印象啊。要是您真那样做,您就不是我偶像了,会是我呕吐的对象。我不喜欢种马,不喜欢见女人就扑上去的男人。”

    这话说出来,夏一涵真觉得解气,就该有人骂这个男人一顿。不过解气也是一瞬间,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有些为酒酒担心了。叶子墨这人好像很小气,谁得罪他,好像都要付出代价的。

    酒酒这竹筒倒豆子似的说完,也旋即领悟到了自己太心直口快了。

    她歉疚地看着叶子墨,连忙改口。“哈哈,太子爷,我这么说应该没有伤害到您强大的自尊心吧?其实我不是说您就是那种种马,我只是说,如果,只是如果您非要我那样,就成了那什么,有点儿随便了。不过我知道您是开玩笑的啦,您这么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完美男人,怎么可能看得上我这个黑黢黢的傻姑娘呢。”

    噗,没想到她酒酒关键时刻还能这么口吐莲花,她不禁暗暗佩服自己了。

    叶子墨被她说的,实在忍不住,咧开嘴轻轻笑了下,又觉得这样有点有损他伟大光辉的形象,重新板起了脸。

    那一瞬间的笑容让夏一涵有些怔住了,叶子墨笑起来,真是很容易让人着迷。即使她在恨他,都不觉动容了一下。

    随即她意识到是酒酒的可爱让他那么高兴,心里又有一种淡淡的苦涩。还是酒酒厉害些吧,她从来都没有让他这么高兴过。

    酒酒抓住这个机会,谄媚地笑。“叶先生,这么说您不生我的气。您真是英明啊!一涵,你慢慢吃,我晚点儿来收拾碗筷哈。”说完,她也不管叶子墨的意思了,直接溜之大吉。

    他本来也没想把她怎么样,她这样一跑,也正合他的意。

    她一走,好像房间里特别安静。

    他依然站在离床不远的地方,含义未明地注视着夏一涵。从她红的像是泼了血的小脸,到她布满吻痕的脖子,胸口……

    这样的眼神让她有些怕,赶忙端起床头柜上托盘里的燕麦粥,想假装喝两口。

    他慢悠悠地迈步走到床尾,坐下来,轻声说:“把粥放下,过来!”

    那语气有点儿像召唤小狗一样,她心内叹息一声,听话的把粥放下,按着那床遮羞的毯子来到他身边。

    他伸出大手一揽,她整个人就到了他怀里。

    她没有发出声音,心却被他的动作弄的一颤。随即他在她耳畔的轻语,更让她觉得心跳的异样了,他的呼吸清浅,淡淡地问她:“听说你觉得上床是一件很没感觉的事?”

    说话的同时,他的唇舌在轻柔的逗弄她小巧的耳朵,温热的气息似有若无地撩拨着她。

    她以为她的这句话他没听到呢,毕竟她声音也不是很大,这人的听力好像有点儿太惊人了。

    “这样,有感觉吗?”他啃咬着她耳垂的同时,含糊不清地问。

    她当然不敢说没感觉了,赶忙乖乖地哼了一声:“嗯,有。”

    “这样呢?”他的手忽然钻入她裹在身上的毯子里。

    “嗯……有。”她哼的更投入了些。

    不能反抗他,也许只有顺着他,他满意了就放开她了吧。

    他有些坏心眼的想要再好好收拾她一顿,可听她说话都像猫一样的无力,他也就作罢了。只是哑着声音问她:“下次还要说没有感觉吗?”

    她忙摇头。

    “不说了,一定不说了。”

    “那要怎么说?”

    “这……”夏一涵咬了咬唇,红着脸艰难地说:“我会说很有感觉,让人很……很……很……”她就是说不出来。他虽看不到她的脸,也知道她正羞怯的厉害。

    他心一紧,低头吻上她的嘴唇。

    这次没有多粗暴,倒像是有几分珍惜似的,慢慢的吻着。这样的吻,总能春风化雨,让夏一涵不由自主的有些心动。

    可是悸动的同时,她又想到他不光是这么吻她,他不知道这么吻过多少个女人。一想到这个,她的心就微微的疼痛。

    感觉到她僵了一下,他更放柔了动作,取悦她。

    吻着吻着,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发热,她的也是。

    “吃早餐去吧,把那些全吃完了。剩一粒我都要罚你!”他的声音更显的沙哑了。虽然她已经累的没有一丝力气,但她也明白,只要他要,她就得给,她以为他不会管她累不累的。

    却想不到,他会在关键时刻放开她。她不是他的玩物吗?他为什么不顺着他自己的心意,而要迁就她?

    还有刚刚,他竟然授意宋婉婷给她下跪道歉。

    她真是想一辈子恨这个男人的,可面对他为她做的这些事,她发现自己有些恨不起来。难道真是她太容易感动了吗?

    是,她是容易感动,毕竟从小到大,对她好的人那么少。

    她跟自己说,这也只是感动而已,与爱情无关。他那么多女人,根本不会爱她,而她也不会爱他的。她爱的人是莫小军,她永远都只能爱莫小军。别人就是对她再好,能有莫小军将近二十年的陪伴和照顾让她温暖吗?

    一想到莫小军,她就理智多了。想着他长眠地下,再没有机会看一眼这个世界,感受不到阳光,感受不到空气,也闻不到他喜欢的紫丁香了,她的心就又一次被悲伤的情绪占据。

    她愣了一会儿又意识到叶子墨不会喜欢他想别人,这一点她早就领悟到了。

    所以她点头说了一声好,又挪回床头拿起早餐。

    有些吃不进,想着他的威胁,她强迫自己把早餐全部吃光了,真是按照他的要求来的,一粒都没剩。

    对她的乖巧听话,他还是很满意的。

    吃完饭,夏一涵张了张口,看起来想要说什么,又闭嘴没说。

    叶子墨也注意到了,就顺口问了句:“想说什么,有想法就跟我说,我喜欢坦率的人。”

    “叶先生我想说,谢谢你让宋婉婷给我道歉。我还是想求您,不要因为我为难她和她家人。今天她都这样认错了,杀人不过头点地,您就放过宋书豪吧,行吗?他们再怎么不对,也是维护他们自己的权利,何况还没得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