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秘术之锦先生 > 123 考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晚上十一点多,我们乘坐的航班在首都国际机场落地了。

    出了机场之后,我给霍小玲发了个微信,“今晚有点事,你早点睡,明天再收拾你。”

    她给我回复了一句,“好。”

    我们打了个车,回到双桥,取了密码箱,接着我带他们上了自己的车,直奔京北。

    “锦爷,咱们这是去哪啊?”顾青龙问。

    “去找一个适合给你解诅咒的地方”,我说。

    “我在北京的两套房子也转给您了,其中一套在小汤山,环境挺好的,要不然去那?”他提议。

    “你有钥匙么?”我看他一眼。

    他这才想起来,“哎呦,我都交给马冬冬了,让她回头来京城连房本一起交给您的。”

    “那不就得了”,我淡淡的说。

    秦虹一愣,“房本?什么意思?”“没什么”,我说。

    秦虹明白了,不多问了。

    我们一直往北开,快到六环的时候,我把车驶出快速路,沿着一条公路开进了一个社区里。其实我也没有确切的目的地,就是一边开一边找,哪合适就去哪。

    这个社区环境还算可以,关键是,这里的水气很大,适合给顾青龙办事。

    我边开车边看路边,很快看到一家酒店,随即把车开进了酒店的停车场。

    “东海快捷酒店……”秦虹看看我,“今晚住这?”“对!”我开门下车,拿了密码箱,走进了酒店的大门。

    秦虹紧随我身后,接着是顾青龙,进门之后,我的车自动锁上了。

    我让顾青龙开了两间大床房,他一间,我和秦虹一间。拿了房卡上楼,我让他先回房间去洗个澡,然后等着。

    顾青龙说好,找到自己的房间,开门进去了。

    我领着秦虹走进另一个房间,把密码箱往床上一放,接着躺床上,长长的吐了口气。

    “哥,你怎么了?”秦虹问。

    “我在想一个人……”我淡淡的说。

    “谁啊?”她好奇的问,“林晓,还是霍小玲?”我微微一笑,“都不是……”

    “那是谁啊?”她不解。

    “你个小屁孩懂什么?快去洗澡吧……”

    秦虹不服气,“切,去就去!”

    她拿了衣服,看了我一眼,转身走进了浴室。

    我脑子里想的,是韩素灵。

    她用符来改变顾青龙的气场,等于就是以假乱真的给他披上了一个外壳,她活着的时候,这个外壳是可控的,不会真的影响顾青龙的气运。但是现在她死了,外壳一下子失去了控制,所以就弄假成真了。如果想救顾青龙的两个儿子,有两个办法,一个是用替身法,做两个替身替孩子去死,这个简单,容易办到,风险也小,但是将来很有可能会复发。另一种方法是从顾青龙入手,用阵法逼出他身上的符,然后破开。这个方法是从本源上解决问题,只是风险很大,因为天罡石组成的阵法威力都非常巨大,顾青龙必须承受巨大的痛苦,万一他撑不住,弄不好就会没命。

    从我和顾家深厚的“感情”来说,用第一种方法,我就对得起他们了。可是从一个风水师的职业操守来说,我最终还是决定用第二个,从根本上为他们解决这个诅咒。

    唯一担心的,就是顾青龙毅力不够坚定,怕他撑不住而已。

    想着想着,秦虹洗完澡,裹着浴巾出来了。

    十九岁的少女,她的身材愈发的好了。

    她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一边擦头发,一边若有所思。

    我看着她微微颤抖的小胸脯,不由的咽了口唾沫,赶紧挪开了视线。

    “哥,我看顾青龙是个就快死的人了,还能救过来么?”她忍不住问。

    我坐起来,清清嗓子,“你看到的都是假象。”

    “假象?”她一愣,“什么意思?难道望气之法还能看错?”我一笑,“不是看错,是给你看到的就是假象。”

    她更不懂了,起身来到我身边坐下,认真的问我,“什么意思啊?”“他被人用符法施了诅咒,所以看上去不但快死了,而且还无后”,我说,“今天带他来这,就是为他破这个诅咒,不然的话,他的两个儿子就活不了了。”

    秦虹明白了,“哦,前些日子在摄影棚外那两个女人和孩子,是他的?”

    “对!”我看看她,“一会我给他破解的时候,你要用心学,这既是风水术,更是道术,学会了,你可以举一反三,以后给人办事的时候,心里就更有底了。”

    “嗯!”她随即一愣,“哎?什么我给别人办事?”我笑了,摸摸她的头,“小屁孩!我去卫生间,你换上衣服,咱们出去布阵!”

    她也笑了,点点头,“嗯!”

    几分钟后,她换好衣服,我从密码箱里取了六块天罡石装到口袋里,然后领着她来到楼下,开始布阵。

    “这个酒店叫东海酒店,名字水气很大”,我给她讲,“咱们用六块天罡石布置在酒店门口西北方二十米之内的地方,能极大地旺盛这酒店的水气。”

    “嗯!”她点点头,“那这样一来,接下来这几天他们这的营业额肯定很大,而且会有很多情侣来开房,或者有小姐来吧?”

    我平静地一笑,“那是副产物,咱们不操心,眼下只说咱们要办的事。”“嗯!”

    “顾青龙,名为青龙,属震木,喜四海之水”,我说,“旺这个酒店的水气,就可以加强他的势,帮助他扛过今晚这一关。”

    “嗯!”她点点头,然后问我,“今晚他会怎么样?”

    “我用阵法把他身上的符逼出来,这个过程特别的痛苦,以他自己的势,是撑不住的。但有了外围这阵法的水气生扶,他就能坚持的住,虽然会折磨的奄奄一息,但起码命不至于没了。”

    她恍然大悟,“我懂了!”

    “好,现在你看着我布阵!”

    我领着她走到指定位置,将六块天罡石布置成一个圆形,“我用的是天罡石,所以布置成圆形就可以了,你以后布阵,用的基本都是普通石头,那就不能布成圆的了。”

    “那要布成什么样的?”她问。

    我凑到她耳边,小声说了几句,问她,“记住了么?”

    她眼睛一亮,使劲点点头,“嗯!记住了!”

    布置完外面的阵法,我站起来,准备回酒店。

    她一愣,“哥,这可是天罡石啊!就放在这?被人偷走了怎么办?”“除了你我,谁知道这是天罡石?现在是半夜,没人会注意地上这几块黑石头,再说了,就算是看到了,谁会以为这是宝贝?”

    她想了想,“也对啊……”

    我轻轻一笑,转身走进了酒店。

    这时,顾青龙打来电话,“锦爷,我准备好了。”

    “好,我们这就去找你”,我挂了电话,领着秦虹走进了电梯。

    我们先回房间,从密码箱又拿了七块天罡石,接着出门去找顾青龙。

    来到顾青龙房间,他只裹了一条浴巾,虽然奔五十的人了,但是身上依然很强壮,胳膊上还纹了一条凶猛的黑龙。

    我凝神看着他身上,透过他的气场,隐约可看见一些符文的影子,但是那些影子淡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我心说还好,这要是再晚上个三五天,我也救不了他了。

    “躺到床上”,我吩咐他。

    “好!”他爬上床,坐下,有些紧张的看着我。

    我拿出七块天罡石,在他的门口,窗口,床下各放了一块,剩下的四块,围着他的头摆到了床上。

    每摆一块石头,我都小声的给秦虹讲解一番,声音小的只有她能听得到。

    秦虹不住地点头,如饥似渴的学着。

    虽然她说自己不想出道,可是天赋这东西是藏不住的,她学这个,比什么都学得快。阵法布置好了之后,我又教她如何激活阵法,等她明白了之后,我打开门,让她回房间了。

    她不想走,想继续学。

    我对她说,你一个女孩子,见不得他的惨状,回去等着吧。

    她无奈,只好走了。

    关上门之后,我走到床边,对顾青龙说,“阵法激活之后,你先是会头疼欲裂,接着身上皮肤像要炸开似的,然后皮肤会想有千万根钢针往外扎一样的痛苦。这个过程特别难受,但你必须撑住,只有你撑住,那些融进你体内的符才会显现出来,才能破开韩素灵加在你身上的诅咒。为了你的儿子们,能撑住么?”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一咬牙,“能!”

    “好,为了防止你撑不住,我在阵法里给你加了点料”,我说,“一会开始之后,你的身体就无法动弹了,就连咬舌头都做不到。这是为了怕你受不了痛苦而自杀,是为了保护你,但是这样一来,你肯定会更痛苦,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嗯”,他做好了准备。

    我看了他一眼,后退几步,略一凝神,掐指诀按住了窗口旁的天罡石。

    那块天罡石随即发出一股强劲的气场,房间内的其它天罡石眨眼之间被依次激活,阵法的气场拔地而起,床上的顾青龙一下子瞪圆了眼睛。

    考验开始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