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九龙夺嫡 > 第七百六十六章帮理不帮亲(二)

第七百六十六章帮理不帮亲(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圣意?小王爷,陛下除了朱批之外,可还有甚旁的指示否?”

    李敏铨反应倒是很快,不等三爷呢喃出个所以然来,便已是紧赶着从旁发问了一句道。

    这厮还真是历练出来了!

    一听李敏铨一问便问到了根子上,弘晴对其的评价自不免便抬高了一线,不过么,却并未表露出来,仅仅只是声线平和地回答道:“指示倒是不曾,只是皇玛法曾将给事中张照召了去,特意问过了此折子的处置情况。”

    “原来如此,看来更山此番怕是难逃一劫了,不仅如此,我诚亲王府一系恐也将有难矣!”

    弘晴此言一出,李敏铨的脸色立马便是煞白一片,失惊地便给出了个极其不乐观的判断。

    “啊,这,这……”

    三爷先前隐约想到的便是此点,此际再一听李敏铨如此说法,脸色当即便难看到了极点,冷汗淋漓而下,结结巴巴地说不出句完整的话来。

    “杞人忧天!”

    这一见三爷与李敏铨尽皆大失常态,陈老夫子可就看不下去了,嘴角一撇,不屑地便给出了个评价。

    “夫子可有解得此厄之良策?还请教我。”

    三爷正自惊恐无已间,一听陈老夫子这般说法,显见是已然有了应对之策,精神立马便是一振,赶忙坐直了身子,朝着陈老夫子便是一拱手,很是恭谨地求教道。

    “王爷莫急,且容老朽细细说来,此番弹劾案之起因其实无关紧要,要紧的是此案出现的时,与其说此案重大,倒不若说此案之出现恰好符合陛下之需要罢,错非如此,陛下原也不会去关注这等小案子的。”

    这一见三爷好言相问,陈老夫子倒是没再给其脸色看,语调平淡地便先行点明了此案大发的关窍之所在。

    “这……,小王愚钝,还请夫子明言则个。”

    三爷虽算是个精明人,可毕竟离智者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的,尽管对陈老夫子所言已是隐约有所明了,可到底殊无半点把握可言,无奈之下,也只能是再次拱手为礼地求教了一句道。

    “王爷明鉴,去岁圣上寿诞之时,陛下虽是以瞒天过海之策,一举撸夺了诸位阿哥的差使,算是将治权尽皆收拢在手,此举固然是有助皇权巩固,奈何陛下龙体却是有碍,于诸多政务上,实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以致政务麋积,朝野不满之怨气愈重焉,若不早做解决,久后必乱无疑,以陛下之睿智,自不会看不到此点,由是,方才有小王爷坐镇中枢之事发生,个中虽是有栽培小王爷之用心,可更多不过是权宜之策罢了,原也非圣上之所愿,若是龙体始终不曾好转,或许小王爷还将监国下去,然,这一年半之休养生息下来,龙体已是渐好,也该是到了收权之际了罢。”

    跟三爷相处了这么多年下来,陈老夫子自是清楚以三爷的能耐而论,是断难把握到此案背后的那些弯弯绕绕的,自是不会对其有甚隐瞒,详详细细地便将前因后果尽皆分析了个透彻。

    “原来如此,那,那……”

    三爷心中原本就有些模糊的概念在,此际陈老夫子已将个中道道分析得如此之详尽,自是一听便懂了,然则三爷却并未释然,反倒是更紧张了分,有心想问问他自个儿储君的地位会不会受影响,偏偏这话又不好直接问出口来,也就只能是干瘪瘪地支吾着。

    “此案说来也算是个考校罢,王爷只消以不变应万变,便不至有失,纵使有所处置,也必不会重,然,若是率性妄为,后果却恐不堪矣。”

    老爷子既是要收权,出手打压诚亲王一系乃至弘晴,都是不可避免之事,这一点,陈老夫子自是早就看了个通透,不过么,却也并不甚担心,此际解释起来,自也就显得分外的自信。

    “嗯,更山可惜了,唉……”

    形势既是有所不利,三爷可就熄了死保梁绪文的心思,毕竟相比于门下奴才的死活来说,储君的地位,在三爷心目中着实要更紧要上许多,一声感叹之下,也就意味着梁绪文已是被三爷毫不留情地放弃了。

    “王爷真菩萨心肠也,惜乎更山不自检点,遭此劫难,也算是咎由自取罢。”

    三爷既已决意放弃梁绪文,李敏铨自然不会再为此人说话,不过么,捧起三爷的臭脚却是及时无比。

    “各人都有各人的命罢,罢了,不说这个了,此案之事,本王倒是可以置之不理,晴儿却是难以置身事外,终归须得有个脱身的良策才好,子诚,夫子,您二位对此可有甚见教否?”

    三爷到底并非愚钝到家之辈,虽是对被迫放弃梁绪文颇为的不甘,可还算是知晓自身的地位其实与弘晴的沉浮乃是一体的,感慨了一句之后,也就转开了话题。

    “王爷明鉴,属下以为顺其自然便好,陛下纵使要收权,却也断然不会让小王爷受太大之委屈的。”

    此案的背景既明,李敏铨自是能推断得出最为适合的应对之策,有心争功之下,抢答起来自是快速得很,乎是三爷的话音刚落,他便已是有些个迫不及待地出言献策道。

    “嗯,如此倒也算是稳妥,只是此番案方起,流言便已是满城乱传,个中未必无因,若是尽皆置之不理,却恐有变,又当何如之?”

    三爷本性聪慧,这一放开了纠结之心情,心思也颇堪细腻,前后一联想,已是隐隐看出了此案骤然大起的背后一准别有蹊跷在,自是不敢掉以轻心。

    “无妨,那不过是小儿辈所造之谣,为的便是乱我方之心耳,犬吠之言,不足挂齿,但消小王爷能做到帮理不帮亲,自可保得无虞。”

    三爷能看得出流言大起背后的蹊跷,李敏铨自然也能,不过么,兹事体大,李敏铨却是不敢随便进言的,倒是陈老夫子却是浑然不在意,一摆手,肯定无比地便给出了答案。

    “帮理不帮亲么?嗯,也罢,就如此好了,晴儿可还有甚要说的么?”

    既已决定壮士断腕,三爷倒是真干脆利落得很,丝毫没再去管梁绪文的死活,关切的重点已然落在了保住弘晴上。

    “父王英明,儿臣别无异议。”

    说么?其实还真有不少要说的,比如说老爷子那一关不好过,八爷等人也不会就此罢手,可这么些事儿说了也没有,到了底儿还是须得弘晴独自去扛着,而今,能让三爷不再纠结于死保梁绪文,便算是个极好的结果了的,弘晴自是不想在此际节外生枝,也就只是恭谨地行了个礼,满是敬仰意味地称颂了一句道。

    “那便好,晴儿也累了一天了,且自去歇息罢。”

    三爷对弘晴的恭谦态度还是很满意的,这一见其满脸的疲惫之色,也就没再多唣,一挥手,很是温和地吩咐道。

    “是,孩儿告退。”

    弘晴一路急赶而回,又议了如此久的事,早就又累又饿了,实是无心再多逗留,三爷既是这么说了,弘晴自不会有甚异议,紧赶着便起了身,恭谨地行了个礼之后,便即退出了内院房,本想着直接走侧门回府,只是脚刚抬起,却又改了主意,没旁的,他的车驾以及一众侍卫们都还候在诚亲王府门外,终归不好让李敏行等一众心腹等久了去,左右也不过就是步路而已,便可收买一下人心,又何乐而不为哉。

    “小王爷,下官给您见礼了。”

    弘晴方才刚走到府门处,就见耳房里突然扑出了个人,一头便跪在了跟前,动作之突然,还真就令弘晴不由地为之一愣。

    “哦,是梁侍郎啊,免了罢。”

    借着门廊处的灯笼之亮光,定睛一看,弘晴立马便认出了来者,赫然正是梁绪文那个倒霉蛋,心底里对其虽是不甚感冒,然则弘晴却是并未恶言相向,而是面色淡然地一虚抬了下手,言语平和地便叫了起。

    “小王爷,下官实是冤枉啊,这都是逃奴之诬陷,还请您为下官做主啊。”

    弘晴虽是叫了起,可梁绪文却并未就此起身,而是磕头连连地喊着冤,鼻涕眼泪糊了满脸都是,那样子要说多狼狈便有多狼狈,哪还有丝毫的风度可言。

    “逃奴?甚的逃奴,尔将话说清楚了!”

    弘晴原本对此案的由来便有所疑心,这一听梁绪文如此说法,面色立马便凝重了起来,眉头一皱,已是语调冰冷地喝问了一句道。

    “啊,是,好叫王爷得知,下官数日前便发现身边之童行事颇有可疑处,本待将其拿下,却不料昨儿个此人便已失去了踪迹,下官着人四下打探,这才得知此人就藏在了十爷府上,还胡乱攀咬下官,着实是可恶已极,下官……”

    梁绪文一得知自个儿被弹劾之事,下午便来寻过三爷了,此际再来,为的便是堵弘晴,这会儿一听问起了缘由,自以为弘晴这是准备出手帮衬自己了,心中顿时便是一喜,忙不迭地便将事由解说了一番,当然了,所言所述并非完全实情,而是真假掺半。

    “哦?竟有此事,本王知道了,尔且自回罢。”

    一听梁绪文此言,弘晴立马便断定此人所言多有不实,没旁的,不说其贪墨乃是事实,更可疑的是其居然能查到逃奴在十爷府上,这可是“尖刀”都尚未能查到的事儿,内里若说没有蹊跷才是怪事了的,不过么,弘晴却是并不在意,概因他压根儿就不打算出手帮梁绪文脱困,自也就懒得去理会其所言究竟是真还是假,也就只是不置可否地丢下了句场面话之后,便即就此扬长而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