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兽性总裁的小猎物 > 第366章 金蝉脱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会长,海理事长的车在郊外一个地方停了,估计是车没油了,跑不动了。”

    “你们现在留意看看后面有没有车跟上来。”钟于泉又下令,手下说没有。

    “会长,海理事长带着夏一涵往山上跑了,我们是不是该动手了,怕等一下被抓住了就……”

    “急什么?你不知道海志轩的身手吗?就算被抓住了,也没那么快出事。给我继续观察,看看后面有没有亮光,有没有车过来。”

    “有!会长,这回好像听到了一点儿车声。”

    钟于泉再次松了一口气,看来来人应该是叶子墨了,不过他还是不能着急。

    “等车靠近,确认了是不是叶子墨,你们再动手。注意,如果是叶子墨,你们一定不要让他抢了先机。”

    他的女儿,还得是他自己来救,这样才不会让他们感情更好,也让夏一涵感激他。

    他就是太有耐心了,不知道假如那个女人真是夏一涵,她就已经被宋书豪给强暴了。

    此时夏一涵正靠在叶子墨的怀抱里,听他跟她温柔地说话。

    叶子墨早就去了那个商场,他去的很隐蔽,因为商场是他早就为了夏一涵,安排林菱收购了,所以他可以走员工通道进去,没有任何人发现他的行踪。

    夏一涵被交换完,留在商场里,带替身和海志轩走了一段时间,叶子墨就派人把她带到商场的办公室。

    “夏小姐,我们商场经理要见你。”对方恭敬地说。

    夏一涵有些奇怪,她认识他们的商场经理吗?她也没多想,知道这些都是叶子墨和海志轩安排的,她自然只是配合。

    而且那时她心里也有些为海志轩担心,他怎么说去参与这样的行动也是冒险的。

    被人带领着,走到商场办公室的门口,夏一涵抬手还没等敲门,门就被从里面拉开,紧接着她被人从里面抱住,反身压在门上。

    那个她最熟悉的男人,在她惊呼之时已经瞬间吻上她的唇,她正好张口,他便肆无忌惮地攻城略地。

    她睁着眼,看着她心爱的男人那张俊脸在她眼前无限的放大。

    她又惊又喜,激烈地回吻他事时,眼中已经涌上了泪水。

    她的小模样真是可爱的很,叶子墨心一紧,嘴上的动作又热情了几分。已经是初夏了,夏一涵的穿着自然也单薄,他吻着她,大手也毫不老实的在她衣服外面乱揉一气。

    想不到这么快又能见到他,他在真切地吻她,夏一涵闭上了眼,用心感受着他吻她时的狂乱和忘情。

    是的,她自己也忘情了,全身发软,除了顺应,还只能顺应。

    她踮起脚尖,主动跟他缠绕,厮磨。

    他想她了,即使只是分开一两天的时间,他也很想她,她也同样。

    本来他只是想要给她一个惊喜,也没打算把她怎样,就只是想要吻吻她而已。

    却不想小东西这么热情的回应,让他越吻越舍不得放开。

    当他的大手拉开夏一涵裙子侧面的拉链,夏一涵才意识到这里是商场办公室,这肯定不是叶子墨平时办公的地方啊。

    要是有人闯进来,看到他们活色生香的一幕,她还不得羞死。

    夏一涵激灵一下推开叶子墨,小脸儿早就红的像要滴血了。

    “你!你这个大坏蛋,你想干什么?”她娇吼了一声,却只是让叶子墨心里更加激荡。

    “你说呢,你说我想干什么?”

    这人就是色狼!大色狼!夏一涵咬牙切齿地想。

    “好了,算我怕了你了,我们说说话好不好,在这里,我……不行的。”夏一涵压低声音,几乎是在求他了。

    叶某人只好强忍下蹂躏她的冲动,把她往怀里一抱,走了两步放在沙发上,哑着声音说:“好,你别勾引我,我就不动你,我们说说话。”

    “嗯,我保证不勾引。”夏一涵很老实地回答,她这样小脸儿本身就是在勾引他,还说不勾引。

    叶子墨把眼光移开了些,不再看她艳红的被他快要蹂躏肿了的小嘴儿,他看向她的鼻子跟她说话。

    “你忘了,这家商场被付氏收购了,所以我才在这里。”

    夏一涵这才想起,当时她找母亲的时候,叶子墨的确是向她承诺过,要把几家大型商场全部收购。

    “墨,你和海志轩到底在干什么?他是不是会有危险?”夏一涵的念头还是很快转回了海志轩身上,想着他当时交代她的时候,那种郑重其事的表情,她现在还觉得定是有大事发生了。

    “傻瓜,他要是会有危险,我还有心思在这里亲你吗?他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又不是没被绑架过。你别管了,什么事都没有,再说他又不是目标,你才是。”

    “是谁要对我下手?”夏一涵忍不住问。

    “别管了,这些事都交给我,你不用烦恼。我这里,随时也会知道那边的情况,提前安排了很多警察的,任何人都不会有闪失。”

    当然,只除了那个特意安排去的小姐。

    他知道宋书豪是什么人,他不会随便要女人的命,他只会想尽各种办法虐待女人。

    他得手后,第一时间肯定是强暴,完了,他才会想别的方式,叶子墨是不会给他机会对那女人犯下别的罪行的。

    “你放心,我们不会让你有危险,但是他们很可能会说要轮奸你,你别怕,还不等他们做呢,警察就会控制住他们了。”林菱当时对那个小姐说。

    这次让那小姐去,酬劳是两百万,她得出卖多少次才能赚那么多钱?

    小姐无所谓地笑了笑,说:“为了这些钱,哪怕就是他们真的轮了我,也没事,我一天最多的时候接客接过差不多三十个。”

    林菱一听,眉头就皱了起来,她真想劝那女人一句,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可惜,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选择,对于有些迫不得已走上这条路的人,恐怕早就不在乎身体受伤害了。

    看着那女人大大的黑眼圈,林菱本不想多话的,到底还是有些不忍。

    “我跟我的老板说一下,再给你加五十万,这些钱,你买房子做生意都足够了,以后别做这一行了。”

    替身当然是千恩万谢,林菱心里滋味却极其复杂。

    同是女人,为什么有人可以为贞操而自杀,有些却又根本不在乎。

    在她心里,任何女人都该爱惜自己的身体,不为爱情,绝对不能上床。

    尽管叶子墨说有警察埋伏好了,夏一涵还是有些担心海志轩和那个替身。她又知道开弓没有回头箭,她再担心,也是不能干预他们行动的。

    她在商场办公室和叶子墨并排坐在沙发上,紧张地等待着消息。

    好在时间没有过太久,叶子墨的手机响,他拿起手机给夏一涵看,上面只显示了一个字:海。

    “这回放心了吧?是他自己打来的电话,证明事情都办成了。”

    “你快接啊!”夏一涵急切地说。

    是海志轩的手机打来的,万一是对方控制了他,拿他手机敲诈勒索的呢?夏一涵想,她是着急忘了分析,要是敲诈勒索,对方应该是往海家打电话的。

    叶子墨揉了一下夏一涵的头发,接起来,凉凉地问海志轩:“你没死吧?把我女人可是快担心死了。”

    这话……还真酸。

    海志轩在那头也是冷冷一笑。

    “叶子墨还没死,我还没霸占他媳妇,我怎么能这么快死呢。”

    叶子墨知道这小子会说什么,他也是要让夏一涵知道他确实是跟海志轩在通话,就按下了免提。

    夏一涵听到海志轩这么说,脸不觉又是一红。

    “听到这禽兽说什么了吧?”叶子墨故意问了一句,海志轩忙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说:“宋书豪刚被警察抓起来了,那小子很心急,所有证据都留下了。”

    所有证据……叶子墨当然明白这里的证据指的是什么。让他急,让他色,让他想要异想天开地对他女人下手,这是他活该!

    原来是宋书豪想要对她下手!夏一涵听到这个名字,想起她那两次的经历,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

    她这细微的动作也被叶子墨看在眼里,他一把搂住她的肩膀,把她搂在怀里。他要让她感觉到安心,随时能有安全感,知道他的男人在保护她。

    “知道了,你没受伤吧?”叶子墨收起了脸上那些戏谑的表情,极严肃地问海志轩。

    “对付那几个三脚猫,还会受伤。我没事,你别婆婆妈妈的。对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我看刚刚钟会长还派了人,他似乎是想要救一涵,可惜来晚了一步。”

    他在路上先是帮人绑架成功,要是他真想救,不早就动手了吗?

    叶子墨听到钟会长三个字,脸立即黑了几分。

    看来这老狐狸还是没有放弃要钟云裳嫁给他的想法,这也就罢了,他竟然能狠到让他亲生的女儿去冒这样的危险。

    对于这样不能称之为人的人渣,他完全是不会留情的。

    不过他怎么说也是夏一涵的父亲,他知道他无情冷漠,夏一涵却不会,所以他不打算让夏一涵知道他要跟他父亲一起斗钟于泉的事。

    叶子墨又按了一下免提键,随后对海志轩说:“钟会长要你带着一涵去见他,还要联系双方会亲家。这事,我看就取消了吧。我今晚就带她回我的别墅,从此以后,我还是会让天下人都知道她是我叶子墨的女人。明天,我去你家一趟,给海伯伯和阿姨道个歉。”

    叶子墨最近没要夏一涵回来,主要还是因为宋家。现在宋副会长被双规,经过一段时间的审查就会进入司法阶段,接下来他会被判刑。

    宋书豪和肖小丽已经被抓了,他会盯着,不会让他们有放出来的可能。

    这件事彻底告一段落了,他不会再让他的女人在外受一点点的委屈,冒一点点的风险。

    “这样也好,我也懒得再跟他虚以委蛇的应付了。”海志轩说完就挂了电话。

    他心里其实是有几分惆怅的,护花任务就此结束,以后他恐怕都没有机会单独见夏一涵了。

    叶子墨那小子有了这段时间的分开,还不恨不得每天把她放在口袋里装着才好。

    “宝贝儿,跟我回家吧,回我们的家,以后我们永远都不用担心分开了!”叶子墨深情款款地看着夏一涵。

    夏一涵终于等到了这句话,眼泪忍不住的悄悄滑落。

    “傻!”叶子墨叹息一声,轻柔地吻上夏一涵的眼泪。

    他让她等了太久了,心里的愧疚真是说都说不完。

    一切的情绪都凝结在他的吻了,他的吻那么小心翼翼,一点点儿的吸干她的泪。

    “墨!你说,我们真的再不会分开,永远都不会分开了吗?”夏一涵仰头看着叶子墨,明明眼泪已经被他亲干了,这会儿却又像是收不住了一般,汹涌而出。

    “不会了,以后我走到哪里都带着你,我们24小时不分开。”叶子墨低声承诺道。

    “可是,宋婉婷的孩子还没有出生呢,我要是回别墅,她肯定会受刺激的。”夏一涵担心地说。

    他既然说要她回去,当然就会安排好一切。

    他凝视着夏一涵无比真诚的小脸儿,心里真是感慨万千,他的女人是世界上最善良的女人。

    宋婉婷总在觊觎她的男人,偷偷怀她男人的孩子,更多次想要陷害她,这时她想的却是怕她受到刺激。

    也许他爱她,正是因为她如此的无私吧。

    她无私,他却不能让她再受委屈了。

    “别墅是我们两个人生活的地方,我会安排她到别的地方待产。以后无论是她,还是她的孩子,都不会影响到我们两个人的生活。”

    叶子墨已经想好了,他的计划不会变,孩子一出生,他就会把孩子单独养起来,不会让宋婉婷去教育那个孩子。

    夏一涵感念于叶子墨这样为她着想,他为她想这么多,为他们的爱情这样努力,她呢?她感觉她只是远远的躲起来,什么都没做。

    她爱他,她应该多为他着想,为他分担。

    “墨,我只要不跟你分开就行。你想想,宋婉婷从怀孕到现在受了多少苦,经历多少波折。她都快要生了吧,你把她安排到别的地方,她心里怎么会好受呢?何况现在宋家都倒了,她一下子从高处摔下来,本来就够可怜的了,要是再让她觉得她彻底被你放弃了,我怕她会接受不了。她就算以前再坏,难道就没有变好的可能吗?我相信,人心都是肉长的,只要我们对她好,接纳她和她的孩子。她慢慢的一定会醒悟的,何况她是你孩子的母亲,这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事情。答应我,我回别墅可以,但不要赶她走。哪怕我还是以女佣人的身份留在你身边,我知道这都是暂时的,我没关系。或者,我先不回去,我去我妈妈家里住一段时间,等到她生完孩子我再回去,也行……”

    夏一涵的心怀让叶子墨从内心里无比的佩服,同时他也感觉到这女人确实是太爱他了。

    他相信这世上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女人会像她一样,为心爱的人做出这么多伟大的牺牲,感动中,叶子墨一把紧紧抱住他的女人。

    “别傻了,不用再等了。宋婉婷比你想象中的要坚强的多,她哪怕是听到了她父亲被双规的事,也就只是哭了一会儿就平静了。我们两个人重新和好的事,对她来说可能是有些不好接受,我相信总不会有她父亲被双规的消息可怕。再说,我也不想继续骗她,既然要让她接受这个事实,我还是会尽早跟她谈。”

    这个问题叶子墨已经思考过了,宋婉婷从怀孕到现在,经历了过这么多的事,她都能坚强勇敢的面对。

    他和夏一涵没有断绝关系,还有联系,还在相爱,他觉得宋婉婷多多少少是能猜到的。

    她能面对那么多,今天面对夏一涵回别墅,一定也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夏一涵内心里当然非常渴望和叶子墨朝夕相伴,叶子墨这么说,她心里的顾虑似乎小了很多。

    “她真能接受吗?”她问,叶子墨点头,说:“她会接受的,你相信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