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九幽血录 > 第七十五章 一截指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万宝魔境的氛围虽然恐怖而压抑,但遍地的宝物却让人心里畅快,就此刻敖战和玛西亚的身家而言,已经超越了一般的冥鬼境高手,一旦这笔巨富走漏了风声,恐怕会迎来灭顶之灾。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我们一旦出去就立马遁走,找一处僻静之地,闭关提升实力。”一边飞,玛西亚一边说道。

    “前提是我们能出得去。”敖战心里有些烦躁,已经晃荡很久了,可依旧飞不出这片沙丘。

    敖战正欲沟通天机界内的红袍,却突然感觉左手手臂没由来的一紧,他连忙撸开袖子。

    整条左手,此刻已经灰黑一片了,一股黑气不仅在往他肩头蔓延,更是在往外溢,形成一道道模糊的鬼脸,朝着一个方向涌去!

    “这是怎么回事,我感觉你的手臂透露着一股吞噬魂魄的苍凉死气!”玛西亚吃了一惊。

    “我也不知道,我感觉有一股诡异的力量在召唤着我!”敖战也面露惊容。

    正在二人不知所措的时候,红袍的灵魂之力突然渗透出天机界,向敖战传音道,“跟着这股力量!”

    敖战闻言松了口气,知道重头戏就要来了。

    “我们走!”敖战一拉玛西亚,顺着手臂上的召唤感飞去。

    一路上,那种莫名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直到看到一座被乌云笼罩的沙丘,敖战明白,那感觉的源头就在那里!

    ‘呼呼!’

    两人落地,各自收起飞翼,将目光投向那一丘小土包。

    “是死气!”敖战一怔,立马反应过来了。

    这小坟一般的土丘从里往外渗透着几乎墨色的气流,盘旋着不断形成恐怖鬼脸,聚散无常。

    “难道这土里有东西?”玛西亚神色凝重的说。

    “不仅有,只怕还是了不得的东西!”敖战眯着眼说道,随即沟通红袍男,“都到这了,你倒不吭声了,快告诉我下一步怎么做?”

    沉默了片刻,红袍传音道,“这里面埋着一截指骨,正是它散发着煞气,而它也是通往核心之处的关键。”

    “指骨?”敖战一怔,又问道,“可为什么它会跟我体内的死气有所共鸣?”

    “你体内的气死乃是天道因果所化,与这指骨沾染的煞气可谓是同源一脉,有所共鸣不足为奇。”红袍语气漠然。

    “想不到当初你狠不下心杀那女子,却换来了这个契机,有意思!”红袍接着又揶揄道。

    “别说那些了,我该怎么做,直接刨开那土包取出指骨么?”敖战问。

    “刨开?那你便是找死了。蠢货,利用手臂的气死去沟通指骨散发的煞气不就行了。”红袍不屑道。

    敖战皱眉,依旧照他的话去做。

    左手手臂散发的死气根本无法控制,敖战尝试了数十次才勉强找到了二者的契点,同时他也明白了,这两种古怪的力量虽然都是天道所化,可却有着不同之处。

    死气,像是一种天地规则力量的具化,无形却真实存在。

    而这尸魔煞气,有形有影,是秉承天机的一种实质性力量,象征着邪恶,能引导死亡。

    ‘嗡嗡!’

    土丘的每一粒尘土震颤,煞气所化的鬼脸张大了嘴,无声咆哮,恐怖如斯。

    霎时间,两种同源之气纠缠,不断催发着那截指骨破土而出。

    终于,一截漆黑铮亮的指骨露了出来,表面流转着惊人的深灰色煞气,如灵似魔的摇曳。这截指骨只是食指的一部分,个头却大得惊人,敖战毫不怀疑这指骨的主人身躯得有数丈。

    “来!”

    敖战一挥手,将指骨摄入手中,入手滚烫犹如油锅里掏出一般,同时,一股疯狂的杀意顺着手臂直冲他的灵台魂海。

    “嗯?”

    敖战大吃一惊,连忙施展‘清心密藏’,将以雷帝法力所凝聚的那道雷光游走周身,运以抵抗,方才有所减缓。

    “不过一小截指骨而已,居然带着这么恐怖的杀意,若是一具完整的尸体,单单煞气我就该疯魔了……”敖战大感震惊。

    正在此刻,一股讯息涌入敖战的脑海,正是如何利用指骨进去核心地的方法。

    “原来如此!”敖战咧嘴一笑,咬破拇指,将血液挥洒虚空,顿时那一张张鬼脸张嘴去吞血滴,这些鬼脸交错着,很快便形成了一巨大的煞气漩涡,中心漆黑如墨,指骨正在其中盘旋。

    “成功了!”玛西亚兴奋的说。

    “嘿嘿,我们走!”敖战一笑,左手挥出一圈死气将他二人笼罩。

    两人携手准备踏入,却得到红袍的传音,“小心,有两妖正在靠近!”

    敖战大惊,连问道,“进入此地的就一个三头凿齿獒而已,何来的两妖?”

    “是那莲妖!”红袍的语气稍微凝重了几分。

    “莲妖!”敖战立马想起,之前红袍就说了,暗廊尸冢里最强的是一只莲妖。不过后来他一行出去,都没见到莲妖,还以为是红袍感知失误,便没放在心上了。

    没想到真有!

    不足两个呼吸,敖战就看到了三头凿齿獒那熟悉的身影。只是此刻,它身上宝光夺目,周身各处都装备着冥器。

    在它中间一个头顶,有一片白光朦胧,恰如一朵圣洁的雪莲花!

    “三头凿齿獒?!快走,我们快走!”玛西亚大吃一惊,手脚冰凉。

    “哈哈,想走?你们走得了吗!”三头凿齿獒笑到,“没想到啊没想到,本座苦苦寻觅不到的‘钥匙’,却是被你这小子找到到了。不过也好,省了本座不少麻烦!”

    “进!”敖战抓着玛西亚的手,不顾一切的冲向漩涡中心。

    “哼!”三头凿齿獒不屑冷哼,巨大的肉翅膀一扇,一道狂风卷过,与此同时,它的其中一个脑袋张嘴一吸,两道风力相互撕扯,形成一道反作用力,直接定住了敖战和玛西亚前冲的身体。

    “给我开!”敖战歇斯底里的怒吼,同时拼命用左手的死气沟通指骨。

    数个呼吸后,竟然真的将这狂风屏障撕开一个口子。敖战大喜,连忙跻身过去。

    三头凿齿獒的脸色变了变,随即它头顶的白光一闪,刚刚突破狂风屏障的敖战二人立马一头撞在了一片玄冰之上。

    “怎么回事?”玛西亚失声尖叫道。

    敖战脸色沉重,就着一会儿功夫,他们已经逃不掉了。面前的玄冰虽然在很快磨灭,可三头凿齿獒已经逼近了。

    “哈哈,那孽龙不在,你这小子如蝼蚁一般,受死吧!”三头凿齿獒狂笑道,眼底满是不屑。

    “跟你拼了!!”敖战气急,瞬间变身高大龙人,两大天赋叠加施展,手持地级中品冥器爆炎棍杀去,一同飞出的还有困敌冥器应龙锁。

    玛西亚也施展全力,将几件冥器通通施展而出。

    碧影天罗和应龙锁一上一下的缠绕过去,漫天的刀羽和棍影也如雨点般攻向三头凿齿獒的头颅。

    “可笑,以你二人的实力,根本都没能炼化这几件地级冥器,更何谈对敌。”三头凿齿獒不屑一顾道。

    同时它三个大嘴张开,喷出风、火、雷三种属性力量,轻而易举的就冲开了敖战二人的所有攻击手段。

    “受死!”三头凿齿獒中间的脑袋突然放大百倍,一口吞咬而来,周围风云变色,连死气都湮灭了些。

    “完了。”敖战和玛西亚都绝望了,这三头凿齿獒实在太强了。

    三头凿齿獒眼底闪烁着一丝傲然,可仅仅片刻,它三双眼睛突然暴睁,充满惊意。

    黑洞内,竟然伸出一条漆黑手臂,扣住了敖战的肩头,呼哧一声将敖战和玛西亚扯了进去,消逝无影。

    三头凿齿獒一口吞空,不禁怒哮连连。差一点,就差一点,他不明白为何这个功力低微的人族男子总是好运加身。

    另一边,敖战二人被那只黑色手臂一扯之下仅仅一个呼吸就来到了另一方洞天。

    这个洞天天空一片赤红,地表各族生灵的尸骸堆积成山,折断的兵器散落满地,一道道暗红的血水流淌不熄,散发着滔天的怨念。

    在尸山的最中央,一座白骨祭坛之上,一具完整的巨大尸体端坐着,背靠王座,周围环绕着阵阵黑气。

    这具尸体身高六丈有余,肤色如墨,光泽铮亮。一张狰狞丑陋的大脸配上那一头赤发和一对巨大犄角,邪恶而霸气。

    “尸魔刑天!”敖战只觉得脑袋一阵轰鸣,这张脸他竟然觉得无比熟悉,忍不住就喊出了这个名字。

    “他就是传说中的大魔头……刑天?”玛西亚顿感口干舌燥。

    尸魔刑天的传说她自幼便耳熟能详了,如今竟然亲眼看见其尸身,不由很是震撼而激动。

    “此地所有生灵的尸体都如垃圾般堆叠成山,唯有他独坐王座,他不是尸魔刑天又是何人?”敖战双眸冷冽。

    ‘呼呼呼!’

    敖战话音刚落,刑天周围的黑气不断汇聚,很快便形成了一道黑色人影,站在了敖战和玛西亚的身前。

    “嗯?”

    黑风‘唰’的掠过,敖战和玛西亚只来得及惊咦一声,立马就觉得脑袋猛的一沉,周身都要瘫软了。

    敖战强打精神,努力睁了睁眼睛,看到那道黑影已经伫立在了自己面前。

    “桀桀桀!”黑影突然发出诡异的笑声,“我与你做个交易如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