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黑色星宇 > 第66章 清凉舒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火肆意,浓烟滚滚,眼前树木被烧的噼啪作响,带着呛人的气味和灼热的空气。

    四人面面相觑,冬吟开口道,“方向不会错,而且就在前面不远。”

    他已经看到,大火中已经有不怕死的在里面乱逛,显然在找什么,而那样东西在某一根树干底下压着,火焰肆意,肉眼很难发现。

    “而且已经有其他试炼者在那里寻找了,不过看样子一时半会还找不到。”这算是半个好消息,冬吟继续说道,“东西我已经知道在哪了,那么谁敢进去?”虽然是这么问,但是冬吟却看着怜,目光灼灼,很显然看中了怜的水属性能力了。

    燃烧着的树木噼啪作响,不时有树干裂开,木块飞射,突然冬吟心中一紧,那颗倒下的树干颤了一下,犹如绷得很紧的弦忽然断了,噼啪一声巨响,树干炸开,木块四散开来。

    嗯?穿山甲转过身,目光寻去,发现了一抹不同于火光的红芒,迅速走了过去。

    “不好,血兵被发现了。”冬吟咋呼到,一步来到怜旁边,扯起她的手臂,就冲往身前的火海,“靠你了。”

    怜有些惊愕和抗拒,但是整个人已经被拉了过去,情急之下冬吟的手臂很有力,怜匆忙之中没有挣脱掉,然后两人就冲进了火海。

    窒息的灼热疼痛传来,怜下意识调动体内能量形成一层水幕贴近体表,瞬间炙热远去,冬吟瞥了一眼入手处的冰凉,自己还身处火热,不由急切道,“喂,还有我呢!”

    怜瞥了一眼,发现冬吟暂时无碍,笑嘻嘻说道,“叫一声姐姐。”

    冬吟翻了翻白眼,已经不自觉调动生命能量缓解痛楚,倒是能撑好一会,不过看怜那一副轻松自在的样子,心中气不打一出来。

    “快点。”冬吟催促,语气上倒是软了一些。

    “叫一声好姐姐。”怜不依不挠。

    冬吟无视,拉着她继续往里冲,灼热,窒息,感觉开始缺氧,但是看到怜面色正常,呼吸从容,冬吟有些犹豫了,要不就叫一下,好像也不吃亏?

    冬吟光着脚,在满地的火焰中,找到落脚点十分不容易,生命能量缓解了大部分痛楚,火焰的灼热还能继续忍受,但是窒息感愈演愈烈,冬吟意志被迅速消磨。

    穿山甲身上泛着厚重的土黄光芒,伸出爪子抓住了红光中的物体,红光收缩,一柄镐出现在它的手中,通体浅灰的透明水晶,镐头左右三十公分,握柄一百二十公分,长柄末端镶嵌着一枚菱形晶体。

    讯息传来,穿山甲目光中闪过一丝明亮的光芒。

    血兵已经被别人拿到,冬吟反而不急了,在一块稍大点空地停了下来,怜不明所以,有些紧张地看着冬吟。

    “血兵已经被别人找到了,要不要抢一手?”

    原来是这样,怜紧张的情绪放下来,是她自己想多了?然后目光坚定说,“抢,当然要抢!”

    “好。”冬吟等的就是这句话,在两人身上指了指,“为了最大限度的发挥战斗力,是不是应该……嗯?”最后露出一个你懂的神色。

    在这等我是吧!怜眼中闪过一丝玩味,偏不上你的当,甩掉冬吟的手掌,“交给我好了!”

    然后头也不回往前走问道,“就在前面是吧?”

    “喂!“缺氧的感觉真的很难受,冬吟有些急了,追了上去,挡在怜的前面,“算我求你了行不?”

    “叫好姐姐。”怜不松口。

    “不叫行不行?”冬吟尝试谈判。

    “不行。”怜回绝。

    “换个别的条件?“冬吟不死心。

    “不换。”

    “为什么啊?”冬吟抓狂。

    “叫不叫?”怜的最后通牒。

    “不叫……”

    怜绕过冬吟,继续往前走,突然手臂一紧,被拉住了,再然后力道传来,整个人不受控制转了一圈,最终落入冬吟的怀中。

    “好舒服!”冬吟心中感叹,怜体表的水幕并不是纯粹的水,在火光环伺的情况下,依然清凉,冬吟紧紧环抱着怜,触感清凉舒爽,不禁发出一声畅快的声音。

    怜惊慌不已,奋力挣脱,无奈冬吟早有准备,双臂箍的很紧,即使怜的进化等级比冬吟高,但是身体的力量却差很多,因此,她在冬吟近乎无赖的方式下……妥协了。

    “哎,舒服!”冬吟活动了一下身体,体表的水幕并不妨碍动作,呼吸也畅快,也不知道氧气哪来的,冬吟很非常满意,“谢啦!”

    怜气不过,挥手就要撤掉水幕,冬吟见状佯装做张开手臂,凶恶的神情,一副随时扑过去的样子。

    “哼!”怜一甩手,气愤不已,然后气鼓鼓的走了。

    冬吟暗爽,总算是有了制衡怜的方法了,虽然有些无赖,但是好用啊!

    “错了,不是那里。”冬吟轻快地追上去。

    怜身形一顿,缓缓转过身,她快要炸了。

    “已经走了,往那边去了。”冬吟指了指方向,走在前面,忍不住嘀咕了一句,“耽搁这么久,人早跑了。”

    “啊~”怜发出一声怒吼,受不了了!

    一个膝顶,怜跳起来,直击冬吟的后背,双臂伸出准备勒住冬吟的脖子,然而冬吟后背像是长了眼睛,提前避开,然后毫不停留窜了出去。

    “这么狠?”冬吟暗呼,不会惹毛了吧?

    怜一击落空,追了上去,冬吟头皮发麻,不会真惹毛了吧!

    还好,冬吟速度很快,怜被甩在后面,瞥了一眼身上的水幕,还在!应该没有真的生气吧?要不然撤掉水幕也只是人家一个念头的事。

    但是也不敢真的被怜追上,冬吟硬着头皮往前跑,看着前面的穿山甲,计上心来,那就先把你解决了,当作赔礼!一边想,冬吟速度再爆。

    极速奔跑中,冬吟纵深跳跃,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然后完美落地,拦在穿山甲的前面,缓缓转过身,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好久不见。”

    穿山甲一见是冬吟就有些惊慌,但是很快控制住了,抓住手中的血兵,神色变得警惕起来。

    呃?

    冬吟错愕,不单是穿山甲的‘异常’表现,更是因为身上的水幕,正如流水一般,顺着身体流到地上,很快灼热的窒息感再次传来。

    感觉到与冬吟身上的能量失去联系,怜眼中划过若有若无的笑意,在愤怒的神情下掩饰的很好,直奔冬吟而去,看不出任何异样。

    什么情况?倒是没有怀疑到怜的身上,只是赶紧调动生命能量,缓解空气中的炙热感,抬眼看去,冬吟迟疑了一瞬间。

    说到底,它和冬吟也算是半个老熟人了,尤其是还有一段可以描述的‘亲密接触’,上次见面聊的也挺好,这次见面,一时半会冬吟没找到一个好的动手理由。

    所以就有那么一丝尴尬的……僵持住了。

    “是不是把它也拉进自己的小队?”冬吟想着,怜就追了上来,前后夹击。

    穿山甲有些慌了,紧紧抓住爪子里的血兵镐,左右看着两人,时刻警惕,也不敢冒然出手。

    怜看着穿山甲手里的镐,样式和冬吟得到的匕首一样通体浅灰透明,瞬间确定了目标,然后看了一眼冬吟,催促道,“杵在那里干嘛!”

    冬吟指了指自己的身上,神色有些可怜巴巴。

    “活该!”怜说着,还是挥手一团蓝色的水球飞过二十多米的距离,然后水波流转,化为一层水衣罩在冬吟身上,隔绝了炙热感,呼吸也瞬间通畅了。

    在怜逼迫的目光下,冬吟向前迈出步伐,默默说道,“老兄,对不住了!”

    然后单手攥着血兵匕首,冲向了穿山甲,冬吟的速度很快,这一点怜不得不承认,刚刚就被远远甩在后面,现在冬吟速度爆发,比之前更快,扑向敌人。

    铿锵!

    传来金石碰撞的声音,冬吟手中的匕首从空中划过,在即将砍中的时候被挡住了,穿山甲手抓长柄,横在头顶,接住了冬吟的立劈。

    一股巨大的阻碍感,冬吟心惊,全力一击竟然被挡住了,双手持兵,二次发力,力贯全身,压向穿山甲。

    力量加剧,穿山甲身体往下沉了半分,强大的力量似乎想要将它击垮,但是它不会放弃,一声低吼传出,跟着身上的鳞甲翻涌出浓郁的土黄能量,一股大力涌出,带着不可撼动的力量感,蓬勃而出。

    噔!噔!噔!

    “好强的力量!”冬吟控制不住身形,连连倒退,神色惊异,很显然刚刚爆发的土黄能量应该就是穿山甲的能力了。

    “这家伙,力量很大,注意别太接近它。”冬吟提醒怜,然后抓着血兵匕首,再次冲了上去,怜根本就没打算动。

    力量上有差距,冬吟决定仗着速度的优势,玩点技巧,如法泡制,匕首从空中划过,再次立劈过去,不过这一次冬吟留有余力,准备虚晃一枪,随时变招突袭。

    然而事与愿违,看到冬吟的动作后,穿山甲单手抓着血兵镐,直接在身前一个横扫,如果冬吟不闪不避,镐头会直接从冬吟的侧面将他洞穿。

    所谓一寸长一寸强,冬吟暗呼可惜,强行变招扭转身形,躲过了这一击。

    稳住身形后,冬吟看着穿山甲,感觉棘手了,不好对付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