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无限灵药圃 > 第327章 度风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连三天李毅才从虚弱中恢复过来,金丹内的法力完全恢复过来,好消息就是,之前是食用的紫云丹产生的法力全部炼化完毕,四百六十年的法力全部归于李毅。

    睁开双眼,眼神中闪过一丝精光,片刻之后又归于平静,轻轻的呼了一口气。

    “已经达到第一灾的极限了吗,我有一种预感,继续修炼,很快天灾就会降临。”李毅喃喃自语道。

    地仙界的修行很简单,与李毅前世看到的那些中的修行的各种境界有些很大的不同。

    首先就是没有什么太过于详细的境界划分,在道门虽然有炼精化气、练气凝神、炼神反虚、炼虚合道的说法,但绝对不是成仙之前的境界。

    至于其他的什么练气、筑基、融合、心动、金丹、元婴、合体、分神、渡劫、大乘绝对没有。

    斗士、斗师、斗王、斗圣、斗神更是闻所未闻。

    淬体境、开元境、气动境、离合境、真元境、神游境也没有。

    整个地仙界的修炼境界划分极为粗糙,首先就是练气,不论修炼何种体系都是从练气开始,吸纳天地灵气,日月精华,滋养肉身,蕴养真气,将基础打牢,随后就是选择之后的修行路线,铸就道基,或是金丹大道,或者元神大道,或为剑修,或为鬼修……

    铸就道基之后就是积蓄法力,以五百年为界,中间没有什么其他的而划分,就是积蓄法力,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因此此阶段也叫法力境,没有什么其他更加详细的划分。

    怎么样?是不是很粗狂?不像人家这么高逼格。

    但因此也可以看出地仙界的强大之处,只有雄厚的基础才有资格这么玩。

    法力境有三灾,第一灾为修行的第五百年,也可以是法力积累足够五百年的时候,修仙之道为非常之道,夺天地之造化,侵日月之玄机;丹成之后,鬼神难容。虽驻颜益寿,但到了五百年后,降有风灾吹你,这风不是东南西北风,不是和薰金朔风,亦不是花柳松竹风,唤做‘赑风’,自囟门中吹入六腑,过丹田,穿九窍,骨肉消疏,其身自解。

    三灾不可躲,而是要扛。

    此虽是‘灾’,但也是‘缘’,风灾可吹拂法力,扫去灰尘,打破瓶颈,如此方可继续积蓄法力,同时将法力中的杂质吹散,净化法力,纯净神魂,乃是不可多得的机缘。

    当然,世间也有躲避三灾之法,但此等无异于饮鸩止渴,不仅修为不在增长,同时法力在等级上就低人一等,与人战斗时自然是不及。

    “看来这些时日要好好的调整一番了,以最好的姿态,最巅峰的心神去迎接风灾,我心中有预感,此时风灾我必过。”李毅自信的说道。

    预感是来自冥冥中的感觉,就是心血来潮,异常玄奥。

    这些时日李毅恢复到原来的状态,每日清晨离开家门在济世堂坐诊,喝茶、看书、瞧病,完善《本草》,晚上返回家中之时就会利用灵药圃的‘合体’神通打坐修炼,体内的法力快速的积累,心神沉寂下来,诸天小世界中的惊喜与振动被平复,身体、心神慢慢的抵挡巅峰状态。

    时间慢慢流逝,半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李毅的法力也在慢慢积累。

    丹田内的金丹有鸽卵大小,通体呈暗青色,其上符文不断隐现,整个金丹已经膨胀到无可继续增长的地步。

    想要继续让金丹膨胀,法力增强,就需要度过风灾,让风灾作为催化剂,催动金丹的进化。

    又是夜晚降临,正要休息的李毅突然感觉浑身一震,一股莫名的感觉出现在心中。

    在这一刻李毅直感觉四周微风弥漫,整个人感觉就像一道管子,从头顶的百会穴,到脚底的涌泉穴,一股凉风涌过,四肢发凉,通体心透,整个人好像化为风的一部分。

    李毅脚步一顿,心中闪过一丝莫名,口中喃喃自语道:“风灾要来了吗,明天。”

    李毅也并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继续迈步朝着卧室有去。

    第二天一早李毅让心悦到医馆说了一声便朝着西山走去。

    “李大夫,你今天怎么又来了?医馆很空闲吗?”麻衣子调侃道。

    李毅面无表情道:“封锁整个西山,将你的那些血眼乌鸦全部派出去,不允许任何人进出。”

    麻衣子也被李毅的话给惊到了,整直了身子,脸上满是疑惑之情:“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毅双眼直视麻衣子,一字一句道:“我的三灾到了。”

    “什么,”麻衣子只感觉心中一惊,快步朝着李毅走来,口中大声说道:“怎么可能?怎么会这么快?这可是500年的法力啊!”

    李毅耸了耸肩膀,信不信由你,也没有继续说话,迈步朝着草庐走来走去。

    同时右手一翻,太极金环出现在掌心,甩手朝着天空一扔,太极金环悬浮在草庐之上,道道金丝从其中垂落,化为一道金网将整个草庐覆盖。

    看到李毅走入草庐,麻衣子在身后大声喊道:“放心,你帮了我这么多,今天我来守护你。”

    说完哈哈大笑,脸上更是以与荣嫣。

    盘膝坐在草庐之中,李毅双目紧闭,法力没有运转,心神平静,内心如同湖泊一般波澜不动。

    时间慢慢流逝,李毅感觉四周的风越来越轻柔,其实不是四周的风变得轻柔,而是李毅对风的感受越来越明显了,这是风灾来临的征兆。

    突然之间,四周的风猛然静止,好像没有了风的踪迹。

    同时一股凉风从囟门而入,直冲五脏六腑。

    所谓的囟门指的是婴幼儿颅骨结合不紧密所形成的骨间隙,位于头顶部位,分为前囟门和后囟门,前囟门位于前顶,呈菱形,后囟门位于枕上,呈三角形。

    不过囟门也就是在出生12~18个月后就闭合了,只是李毅也没有想到这股风会从囟门而出。

    人体头顶有百会穴,百会穴处于虚实之间,我有天地灵气才能接触到,而囟门却是真实存在的,是人体骨骼之间的间隙。

    如此风从囟门而入,也就意味着这风乃是真实存在的风,不是东南西北风,不是薰金朔风,又不是花柳絮松竹风,而是“赑风”,吹入五脏,进入六腑,过丹田,穿九窍,粉骨削肉。

    李毅只感觉浑身颤抖,通体冰凉之感,渗入五脏六腑的冰凉。

    同时李毅只感觉浑身酸痛,那种痛彻心菲的痛,好似刮骨钢刀,一刀一刀的割在身上的肉,而且还不是皮肤上的肉,是五脏六腑的肉,那种鲜嫩的血肉痛彻到心扉。

    李毅只感觉浑身颤抖,手脚发凉,脸色惨白,浑身汗水大冒,不过须臾时间整个身上的衣衫都已经湿透,地面上更是留下一大滩水渍。

    李毅双牙紧咬,面露狰狞之色,嘴角流下血丝。

    噗~

    一口黑色的污血喷出,李毅身体一软瘫倒在地。

    “啊~”

    口中发出一声惨叫,声音响彻旷野。

    门外守候的麻衣子脸色一变,快速的走到草庐前,想要推门而入,却被那垂直的金色丝线给震飞。

    无奈只能大声吼道:“李大夫,你怎么啦?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李毅强忍着五脏的剧痛,怒声道:“不要管,出去。”

    麻衣子有些委屈的点了点头,一步三回头的朝着远处走去。

    草庐中不断传来李毅的痛苦的哀嚎声,声音中充满了悲切,让人感知到其中充满了无尽的悲苦。

    “三灾竟然会如此痛苦吗?是了,师傅说过,三灾乃是成仙路上的三座大山,渡过了一帆风水,增加五百年寿元,渡不过万事皆休。”

    麻衣子神色复杂的朝着草庐中看了看,语气叹息一声说道:“能不能度过就看你的造化了。”

    而此时的李毅依旧在承受着无尽的痛苦,生命也到了最后的垂危时刻,如果是刚刚的吹拂五脏是小菜的话,那现在已经开始上热菜了。

    风从囟门而入,在体内吹拂五脏六腑,循环一周之后从九窍而出,粉骨削肉。

    在这一瞬间李毅甚至能够听到骨骼在蹭刮的声音,咯咯吱吱的声音通过固体的传播,以更加快速的速度进入大脑。

    李毅再次喷出一口鲜血,因为疼痛嘴唇已经被咬破,滴滴鲜血从嘴角流出,让人看起来异常的狰狞。

    噗~

    “麻蛋,也不知道当年关云长是如何刮骨疗伤的,我这酷刑应该不比他弱吧!”李毅咬牙切齿的说道。

    “风灾分在三个步骤,第一步吹拂五脏六腑,犹如千刀万剐,第二步为九窍而出,粉骨削肉,现在这两个都承受,下面应该就是第三步了,也是最为危险的一步,过丹田。”

    丹田为修士力量之源泉,李毅走的是金丹大道,金丹就位于丹田之中。

    从铸就道基开始,李毅的力量之源就是金丹,神魂与力量相融成就法力,可以说李毅丹田内的金丹就是自身精、气、神三者的合一,神魂进驻其中,但凡有丝毫的损坏就是神魂的破碎,这也是修士在战斗时很少将自己的金丹或者是元神出窍战斗一样,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刻,很少有人会这么做,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话刚落音,一股寒风透过经脉直冲丹田之中。

    一时间只感觉五味酸爽。

    如果吹五脏,出九窍是来自肉身的痛苦的话,那过丹田则是来自灵魂的酷刑。

    每一丝痛苦都被放大千百倍,一时间李毅只感觉自己置身于悬崖之上,四周狂风怒号,每一丝风吹拂在周身都睡犹如钢刀刮体,血肉纷飞。

    关键是这其中的痛苦在作用在神魂之上时都会被放大千百倍。

    一瞬间李毅瘫倒在地,脸色惨白入金纸,双拳紧握,青筋暴露,银牙紧咬,随时都有可能碎裂。

    周身好似一个漏了洞的风口,清风从中吹过,而且这风并不会无形物质的,反而带有丝丝颜色,颜色呈暗灰色,散发着一股恶臭。

    而在丹田之中可以发现,每一丝清风吹过,金丹都会缩小一分,其中有黑烟被清风带走,同时暗青色的金丹颜色也在慢慢的变淡,由暗青色朝着白色转变。

    时间慢慢流逝,李毅整个人没有丝毫想形象的在草庐中满地打滚,口中发出痛苦的哀嚎。

    草庐外的麻衣子不停的踱着脚步,满脸的担忧之色,尤其是听到那一声声哀嚎之声更是如此。

    “坚持住啊!一定要坚持住啊!只要渡过了这才灾难就是能够增长五百年寿元,你今年不过是二十几岁,这加起来就是千年寿元,可以做千年的王八了啊!”

    草庐中的哀嚎越来越小了,但也正是因为如此麻衣子才越来越担心。

    “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想到这里麻衣子脸色一变,再也无法再次等候了,快步朝着草庐走去,正想要暴力破开太极金环的阵法。

    突然间,垂落的金丝散去,草庐们打开,脸色惨白,浑身泥泞的李毅从中走来,周身衣物破烂,透过衣服甚至可以看到李毅周身的血痕,那都是自己抓的。

    李毅对着麻衣子强笑一声,然后只感觉天旋地转,随后瘫倒在地,之后的事情就什么记不清了。

    麻衣子赶紧上前将李毅扶助,虽然李毅的状态给人像是想要死了一样,不过麻衣子却是哈哈大笑。

    “好好好,风灾渡过了,哈哈哈,太好了,如此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麻衣子哈哈大笑道。

    将李毅扶起朝着草庐走去,自己更是快速的烧水,给李毅擦拭身体。

    ……

    李毅是被阳光在刺醒的,抬起手臂遮挡眼前刺眼的阳光,从昏迷中醒来,顿时身体的各种虚弱一涌而来。

    浑身虚弱,四肢无力,嘴唇干裂。

    “水~”

    声音嘶哑,好似干树皮一般摩擦。

    不过话刚落音,麻衣子的身影出现在李毅身边,同时一抹清凉顺着口齿进入体内,干枯的沙漠顿时迎来了一丝绿意。

    “怎么样?好些了吗?”麻衣子关切的问道。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