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神医毒妃 > 第49章 白鹤染的武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一晚果然不太平,但白鹤染还是没有猜到全部。

    她只预料到叶氏不会再留默语,却没想到,还有另外一个人,也想要她的命。

    深夜丑时,风起,吹响了冬末的枯枝,扰了念昔院儿主人的好梦。

    白鹤染在睡梦中睁开眼,伸了个懒腰,“大半夜的,真是不让人安生。”

    在外间守夜连带着挑红豆绿豆的默语被她吓了一跳,开口问道:“二小姐说什么?”

    白鹤染坐起身,随意披了件外衫,然后不紧不慢地穿鞋子。“我说,大半夜闯到我念昔院儿来杀人,还整出这么大动静扰我美梦,该杀!”

    默语一哆嗦,杀人?有杀手进来了吗?为何她一点都没察觉到?

    随即想起,自己一身武功和内力早就被白鹤染给卸了去,如今跟个平常丫鬟没什么区别,否则也不至于被困这么多天都逃不出去。

    “有人要杀二小姐吗?”她明知故问,“不知道来了多少人,二小姐可要做好防范。”

    白鹤染笑了,“我有什么可防的,又不是来杀我的。”

    “恩?”默语一愣,不是来杀她还能杀谁?才想到这,突然打了个激灵,一种不好的预感匆匆袭上心头。随之,挑豆子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白鹤染走向门口,经过她身边时好心提醒了句:“你猜,没有了利用价值,又落到敌人手里的奸细,她的主子会如何处理?”

    默语的心瞬间凉了。

    “老老实实给我挑豆子,本小姐若是心情好,或许能保下你一命。但你若连挑豆子这点小事都干不明白,那我留着你也没什么用处了。”

    她说完,伸手将房门拉开,与此同时,一支暗器划破夜空伴着风声扑面而来,正对她的眉心。

    默语下意识地叫了声:“小心!”

    却见白鹤染轻飘飘地侧身,那支暗器擦着她的前额掠过,直奔身后的梁柱飞射过去。

    可却并没有射到梁柱上,白鹤染居然伸出手,又快又准地往暗器上捏了过去。手臂动作快得惊人,一把就将暗器接住,然后一刻不等,腰一弓,手腕发力,又徒手将接下的暗器给甩出门外。

    就听外头扑通一声,明显是一个人落到地上。

    默语都惊呆了,她知道二小姐武功不俗,却没想到竟不俗到这种程度。徒手接暗器,又能如此之快地反甩出去伤人,这样的内力没个十年八年如何练得成?这二小姐到底是从多大起就练武了?

    她这边发愣,白鹤染却看了看自己已经发黑的手指,笑得就像一朵淬毒的花。

    “雕虫小技,也拿来对付我?”说话间,内力稍微一运,手指立即恢复血色,那暗器上的巨毒于她来说,根本构不成任何伤害。

    反到是那被她从空中打落下来的人,连哼都没哼一声就毒发身亡,只留下一双死不瞑目的眼,和惊诧到恐惧的表情。

    默语往外头看去,心下更是彻底的凉了。来人她认得,也是二夫人身边的暗哨之一,轻功和暗器均属一流。  白鹤染已经走到院子里,四下张望,面上泛起冷笑,“左边树上两个,房顶上还蹲着一个,杀个丫鬟来了四个人,你们主子还真是下血本。你们说,如果我把你们都废在这儿,她是会心疼呢,还是会骂

    你们没用?”

    说话间,身形突然动了起来,整个人腾空而起,宽大的外袍下,两条手臂伸展开来,指缝里夹着的缝衣针借着月光闪了几闪,刚好晃了树上两个杀手的眼。

    那二人也不再隐藏,纷纷现了身与她正面相对。可其中一人却只是虚晃一招打了个照面,很快就退了开,直奔着屋里的默语而去。

    白鹤染也不急,一把拧住身边杀手的腕,另只手嗖嗖甩出两枚缝衣针,精准地射入另一人的后脑。

    那人向前冲的脚步猛地停了下来,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眼,一只手下意识地抬起来要往后脑去摸,可惜只抬到一半,身子就瘫倒在地。默语就在面前,可惜,他却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那被白鹤染握住手腕的人也有些慌了,他兄弟三人是二夫人手下最厉害的暗哨了,此番来念昔院儿解决个丫头本觉得是大材小用,根本也没太放在心上。却没想到,连招都没过呢,就一连折了两个。

    如今只剩他一个活人,可他的手腕却被白鹤染握住,小小年纪的瘦弱小姐,一只手却比铁钳还要有力,几乎要把他的骨头捏碎。

    他惊讶之余将自己心中的疑问叫了出来——“你居然会武功?”

    白鹤染冲着她勾起唇角,展了个好看却也致命的笑,“意外吗?意外还多着呢,可惜,以你的能耐,是没机会一一感受了。”说话间,手下用力,竟是生生将那人的手腕捏了个稀碎。

    骨头碎裂的声音在这样的深夜里,显得特别分明,一声一声,一寸一寸,碎裂从腕间蔓延至小臂,再到上臂,终于,整条胳膊都废了。

    白鹤染面上笑容收起,继而换上一抹阴冷“默语那丫头既到了我手,我没说杀,就谁都动不得。而你们几个,既然也到了我的院儿里,我没说留,就谁都保不住。”

    话说完,另只手突然按向那人头顶,五根手指,五处致命死穴被她紧紧扣住,力道一运,面前人便七窍流血,再没了呼吸。

    眨眼之间,三条人命,屋里的默语已经看傻了,脑子里只有白鹤染的话在一遍一遍回响——默语那丫头既到了我手,我没说杀,就谁都动不得。

    忽然心底泛起一丝暖流,冲入鼻间,微微发酸。

    记忆中,第一次有了被人保护的感觉,却无奈她与她之间生死敌对,她的酸楚算起来是多么的可笑。  “屋顶上的那位,下来吧!”白鹤染抬起头,朝自己的屋顶上方看了去。一个人影半蹲在那里,脚下位置正是她卧寝的床榻顶。“你们不是一伙的吧?”她冲着那人勾勾手指,“别光在那儿蹲着,夜里风凉

    ,下来打一会儿还能暖合暖合。”

    屋顶上的人不是别的,正是蒙了面的聂五。

    适才白鹤染干脆利落地眨眼就将三条人命收在囊中,聂五几乎看傻了。

    他跟着白兴言的时日不短,已有十年之久,对这个白家二小姐实在是太了解了。在他看来,想要弄死白鹤染根本就不需要他亲自出手,随便找个力气大的小厮就能要了她的命。

    可临来时白兴言告诉他,这位二小姐自打从洛城回来就变得有些邪门,万全起见,还是派他亲自过来。却没想到,竟看到如此令人震惊却又精彩绝伦的一幕。

    聂五内心太过惊讶和复杂,以至于忽略了白鹤染的挑衅,一直沉溺在自己的世界中,短短时间竟将这位二小姐从几岁开始一直回忆到如今。

    然而,他沉溺不代表所有人都沉溺,聂五的回忆正到最精彩之处,却突然感觉到夜风似乎加剧凛冽起来,且有一股夹着危机的森森寒意正朝着他迅速逼近。

    他意识到不好,想躲,却已经慢了一步。

    肩膀被一双铁钳死死钳住,然后整个人竟没有征兆地腾空而起,嗖地一下就被从屋顶抛向了地面。

    他匆匆运气凝神,想着至少得站稳,不能摔趴下。可惜,扔他下来的那股力道实在太大,以至于他想到要站稳时,屁股已经都着了地,摔得他堂堂白家第一高手眼泪差点没掉下来。  “既然来了,至少尊重一下你的对手。”白鹤染仙女一样站到他的面前,居高临下,带着一种不容质疑的威严。“不能我在邀你打架,你却在发呆做梦。站在我的卧榻顶上,应该是来杀我的,这一晚上可

    真有意思,有人来杀我的丫鬟,还有人专门来杀我,然后你们双方又不是一伙的。这堂堂文国公府怎么什么人都能来来往往?走城门呢?”

    说着话,突然身形掠动,人一下就从原地晃了开。

    聂五大惊,一个鲤鱼打挺就站了起来,随即转身,想都不想直接就劈了一掌下去。

    掌下带风,动了十成的内力。

    可惜却打了个空,白鹤染根本就没在他身后。  再想出手已经失了时机,他肩头又被一只小手轻轻拍起,聂五的心一下就凉了。刚刚白鹤染杀那三人时的利落和凶狠劲儿还历历在目,他几乎已经可以肯定自己不是白鹤染的对手。只是没想到,差得

    居然这么多,连一个回合都没过呢,就要死了吗?

    “你是我父亲派来的人吧?”轻拍了他肩头的女子却没动手杀人,只是轻飘飘地问他,“你的功夫在白兴言养的暗卫里算不算好的?”

    聂五一愣,有点不明白她为何这样问,同时也是惊讶,这位二小姐为何直接就能断定他的主子是谁?  “不说?”身后女孩咯咯笑起,“可能你也不好意思说,好歹被称做暗卫,我那位伟大的父亲当成宝贝似的养了你们这么些年,结果在我面前连一招都过不上,实在丢人。不如……”她眼珠一转,一个主意打了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