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笙途 > 第24章 神经病式泡niu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女子说完后,便立刻转身,将剑对准了萧南笙刚才摸过她屁·股的手劈去。

    萧南笙一个轻松的后空翻便躲开了她的攻势。

    紧接着,就见到这次换做萧南笙忽然出手。

    他借着后空翻的力度,忽然抓住了女子握着长剑的手臂。

    继而一个旋转,女子的长剑当即脱手。

    到了萧南笙的另一只手里去了。

    萧南笙忽然一个转身,就将女子带到了自己的怀里。

    女子虽还在极力挣扎,但是已然失了先机,没有了还手的余地。

    于是,下一刻就见到萧南笙忽然放下了手里的剑。

    装作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来说道:“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生气的样子真的是十分的好看呢!

    不过……我更加好奇,你不生气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

    萧南笙以前泡·妞儿用的可都是这种类似于神经病似的招数。

    可是谁叫他是富二代呢,这一招在所有的女孩那里真的是屡试不爽啊!

    后来萧南笙逐渐的意识到那些女孩儿极有可能就是因为他是富二代。

    所以才会对他另眼看之的。

    因为当他故意隐瞒了自己的身份追求新生校花的时候。

    这一招就失灵了,当他对那个校花也说了同样的话得时候。

    那个校花果然当即就给了他一巴掌,还不忘了提醒他一句:“神经病。”

    这让萧南笙十分的受挫,更加下定决心要追~(额……是睡了)到那个校花。

    可是命运弄人啊,他直到离开那个世界他也没能如愿以偿的追(睡)到那个校花啊!

    想到这里,萧南笙也可谓真的是满满的挫败感油然而生。

    可是却见怀里的女子忽然面色一红。

    连眼神都变得略微有些慌乱,故意似乎也开始有些局促了起来。

    萧南笙见状,当即大喜过盛,心道原来这才是泡妞儿的正确打开的方式啊?

    想不到,在几千年后的现代神经病式的泡妞儿方式。

    在几千年前就忽然变成了男神级别的泡妞儿方式了?

    当然,接下来,那个女子便用行动证明了,什么叫做自我陶醉式误会现实。

    只见她忽然抬脚就狠狠地踩了一脚萧南笙。

    萧南笙当即疼的差点没暴走,谁能想的到这么一个纤弱的女子,力气竟然会有这么大呢?

    但即便如此,萧南笙依旧没有松开手。

    那边冒安也刚好解决掉了那两个壮汉。

    萧南笙拉着女子,继而恢复了一本正经的模样。

    然后没有半分怜香惜玉的将她扔到了那两个壮汉的身边。

    冒安也恰好拿来了绳子,这时候,他们这才发现。

    那个陶大人竟早已经不见了身影。

    待冒安将他们一一都绑好了以后,立即说道:“看来我们得换个地方了。”

    萧南笙点了点头,继而也赞同的说道:“真巧,我和师傅想到一起去了。”

    于是他们当即便押着这三个人快速离开了那个破庙。

    当他们离开不久,果然就见到那个陶大人带着人火速赶来了。

    当他看到空空荡荡的破庙的时候。

    下意识的捋了捋胡须,继而对着身后的一群衙役说道:“立刻给我搜。

    这附近都要仔仔细细的搜。”

    那些衙役听了指令,便立刻开始四散着搜寻目标去了。

    萧南笙趴在房顶上微微扯唇,继而消失不见了。

    紧接着就见到城外另一个山林里。

    一处猎户用来捕猎的深坑里。

    两个壮汉和一个女子狼狈的蹲在底下。

    冒安拿着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铁锹。

    那个铁锹上边长满了锈,看样子应该是被人扔掉的。

    萧南笙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蹲在坑边上看着坑底的三个人。

    继而说道:“怎么,害怕了吗?”

    三人同时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就好像他刚才说的其实就是一个特别搞笑的笑话一样。

    一旁的冒安忽然扔了一铁楸土下去。

    萧南笙这才又继续说道:“说说呗!

    谁派你们来杀景迟一家子的?

    还有你,美女,又是谁指示你陷害我们的?

    实不相瞒,我和我师傅刚来中原不久,好像也没得罪过哪个贵人吧?”

    女子忽然冷眼看了他一眼,继而说道:“到底得没得罪什么人。

    还需我提醒吗?中原边境顺安镇上的斗狗场是你们毁的吧?”

    经女子这么一提醒,萧南笙当即恍然大悟。

    继而说道:“你们是那个壮爷派来的人?”

    女子不语,算是默认了下来,两个壮汉倒是老实。

    一直都没有说话,萧南笙看了他们一眼。

    还是觉得这个女的才是突破口。

    只见他忽然“呸”了一声。

    继而说道:“我去你姥姥的,编瞎话也得靠点谱儿吧?

    那个壮爷要是想找我们麻烦,以他那嚣张的气焰,早就直接杀上门儿来了。

    况且他和景迟也没什么仇怨,他杀景迟做什么?”

    女子神色明显一紧,萧南笙猛然一踢脚下的石头。

    那石头便立刻不偏不倚的打在了女子的后背上。

    引得女子疼的一阵闷哼,这时候萧南笙又欠扁的说了一句:“壮爷表示这个锅他不背。”

    “锅?这事儿和锅还有关系?”

    一旁的冒安冷不丁的来了这么一句,反倒把萧南笙给问愣了。

    这一刻,他忽然忍不住笑了起来,心想想不到古代博学多才,能文能武的大侠。

    也有像个大傻子的时候。

    冒安见萧南笙忽然这么一阵轻笑,更加有些摸不清头脑。

    后来还是萧南笙自己收了笑意。

    然后再次肃着脸看着坑底下的三个人说道:“说实话吧!”

    那女子见自己的谎言被当场拆穿,便再也没有说过话。

    大有破罐子破摔的架势。

    萧南笙不得不将注意力又转移到了那两个胖子的身上。

    但是那两个人得嘴就跟被水泥糊上了一样一样的。

    连开口的可能性都没给萧南笙看到。

    只见萧南笙揉着头发,愣了愣,继而忽然也跳到了坑底下去了。

    只见他忽然揪住了其中一个壮汉的头发。

    然后狠狠地往后一拽,那壮汉立刻疼的冒了冷汗。

    萧南笙一副欠扁的模样说道:“你们不开口,我就挨个揪你们的头发。

    现在是一整把的揪,一会儿就是一小把一下把的揪,再然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