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长歌宴 > 第二十章 蹊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阿美故意放慢脚步,等着身后的人。

    不一会儿,长闲便跟了上来。

    “你怎么走都不叫我?”

    阿美揶揄道,“王爷在万花丛中流连忘返,我怎可扫了您的雅兴?”

    长闲立马还嘴,“第一美人儿都走了,我留在那里还有什么意思?”

    阿美但笑不语。

    长闲便又问道,“方才见你与明歆在一处,想当初我同她说话,她都是爱塔不理的。”

    阿美愣了愣,有些疑惑,嘴上却说道,“哦?是吗?她同我倒是热络得很。”

    长闲挑眉,调侃着,“想来是嘉禾郡主魅力太大?”

    阿美摇摇头,懒得搭理他,嘴上说出的话却是让长闲惊了一惊。

    “白……我父亲当年是因何事辞官,你可知道?”

    长闲认真地想了想,“都十几年前的事了,我也不怎么清楚,只是听说,好像是因为自感学识匮乏,加上体力不济,于是便回临安了。”

    阿美有些诧异,“难道当真如贵妃所说的那样?”

    “贵妃娘娘也是同你这么说的?”

    阿美心里想着事情,随意地点了点头。

    方才她问到此事的时候,分明将太后与皇后的神色看在眼里,而荣贵妃说出原由后,另两人也并未有何不同的看法,反倒像是松了口气。

    究竟是她们把情绪隐藏得太好,还是荣贵妃所说的事并未触及到她们想要隐瞒的真相?

    阿美一边想着,一边随口问了一句,“那你可知娴妃是谁?”

    长闲明显地停顿了一下,紧接着便压低了些声音道,“日后可别在宫里提起娴妃了,自从十六年前离世后,宫里就甚少有人提起她。”

    阿美扭头看着他,神色里有些惊讶,“为何?”

    “据说,当年的娴妃宠冠六宫,风头无两,离世之后,父皇伤心了好一阵子,后来宫里的人就像约定好的一般,再未提起过她。”

    阿美心里突然有一个大胆的猜测。

    “这个娴妃,与睿王关系如何?”

    长闲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她,“你都认识五哥这么久了,居然不知道娴妃是五哥生母?”

    尽管心里已经做好准备,但听到长闲这么说,还是惊得倒抽一口凉气。

    之前长离只说是一桩旧事,却没想到他调查的竟是生母的死因。

    若是如此的话,长离不受宠倒也说得过去了。

    毕竟别人家的孩子都有母妃吹枕边风,他没有……

    如今皇城里无人敢提起娴妃,难怪他要借白家的案子去暗地调查,想必是当年的白太医知道了什么不能说的秘密,而且与娴妃有关,所以才遭人灭了口。

    可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幕后的人为什么现在才动手?

    阿美想得有些头疼。

    至于十六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长闲这家伙定然是问不出什么了,长离想必知道得更多一些才是。

    于是她把问题拉近了一些。

    “之前曾听说睿王掌管着护卫军,他若不受重视,陛下又为何将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他?”

    长闲突然就来了劲儿,满眼都是钦佩,“你当他这军队来的容易呀!三年前,东陵西南边境屡有邻国士兵侵犯,边陲小镇,县官也不敢管这等事,事态严重甚至引发暴动,邻国趁火打劫,意图侵占,五哥前去平乱的时候,显然低估了事情的严重性,彼时已有好些人叛变,三哥仅带了三千精兵,而敌军却有近三万!数次死里逃生,将敌方将领斩于马下,啧啧啧……后来五哥回来后,父皇便将这护卫军交于他了,也是那个时候,他才被封睿王,得以单独开府。”

    阿美倒是没想到事情竟是这样,心里突然一阵酸楚。

    别的皇子,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得到的东西,他却要豁出命!

    阿美愣了愣,继续问道,“十六年前,睿王也才几岁而已,那他是由谁抚养长大?”

    “娴妃离世后,父皇便让她跟在荣贵妃身边长大,是以五哥身边,除了我,便是与三哥较为亲近了。”

    “这么说,宁王为荣贵妃所出?”

    长闲轻嗤道,“亏你还去打探人家消息呢!都打探的些什么,这都不知道!”

    阿美讪讪的摇摇头,“那我也不知道有一天我会跟宫里人打交道嘛。”

    两人说着,便不知不觉走到了停靠马车的地方。

    阿美站在马车前,冲他摆摆手,“那我便先回去了,有空来我这儿喝酒!”

    “知道了知道了。”

    阿美一笑,便转身上了马车,小莲随后也跟着上去了。

    马车缓缓行驶着,阿美的脑海里一遍遍浮现出长宁的样子。

    她想起了与长宁初遇的时候,当时她并没有多想,只是想着多找个靠山靠着乘凉。

    可如今看来,他作为一个王爷,特意跑去醉翁居,难道真的就只是为了看看她这个传说中的老板娘?

    究竟是真的碰巧路过,还是特意接近?

    阿美有些头大,宫里的事果然都是一团乱麻!

    她使劲儿摇了摇头,似乎是要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信息从脑子里赶出去。

    旁边的小莲从一坐上车便发现她有些不对劲儿,只以为她是折腾了这么久有些累了,如今看她这般,才忍不住出声问道,“阿美姐,可是哪里不舒服?”

    这是她俩约定好的,人前叫郡主,人后便还是如之前那般。

    阿美看了她一眼,哭丧着脸,“这宫里的事情着实复杂,我脑袋都要炸了!”

    小莲一听,很是着急地托起阿美的脸,左瞧右瞧,“可是头疼?据说这头疼病最是难治了,你怎么也不和我说?我这就去找大夫过来……”

    她说着,便起身准备叫停马车,然后被阿美一把拉住了。

    阿美扶着额,“我……我没事,就是有些累,睡一觉就好了。”

    小莲瘪瘪嘴,又坐下,“累就累嘛,说什么头炸了,可把我吓坏了。”

    阿美看着眼前的小莲,觉得好笑,好像方才那个急冲冲的人不是她一般。

    两人回到醉翁居的时候,也已经不早了,徐氏正在里面收拾着店面,准备打烊了。

    见阿美回来,高兴地迎了上去,“姑娘今日进宫还顺利吧。”

    阿美点点头,“一切都挺好的。”

    “这样我就放心了,本来还担心你头次进宫会出什么岔子呢。”

    阿美笑了笑,向着自己的厢房走去,“太后娘娘可关照我了,还赐了好些使唤丫头,哪会出什么岔子?”

    “那便好。”

    “徐姨,我今日有些乏了,便先去休息了,店里的事情劳烦处理一下。”

    接着又对小莲道,“小莲,你也先去歇着吧,明儿还有好多事呢。”

    夜晚,阿美躺在床上,始终想着晚上的事。

    方才身边一直有人跟着,她想事情总是有些分神,如今一个人躺着,她倒是发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为什么长离会在荣贵妃身边长大?

    若是按规矩,生母离世,孩子自然是归入嫡母名下,而长离的嫡母,是皇后!

    皇家人最是注重规矩,即便是荣贵妃与娴妃交好,也不可能因着这个理由而坏了规定!

    那么便只有一个可能。

    当年的皇后定是做了什么于娴妃不利的事,如此一来,长离便不可能再放在她宫中!

    可连她都看得出的事,长离不可能不知道。

    可他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继续调查?

    只有一个可能。

    当时想害娴妃的,不止皇后一人!

    而真正隐瞒真相,害死娴妃,屠白家满门的,正躲在暗处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