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能追踪万物 > 第三章 捡钱人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十里路,对于出生村庄的陈沉来说不算什么,大约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他就进入了石川县的县城。

    石川县城不大,城墙都没有,夜晚之际除了那些勾栏瓦舍,其他地方全都是一片漆黑。

    “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陈沉出没于一些人流量大的娱乐场所,不断地使用追踪系统。

    像乞丐窝那样的地方,他就不准备去了,在那里肥点的虱子都找不到一只。

    “十米范围内没有。”

    “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前方五米拐角有一块遗失的玉佩。”

    获得遗失的玉佩+1。

    “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

    “前方三米的路缝中有一枚铜钱。”

    ……

    “前方两米墙边草从里有遗失的碎银子。”

    ……

    “前方五米有掉落的珠钗。”

    ……

    “前方草丛中有一颗变异了的草。”

    ……

    这一夜,陈沉忙活了几个时辰,等到了凌晨的时候,他身上多了一个包。

    里面装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总价值加起来可能超过一百两!

    其中碎银子之类的就有二十多两!铜钱在这二十多两面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在这石川县,一两等于一千文,也就是说他今天捡到的现银就够交接近二十户人家的田租。

    “县城果然有钱,随便掉点就够村子里的人一通折腾了。”

    陈沉心中暗想,同时也庆幸他身处的不是那个扫二维码的世界,不然钱都没得捡。

    “不过捡钱这事,也是一次性买卖,这些东西恐怕是石川县积累了很多年才丢的东西。”

    摇了摇头,陈沉往石头村走去。

    这一刻,他还真怕自己被抢了。

    ……

    然而一切都证明是陈沉想多了,虽然他身上带了不少值钱的东西,但他那副装扮和有钱人完全搭不上边。

    所以哪怕他到了石头村,路上遇到了不少人,也没几个人多看他一眼。

    这让他又忍不住想起了那坨被埋没的屎。

    “呸!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和屎没有半毛关系!”

    陈沉暗骂了一句,回到了自己家,然而父母此时却是都不在家中。

    要是平时,这个点的确该出去耕作了,可是如今田都被淹了,还出去做什么?

    没想那么多,陈沉先把玉佩,钗子什么的藏好,然后把现钱取了出来,用一个荷包包好。

    做完这一切,他走了出去,来到了李婶家门口。

    “二丫!李婶在不在家?我爹娘呢!”

    “沉哥儿,他们都被喊到村长家去议事了!”屋里传来二丫怯怯的声音。

    陈沉闻言回到了家,默默等待,顺便还喂了下老黑。

    老黑习惯性地拱了拱他的手,哼唧了两声。

    陈沉见此露出了笑容,道:“你这猪越来越通人性了,可惜你是头猪,不能跟我去修仙……

    总不能以后我和别人斗法,人家骑条龙,威风凛凛,而我骑头猪,那也太没牌面了,你说是不是?”

    “哼唧哼唧!”

    老黑吃着猪食,不满意地哼唧了两声,不知道表达的什么意思。

    就在这时,村口浩浩荡荡地来了一大堆人。

    陈沉一眼就看到了其中的父母,只不过他们的脸色都不好看。

    等这群人靠近,陈沉才在这群人身后见到了一个锦衣玉服的年轻人,这年轻人脸颊上有颗黑痣,一脸的桀骜之色,就差在脸上写反派两个字了,而在他身后,则跟着七八个狗腿子。

    这些狗腿子全都拿着长棍,表情十分凶悍。

    “不是还有三天才交租吗?怎么今天就来了?”陈沉喃喃。

    那年轻人他认识,乃是县城三大家族之一王家的大公子,名叫王丰,石头村耕种的农庄就是王家的资产。

    在这个世界,王朝无数,陈沉所在的王朝名为大晋,下辖三十六州,每州下又有十二城,而石川县则是冀州飞云城下辖的一个县。

    作为一个县的三大家族,在王朝内自然不算什么,但在这县内却是名门望族,不是他们这些佃户能够企及的,

    哪怕是三大家族一怒之下杀几个人,最多也只不过是赔点钱罢了。

    “王少爷,三天以后我们一定会按时缴纳田租的,您何必亲自过来……”

    老迈的村长老头儿跟在王丰后面,一脸地卑微,宛如一条狗一般求着情。

    王丰不以为然,笑着道:“呵呵,你们这些泥腿子拿什么交田租?无非是卖这卖那,反正都是要卖,我先看看有没有我需要的东西,也没什么吧?”

    “没……没什么。”老村长尴尬的点了点头,继续跟在后面。

    “这谁家的鸡,拿回去给我娘炖汤。”王丰走着走着突然一指一户人家的鸡笼

    听到他的吩咐,身后一名狗腿子立刻走到鸡笼前,连鸡笼一起扛在了身后。

    “王少,这鸡作价几何?”村长又小心问道。

    “算利息,几只破鸡能值几个钱?怎么?你有意见?”

    王丰瞥了村长一眼,身后的打手们则是扬了扬手中的棍子。

    “没……没意见。”村长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此时此刻他哪敢有意见,要是有意见,人家立刻一棍子就招呼过来了。

    他这把老骨头哪里承受得起?

    至于那户人家的主人更是敢怒不敢言。

    陈沉见此没有说话,但他总觉得这王丰似乎在特意寻找着什么。

    难道是找美女?

    可这破村子有个毛的美女,在陈沉看来,李婶和爹娘完全是杞人忧天。

    就二丫那模样……咳咳,卖不出去啊。

    就在这时,王丰眼神猛地一亮,然后对自己的一个手下努了努嘴。

    那手下立刻会意,直接冲进了一户人家,没过多久就把一个大约十岁,挂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儿给揪了出来。

    “你们这是干什么?小朵她才九岁!”

    人群中一个瘸着腿的中年人赶紧上来阻拦,同时想把小女孩儿抢过来,却被王丰身后一个打手一棍打倒在地。

    “我们家公子看上她是她的服气,你叫你妈呢?”那打手恶狠狠地骂道,让在场所有的村民全都色变。

    就连陈沉眼神中也充满了厌恶,没想到这王丰竟然是有那种癖好的人。

    真特么是个变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