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请拨分机“5” > 第一章 谁的TT在飞?

第一章 谁的TT在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手机的提示音响起的时候,丁冬和另外两名夜班服务员正坐在客房部办公室,昏昏欲睡。

    这是丁冬第一天上班,大学毕业后,学习酒店管理的她便前来赫菲斯大酒店应聘。

    不应聘,就不知道竞争之苦。不拼爹也不拼娘的情况下,任凭各科成绩如何优异,也绝没可能一步登天。

    于是丁冬的起点,便是赫菲斯大酒店客房部的夜班服务员。

    为了24小时为客人服务,酒店的员工基本上都是“三班倒”,而丁冬的夜班则从24点上班,直到早上8点。

    这意味着丁冬要熬整整一个通宵。

    虽然之前熬夜通宵的时候,没觉得有多困难,丁冬也对自己能够熬得住十分有信心,然而工作起来却是另外一种样子。尤其到了晚上,围都静悄悄的,瞌睡虫便不断地跑出来。

    丁冬忍不住打了一个呵欠,她坐直了身体,努力不让自己陷入困倦的状态。

    “要是睡了就小睡一会,有客人叫服务的时候再醒也不迟。”小姜说。

    小姜比丁冬大两岁,自诩“老员工”的她轻车熟路地锁上办公室的门,偎在沙发里。

    “你也赶紧休息一下,希望今天别遇到喜欢半夜折腾的客人。”孙姐说着,披上外套,趴在了桌子上。

    按照规定,赫菲斯大酒店是不允许夜班员工睡觉的,不过黑夜太长,连盹都不打是件相当反人类的事情,因而只要值班经理不“巡夜”,大家便悄悄藏在办公室的角落里小憩一会儿。偶尔有路过的主管,和其他同事看到,基本上都假装看不见,甚至还会相互帮着打打掩护。

    眼见两位前辈都先后打起盹,丁冬也从善如流,坐在椅子上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才恍恍惚惚地进入梦乡,手机的提示音便响了起来。

    丁冬揉了揉眼睛,拿起手机。微信上的夜班客房服务群里,有一则总机接线员的语音留言:

    “Hello,housekeeping(客房服务),1213房间客人要求打扫。”

    “Hello,housekeeping,housekeeping?”

    “Housekeeping!”

    得不到回音的总机化身咆哮帝,丁冬这才从恍惚中惊醒。

    值夜班的客房部服务员笼统不超过3个,每人负责几个楼层。而12楼,正是丁冬负责的楼层之一。

    她急忙回复了一声:“收到”。

    紧接着,总机又传来了第二条语音:

    “客人要求把所有的布草都换成新的。”

    不是简单的打扫?而是连布草都要换?

    布草,也就是房间里所有的纺织品,包括毛巾、地巾、床单、被罩、枕套等等等等。

    丁冬看了看墙上的挂表。

    24点20分。

    1213房间的客人,是今天22点入住的。也就是说,从22点到现在,也才不过入住了两个小时。

    “两个小时,就要求打扫房间,有没有搞错?”被吵醒的小姜气愤地道。

    作为五星级宾馆,赫菲斯大酒店向来视客人为上帝,满足客人的要求是每一个员工的责任,对于直接对客服务的客房服务员更是如此。

    “顾客就是上帝,‘上帝说要有光,于是有了光’,现在上帝要换床单,那我们就必须给他换床单。”丁冬的话让小姜和孙姐都笑了起来,在她转身要走的时候,孙姐忽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叮嘱:“手套别忘了戴。”

    “没错!”小姜则频频点头。

    “但凡这种刚入住就要求换床品的,大多数都是羞羞了之后,叫客房服务员帮他们打扫‘战场’的。你可千万别用手碰那些脏东西!”“老司机”小姜毫不吝啬地向丁冬传授经验。

    丁冬伸出食指和中指在脸侧勾了勾,笑道:“谢谢提醒。”

    她大学实习时,这种打扫战场的情况遇到的也不是一次两次,好一点的客人战后离开房间,只把战场留给服务员;尴尬一点的是男人若无其事地坐在椅子上看报纸,女的在浴室洗澡,面对满屋的荷尔蒙味道脸都不红一下。甚至还有那种在服务员打扫“战场”时,男女两个都只围着浴巾在屋里晃的。

    丁冬常常觉得,客房服务员都是内心相当强大的生物,没有之一。

    她来到服务间,推出布草车,走向1213房间。

    而正在这个时候,总机的语音消息又来了。

    “Housekeeping,客人要求你把床垫翻个面。”

    What?

    丁冬怔住了。

    见过能作的,没见过这么能作的。见过能折腾人的,没见过这么能折腾人的。

    “一面床垫都不够他们折腾的,还要换面折腾?”丁冬在群里吐槽。

    “丁冬,同情你。刚上班就遇上这样的。”小姜的语音发过来了。紧接着发过来的,是孙姐的安慰。

    “咱们的工作性质就这样,你翻床垫的时候叫我们一声,我们过去帮你。”

    “谢谢孙姐。”

    丁冬的心里一阵感动。

    赫菲斯大酒店的酒店特色,是让客人“睡得舒服”。为了达到这个标准,酒店特意定制了2M×2M的大床,床垫也是特制的双层棕榈内芯,其重量可想而知。

    作为一个第一天上岗的新人,刚工作就收到这么个“豪华大礼包”,而且还是加强版!

    心里,有一万匹草驼狂奔而过,但工作毕竟是工作。摊上这么个主儿,没有别的方法,只能认栽。

    “看在工资的份儿上,姐姐我认了。”

    大夜员工的夜班补助也算是笔可观收入,如果遇到打扫房间的情况还可以额外拿补贴,为了钱,丁冬不怕栽。

    不就是打扫“羞羞”房嘛,不就是换布草翻床垫嘛。等着,姐姐来了!

    丁冬深深地吸了口气,把干净的布草抱在怀里,按响门铃。

    客人不在房间,她便拿出楼层钥匙卡刷开房门。

    门刚一开,一股浊气便扑鼻而来,呛得丁冬几乎晕厥。

    房间窗帘紧闭,光线暗淡如夜。丁冬三步并做两步地冲进房间,拉开窗帘,打开了落地窗。

    赫菲斯大酒店采用欧式设计,每个房间均有露天阳台。在房间与露天阳台之间,有一面巨大的落地窗,既是窗,也是门。

    打开门,阳台与房间门之间形成了风的对流,将房间里的浊气吹出,丁冬这才感觉呼吸顺畅了一些。

    而当她的目光落在房间,眼前的一切竟惊得她连话都说不出来。

    但见被子和枕头全都被扔在地上,就连浴巾、毛巾、地巾像开花一样在绿色的地毯上散落。而最点缀其中的,是一团团满是褶皱的纸巾。

    就是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些纸是用来做什么的。

    望着满室的狼藉,丁冬傻了眼。

    脚下突然传来一阵异样感觉,好像踩到了什么滑溜溜的东西。丁冬轻轻地抬起脚,她赫然发现那是一个……套套。

    用过的套套。

    手机在这时响了起来,依旧是总机波澜不惊的留言:“1213房间客人又发来了要求。”

    “他以不能把要求一次性全说完?”丁冬已经一脸黑线。

    “我会向他建议。不过他希望你15分钟内打扫完毕。”

    “15分钟?”丁冬惊讶,“15分钟根本打扫不完。”

    “那是你的事,我们只负责传达客人的要求。”

    什么?

    丁冬努力克制着想要怒怼总机的冲动,而小姜和孙姐也纷纷发来消息,——同样的三个字:“同情你”。

    都说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但遇到高素质又体贴的客人机率,和奢望总机那些优秀(XIAO)员(BIAO)工(ZA)来替你着想的机率一样,低得堪比中五百万彩票。因而丁冬虽然气结,却又无可奈何。

    无论如何,工作总是要做的。

    丁冬看了看手里的布草,又看了看凌乱不堪的房间,返身回到门口,把布草放回到布草车上,然后戴上手套,开始清理房间。

    整理房间倒并非难事,重点是搬起沉重的床垫,将它翻个儿。

    不知道是不是折腾服务员会传染,这个时间的客人们竟不停地下达服务指令。小姜和孙姐忙得团团直转,等到她们过来,客人规定的15分钟恐怕早就过了。

    还是自己动手来得最快。

    丁冬用力把垫推到另一侧,然后扶住它绕到那边将床垫整个竖起。为了方便发力,她踩着边缘站在床上,用肩膀抵住床垫发力。正当她想要努力将床垫翻转的刹那,她忽然听到了一阵异响。

    很轻微的异响。

    好像是有什么人从高处轻轻地跳下来,鞋子与地毯发出轻微的摩擦声响。

    有人?

    丁冬想要转头去看,怎奈肩膀上压着床垫,挡住了视线,而就在这个时候,那轻微的脚步声朝着门口跑去,紧接着,房间门被“砰”地一声关上了。

    丁冬被吓了一跳,失神之际脚下踩空,竟从床上跌了下去。

    没有了支撑的床垫竟轰然掉落,砸在了丁冬的身上。

    Shit!

    丁冬咬牙切齿,她想挣扎着从床垫里爬出来,怎奈脚被扭到,轻轻一动便疼得她冷汗直流。

    这是怎么回事?刚才的声音又是什么鬼,难道是这个房间的变态客人故意藏起来捉弄自己?

    “是您关的门吗?如果是,能不能请您帮我一把?”丁冬一边问着,一边扭头看向门口。

    一个人都没有。

    “Hello?有人吗?”

    丁冬大声地喊,然而没有人回应。

    那家伙跑出去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丁冬窝火,她吃力地把手伸进口袋,想向同事们求助,却发现手机被她刚才扔脏布草的时候,随手扔在了车上。

    此时此刻,丁冬克制不住地想要暴粗口。

    该死,该死!

    丁冬用力地挣了一挣,却被脚上传来的阵阵疼痛“警告”得不再敢轻举妄动。

    老天,不管是神仙姐姐天神哥哥,哪怕是魔鬼本尊,随便哪一个来救救她吧!

    也许是上天听到了丁冬的呼唤,房间的门在这个时候打开了。

    一个人走了进来。

    映入丁冬眼帘的,是一双男式皮鞋。

    这是一双兼俱时尚气息和古典情怀的鞋子,黑色,散发着上等皮质柔和典雅的光泽,高雅却并不张扬。仅从这双鞋上,就可以看出穿鞋者的品味和个性。

    丁冬好奇地抬起头,顺着鞋子一路往上看。

    这个人穿着浅灰色的西裤和同色系的马甲,里面搭配着白色的衬衫。他的身材健美标致,肩膀也很宽,挺括的马甲恰到好处地突出了他的身姿,让人不禁对他的模样产生好奇。

    丁冬的视线再向上,当她看到此人面容的时候,顿觉五雷轰顶,头晕目眩。

    “马、马总?”丁冬小心翼翼地唤了一声,而眼前的人,亦不置可否地扬起了眉。

    马总,即星季酒店管理集团派驻到赫菲斯大酒店的总经理马尔斯。

    马尔斯是在丁冬入职前的一个礼拜空降到赫菲斯大酒店的。据说他初到酒店的时候,几乎收获了上至高层管理,下至PA(清洁)阿姨的所有女性青睐。因为他颜值够高,身材够好,衣品够潮,学历够高。甚至就连仅仅看过他照片的丁冬,都不得不称赞他一声“帅”。

    可惜,这位马总仅仅用了一个上午就把所有的“青睐”都变成了“白眼”。他对于工作的不近人情,以及对于工作近乎变态的严苛要求,都让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从此除了几个,不,十几个……或者几十个被他美色所迷的被虐倾向粉丝团,所有人都恨不能绕着他走。

    当然,这些八卦也不过都是丁冬从大家口口相传之中得知的。她才刚刚入职,本以为要很久之后才能目睹“真神”风采,却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被帅气的老总看到自己的囧状。

    “赫菲斯大酒店规定打扫住客房间绝对不允许关门,可你,你在干什么?”

    寒风呼啸而至,这位出场自带暴风雪特效,帅气的脸更是蒙着一层冰霜。他居高临下地瞪着丁冬,眼神里夹风带雪,寒冷入骨。

    丁冬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战。

    世间万物,皆是必然。——马尔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