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长歌宴 > 第二十六章 毒医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毒医门,偏厅。

    “那楚家姑娘哪里不好?就算不喜欢,何必要戏弄人家?”

    “我早就说过了,别让我见这个见那个,我见一个气走一个!”

    “你都多大了!成日里就知道吃喝玩乐,可做过一件正经事!”

    “反正你也从没有指望过我,我正不正经又有什么关系?”

    “你这个样子,我能指望你什么?”

    “好说,你把门主的位子传给我,我立马改!”

    萧平气得来回踱步,声音都在颤抖,“你……你……”

    萧策身着银白外裳,不似平日里的潇洒恣意,虽是在笑,却透着彻骨的寒意。

    “既然舍不得,那便莫要再说什么把我当门主培养,我可受不起。”

    他说着,便跨步向门外走去。

    萧平的声音在后面响起,“走!走了就别再回来!”

    萧策踏出门,稍微顿了一下,扯起一抹冷笑,“本来这家里就没有我的位置。”

    说罢头也不回就走了。

    萧平坐到椅子上,狠狠喘了几口气,面上仍是一片怒意。

    此时,一个家丁装扮的人走进来。

    “启禀门主,张伯回来了。”

    萧平仍在气头上,语气有些不耐,“如何?”

    “情况有些不妙……”

    萧平闻言,愣了一下,立马站了起来,向门外走去,“他们现在在哪儿?”

    “就在前厅。”

    萧平到得前厅,环视一圈,视线扫过阿美的时候,明显松了口气。

    紧接着看到被流云搀扶着的长离,眉头又紧紧皱了起来。

    那支箭几人都不敢随便拔出,只是削短了些。

    好在那处村落与毒医门相隔并不远,路上也没耽搁多少功夫。

    见着萧平过来,阿美立马冲到他面前,“萧伯伯,方才睿王爷为了救我挡了这一箭,你可一定要救救他。”

    萧平抬抬手,示意他们先别说话。

    他绕到长离背后,仔细看了看伤口。

    “老张,把他扶到兰苑客房,我马上过来。”

    张伯应了一声,同流云一起带着长离往客房方向走去。

    阿美心里着急,想也没想就迈步跟上去,却被萧平喝住。

    “你可知此次有多危险,若是射在你身上,你有没有命过来都不一定!”

    阿美知道萧平是担心她,“萧伯伯,玉儿知道错了,下次定然不会如此莽撞,长离的伤,拜托萧伯伯了。”

    萧平甩甩衣袖,大步往门外走去,“一个个都这么不省心!”

    阿美也立马跟着跑了出去。

    待到了客房,萧平一边往里走着,一边吩咐着,“你们先在外面候着,张伯随我进来。”

    流云有些不放心,“萧门主,我家王爷的伤……”

    萧平看了他一眼,淡淡地回了一句,“无碍。”

    说着便进去关了门。

    流云心里急,在门外坐立不安,来回晃悠着。

    “都怪我!要是我能早点儿发现也不至于让王爷受伤!”

    “平儿真该听王爷的话,好好练功!”

    “肯定都疼死了……”

    ……

    阿美本就懊恼,看着他在面前晃来晃去,一下子有些烦躁起来。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门终于打开了。

    萧平从里面走出来,看着有些疲惫,“已经没事了,毒也解了,本来就只是皮外伤,只是那箭尖的倒刺花了些时间清理,照他这体格,修养个几日便差不多了。”

    流云听他这么说,难掩兴奋,立马冲了进去。

    “老张你先去歇着吧,玉儿你先等等。”

    张伯应了一声,先行离开了。

    阿美本想进去看看,听得他这么说,有些疑惑,但还是停下脚步,看着他。

    萧平带着她,离客房稍远了些。

    “在皇城,定是少不了这样的刀光剑影,以后切不可这般鲁莽,区区三个人就敢过来,简直就是胡闹!”

    阿美顺从地应着,“玉儿知道了。”

    “等你父亲的事情查清楚了,你若是不愿留在那里,尽管来找我,宫里的人还管不着江湖上的事。”

    “玉儿记下了。”

    萧平笑着叹口气,有些无奈,“要是策儿有你一半懂事就好了。”

    阿美有些惋惜,萧伯伯这么好的人,怎么养个儿子这般顽劣。

    “好了,你先进去看看吧,我先走了。”

    阿美笑着目送他,“谢过萧伯伯了。”

    待萧平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她便转身向着客房而去。

    房内,长离正昏睡着,流云守在一旁。

    阿美进去后,径直走到榻前。

    此时的长离面色比之前好了些,却依旧有些苍白,整个人不似平日那般冰冷,睡着的模样,卸去了满身的防备,看着竟有些温柔。

    他们一行到毒医门的时候,天就差不多黑了,如今一番折腾,时候也不早了。

    阿美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了看窗外。

    “流云,今晚你便先去歇着吧,我在这儿守着。”

    流云有些犹豫,“郡主,还是我在这儿吧,你一个女儿家,也不太方便。”

    阿美笑看着他,“这些天你忙着赶路,也没好好休息,王爷到底是因为我受伤的,再说了,你一个糙老爷们儿,哪儿懂得怎么照顾人!”

    流云突然想到了什么,不再坚持,笑得有些暧昧,“那……那我就先走了?有什么事记得叫我,我就在隔壁房。”

    阿美点点头,撑着下巴看着床上的人。

    流云轻手轻脚走出去,顺便带上门。

    橘黄的烛光之下,长离的轮廓柔和了不少。

    阿美细细地看着他的眉目,即便是睡着,也无端感觉到寂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