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兽性总裁的小猎物 > 第313章 她的脸色不大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要是睡熟了,他可以好好抱抱她了。

    他悄悄进了二楼卧室,果然跟他想的一样,那女人累坏了,这时不仅仅是睡着,还发出轻微的鼾声。

    他心里叹息了一声,上床把她揽在怀里,轻抚她的发,想让她睡的更香。

    夏一涵太困了,只知道寻到了最让她安心的味道和怀抱,她更凑近他,弓着身子,像个小猫似的缩在他怀抱中。

    她醒的时候,床上只她一个人,那个人留下的味道已经分不清是昨夜的还是凌晨的。

    夏一涵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摸到了手机,先给母亲打电话。

    “妈妈,我昨晚在叶子墨别墅里过夜了。妈,对不起,我知道您可能更希望我离开他,但我真的忘不了他,所以我决定跟他继续。”

    赵文英沉默了一会儿,夏一涵这么说,她并不意外。

    早在她看到她那样伤心欲绝,她就知道,女儿一定会有这种选择。

    作为母亲,当然不希望看到女儿情路坎坷,不过如果是她自己所爱,她想坚持,她也只好支持。

    宋婉婷再坏也好,她背后也不够就是个省委副会长,叶家和李家的实力,单独拿出一家都比宋家强,要是联合起来,宋家还是对手吗?

    何况她亲生父亲是钟于泉,他就算是再坏再冷漠,关键时刻总不会不管女儿的,这点她清楚,她只是不到万不得已,并不希望他管而已。

    “宝贝儿,妈妈支持你的任何决定。昨晚你走以后我接到了你外婆的电话,她病了,我想带你去看看她,你还没见到她呢。”

    “什么病啊,妈妈?”夏一涵腾的一下坐起身,问母亲。

    “老毛病,胆不好,也不严重,你别担心。今天跟妈妈回去,行吗?”

    “好。”夏一涵答应下来,她确实是还没见过老人,必须要去见见,那是她的外公外婆啊。

    赵文英虽早想带夏一涵回娘家,特意选择这时,也是想让她稍稍冷静些再做决定,毕竟是终身大事。

    夏一涵大概也猜到了母亲的意思,她一口应下,算是给母亲一个缓冲接受的时间。

    “那我一会儿叫和泰去接你?”赵文英试探性地问。

    “不用,妈妈,这边有车我回去也方便,和泰哥还要上班呢,不好麻烦他。”

    “也行,妈在家等你。”

    按断电话,夏一涵起身先拉开窗帘才知道天已经大亮了,估计有九点了,她站在窗前静默了一会儿,看着窗外那棵熟悉的大树,有种熟悉的安慰感。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知道母亲之前就跟叶子墨相爱了,所以才会对叶子墨对母亲的依恋还要深。

    只要不跟他在一起,就好像全世界都变成了灰色调。

    叶子墨有时很固执,当时想要她留下也许就像现在想要她离开一样的固执。

    她记得每次她起床晚了,她总会让酒酒等候在房间,把早餐给她准备好。

    今天却很冷清,没有人叫她起床,看来他在用实际行动告诉她,她不受他欢迎。

    她微微掀了掀唇角穿好鞋出门,他怎么对待她都不要紧,只要她心里明白他的爱就好了。经过一晚上的休息,她也比昨晚清醒了不少,更多地意识到他是在为她着想。

    他或许是感受到了各种危机,包括她父亲钟于泉的,还有宋家的,他怕是想要自己去解决,要她安安稳稳的生活。

    傻瓜叶子墨,我是你女人,当然要与你甘苦与共。

    对普通人家来说,吃苦也许意味着就是吃不好,穿不好,对叶子墨这样的出身的人,跟他吃苦自然就是要跟他面对各种危机。

    所谓站的越高,跌的越重,所以他们的风险也更大,一着不慎,说不定会沦为阶下囚。

    夏一涵下了楼,如意料中一样,没有人来管她的事。

    她去一楼敲了敲叶子墨的书房门,他没有应答,她扭门进去看,他并没在。

    又去了他的卧室,他也没在。

    这人避而不见,让夏一涵多少还是有些丧气的。她想见到他,想早上起来就能跟他说说话,无论说什么都好。

    从叶子墨卧室出来走到大厅,管家迎上来,恭敬地叫了声:“夏小姐,其实我是想叫叶少夫人。叶先生说,先给您准备早餐,然后叫我安排车送您回家。他说以后不想见到您,但我看得出来他心里不是这么想的。”

    夏一涵微笑着点头,“我知道,麻烦您了,我先去吃早餐吧,吃完回去。”

    “好!”管家答应一个字,吩咐人把早餐给上来,他自己亲自在夏一涵身边照顾着。

    “叶少夫人,您真按照叶先生说的,走了就不回来了?”管家有些不放心地问。

    “不是,我很快就会回来,以后我会留在这里不走。”

    不过上班她还是会在李和泰公司上班,毕竟她答应了他没多久,再者她在付氏辞职了,她的职位恐怕也早有人了,她不能一回去又把别人给顶下来。

    “您能回来太好了,我们所有人都希望您能给我们做少夫人。”管家真诚地说,夏一涵的眼圈儿红了红,低声说,谢谢。

    吃过早餐,管家派车送夏一涵,车到主宅门口,她刚要上车就见从外面开进来一辆车,车停下来,林大辉从驾驶座下车。

    “叶少夫人?”林大辉惊喜地叫了夏一涵一声。

    叶少夫人四个字本来就有些累赘,直接叫少夫人就好,只因叶子墨觉得叫叶少夫人,才说明她是叶子墨的女人,要冠上他的姓。

    夏一涵每次听别人这么叫她的时候,心里也是喜不自胜的,好像她和叶子墨就是上天安排的情侣款人物。

    “嗯,你来了?”

    “是,叶少夫人,我来找叶先生。”

    他找叶先生?看来那家伙是在家里没出去呢,真狡猾啊。

    “叶少夫人,您跟叶先生和好了?太好了,他真是爱你,要不是为了你他根本不会想要把宋小姐的孩子给打了。我们叶先生是这世上最善良的人,他哪儿下的了那么重的手。”

    “你说什么?”夏一涵秀眉揪紧,她的声音不由得提高了些:“他让宋婉婷把孩子打了?什么时候的事?现在?”

    她是不喜欢宋婉婷,对突如其来的孩子更说不上喜欢,无论如何,已经成型了的孩子,她还是不主张打掉啊,尤其是为了她,更不行。

    “不是不是,您误会了,不是现在。就是您知道她怀孕以后,叶先生安排我把宋小姐带去做引产,后来宋小姐在手术室里用手术刀自杀。没成功,不过心脏都被扎伤了,叶先生不忍心才有把孩子留下来。叶少夫人,其实叶先生已经尽力了。毕竟是两条命,只要正常的人,谁下的了死手,您说是不是?我就知道您是善良宽容的,总会有想通的时候。”

    夏一涵心里百感交集,她以为叶子墨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直接接受,从来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

    原来不是,他还曾为她做过那样心狠手辣的事,即使她不赞成,不代表她不感动。

    知道这个消息,更让她下定决心等到跟母亲回来以后她就回叶家,让他怎么赶都赶不走。

    “我知道了,谢谢你把这些告诉我,我回去了。”

    夏一涵说完,待林大辉进门,她悄悄跟管家说了一声:“要是叶先生问我走之前怎么说的,你就说我什么都没说。”

    他不是不想她粘着他吗?就让他以为他得逞好了,等她回来,再杀他个措手不及,这么想着,她心里有点儿小小的高兴。

    叶子墨在夏一涵的书房里开着电脑,目光深沉地在电脑中看着监控,那小东西竟然跟管家说话离那么近。

    管家怎么说也是个男人,她就不知道要注意点儿吗?

    她上了车,车辆驶离,远远地走出他的视线。

    她此时走,什么时候能再回来,他又要开始对她的思念了。

    管家在主宅大厅里四处检查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在他身后问他,声音凉凉的:“她跟你说什么了,离那么近?”

    管家灰着脸转身,恭敬地先叫了声叶先生,才回答他的话:“没说什么,就说她走了,谢谢我。”

    “她没说她还会来,或者说走了就不来了吗?”

    管家摇摇头,“她什么都没说,我按照您说的跟她说了,她没什么反应。不过我看她脸色不大好,好像对您不留她很失望啊。现在好像还没走多远,不然您……”

    “多话!”叶子墨冷淡地挤出两个字,就见林大辉从书房那边没找到他,到这里来找他了。

    “叶先生,这是今天要给您拿来的文件。还有一件事,肖小丽您是要今天去见吗?”

    “嗯,你安排时间地点吧。”叶子墨淡然说道。

    “还有一件事,叶先生。”林大辉笑的有些不自然,他最近可是完全不敢提夏这个字,也不可以提少夫人。谁敢说,叶子墨准不会给好脸色的,谁都不敢劝他。

    “说,吞吞吐吐干什么?比娘们儿还娘们儿。”叶子墨没耐烦地说,眼光分明还在似有若无地往主宅门口飘,明明再飘也不能把他女人看回来,他还是徒劳无功的要看。

    “我看到叶少夫人了刚刚。”

    “我知道。”叶子墨更冷淡地说,想到林大辉见到夏一涵时的谄媚相,他想他是应该安排这小子出出差吧。

    “叶先生,您是怎么又把她弄回来的?昨晚上……我看到她脖子上红了,我想你们是不是涛声……”

    “你活腻味了吧?小心我让你出差一个月。”

    “我错了我错了,叶先生,我还得在东江盯着宋小姐,离不开啊。”林大辉很没节操地说道,提到宋婉婷,叶子墨的脸色更不好看了。

    林大辉把手上的文件递给叶子墨,就想离开了,谁知他没接,只是冷着声说:“先去见肖小丽,晚些直接去公司,文件你带着。”

    “是,叶先生。”

    这家伙,不是他吩咐他把文件送到别墅里来吗?他哪里知道叶子墨的心思,他怕那个女人赖在别墅不走,他好在家偷偷地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

    对他来说,能多看她一眼都是好的。

    现在那女人都走了,他还有什么必要在家里办公。

    他就只想早点把宋家给解决了,以后他和小东西的日子应该还长着呢。

    不过那女人昨晚还信誓旦旦的说她一定赖在这里不走,他已经做好了跟她耗着的准备,她怎么就说走就走了?有什么急事?她那么倔,不会轻易放弃才对。

    想了想,他还是在车上给夏一涵打了个电话。

    夏一涵手上始终攥着叶子墨送她的手机,她不知道叶子墨会不会打给她,但她希望接到他的电话。

    想不到手机真的响了,她带着笑意接起来,却听到对方冷漠的声音。

    “夏一涵,离开了,以后就别到这里来了。”

    “好。”她简简单单一个字,叶子墨的脸色沉了沉,他是想知道她要干什么啊。

    “你在想什么呢,昨晚不是吵着要留下吗?忽然有事?”叶子墨忍不住问,还是如常冷漠的,夏一涵在这头轻笑了下,没笑出声。

    “没什么事,你不让我留下,我怎么好意思厚着脸皮赖着你。你要是没别的说的,就先这样吧。”说完,夏一涵果断按下挂机键,看着窗外笑容弯的更大了。

    叶子墨愣愣地看着被先挂断的电话,瞬间有种恍惚感,怎么像是两个人反过来了?

    林大辉安排好了叶子墨和肖小丽见面的地方,也是叶子墨的一栋住宅,藏在比较隐秘的地方。

    肖小丽被宋家送来的时候,是有些怕的。外人传叶子墨很狠厉,她不知道自己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你都帮宋婉婷做过什么事,涉及到我的,全部说了。你说不说实话,我是知道的,要是撒谎,你会……”叶子墨说到这里,故意停了停。

    肖小丽慌张地说:“我一定全说,不敢骗您。”

    宋婉婷早防着她有被抓起来的一天,早交代过她,暴露什么事就交代什么事。要是叶子墨逼问的太厉害,也可以挑一些没暴露的事情说,要挑不严重的事说。

    “小丽,你要记得,你把我交代出去了,全说了,我也没办法救你。如果你有所保留,我好救你,叶子墨也不会太为难你。”宋婉婷这么跟她说。

    肖小丽就按照宋婉婷的指示交代了一些事,叶子墨的眉越皱越紧,好个宋婉婷,她还真是背着他坏事没少做。

    她连宋婉婷让方丽娜给夏一涵喂剩饭剩菜的事也给说了,只除了她给叶子墨的认亲做手脚的事,可算大部分都交代了。

    “叶先生,我知道的就是这些了,求您放过我,行吗?我也没办法,您听了这些事也知道宋小姐不是一般的人。我害怕她,我不敢不按照她的吩咐办事,我也有父母家人,不听她的我会很惨。”

    叶子墨静默了很久,只是看着肖小丽。

    这个女人一定没有她看起来那么可怜,一个人是不是被威逼的,他叶子墨会看不出来吗?

    她交代了这么多,也差不多了,他要想要让她坐牢什么的,轻而易举,只是她坐牢了,对他有什么好处?除了出气,没有任何好处了。

    他想了想,最后温和地一笑,对肖小丽说:“非常感谢你把这些告诉我,我知道你是为难的。宋婉婷对付我,总是因为我,你才这么提心吊胆。你为宋家也做了这么多,应该得到回报。”

    肖小丽有些吃惊,不知道叶子墨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他不会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想要把她暗地里给做了吧?这些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好像喜欢玩这一套啊。

    “叶,叶先生,您……您到底什么意思,我知道错了。我以后愿意听您的吩咐,您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能不能求您高抬贵手放过我。我真的还要养我的父母……”肖小丽的声音有些颤抖,叶子墨还是温和地笑着,“别怕,我说了不为难你就不为难你。不过你说听我的,我很高兴。我打算让宋家回报你,是想要你嫁给宋书豪,你以后就算是宋副会长的儿媳妇了。”

    “真的?”肖小丽不可置信地问。

    她不是没有起过这个主意的,奈何她虽然漂亮,许是宋书豪看久了,太熟悉,对她反而没有那种感觉。

    他更喜欢在外面偷鸡摸狗,越是不待见他的,他越要把人家放倒。

    “我们叶先生说话一言九鼎,你还用问?赶紧准备嫁到宋家做新娘子吧。”林大辉虽不完全理解叶子墨的用意,他心里不大赞成叶子墨的做法,但他必须要忠于叶子墨的决定。

    “林大辉,安排小丽坐来时的车走,现在就去叶家,我去给他们做媒。”叶子墨命令,林大辉答应一声是,带着肖小丽先行出去。

    他把肖小丽安排上车,又回到叶子墨身边,这才忍不住问他:“您为什么不直接把她处理了,宋小姐不怎么样,她也好不到哪里去。把她给宋家送回去了,那不是白白便宜宋书豪得到这么漂亮聪明的老婆?我们是要对付宋家,她做了宋家的儿媳妇,还不死心塌地地帮着宋家,这不是增加我们的难度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