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请拨分机“5” > 第十章 赫菲斯的狼狐

第十章 赫菲斯的狼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马尔斯“解决问题”的命令,康妮很快就心领神会。

    “你就不必去了。”走出总经理办公室,康妮这样对丁冬说,“剩下的交给我们就好。”

    丁冬点了点头,食物链的高层们出行,自己这只垫底的虾米也没这个必要参与。毕竟,人家是行走酒店都可以乘坐客用电梯的级别,连电梯都乘不到一起的人,职责的范围自然也有不同。只希望这次的危机能够平安解决,丁冬还是有那么一点儿为康妮和凯文担忧的。

    “你刚才并不紧张。”马尔斯的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进到办公室来的时候,他们可是相当的惶恐。”

    “我有什么好紧张的?”丁冬转身,啼笑皆非地看向马尔斯,“相反,我倒松了一口气。”

    马尔斯就站在他办公室门口,他的双手插在裤袋里,这个动作很为他挺拔的身材加分。他微侧着头,挑眉“哦”了一声,疑问的语气代表着他在等待丁冬的解释。

    “因为如果是你的话,问题一定会解决。”

    丁冬认真的表情,让马尔斯的唇微微地扬了起来。

    “你那么肯定?”

    “那当然,你是‘赫菲斯的狼狐’,有什么能难倒你的。”

    丁冬说着,忽然想起了件重要的事情,她从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托在手心上递给了马尔斯。

    “这是什么?”马尔斯半是疑惑半是警惕地盯着它看了看,那是用纸巾包裹着的长条形物品,外形纤细。

    确认这不是一个坑,也不是恶作剧之后,马尔斯这才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从尾部拎起了它。

    自从上次碰触到丁冬而引起心脏不适之后,马尔斯一度与丁冬保持距离,而丁冬也早就习惯。

    “餐刀?”

    当马尔斯剥开纸巾,看到里面的东西时,不禁诧异。

    “对。”丁冬点头,“1414房间的。”

    “你在哪里找到的?”

    丁冬露出无可奉告的表情,耸了耸肩膀,道:“总之,这个月要把赔偿餐刀的钱给我补回来哦,我会自己向经理提出申请的。”

    “啊,对了,”丁冬补充道,“这是客房部实习生的‘特别批示’。”

    说着,她步履轻快地走了。

    马尔斯笑了出来,这个丁冬,她还真是斤斤计较,锱铢必较。

    如果换成别人,这种性格必定不甚讨喜。不过,马尔斯却并不以为意,他们,都见识过对方不讨人喜的一面,彼此都不以为意,也不足以为奇。

    甚至,还很有趣,不是吗?

    “Bytheway……”少顷,马尔斯如梦方醒,疑惑地皱起了眉头:“‘赫菲斯的狼狐’是什么鬼?”

    关于1408客人投诉的后续,是在吃早餐的时候,凯文告诉丁冬的。

    彼时,康妮在凯文和保安人员的陪同下来到了1408房间,先是对客人报以十二分的同情,然后,便豁达地告诉客人,他们实在没有办法找到客人丢失的物品,这是作为酒店服务人员的失职。为了帮助客人找到丢失的、“很贵、上万”的物品,酒店报了警。

    “您放心,警察很快就到,您丢失的物品,酒店一定会为您找到。”康妮的语气坚定,客人却暴跳如雷,将康妮等人统统赶出了房间。

    “那我们就先走了,警察二十分钟之后就到,我们就二十分钟之后见。”康妮站在门口,语气恭敬地大声说道。

    为了给客人留足面子,康妮一行人并没有在门口逗留,而是直接随保安去往监控室,通过摄像头注视着1408房间的一举一动。

    果然不出康妮所料,没到五分钟的时间,1408的门便打开了,刚刚还威风凛凛的客人探出脑袋打量四周,在确定没有人在门口之后,他迅速地逃出了房间,哪里还有先前那般牛气冲天的样子?

    “所以呢?”丁冬好奇地道,“事情就这么结束了?”

    “是啊,结束了。”凯文点头,“果然还是咱们的总经理目光独到,一眼就看穿了那位客人的本质。”

    “话是这样说,但是……”丁冬沉吟道,“把这种人就这样放走,真的好吗?”

    “那又有什么办法呢?”凯文耸了耸肩膀,道。

    “你还真是容易放弃啊,我以为你会是正义勇士呢。”丁冬从鼻子发出冷哼。

    “你以为勇士是谁都能做的吗?”凯文叹了口气,看得出,他也有些无奈,“康经理说得对,我们不知道那些人的背后有怎样的势力,但我们得对酒店和员工们的安全负责。”

    是啊,谁又能说康经理说的是错的呢?

    勇士,确实不是谁都能做的,因为不是人人都能付得起代价。

    丁冬陷入了沉默,凯文也没有说话。

    “啊,对了,”凯文率先打破了沉寂,他转头看向丁冬,道,“号称整个S市最大的IMAX影院开业了。”

    “哎?已经开了?”丁冬听闻这家IMAX影院的情况,还是从小姜那里。小姜是电影迷,但凡有大片上映,必要先冲去观看。丁冬向来节省,网上资源门儿清,电影院却少去,因此常被小姜DISS。虽然如此,身为“前辈”的小姜还是许下豪言,要请丁冬去看电影。

    “就去看那家S市最大的IMAX影院,等开业了,姐姐就请你好好享受一下贵族式的生活。”小姜说这句话的时候,真可谓是豪情万千。可丁冬回报她的,却是一记大大的白眼。

    “看个电影就过了贵族的生活了?我还真是不忍‘呵呵’你。”

    “你这个只在网上找资源的草根,还好意思说这话?”

    想起小姜当时鄙夷自己的表情,丁冬就忍不住想要笑。

    “看起来,有人要破费请我看电影了。”丁冬笑着说。

    “哈,不破费,不破费,有人陪我一起看电影,荣幸之至。”凯文笑了起来。

    丁冬这才意识到,原来凯文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她急忙解释道:“啊,我不是这个意思……”

    “《格林德沃之罪》上映了,我很想去看,今天晚上六点半的场,OK吗?”凯文说着,举起手机,翻出了购买电影票的界面。

    “呃,凯文,凯文?”

    丁冬一连呼唤了好几声,才把凯文的注意力从手机上吸引过来。

    “我今天可能没有时间哎,我约了人。”

    凯文的表情,从错愕,到尴尬的过程,也是丁冬从尴尬到不忍的过程,她眼睁睁地看着凯文的额前渗出了汗珠。

    “抱歉,我……我擅作主张了。”凯文有些惶然失措,他又开始用纸巾擦拭汗珠了,如此一来,丁冬也跟着局促了起来。

    “并没有,我只是今天有约,或者,下周?”

    凯文怔住了,紧接着,他露出了笑容。

    “那我就订下周一的电影票?”

    “下周……一?”丁冬在这一秒忽然觉得有点后悔,她好像给自己挖了个坑,Isn’tit?

    “啊……啊,对了,我有件事情拜托你。”终于想起了拜托窘境的办法,丁冬忙不迭道。

    “说吧,只要我能办到的。”凯文拭了拭额头,爽快地道。

    “我想查一查这周二总机的通话记录。”

    “这周二的?”凯文怔住了,“你怎么想到要查这个?”

    为什么要查这个,这似乎是用语言解释不通。

    她实在想不出应该怎么去解释那明明焦黑却又忽然变得干净的墙面,也没有办法把浴缸堵了看上去很诡异的事情说出口,更不可能说出一个超大号的美洲大蠊被明明不见却又横空出现的餐刀钉在了地上……

    “你相信吗,时间,会静止?”明明不想说出口的吧?但丁冬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嗯?”凯文怔住了,但紧接着,他笑了出来,“我也希望时间能够静止,此时此刻。”

    好像……似乎有哪里不太对?

    丁冬觉得她似乎也需要擦擦汗,此时此刻。

    普宁康复医院就座东在位于S市东区的南海大道,在一片高大的法国梧桐掩映之下,白色的五层洋楼被天鹅绒一般的草坪围绕着,安静而怡然。

    丁冬站在被爬山虎叶子覆盖的凉亭下抬头往上看,阳光透过叶子的间隙,闪耀着点点光晕,有些刺眼,但却有着异常强烈的吸引力,让人忍不住想要一看再看。

    于是她眯起了眼睛,像一只慵懒的猫。

    这里,与其说是医院,倒不如说是度假中心更加合适吧?

    身后传来了脚步声,丁冬转身,眼睛因为太久注视明亮之处而有些睁不开。她眨着眼睛,试图尽快调节。

    “这么多年,你的习惯还没变。”一只温暖的手拍了拍丁冬的后背,带着熟悉的亲昵。

    丁冬笑了:“你也没变,刘院长,还是那么年轻漂亮。”

    “嗯,你的嘴巴也还是那么甜。”刘院长假装嗔怪的表情显然并不成功,于是她还是慈爱地笑了。

    丁冬极少见哪个人把白大褂穿出如此优雅的风度,除了自己的母亲,就是刘院长了。

    当然,现在距离母亲穿白大褂的那些日子,已经很远很远了。

    丁冬亲昵地挽住了刘院长的手臂,两个人慢慢地走在被梧桐树遮蔽的小径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