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英雄联盟之最皮主播 > 第七章 听老树唱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一波拉克丝下路杀了三个人,直接六层杀人戒,周树就可怜兮兮了,就只能吃到几个助攻。

    吃了一个镀层,周树就和洛璃回家了。

    这个版本还是挺有意思的,有镀层可以吃,而且无尽都改回来了,所以女警这样的英雄也还是有点优势的。

    前期主要推线,吃镀层,打出经济优势,不杀人一样能领先装备。

    上路给的压力导致周树开始拿出自己的压制力来打游戏了,痛苦的还是轮子妈和风女,下路对线的时候,不知道怎么描述,就是打着打着,没补刀了,血量也被压制下去了。

    值的一提的是,之前千珏去上路,结果遇上了帮忙的佐伊,诺手双杀,千珏和盖伦双双殒命。

    千珏给的大招对诺手而言,其实有时候是一种帮助。

    在无敌的时候,诺手还是可以叠血怒的,血怒满了,等千珏大招结束,圈子里面的人都是同步回血,诺手又那么肥,q一个外圈刮,一斧头直接带走盖伦,再一斧头带走千珏。

    这是一个四个人头的诺手了,优势很大。

    打野开始吐槽起盖伦了,盖伦则是继续互动。

    “帮我我不c,不帮我必炸,别问我是谁,峡谷养爹人。”

    周树看到队友这个互动,差点笑出了声。

    千珏默默打出一串句号,无话可说。

    但他在被动冷却好了之后,默默把猎杀目标改成了希维尔。

    显然,下路这个女警才是村里的希望。

    十分钟,一看补刀,一百零二,对方希维尔补刀,五十。

    再看段位,都是钻一的。

    这摆明了女警才是爸爸,所以,千珏开始保护下路了,至少要保护女警的发育,不被对面的挖掘机gank了。

    十三分钟,周树赶在镀层消失之前,推掉了对方的下路一塔,而在防御塔破掉了之后,原本想杀掉希维尔和风女的,但是希维尔大招一开,风女跑在前面,希维尔向风女跑有移速加成,这

    真的是望尘莫及。

    周树看到这个移动速度,都不想追了。

    换线吧!

    女警要开始自己的推塔节奏了,不过,在路人局,周树只能调动一起开黑的辅助,洛璃,却无法指挥其他的人。

    队友的各种小团战爆发,有诺手在,而女警不在的小团战,怎么打都是不可能打得过的。

    而视野方面也开始受到了压制,他们的劣势已经比较大了。

    全军进入防守姿态,好消息是女警的发育还行。

    原本下路先破塔,周树是准备拿先锋的,但先锋被对面抢了,对面集合推中塔,周树只能在中路防守,不敢再进攻。

    而先锋破个中一塔毫无压力,但在二塔,周树布置三个夹子,阻挡了对面的攻势。

    对面并不着急,有诺手这个爸爸级的上单在,他们只要跟随诺手的脚步,打团就非常容易,而希维尔是出了名的混子ad,混就完事了.

    可是,周树这边的防守也非常有力,拉克丝e技能清线速度非常快,加上女警的射程和莫甘娜的w,对方并不敢强开,只能让佐伊poke。

    局面比较逆风,可周树觉得这把还行,没有血崩。

    到二十三分钟,对方终于忍不住强行开了个团,双方一波混战,女警在后面打了成吨的输出,但是,最后还是剩下他和拉克丝活下来了,而其他三个队友阵亡,对方只是死了个最肥的诺手和最惨的adc。

    希维尔死的比较憋屈,他是被aoe打死的。

    没有人故意去针对他。

    而周树一直躲在了后面,没有人切他,但这个时间,女警的输出十分乏力,但好歹是拖住了。

    二塔还在,又拖了几分钟发育,但是到了二十七分钟,二塔还是被毫无压力地推掉了。

    周树继续刷兵,防御塔,该丢的总是要丢的。

    而他们推掉对方的塔,也只有周树在下路对线推掉的那一个,其他的,根本都没有动。

    现在推进的节奏也完全被对方掌控着。

    不过,周树的发育还不错,之前诺手死在了他的爆头之下,一千的赏金,简直把周树感动哭了。

    一个头比三个头还值钱。

    周树也做出了三大件了,无尽火炮和岚切。

    但是,当输出打在诺手身上的时候,周树还是觉得伤害不够,大概只有六神装,他才能玩的舒服。

    对方再次发起一波进攻,因为走在最前面的盖伦被佐伊睡到了,对方直接冲过来要杀盖伦,而洛璃直接闪现进去开大招,团战直接开起来了,在后面也只能打诺手,都知道输出脆皮才是团战该做的,但是adc是无法越过前排去打后排的。

    也就拉克丝的aoe伤害足,一个e技能过去,对方后排的三脆皮,全部都残血了。

    她出了杀人书,也是对方的进攻目标,但女警和拉克丝双c站在一起,还有一个在前面卖命的辅助莫甘娜。

    对方并没有人能威胁到他们这两个c位。

    这一波团战打了个三换三。

    最后剩下了希维尔和风女存活,而周树这边,也是只剩下了女警和拉克丝。

    这双c都稳如老狗,就算队友都死光了,都不会多看一眼的那种。

    这才是玩c位的心态,义薄云天的,应该去玩辅助或者上单。

    又一波攻势防守住,对面也有些着急了,特别是诺手,原本是大杀四方的,但是在团战却不能取得胜利。

    最气的还是盖伦死后发了个消息:“德玛西亚的荣光,永远都不会消逝。”

    这一波,诺手都不回复他了。

    没心情跟他玩了。

    零杠七的盖伦,是什么让你如此快乐?

    那自然是因为有可以躺赢的队友。

    双方从三七开打成五五开了,女警和拉克丝到现在没死过,拉克丝满层的杀人书,伤害非常的恐怖。

    当周树在做出重伤的穿甲弓,女警的伤害就不容小视了,这一次,周树他们决定主动出击,不再是据塔而守。

    盖伦虽然就差一个人头超鬼,但他还是顶在了最前面,旁边的是莫甘娜,而千珏则是呆在拉克丝和女警的旁边做贴身保镖。

    这种团战其实是没有多少技巧可言的,就是盖伦无脑往人群里面一冲,堆放要不就打,要不就跑,打的话,第一波伤害先要打盖伦身上。

    千珏还有一个大招救命,这种送死流的盖伦,他们也是头一次见,而跑的话,到了防御塔下,他们也没法跑,只能看着女警点塔。

    诺手干脆地开启了疾步,加上希维尔大招给加的速,再开启正义荣耀,直接冲进了人群当中,然后,他就被莫甘娜q住了,随后被女警夹住了,又被拉克丝q住,再被女警夹住

    从控制开始,他就走不动了。

    女警出了重伤,诺手回血都回不动,打死了对方的唯一爸爸,其他人都是土鸡瓦狗了,作为交换,对方再次击杀了周树这边的三个冲前面的,但这次的结果,是周树团灭了对方。

    剩下拉克丝和他一起推塔,一波了对方。

    在周树a塔的时候,一直没说话的拉克丝终于打字道:“小哥哥好厉害,一起玩么?”

    这显然是对周树说的。

    周树沉迷拆塔,没有理他,而欧尼酱马上回应道:“妹妹,你怎么能叫别人哥哥!”

    一抹多:是小哥哥!

    欧尼酱:那也不可以!

    周树不禁在语音里点评道:“妹控真恶心。”

    “哦,你觉得这拉克丝怎么样?”

    洛璃的语气听不出喜怒,周树非常自觉地道:“就冲她抢我人头抢到超神,我就觉得这中单不行。”

    基地爆炸,出来看评分,拉克丝的mvp。

    周树表示打脸来的太快了,有点hold不住。

    而周树只是没有获得mvp,弹幕忽然刷起了成片的4399,周树一看就知道,这又是哪来的水军在搞事情了。

    这事已经过去很久了,在刷这串神秘数字的,自然是不怀好意,但周树知道,自己以后是要以直播为生的话,那这串数字他只能坦然面对。

    “4399已经过时了,等以后想黑我的话,还是黑我的段位吧,目前钻一,而且是拿的我妹妹的号,我自己的号还是黑铁,你们可以嘲讽我为黑铁adc。”

    周树随便操作一波,就把话题转移了,而且还实力自黑了一波。

    听周树说的这么风轻云淡,一时间,不管是粉还是黑,都刷起了弹幕。

    青铜选手找到了成就感

    我黄金我骄傲了吗?

    优秀

    说起4399我们不如玩个小游戏吧

    弹幕在飞,礼物也在飞,而周树则是默默点开了下一局。

    和洛璃双排了三个小时,到晚上十一点,周树就决定下播了。

    第一次直播,高峰人数就达到了五百万,周树并不知道这个数据的真假,但确实今天还算挺热闹的。

    以后大概不会有这么多人,但周树只要好好播,恰饭还是没问题的。

    不过,在下播的时候,观众还是纷纷刷弹幕挽留,甚至有人提出要周树唱歌。

    周树不禁回想起了当初被一群粉丝称为电竞死歌的经历。

    “我丑化先说在前面,歌是你们让我唱的,谁敢说我死歌,通通禁言晓得不?”

    我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是谁说让老树唱歌的?

    我感觉你要直播掉粉

    求放过嘤嘤嘤

    周树还没开口,弹幕就求饶了,这让周树很不高兴,我周某人,唱歌其实也很好听的。

    周树默默点开了音乐播放器,找到了想唱的那首歌的伴奏,吉他的声音响起,周树也捏了个拳头在嘴边当作是话筒,闭上眼睛跟着节奏唱了起来。

    “安静地离去,和孤单一起,拥挤的回忆,时间抹去”

    让人惊奇的是,周树唱的并不难听,而且,带着一种中年老男人的沧桑感,音乐能传递人的情感,周树何尝又不是唱着自己的故事。

    他当初离开sky,离开dt,都是自己带走回忆,安静离开。

    而现在,周树发现自己还是难以忘记在另一个世界,他和dt的所有人发生的故事,短短的一年多的时间,宛如幻梦,梦醒之后,只剩下他一个人。

    意外地有些好听

    这嗓子,开口跪

    这是有故事的男人才能唱出的歌

    我相信,老树心里一定爱着某个姑娘

    洛璃也在看着周树的直播,听他唱歌,洛璃的鼻子也有些泛酸,强行忍住了眼泪,却看到弹幕说周树应该是真的有所爱的人,洛璃这下就变成心酸了。

    这就是吃醋的感觉。

    周树,他心里还爱着谁,还舍不得谁?

    洛璃忍不住想了想这个问题,心里的酸味一阵翻涌,随后洛璃才反应过来。

    她为什么要因为周树可能有喜欢的人就要心酸啊!

    莫非,她喜欢上周树了?

    不可能的吧!

    洛璃从未对一个人有过这种感情,所以下意识选择了否认。

    但她扑倒在床上的时候,心跳还是那么快。

    咚咚咚,像是打鼓一样。

    洛璃红着脸睡了,但脑海中始终有一个问题放不下。

    周树,他有所爱的人么?

    次日,周树早上还是起的比较早的,做主播,白天没什么事情做,多锻炼身体,也是养生之道。

    虽然才二十五岁,但周树觉得自己应该在保温杯里泡点枸杞了。

    不过,隔壁的洛璃也是主播,不如约她一起去健身。

    周树想要找个伴,但敲开洛璃家的门,洛璃表示在家里就有全套的健身设施了。

    她买的房子就是三室一厅的,但洛璃只需要用两个房间,一个小点的房间直播,一个房间睡觉,另一个就放了一些足够她用的健身器材。

    有时候练瑜伽在自己的卧室里也可以,总之,她的生活方式可比周树更健康。

    “你想健身的话我家就有,你就不用去健身房办卡了,又省了一笔钱了。”

    洛璃神使鬼差地说出了这番话,让周树在家里健身,她说出来,就有些脸红心跳了,心里有些后悔,却也期待周树能答应下来。

    但周树如果真的答应了,她又会有些惊慌害羞。

    周树还没想很多,她自己已经想了很远了。

    周树想了想,道:“不麻烦你吗?”

    “不麻烦的。”

    洛璃只要说有点麻烦,周树肯定就不会在这里了,但洛璃非常迅速地否认了,倒像是很希望周树借用她的健身器材似的。

    “那好吧,这样也方便一点,我也就不用每天往外面跑了,对了,既然你帮我省了一笔健身卡的钱,以后你就来我家吃饭吧,省出的钱,就当你的伙食费了。”

    洛璃:“???”

    为什么,忽然有种自己送上门的感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