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长歌宴 > 第三十九章 你还比我幸运呀

第三十九章 你还比我幸运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萧策在旁听着萧平的盘问,颇为不耐。

    “哎呀~能不能别问了,我跟她没什么关系!”

    萧平气恼地瞪了他一眼,扭头对着小莲又是笑呵呵的,倒也没有再问下去,只当是孩子们不好意思了。

    几人围着桌坐下,不一会儿,就开始陆陆续续有小丫鬟端菜上桌。

    赶了这么些天路,阿美虽说没把自己饿着,可也从没有这样一大桌子菜摆在面前。

    外加上下车之后,着实有些累,休息了这么久也未进食,此时看着这些菜肴,她倒是食欲大开。

    萧平看了看众人,笑道,“玉儿、小莲,你们就不必客气了,我们都是江湖人,没那么多规矩,就当在自己家就好。”

    阿美有些迫切地点点头,终于将筷子伸向桌上的佳肴。

    秦姨娘拿起筷子,给萧平添菜,小莲也学着秦姨娘的样子,夹了菜递到萧策碗里。

    萧策皱了皱眉,看起来很是厌弃,倒也没有拒绝。

    萧琰看着他们几人,慢条斯理的嚼着,脸上带着融融笑意。

    外面正飞着雪,风乎乎地刮着,而屋内,却是暖意洋洋。

    阿美不记得有多久没有这样吃过饭了,好像过去二十几年的记忆里,都未曾有过这样的场景,如今,魂穿异世,借着别人的身子,才得以体会到这般的其乐融融。

    倒不知是可喜,还是可悲。

    几人一边吃着,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气氛倒还算融洽。

    萧平抬眸看了看萧策,看着竟有些犹豫,“策儿,今年便在家过年关吧,玉儿和小莲好不容易才来一趟,你就别走了。”

    阿美有些微惊,抬眸看了眼萧策,却见他脸色有些不善,并没有准备搭理萧平。

    这种时候,萧策不在家,还能去哪里?

    而且,在家过年关不是很正常吗,萧伯伯为什么要这么说?

    阿美没有多想,毕竟是别人的家事,她不好插手。

    小莲也有些好奇地抬头看萧策,本想说什么,可见着其余人都没吭声,便只好低下头装作没听见。

    萧平像是料到了萧策不会搭理,也不恼,“策儿,你也好久没在家过过年关了,这次好难得人这么齐……”

    萧策听到这里,狠狠摔下碗,冷笑着,“父亲,你再仔细看看,人真的齐了吗?”

    听他这么说,在场所有人脸色都变了一变。

    萧平脸色有些难看,却也没再说什么。

    阿美这时才注意到,秦姨娘是萧琰的母亲,可萧策的母亲,她待了这许久,竟从未见过。

    想来又是后院之事。

    阿美想了想,放下碗筷,浅笑盈盈,“萧伯伯,秦姨娘,玉儿吃好了,先回去歇着了。”

    说着又偷偷在桌下踢了踢小莲。

    小莲反应过来,也立马站了起来。

    萧平听到阿美的话,也站起身,神色缓和了些,“好好好,你们便先去歇着,若是有什么事,只管吩咐下人。”

    阿美轻轻颔首,便带着小莲离席,向门外走去。

    打开门,外面的寒风便一股脑儿向屋内涌,雪花被卷到脸上,转瞬成水,略起些许寒意。

    她裹了裹身上的毛氅,疾步向外走去。

    走了有一段距离,突然听到膳堂传来一声清脆的碗盏摔碎的声音,紧接着是萧策的怒喝。

    “一家人?谁和谁是一家人?我留着给你们一家人添堵吗?”

    “哎呀~策儿,你要是愿意留下来当然是好事,怎么会添堵?”是秦姨娘。

    “走!让他走!你别拦着!”

    “老爷,策儿这么多年都未曾在家中过年关,外面已是有诸多闲言碎语了……”

    “是啊,传出去你秦姨娘的名声不好听是吧?”

    “不……不是的策儿……”

    阿美摇摇头,叹口气,继续向着厢房走去。

    本是想着人多过来凑热闹,不至于显得冷清,却没想到萧家也是本难念的经,只是不知这萧策为何如此敌视萧平和秦姨娘。

    小莲回头望了几眼,神色间有些担忧,却也不得不先跟着回了厢房。

    冬天的夜晚,总是格外的冷。

    阿美一回厢房,便赶紧收拾收拾躺下了。

    小莲看着阿美睡下,悄悄打开门走了出去。

    夜深如寒潭,雪仍在下着,她搓着手,略有心事地向外走去。

    离厢房不远的地方,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湖,小莲走着走着,便到了那附近。

    突然听不远处传来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她回过神,循着声音走了过去,便看到萧策坐在湖边,身边倒着好些空酒瓶。

    她连忙跑过去,在萧策身边蹲下,有些着急,“萧策哥哥,你怎么在这里?”

    萧策见是她,也没有说什么,自顾自地喝着酒。

    小莲知道他心情不好,也不再多说什么,静静地坐在旁边陪着他。

    过了好一会儿,小莲才轻轻开口,“萧策哥哥,你知道吗,其实我很小的时候爹娘就离开我了,有十几年的时间,我都在流浪,靠好心人的施舍过日子,实在没办法了,就去偷。”

    “有时候被抓到了,那些人就会狠狠地打我一顿,好多次我都觉得我就要熬不下去了。”

    说着,她笑了笑,“直到后来,我遇到了阿美姐。”

    她扭头看着萧策,“至少,你还比我幸运呀。”

    此时的萧策已经有些醉了,眼神迷离地看着小莲,愣了半晌,突然笑了,那笑里面,满是凄凉与无奈。

    “你不懂。”

    说着他又转过头,拿起酒瓶。

    小莲看着他的侧脸,撑着下巴,“那好吧,我不懂,那你跟我说我不就懂了。”

    萧策摇摇头,没搭理她。

    小莲便也没再问下去,只坐在旁边陪着。

    时间久了不觉有些冷,她搓搓手,缩着身子,声音有些颤抖,“萧策哥哥,好冷,我……我送你回去吧。”

    她等了一会儿,身边却没有任何动静,扭头一看,才发现萧策已经醉了过去。

    她连忙起身,拽着萧策的胳膊就搭在肩上。

    她四下望了望,却没看到有人,只好搀着他,先向前走去。

    走了好一段路,才找着个人,问到萧策的住所。

    小莲将他放在床上躺下后,自己已是满头大汗。

    她替萧策掖好被角,正准备转身,手腕却突然被握住,转过头,便听到萧策轻声呢喃着。

    “母亲……”

    小莲愣了愣,只觉脸上有些烫,她用另一只手摸了摸脸颊,又伸手想要扒开萧策的手,可扒了半天,那只手也纹丝不动。

    她叹口气,就着床边就坐下了。

    看着萧策的眉眼,她心里一阵甜丝丝的,不知不觉就笑了起来。

    方才送萧策回来的时候,流了一身汗,此时静了下来,似有若无的寒风灌进来,吹在身上,不由得一阵颤栗。

    小莲哆嗦着想把手抽出来,却发现使不上力,浑身软绵绵的,脑子也有些晕晕乎乎的。

    眼前的事物越来越模糊,脑袋一沉,她便趴在床沿边,沉沉地睡了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