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兽性总裁的小猎物 > 第206章 你不要为难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早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就听说过这位太子爷的名头,他是东江省最著名的花花公子。据说他换女人就像换衣服一样勤,甚至很多女人他碰了第一次就不会再碰第二次。

    影视天后怡冰迷恋他,为他自杀,然而郎心似铁,根本就不会回头。

    就是这样一个男人,他有着堪称完美的五官,浑身上下散发出不容人忽视的王者之气,他身材壮硕,紧搂着夏一涵的腰身,以一种冷傲之极的神情睥睨着他。

    他会是他哥哥吗?莫小军不知道,他是还是不是,不过在他预先的想象中,这个欺负他最心爱女人的叶子墨长的并不会这么让人喜欢。

    虽然他现在目光不善,莫小军却奇怪的不觉得有多厌恶他。

    叶子墨携着夏一涵停了脚步,目光带着疏离和冷漠地看向前方正朝他走过来的莫小军。

    他就是夏一涵为之愿意死,愿意做人情妇,愿意为之做任何事,同时又被说成是他弟弟的男人。在照片里见到他,和在现实中看到他,印象的确是不太一样。莫小军的身高比他的身高略低了一点点,他的五官也同样长的让人着迷,只不过眼神里是一种飘忽的色彩,看起来神秘而又伤感。

    难怪于珊珊追不到他,能够愤而杀人,他的确是长了一张让女人爱,也让女人恨的脸皮。

    叶子墨注目的焦点在他的鼻子下方,嘴唇上方,深深的人中让他看起来棱角分明,他全脸上下,就这一点跟他叶子墨最相像。

    也正因为那一点,他才会在电脑上看到他照片时,第一感觉就觉得他莫名其妙的很熟悉,甚至觉得他是他弟弟。

    两个男人谁都没有说话,均在认真地看着对方的面部,好像只这样注视就能确认对方是不是自己一奶同胞的兄弟一样。

    “小,小军!”是夏一涵打破了沉默,她颤抖着呼唤莫小军名字的声音让叶子墨的心又揪紧了一下。

    该死的,他为她做的再多,都不如这个男人吧。

    他竟在她身边守了二十年多年,这一点实在是让他嫉妒的发狂。

    “一涵!是我。”莫小军笑了,却笑的很苦涩。

    他终于见到她了,却看到她在别的男人怀抱里。

    她是他的挚爱,一生不可改变的挚爱,然而从此以后,他将只能远远的看着她属于别人吗?

    他不是非要占有她,但他却一定要让她幸福。

    可她只要在这个男人身边,又何谈幸福?不说姓叶的到底是不是像传言中一样把女人当做可有可无的玩物,传说不足信。但他的长相,他的气度,他的家庭,他的财富,哪一点不是让女人蜂拥而至的筹码。

    想做他的女人,想要永远吸引他的目光,那需要怎样的女人才能做到?

    夏一涵美丽,善良,单纯,可她也是太过于纯真,没有任何害人的心,没有任何手段,她怎么留得住这个男人?

    最终她只能是被他抛弃的结局,他真为她心疼。

    夏一涵克制不住眼泪,尽管她并不想让叶子墨因为她的不自制生气,她还是克制不住。

    她的眼泪顺着脸颊不断地喷涌而出,甚至模糊了视线,看不清莫小军的面貌。

    “小军!小军!”她连续叫了两声,伸出手拼命的抹眼泪,她要看的更真切,看的更仔细。

    他比以前黑了些,瘦了些,想必这么久的躲避,他吃了很多苦吧。

    “是我,我活着呢,我好好的,没事。”莫小军温柔的安慰。

    这两个人在他面前都这么情真意切的,要是没在他身边,只怕早就紧紧抱在一起了。

    叶子墨的眉头皱的死紧,圈在夏一涵腰上的手臂,忽然用了一点力,夏一涵就在他怀抱里转了圈,脸贴上他胸口。

    “不准为别的男人流泪,我警告过你的。”他的声音冰冷,态度也是居高临下,仿佛他是她的王,而她只是一个低微的奴隶。

    “对,对不起,对不起。”夏一涵低低的说着,泪却还是控制不住,依然在奔流。

    叶子墨当然不知道她抱着那个烧的焦黑的尸体时是怎样的绝望无助,莫小军是她在这世上唯一唯一的亲人。他的死对她不只是意味着她失去了她的男朋友,她失去的几乎是整个世界,所有温暖。他死了,甚至就像是带走了她的生命,要不是为了支撑着给他报仇,她一早就跟着他一起去了。

    如今看到他活着,他真真切切的站在她眼前,她怎么能克制得住激动的心情。

    她的心就像从冰冷的地狱跳了出来,瞬间迎向了阳光。没错,这么多年,莫小军是她唯一的阳光,是她唯一的希望和盼望。

    看着夏一涵那么楚楚可怜的在叶子墨怀里哭,莫小军的拳攥的紧紧的。

    她在道歉,道歉却还是要哭,叶子墨的心就像在被用刀割一样的痛。

    那么深的感情,她对他那么深的感情,她还要说她爱他叶子墨,她怎么可以这么虚伪!

    “不准哭!你再敢给我流一滴泪,我就让他真的下地狱!”叶子墨的话就像出自恶魔之口,一点点的感情都没有。

    夏一涵慌忙收起眼泪,低声请求:“对不起,我不哭了,不哭了。你不要为难他,他是你弟弟!”

    “不要求他!”莫小军忽然开口,脸色也像叶子墨一样冰冷。

    林大辉站在不远处,看着两人的神情,甚至觉得两个人很相似。

    “你这样威胁一个女人,算什么?有多少手段尽管朝我用,没关系。”莫小军再补充了一句,叶子墨冷冷地掀起嘴角:“你以为我不敢吗?”

    “我知道你敢!你们这些当官的后代,欺负起人来,从来就不把人当人。我知道,但是我不怕。来吧,有多少本事你都使出来,我要是向你求饶,我就不是男人!但是你别为难她,你为难她,你就不是男人!”

    叶子墨只是冷哼一声,圈着夏一涵腰上的手臂更紧了些,心里却在暗想:这个小子,倒是傲骨铮铮,难怪夏一涵对他这么死心塌地的。

    “放开她!”莫小军上前,就要来抢人,林大辉早已经跨前一步挡住了他。

    “你没有资格跟我说这三个字,是你把她送到我手里的。”叶子墨表情依然淡漠,嘴唇轻启,每一个轻飘飘的字都让莫小军痛苦无比。

    “别这样!你们两个人不要再这样了,好吗?你们是兄弟呀!”夏一涵抬起头,仰视着叶子墨,说出这些时她的心也在痛着。

    她多希望他们两个人能够早点做鉴定,早点相认,不要为了她剑拔弩张的。

    “我跟这种只知道欺负女人的人,不会是兄弟,化验什么的,没有必要。一涵,你告诉我,到底要怎样的条件,才能从他身边离开。我不会让你总被他欺负!我不允许他再欺负你!”

    莫小军的话让夏一涵心急如焚,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想从叶子墨的怀里挣脱,却做不到。

    “你先放开我,让我跟他说几句话行吗?只是说话而已,我跑不了!”实在挣不脱,夏一涵倔强地看着叶子墨,倔强地说道。

    她的表情很冷,几乎没有这样的态度对他说过话,叶子墨的手臂松了松,夏一涵趁势脱离了他的怀抱,转身面对莫小军:“小军,你听我说!他并没有欺负我,他对我很好。”

    “别说了一涵,他对你怎样,我亲眼所见。不要为了我这么受委屈,你这样,让我活着心也是不安。告诉我,要怎样才能离开他,我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你脱离他。”

    夏一涵摇了摇头,越发的激动了,她急促地说道:“你误会了,他对我好的时候只是你没有看见而已。我跟你说,我上次遇到危险,他连夜坐直升机赶回来救我。有人欺负我,他也帮我报仇,给我出气。他是真对我好,我也,我爱他!我不会走,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离开他!”

    总算这个女人还有一点良心,叶子墨的眉动了动,心里略略好过了些。

    不管夏一涵说什么,莫小军昨晚亲耳听到她那样害怕叶子墨,今天又亲眼看到他那么霸道的搂着她,连她要跟他说句话都不肯。

    她说他对她好,也许有好的时候,这不能否认,也许他这样的男人是不会让人欺负他的女人。可这不代表他就对她就是多真心,他要对她真好,就该给她些信任和自由,而不是这么禁锢着她,让她天天就像个可怜的惊弓之鸟。

    “听到了吗?她不会离开我!她是我的女人,这一辈子都是我女人,你就别妄想让她离开了。”叶子墨冷漠地说完,抓住夏一涵的手,甩了一句:“他本来就不是我弟弟,既然他不想化验,我更不想,走吧!”

    “不要!”夏一涵用力甩他的手。

    “叶子墨,你答应了我的,你难道要食言吗?这个DNA必须要验!一定要验!他本来就是你弟弟,你怎么能认一个假的弟弟,让真的流落在外?你不化验,你错过这个机会,会后悔一辈子的!”

    “还有你,小军!你昨晚有没有答应过我,这件事一定要听我的?”夏一涵因激动,胸口在剧烈的欺负,语气又急又快,还真的生气了。

    她生叶子墨的气,也生莫小军的气。

    他们怎么可以放下兄弟相认这么大的事,就为了她一个女人争执不下,甚至连相认的机会都不给彼此,怎么能这样呢?

    “别生气了,对不起,我验。”莫小军轻声说道,见他这么快认错,叶子墨不屑地扫了他一眼。

    心想,我当你多高的功力,为了哄女人,还不是这么没有节操,看着就可恶。

    他怎么可能有个这样的弟弟?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验就验,也让你彻底死了这份心,走吧!”叶子墨冷淡地说完,对莫小军说了一声。

    “两位这边请!”林大辉赶忙说了一句,他是生怕再有什么变故。

    依他看,叶子墨跟莫小军两个人更像是兄弟,可是很奇怪上次严青岩和叶子墨的结果是有亲缘关系,这让他很匪夷所思。

    夏一涵一直被叶子墨牵着手,跟他们到了抽血的地方,林大辉早已经帮忙填好表格拿过来,两人签字,随后抽血,血样被拿走。

    看着他们两人的血液一同被工作人员拿走,夏一涵紧绷着的神经总算放松了些。

    结果,一定会是她希望的,他们一定是亲兄弟。

    等结果出来了,叶子墨就知道昨天来的那个人是冒牌的,是有所图谋的了。

    “林大辉,你记一下他的电话,取结果时,你通知他过来。”叶子墨命令道。

    “是,叶先生!”林大辉知道叶子墨的意思,恐怕是不想要夏一涵私下里再跟莫小军联系吧。

    他走到莫小军身边,恭敬地说:“莫先生,请您把号码告诉我吧!”

    莫小军看了一眼夏一涵,她的眼神似乎也在说,告诉他吧,我不方便跟你联系了。

    他知道夏一涵的无奈,他不想为难她,所以就把自己手机号告诉了林大辉。

    莫小军留了电话后,狠下心转身就走。他的背影渐行渐远,夏一涵默默地注视着他,在心里说道:小军,保重。

    不要为我担心,我会很好的,也不要总想着怎么让我离开,你做不到,我也不会离开。我答应过他,他做到了,所以我也必须做到,这是做人最基本的信义啊。

    “叶先生,您是去集团,还是回别墅?”林大辉问了一声,其实他是看到叶子墨脸色难看,怕他回家蹂躏人家可怜的夏一涵,才这么提了一句。

    “回别墅!”叶子墨又不是看不出林大辉的意思。

    他不想夏一涵一个人回去,不给她任何可能单独见莫小军的机会。

    一路上,夏一涵就像个木偶,被他牵着线的木偶,不会笑,不说话,只是安安静静地坐着。

    大部分时候,她都是看着车窗外,表情是僵硬的忧伤。

    看着窗外不停变换的街景,夏一涵的眼光没有聚焦,她不知道她的未来在哪里。

    结果出来了以后,情况会有所改变吗?

    假如他们是兄弟,叶子墨能不能看在兄弟的情分上,放了她?

    她并不是不想陪伴在他身边,她只是越来越深刻的觉得,他们以这种方式相处,不会有快乐的。她更想有个全新的开始,在她自由以后,她还愿意回到他身边,他就能懂她的心了,就不再会有怀疑了。

    当然,等她自由以后,他对她是否还是现在的心情,她无从得知。只要他还是,她就愿意跟他在一起的,前提却也要他是单身自由的。

    叶子墨紧抿着唇,把她的不言不语,当成是她舍不得莫小军。

    她脸上的眼泪已经干了,心里的恐怕还在狂流呢。

    不让她见莫小军,对她来说肯定是很痛苦的。

    他冷漠的看着她,她一直看窗外,他则一直在看她。夏一涵感觉到了他的目光,转过头,与他的对视了一下。

    “我……”她刚想说什么,他忽然一把搂过她,不由分说,吻上她的唇瓣。

    她的唇上有丝丝的痛,他吻的太用力了。

    狠狠地蹂躏了一会儿,他才放开,没说一句话。

    他不用说话,她也明白他的意思,他在用行动告诉她,她是他的女人。他不许她想别的人,她只能想跟他有关的事。

    她苦涩的一笑,轻声说:“你怎么知道我没有想你呢?我刚刚本来就在想和你之间的事。”

    “话不要说一半。”他凉凉地说,分明就是关心她到底在想着和他之间的什么事。

    夏一涵叹息了声,再次说道:“我只是想,也许我们只是开始的方式不好。假如我们像一般的情侣那样相识,相知,相恋,是不是你就会对我有信任感,不会总这么无缘无故的猜疑我了。”

    她说这些时,是看着他幽深的双眼说的,她多希望她的话能入他的心,他能好好考虑考虑。

    假如他真的喜欢她,真的爱她,真想跟她一生一世在一起,他是不是该想想他们之间的关系。这种关系不正常,他难道不知道吗?

    叶子墨凝视着她,她的小脸上似乎写满了真诚和无奈,看了半天,他还是移开目光,放开她,坐直了身体。

    他对她的猜疑从来都不是无缘无故,难道她没有在他面前为另一个男人哭吗?

    她那时明明知道有可能怀了他的孩子,不是还像疯了似的对着莫小军追过去吗?在她心里,要真是他是第一的,超过莫小军的分量,他难道感觉不到吗?

    她可以为了莫小军命都不要,可以为他牺牲尊严,她为他叶子墨能做到这些吗?

    她做不到,他不需要问,也知道。

    她已经足够冷静,足够理智地和他谈他们的关系了。他的态度,还是不理不睬。想要改变,不是她一个人努力就可以做到的。

    夏一涵心里又叹了一声,闭上眼,仰靠在真皮座椅的头枕上。

    她不去看,也不去想了,还是等待结果出来吧。

    一路上谁都没再说话,谁的心却也都不平静,一直到进了别墅,车开到主宅门口停下,两人都保持着安静,谁都没有看对方一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