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黑色星宇 > 第65章 天降匕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怕什么?杀回去,反正早晚的事!”怜跃跃欲试,但是眼神和语气不可避免地凝重了一点。

    “先弄清怪物的状况,再做打算。”紫凝看着冬吟,无视一旁的怜。

    冬吟看向木白灵,微微歪着头,面露询问的神色。

    木白灵有些局促,捏着手指,匆匆瞥了一眼三人,压力好大啊,“那些小红点,应该就快落下了吧?”

    虽然她的语气不那么肯定,但是却是如她所说,不止是远处,在他们的头顶,也有好几个红点,正缓缓变大,勉强能看出来在移动。

    冬吟知道她要说什么了,但是现在情况突变,他并不想浪费时间在等待上,示意她不要再说了,“时间紧急,第一步我决定先探清情况,根据情况再做打算,天上的光点也不耽误,怎么样?”

    木白灵不会有什么异议,紫凝点点头这正是她想说的,所以冬吟看向怜。

    怜笑嘻嘻传念,“没问题,走啦!”说这率先返回。

    “小白。”冬吟传念,也没避着两人,“麻烦你了。”

    木白灵飞了起来,神情有些犹豫,她很想说‘哥哥不用客气’,但是话到嘴边始终没敢传念,待着点点懊恼飞了出去。

    木白灵离开,冬吟招呼了一声,三人跟在后面,留作接应。

    他这次没有通过木白灵的眼睛去看,出于多方面考虑和自身心理因素,他决定在事情结束后,再去处理,如果那时候他还活着的话……

    要是现在就弄清楚,浪费时间不说,就怕解决不好,事情只会变得麻烦,倒不如先拖着,寻找更合适的时机,至少目前来说,算不上要命的问题。

    木白灵很快侦查完毕,飞了回来,微微沉着面孔,神色不太好,冬吟忍不住多看了一眼,然后才询问怪物的情况。

    发现三人都看着她,木白灵很快调整情绪,能帮上大家的忙还是很开心的,然后把看到的一些情况说了出来。

    怪物起了冲突,对峙结束,相互厮杀,一片混乱,死伤惨重,战斗还在继续,而且一时半会很难结束。

    木白灵说完后,冬吟三人神色各异,讲道理怪物相互厮杀固然是好事,但是冬吟清楚地知道一点,那就是能量光团,更强的怪物活下来,活下来的怪物会更强,如此反复,如果战斗结束,最终只有一只活了下来,那么它的实力……

    冬吟沉默了,紫凝也是,她沉静的面孔多了一份凝重。

    “那么多怪物,真是可惜了。”怜轻悠悠的说道不知喜悲,包括木白灵,四人都很明白,想要活下去只有变强,这一条路在眼前很清晰,所以当谈到怪物的死亡,脑海里最先闪过的是一个能量光团,它轻飘飘的飞出,代表的是力量和希望。

    一时之间四人陷入了沉默。

    制止怪物不要厮杀?怎么可能!去抢怪?怕不是会被两方一起灭了!

    那现在应该做什么?

    从始至终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活下去!

    前置条件,占领祭坛,再前置,应该就是血晶,血晶在哪?怪物那里……

    “呃……”冬吟轻轻扶额,就钻入了死胡同,怎么办,硬刚?

    还是拼一把?说不定在灵魂能量消耗之前,就杀够怪物,就突破了,满血复活?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想不到办法,冬吟心中难免焦急了些,一拳捶在旁边的树上,树干猛的晃了晃,流下一个不浅的拳印。

    三女目光看过去,冬吟摇摇手,示意自己无碍,场中只有他一个男人,已经不自觉想要肩负起某些东西,然而现在他手足无措,也想不出一个好的办法来解决目前的困境。

    嘶啦啦,一声响从耳边划过,冬吟扭过头,接着‘咔嚓’,面前受了他一拳的树干,轻颤了一下,然后在他眼前缓缓分开,一条裂缝从上到下,整个树干一分为二,包括冬吟留下的拳印。

    嘭!

    两半树干落地,没造成多大的动静,此时冬吟四人怔怔地看着地上,裂开的树根底部,一样包裹在红光中的物件。

    像是一把匕首,包着红光微微闪动,朦朦胧胧,离地三公分,漂浮着。

    这是什么?

    冬吟微微屏息,看了三人一眼,木白灵神色有些惊奇,紫凝目光中闪过一丝希冀,怜若有所思,难藏眼中的火热。

    冬吟深吸一口气,旁若无人,蹲下来,伸手,一把抓住,看样子是握柄的地方。

    入手没什么感觉,红光仿佛是不存在,手掌顺利穿过,抓住握柄,触感微凉,接着红光收缩,化为一枚晶体在握柄末端。

    匕首不到三十公分,造型简单,通体浅灰,透明如水晶,唯一的一点异色,就是握柄尾端镶嵌的菱形小水晶,泛着淡淡的红色。

    异象消失,一股讯息适时地出现在冬吟的脑海中。

    “凝聚血凝晶,获取占领祭坛的资格。”

    接着还有一段信息,“使用血兵击杀任何生命,获得血源,凝聚血凝晶。”

    两则讯息,把一条道路清晰地铺在他的面前,握着血兵匕首,冬吟看着三人,眼中带着奇异的色彩,没有说话,似乎在考量什么。

    两条讯息,冬吟不介意把第一条公布出来,但是第二条,他犹豫了。

    如果说出来,这个暂时形成的小团体很能分崩离析,因为这会让她们失去安全感,没有信任基础,认识的时间更是短到可怜,冬吟不认为自己有什么王八之气,已经收拢人心,所以很可能人人自危。

    你防我,我防你,后果很可怕。

    三个女人,和怜的关系最浅,相识最短,接触最少,了解更是谈不上,很会演戏算吗?不过是一层面具罢了,真实心性一片空白。

    紫凝,认识最久,接触也多,经历的更多,性格上也有些把握,但是算不上有多了解,应该能信任吧,如果说出来。

    冬吟考虑两方面,一方面是别人对他的信任,毕竟大杀器握在他的手里,另一方面就是,能否让他信任,他也要防着别人打血兵的注意。

    木白灵大概是不会了,冬吟对她还是很了解的,她的前半生很简单,性格也相对很单纯,遇到冬吟,也许是除了小伙伴失踪,她人生中最大的波澜,冬吟相信木白灵,不单单是因为丝线的联系,更是因为她真的很简单。

    建立这个小团队的初衷,冬吟还是有私心的,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为了接近紫凝,当时他眼中的紫凝,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美女。

    一开始,冬吟的危机感并不是很重,或许存在某种中二病,心理上也追求猎奇和刺激,因此冬吟一直显得随心所欲,直到经历了一次又一次事件后,慢慢地潜意识中感到了危机,也就是说求生欲望更强了。

    “也许一个人会更好吧?”冬吟默默想到,夹在几人之间,面对可能存在的问题,想要处理这些事情他真的很不擅长。

    很快,冬吟仔细把两条讯息说了一遍,不着痕迹地点了一下潜在的危机,偷偷打量三人的神情,心中不禁有些紧张。

    木白灵听完,面露欣喜,“凭借哥哥的能力应该很容易就活下去吧!”她想到,这一刻她完全没有考虑自身的存在。

    冬吟感知到木白灵内心由衷的欣喜,不自觉地愧疚了一下,唉……

    紫凝很敏感,也察觉了冬吟的心思,不过她看了一眼木白灵,微微苦笑,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怜,看了一眼血兵匕首,收回目光,双目微凝,显然有着自己的考虑,时间缓缓流逝,很快除了怜,都做出了决定。

    冬吟不知道该如何描述此刻的心情,他想说被人信任的感觉真好,可是那点愧疚夹在其中,让他内心极其矛盾,目光有些复杂,神色中带有一丝希冀,静静等待着怜的反应。

    没过多久,只是冬吟的心路历程有点长,怜终于思索完毕,给出了冬吟有一丝丝不想看到的答复。

    “我觉得当务之急,是趁早先把其他的血兵弄到手。”怜说着,击溃了冬吟内心仅剩的一点羞愧。

    被人信任的感觉真好!冬吟有了一点热泪盈眶的感觉,很快收拾好情绪,“对,我记得那里好像有一个更近的!”

    说着当先跑了出去,这些血兵来自空中,也就是之前看到的那些红点,此刻显然已经全部落下,凭借记忆,冬吟精准找出其他血兵的方向,距离可能有些偏差,但是方向绝对不会偏。

    冬吟再次自觉担负起小队生死存亡的重任,如果别人不负我我必不负人,暗自下定决心,握紧手中的血兵匕首,血凝晶!

    不知道和血晶有什么不同,一字之差很可能就是完全不同的东西,好在有一点非常明确,那就是血凝晶跟占领祭坛密不可分,至于血晶,抱歉真的不是很了解,不过想来应该不会差就是了,但是几人的心思已经全被血兵和血凝吸引,这才是生存的关键。

    跟三女交换了一下对于血晶和血凝晶的猜想,没得到什么明确的答案,一行人迅速赶到另一个血兵可能存在的地方。

    顺着方向很好找,奔袭了十几分钟后,终于接近了目标地点,这里已经远离祭坛,但是很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