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长歌宴 > 第四章 冷面王爷孟长离

第四章 冷面王爷孟长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次日一早,阿美便出了醉翁居。

    她一路与人打招呼,晃悠到了宁王府门前。

    昨晚小莲终究没有逃脱继续朝三暮四的厄运。

    阿美在柜台后站了好一会儿,才突然想起,她好像并不知道这位王爷到底住哪里!

    她招呼过小莲,和颜悦色,小莲看着她和颜悦色,自然也是满心欢喜。

    因为一般这种情况下阿美会让她提前回去休息或者赏她一点零花钱之类的,总之不会是什么坏事。

    于是在听到阿美说让她去调查调查这位王爷的时候,她的一张小脸皱巴成了一团。

    人家王爷好歹也是皇家人,她总这么去打听人家还以为她心怀不轨呢……好在阿美已经想好了对策。

    她语重心长地对着小莲,“傻丫头啊,你去问看看长闲嘛,对不对?”

    小莲无法反驳,孤苦伶仃地去了逸王府。

    最后在长闲的一声叹息中回到醉翁居。

    “你家这个祖宗换目标比我换衣服还勤!”

    此时的阿美站在宁王府门前站定,轻轻敲了几下大门,没人理,又敲了几下,这才有人过来开门。

    开门的是一位老者,应该是王府的管家之类的人物,看起来相当的慈祥,说话也相当地慈祥,“姑娘是……”

    阿美微微笑,“是这样的,我昨儿捡到一物件,许是王爷落下,需得亲手交给王爷,劳烦管家通告一声。”

    管家犹疑一瞬,依旧笑得慈祥,“可否冒昧问一句,是何物件,若不是要紧的,老奴递交一下便可。”

    是了,王府毕竟不是寻常百姓家,也不是轻易就可以进的。

    阿美垂下眼眸,轻声一笑,从怀里掏出玉佩,递给老管家,“便是这个,看着应该很贵重,所以一大早就送过来了。”

    老管家看了一眼,立马就认出这玉佩,分明就是自家王爷随身佩戴的。

    每位皇子都有一块儿这样的玉,自出生起就会一直带着,是皇家身份的象征。

    他看着阿美,脸上笑意更大,侧身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姑娘这边请。”

    阿美有些诧异,居然看了一眼就让她进去了?莫不是宁王已经知会过了?

    阿美没有多想,跟着进了王府。

    老管家关了门,走在前面带路,一路将阿美带到了王府会客厅,就离开了。

    此时,会客厅里还有一个人——阿美昨天才打听过的五王爷。

    五王爷背对着门口,身姿挺拔,听到身后的动静,转身,看到阿美的时候略微有些诧异。

    视线扫过她手中的玉佩,眸色微沉,“三哥的玉佩怎么在你这里?”

    阿美晃了晃手里的玉佩,理所当然,“他昨晚落在醉翁居的。”

    再次看到这位五王爷,她不禁有些唏嘘。初见时,冷光霁月,比下了月亮的光辉,揉碎了漫天繁星,再见,可能是因了他的境遇,无端觉得寂寥,本该是多么风华绝代的人,这等际遇,也不知究竟为何。

    两厢静默,再无话语。

    一会儿之后,有脚步声渐近,两人齐齐望向门口,看到了宁王,依旧一袭白衣。

    长宁看到阿美,轻轻冲她一笑,然后径直走到睿王跟前,递出一个信封,“这是我这几天派人查出来的,你先拿回去看看吧。”

    睿王接过,轻轻颔首,“劳烦王兄。”

    再无过多的话语,向门口走去,经过阿美的时候,好像还似有若无地瞟了她一眼。

    长宁目送他离开,向着阿美一笑,略微有些歉意,“长离自幼就离开了母妃,性子难免有些冷淡,你不必太在意。”

    阿美愣了一愣,倒是没想到睿王母妃早逝。

    她眨眨眼睛,不甚在意,“不会。你……不问我来这里干嘛吗?”

    她眼睛晶亮,巴巴地看着长宁,甚是调皮。

    长宁皱眉,故作思考,“难道……不是来还我玉佩?”

    他一边说着,一边拿眼睛往阿美手上瞟。

    阿美笑意放大,明媚动人,“喏~还你,下次再落我那里我可不还回来了,当了可值不少钱呢。”

    长宁接过,笑意盈盈,“听说今晚在淮河河畔有个花灯会,白姑娘可有兴趣?”

    阿美一怔,宁王……这是在邀请我?

    她并没有立即回答,只是有些探究地看着宁王,因为她对于花灯会是没有任何兴趣的,同时也对宁王这句话存在些怀疑,两人不过第二次见面,怎的就主动邀她去灯会?

    就在她犹豫的时候,耳边又传来那道温润的嗓音,“不知白姑娘可否赏脸一同前往?”

    阿美抬眸,撞上他温润的眸光,爽快地就应了,“好。”

    这么美好的人,没理由拒绝,阿美是这么想的。

    是夜,淮河河畔人来人往,多是男女相携出游,街道两旁挤满了卖花灯的小商贩。

    所谓花灯会,其实就是一些痴男怨女,把自己的念想寄托在一个小小的花灯上,然后再静静的看着他们的花灯随着淮河的水波飘走。

    阿美来到安陵的这一年多,听闻了许多场花灯会,可她只来过一次。

    那时候她以为,花灯会就像电视剧里面经常放的那样,灯火阑珊,诗意朦胧,俊男美女,情意绵绵,舞狮助兴,好不热闹,可真正看到了,说不失望那是假的。

    她从来都不喜欢把自己的命运寄托给任何人任何事,因为从小,她就是一个被寄托的存在,她的一切都要靠自己争取,半点不能假手他人。

    阿美跟在长宁身边,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欢喜。

    长宁看了看她,唇角带笑,“怎么?是不喜欢这样的灯会吗?”

    阿美毫不隐瞒,笑说,“确实不怎么喜欢,想要的就自己争取,对着一盏小小的花灯许愿,什么也改变不了。”

    长宁默了一默,荡开笑意,“这些话,长离也曾说过。那时候,他……刚离开他母妃,这孩子从小就喜欢把事情憋在心里,那段时间更是终日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对任何事都不闻不问,我担心他憋出毛病,就带了一盏花灯,拉着他到了御花园,可他,看了半晌,才说,他想要的,定会自己取。”

    阿美转头,就看到了他温和的眉目,像是陷入了某种回忆里,格外地宁静,格外的……悠远。

    她突然不知道说些什么,随口问着,“您与五王爷,关系很好?”

    长宁回过神,看她一眼,笑意不变,“他母妃离开后,长离便是在我母妃身边长大,自然亲厚些。”

    皇家后宫的明争暗斗,自古就是一部史诗大剧,这睿王的母妃,怕也是红颜薄命,殒身在了这金碧辉煌的深宫大院,可入了宫闱,焉有回旋的余地。

    她突然开始怀疑,自己的选择究竟是对是错。

    “既然来都来了,许个念想,也不可惜。”

    阿美回神,看着眼前的莲叶花灯,接了过来,抬眼对上他清澈的眸子,轻笑点头。

    花灯随着水流渐行渐远,阿美微阖眼眸,绝美的脸庞似乎带了一些期许,耳鬓的发轻抚过脸颊,带着令人醉心的朦胧的美感,长宁站在一旁,轻笑看她,发丝轻扬,仿佛一切都是那么静好。

    那一晚,没人知道阿美究竟许了什么愿。

    只是许久之后,阿美想起,总是笑着感叹,早知道这花灯这么灵,我真该许一个天大的愿望。

    可是有时候啊,命运的轨迹已经在不经意间纵横交错,又岂是一个小小花灯改变得了的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