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请拨分机“5” > 第六章 错觉疑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对劲,很不对劲。

    如果丁冬没记错,客人第一次要求换房的时候,曾说过“现在都快十二点半了,还要我们怎么睡”。

    虽然没有看时间,但经历了自己回到办公室,又折返回14楼,并且与凯文对客人进行了一系列的安抚之后,时间竟然还没有到十二点半吗?

    会不会是手表停了?

    丁冬看了眼手机。

    24点24分。

    她翻了翻群里的聊天记录,手机上显示总机最后一条发过来的信息时间也是24点24分。

    这是怎么回事?

    是自己的手表和手机同时出现了问题,还是……时间静止了?

    这个问题一直在丁冬的脑海里打着转,以至于在员工餐吃早餐的时候都恍恍惚忽的。

    “丁冬,丁冬?”小姜见丁冬久唤不应,不禁急得推了她一把,“喂,你在想什么呢?”

    “你相信时间会静止吗?”丁冬忽然问。

    “会啊,”小姜想都不想地点头,“每次看信用卡账单,我的时间都会静止,我的心脏也会静止。”

    说着,她把剥好的鸡蛋塞进嘴里,大嚼特嚼。

    “我跟你说真的,时间,可能会静止。”丁冬一脸认真,小姜也煞有介事地点头:“有可能,不过我更希望我银行卡的余额能静止。”

    “喂!”

    “好啦好啦,你快吃早餐吧,一会都凉了。”突然,小姜一把拉住了丁冬,“哎呀,你看凯文来了!”

    这个时间在员工餐厅用早餐的人还不算多,因而一抬头,丁冬便看到了来吃早餐的凯文。

    凯文是长相比较阳光的一种类型,他的头发微卷,笑容亲切,性格也开朗,因而很讨女员工喜欢。一经出现,便立刻有女员工围坐在他的身边。

    “凯文可真帅啊,我要是能撩到他就好了。”小姜正在给第二枚鸡蛋剖皮,眼睛却痴痴地看着凯文。

    “你倒是撩啊,把他当成鸡蛋,剖了皮,一口吞了。”打趣的结果,是丁冬挨了小姜一下。而这个动作则让凯文注意到了她们,他笑着向丁冬挥了挥手。

    丁冬也笑着向凯文点头。

    “咦,咦,你和凯文认识?”小姜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如果一起被投诉的客人骂也算认识的话,那就认识吧。”丁冬耸了耸肩膀。

    “别告诉我你没顺手加他的微信!”小姜怪叫。

    “为什么要加,我又不喜欢聊天。”

    “你!你你你……”小姜恨铁不成钢,正伸手掂着丁冬的脑袋,忽然又想起什么似的,道,“哦……我知道了,你看不上凯文,对不对?你有马尔斯了嘛,在阳台约会的总经理大人,啧啧啧。”

    “你以为谁都像你那样永远少女,永远春心荡漾?”丁冬翻了一记白眼,眼角的余光却瞄到了出现在员工餐厅的人影。

    这人好像有点眼熟。

    她举目望去,但见那人穿着一袭白衬衫和银灰色西服套装,打着玫瑰灰色的领带,五官俊朗,目光冰冷,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像经受过专业培训般地优雅,举手投足透出的气势辗压着周遭的空气。

    是马尔斯。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喂,马总来了。”小姜捅了捅丁冬。

    “关我屁事。”丁冬翻了一记白眼,刚张大了嘴巴准备咬剖好的鸡蛋送到嘴边,便见马尔斯从自己的面前走了过去。

    他似乎不经意地瞄了丁冬一眼,唇边有抑制不住的笑意。

    丁冬的动作有一两秒的延迟,紧接着便迅速回神,咬了一大口鸡蛋。

    总经理到员工餐厅用餐,整个餐厅的气氛都开始变得紧张压抑,所有员工都自觉地坐得笔直,员工餐厅的主管更是整装上前,招待贵宾一般奉上了早餐。

    马尔斯的心情似乎不错,他径自走到凯文身边坐了下来。

    领导在旁,凯文如临大敌,紧张地绷直了身子,丁冬看到他又开始频频擦汗了。

    “嗡。”

    丁冬的手机响了一声,是一则验证消息,发送验证请求的人有着极为简约的头像:白色的背景,黑色的绅士胡子。而他ID名字是——“Mars”。

    Mars?

    这名字有点眼熟哦?

    丁冬点开了请求,映入眼帘的是验证留言:“鸡蛋咬那么大口,不怕噎到?”

    她知道这是谁了,——万恶的马尔斯。

    “这是第二次。”

    马尔斯发送过来的验证消息如果说。

    第一次在员工餐厅的时候,丁冬就把他发送过来的验证消息点了“×”,这次也不例外。

    她可没有那么蠢,把大号BOSS加到微信里,依马尔斯的个性,就算丁冬天天上演正能量爆发小宇宙,也不可能让他给自己升职加薪。毕竟一个可以把员工丢在房间被客人误会成是“小八”的总经理不能指望太多。

    丁冬把手机设置成静音,直接倒在床上,用被子蒙住了脑袋。

    上午10点多了,她必须马上让自己入睡,下午3点还要去餐厅兼职,如果遇上餐厅生意好而需要加班的情况,恐怕她连小憩都没有时间,就得跑到赫菲斯酒店工作。

    睡觉,就是眼下她最需要做的事,没有之一。

    也许是太累了,丁冬才倒下没多久,便陷入了深深地睡眠之中。

    梦里,一片黑暗。

    一如既往的黑暗。

    有人在身边叫她的名字,一声又一声,从小声的呢喃,到大声的呼唤,像有人从远走到了近。

    “丁冬,丁冬?”

    又是这个梦,丁冬想。

    从小到大,时不时便跳出来的一个梦,同一个梦。

    梦里的声音,有少女的清亮,有点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而每一次梦境出现,丁冬都如束缚般睁不开双眼,脱不开束缚。

    “丁冬,忘了我吗?”

    “丁冬丁冬,叮咚咚……”

    那声音笑了,银铃般的笑声。

    是谁,到底是谁?

    为什么你总是出现在我梦里?

    丁冬挣扎着,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突然,她的眼睛睁开了。

    看到了!

    一个梳着羊角辫的少女站在前方,炽烈的光芒包裹着她,让她的身姿愈发纤细,五官却由于逆光而模糊。

    “来呀,来呀!”

    少女笑着,向前跑去。

    “来呀,你来追我呀!”

    她的声音被这广袤的空间放大、变空,形成了一阵阵的回音。

    丁冬追了上去,这是第一次,在这个梦里她既可以看到,也可以活动。

    只是……丁冬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双手和双腿是纤细的,脚上穿着的是一双红色的蝴蝶结皮鞋。

    ——这是她10岁生日时母亲送给她的礼物!

    则更加让丁冬意外的是,绚烂有如白昼的光芒在一点点地褪去,周围开始变得昏暗阴仄,丁冬意识到自己此刻正走在一条长长的走廊上。阴暗的走廊,有数十道木门,每一个门上都挂着铜号码牌。

    少女就站在走廊尽头的房门前,笑着向她招手。

    丁冬停下脚步,一阵阵霉味儿钻进了丁冬的鼻孔,其中还夹着淡淡的消毒水味。

    如此奇怪,而更加奇怪的是,丁冬竟觉得这股味道有说不出的熟悉。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她又为何对此并不陌生?

    睡梦中,丁冬的双手,紧紧地攥成了拳。

    “嘀!嘀!”

    忽然,闹钟的锋鸣音攸地响起,丁冬条件反射般骤然从梦境中惊醒,坐直了身子。

    心跳很快,快到丁冬几乎无法呼吸,连意识也出现了短暂的空白。

    直到微信的提示音响起,丁冬才回过神来。

    滑亮屏幕,看到的是一侧验证请求,毫无意外,是马尔斯发来的。

    “这是第三次。”马尔斯说,“连总经理的验证都不过,试用期也别过了。”

    “身为总经理威胁员工真的合适吗?”丁冬通过验证,发过去了一条。

    对方没有回话。

    呵呵,通过你验证了又玩高冷?

    丁冬懒得跟他一般见识,她看了眼时间,已经下午2点半了!

    “糟糕,上班要迟到了!”

    丁冬一跃而起,胡乱整理了一下自己就冲出了家门。

    共享单车就停在楼下,丁冬迅速地扫码解锁,骑了上去。她刚刚踩上单车,手机便再次响了起来。

    是马尔斯?

    丁冬无奈地拿出了手机。

    “你好,丁女士。您上次的交费时间是2018年11月2日,请于本月即12月2日将费用结清。普宁康复医院。”

    丁冬脸上的表情,慢慢地变得凝重,她默默地收起手机,静默了半晌,然后打起精神踩住了单车。

    今天周五,餐厅将会相当忙碌呢!

    丁冬加快了速度。

    忙过这个周末就去吧。

    丁冬想。

    去看看妈妈。

    自从一个美食博主直播了自己在红姨经营的这家意式餐厅用餐后,“LaSignorina”餐厅一下子变成了万众瞩目的网红店,每到周末,餐厅的生意就好到爆棚。这天也如是,丁冬和其他服务生一样,忙到没有一刻休息,连腿都跑得酸了。

    原本想要趁放餐具的间隙,稍微坐一下,没想到大铃铛又响了。

    “第32号桌的餐。”

    厨房与餐厅之间,设计成拱形的上菜口,被垂下来的精美花藤装饰得很有情调,窗前铜制的大铃铛更是为它平添了几许复古风情。每每上菜时,厨师就会按响铃铛,久而久之,大家都形成了即便走在街上听到铃铛声也浑身一凛的条件反射。同事糖果就曾抱怨,说红姨的铃铛都有闻鸡起舞的作用了。尽管大家对铃铛声颇为不爽,前来用餐的食客们却对它怎么爱都不嫌多,还在网上被评为“最具风格的上菜方式”,令丁冬哭笑不得。

    这会儿铃铛一响,丁冬便顾不上坐,直接赶到上菜口,端起了托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